最終,上空的銀甲龍衛還是沒能抵住蘇尹娜的誘惑,緩緩落下挺拔的身軀,惹得周圍的白雪一陣慌亂,全部向四面八方躲去……

接著,蘇尹娜繼續萬種風情的看著銀甲龍衛,故意將青蔥嫩指伸進了懷中,摸出一個獸皮酒囊,然後打開塞子,自己喝了一口,然後將酒囊遞給了銀甲龍衛,輕聲道:「這山上這般寒冷,兵哥哥喝口人家親自釀的烈酒暖暖身子吧?」

銀甲龍衛看了看酒囊,又看了看蘇尹娜,心道,這可是大晉帝國的公主啊,現在居然在勾引自己……

她該是多饑渴啊?

「怎麼,兵哥哥難不成要人家親自用小嘴兒喂你喝?」

見銀甲龍衛不接酒囊,蘇尹娜風︶騷嫵媚道:「好吧,那兵哥哥先自己喝一口,改改口氣,然後再由人家嘴對嘴喂你如何?」

本書源自看書惘

… 第二百九十六章:玄霜龍髓

銀甲龍衛不是人類,但具有人類的多數特徵,比如好色……

眼下,蘇尹娜嫵媚風︶騷,姿態迷人,銀甲龍衛哪裡經得起這誘惑,直接妥協,箭步上前,然後一把將蘇尹娜攬入懷中,就要強吻強親!

可就在這時,蘇尹娜的眼睛忽然變成了綠色,盯著銀甲龍衛的目光一看,後者便覺得腦海一陣眩暈,好似有東西直接侵入了自己的識海!

「不好!」

銀甲龍衛暗地裡驚呼一聲,就要把蘇尹娜推開,並予之強擊。

然而,卻是為時已晚。


只見蘇尹娜望著銀甲龍衛的眼睛微微一笑道:「聽我的,接下來讓你做什麼,你便做什麼,好不好?」

「是,主人!」

銀甲龍衛二話不說,像是變了一個人,乖巧如狗。

「還有沒有別人來這邊?」

蘇尹娜頓了頓,看著銀甲龍衛問道。

「有。」銀甲龍衛點點頭道。

「什麼人?」蘇尹娜微微蹙眉道。

「隊長龍千玉和龍殿內的龍衛。」銀甲龍衛如實說道。

「一會兒你要配合一下,便說我是大晉帝國的公主趙雪,明白?」蘇尹娜沉吟了片刻說道。

「明白。」銀甲龍衛點點頭說道。

「還有,一會兒你要假意說事情很緊急,讓那什麼龍千玉和龍殿內的龍衛們,全部去尋找趙乾坤,支開他們,明白?」蘇尹娜權衡了片刻說道。


「明白。」銀甲龍衛點點頭說道。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蘇尹娜忽然轉移話題的問道。

「神龍遺迹!」銀甲龍衛說道。

「這裡住著的都是些什麼人?」蘇尹娜又問道。

「覆江龍王以及他的部下們。」銀甲龍衛說道。

「覆江龍王?」蘇尹娜眉色一挑,問道:「這人什麼來歷?」

「無極江……」

怎奈銀甲龍衛還未說完,就見遠處飛來一隊銀甲龍衛,為首的,正是那位之前守在山脈入口的龍衛隊長,龍千玉!

「按我剛才說的做!」

蘇尹娜面色一冷,對銀甲龍衛說道。

「是!」

銀甲龍衛恭敬了一聲說道。

另一邊,隱身中的狄雲已不知向地底行了多深多遠,但是依然一無所獲,沒有找到玄霜龍髓。

而對於狄雲來講,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他知道自己向下遁去的速度並不高!

他的周圍,儘是堅硬的化石,若是不出所料,這該是玄霜巨龍的龍鱗或者龍肉所化,要想從中穿過,需要耗費極大的精神力才行,不然隨時有可能被夾在中間,永遠出不去,直到與周圍的化石一樣,變得堅硬異常,成為化石!

除此之外,狄雲還要防備著下面有沒有岩漿什麼的火熱東西,若是遇到的話,很可能就是玉石俱焚,即便他的肉身已經隱去,並且被神龍之血滋養了。


可是,要知道如果遇到岩漿什麼的話,那這些岩漿可是玄霜巨龍化石里形成的岩漿,非同凡響,融化狄雲的肉身,也並非沒有可能的事情。

好在過了半個時辰之後,狄雲並沒有遇到岩漿斷層之類的惡劣環境,但是,與之相反的環境,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警惕,便是他向下行了半個時辰后,忽然覺得周圍不再擠壓了,而變得很輕鬆,寬曠!

然而,這輕鬆寬曠的環境,卻讓狄雲感到異常的冰冷,甚至是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在加速的凝固。如此一來,狄雲迅速現身,催發體內的龍猿異火,才將體內寒氣盡然揮去……

而這時,狄雲也已經看清了周圍的環境,只見這裡如同一條地下冰河一般,寬約數十丈,兩邊具是冰冷的白色斷層,而中央,乃是一條流著冰霜顏色液體的河流。

接著,狄雲取出了界王寶鑒,沖著河流一照。

「嗡!」

界王寶鑒一下震動起來,不多時,上面便顯示出一行小篆字體,玄霜巨龍的龍髓!

「哈哈,終於被我找到了!」

狄雲眼睛放光的看著眼前的冰河,臉上儘是欣喜的神態,終於不至於看著紅顏薄命,自己卻無能為力了!

接著,狄雲沒有絲毫停留,直接拿出一件空間法器,紫金葫蘆,自言自語道:「雖不知蘇尹娜需要多少玄霜龍髓,但是拿多點總是好的!」

話落,他便將靈氣灌入紫金葫蘆,催動裡面的吸收法陣,直接將冰河中的玄霜龍髓收入其內!

可是,玄霜龍髓剛剛靠近紫金葫蘆……

「轟!」

狄雲手中的紫金葫蘆便一陣炸裂,震的狄雲的虎口生疼,不由將紫金葫蘆丟了出去。

然後,只見到紫金葫蘆落在冰河之中,即時被寒冰凝住,然後爆發出一陣空間逆流主世界的氣流……

「轟隆!」

一時間,冰河倒卷,逆流騰空,地下世界一陣巨震,無數冰塊從上面落下,砸的冰河浪花翻滾!

「媽的,居然炸了!」

而狄雲,則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還情不自禁大罵了一句。

甚至因為此次爆炸,他都無視了周圍向自己而來的危險。

不管是冰石也好,冰浪也好,尖銳的冰玉也好,都被他通通無視!

爆炸平息后,事實告訴了狄雲一件事情,玄霜龍髓,不是什麼都可以裝下的。

如此,狄雲不禁會懷疑,堅固的紫金葫蘆都要被玄霜龍髓的寒氣給弄崩裂,那蘇尹娜的身體,能夠承載這玄霜龍髓的寒冰之氣嗎?

莫非蘇尹娜身中的那火毒之丹,能夠與這寒冰之氣抗衡?

或者說,這玄霜龍髓的寒冰之氣,才能消弭蘇尹娜身中的那顆火毒之丹?

這般想著,狄雲卻聽不遠處傳來一陣不一樣的氣息,似乎是龍氣,但仔細感應,卻又不像……

難道是有人靠近這邊?

狄雲感應到不一樣的氣息后,心裡一驚,然後再次隱身,同時又向氣息傳來之處而去。

不多時,他果然看到兩個身著銀甲的傢伙巡遊在冰河上空,眼下,兩個傢伙正分別踏著一對銀輪,朝自己來的方向飛去,看來他們是發覺剛才的爆炸聲了!

「生的好奇怪,不但頭生獨角,臉上還有銀色的鱗片,莫非他們不是人類?」

看著兩個身著銀甲的傢伙,狄雲迅速跟了上去,在他們橫著的方向一邊飛著一邊奇怪的自言自語道。

不錯,在冰河上空飛行的這兩個傢伙,的確不是一副人類的面孔,他們額骨突出,眼睛呈藍,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臉上還生出少量鱗片,天靈蓋處又生出一隻獨角!

看上去活脫脫兩隻水中怪物!

兩隻銀甲怪物飛行的速度很快,不時便出現在了狄雲一開始落足之地。

但這個時候,事發現場已經幾乎恢復原狀,冰河裡的水流依然順流而進,看上去也沒有發生什麼。

可是,上面因為爆炸而殘破的石頂吸引了兩隻銀甲怪物的目光,他們順勢看去,一派大驚之色,怪物甲當即說道:「一定有人來過!」

「你怎麼知道?」怪物乙奇怪道。

「我用神眼看見那冰石之中,殘留著空間法器爆炸后的碎屑,只是因為此地寒氣太重,所以來不及毀滅,便被凍住在冰石裡面了!」怪物甲信誓旦旦的說道,然後指著上面叫道:「你看,那碎屑雖然渺小,卻實實存在!」

怪物乙順著他的指尖看去……

不遠處隱身的狄雲也順勢看去,果然,一點紫金色的葫蘆皮正被凍結在冰石之中。

「一定是有人來偷玄霜龍髓。」

怪物乙看到那碎屑之後,眯著眼睛說道。

「這是肯定的,看那空間法器的碎屑,只有人類才擅用。」

怪物甲點點頭說道。

「那咱們要不要繼續往前走走,捉拿那盜取玄霜龍髓的人類?」怪物乙想了想說道。

「不用的,這法器都能被玄霜龍髓的寒氣所滅,那人類又能好到哪裡去?一定是順著冰河沖向了玄霜涅槃台,但估計還不到那涅槃台,他便被冰河裡的寒氣給凍的魂飛湮滅了!」怪物甲搖了搖頭說道。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回去稟報大王?」怪物乙疑問道。

「此事自然不能稟報,不然到時候肯定被大王怪罪!」怪物甲想起那條變︶態龍的手段,心下一陣發寒,然後說道:「既然那人被水流沖沒,我們便當此事沒有發生過!」

說著,他手中一根巡河霸王叉向上一杵,當即把上面幾塊冰石杵爛,落入了冰河……

緊接著,怪物甲對怪物乙督促道:「趕緊四周找找,看還有沒有空間法器的殘骸!」

「恩!」

怪物乙重重點頭,開始尋找。

過了一會兒后,怪物甲又督促道:「走,下河檢查一下,看還有沒有什麼頑固的東西沒有被沖走!」

「恩!」

話落,只聽撲騰兩聲,兩隻怪物紛紛躍入了流滿玄霜龍髓的冰河!

而這個時候,岸邊的狄雲立刻現身,然後運轉體內龍猿異火,再次將自己身體里的寒氣驅除……

「媽的,這地方真冷!若是再多呆會兒,肯定會被那兩隻怪物發現!」

狄雲暗中罵了一聲,然後再次隱去身影。

不過卻在這時,狄雲腦海靈光一閃,剛才……那兩隻怪物好像一下子躍進了冰河!

他們難道不怕冰河之內的寒氣?

尤其是他們身上的盔甲!

竟然也不怕冰河之內的寒氣!

這不正意味著,自己能用他們的頭盔,盛一些玄霜龍髓離開這裡,給上面的蘇尹娜送去?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想到此處,狄雲取出千羅面具,化作方才怪物的模樣,以雲紋錦袍為甲,逆鱗劍與定河天庭杖為兩隻銀輪,如迅龍一般,向冰河的上游飛去!

他堅信,向上游飛去,必然會看到第三隻銀甲怪物。

果不其然,只是於冰河上飛馳了三兩刻,便看到一對銀甲怪物出現在前方上空。

「你是何人?」

可是,當其中一隻怪物開口斷喝時,狄雲才發現,眼前的一對銀甲怪物,竟然是自己之前所見的那兩隻!

一個怪物甲。

另一個怪物乙。

聽到對方的斷喝,狄雲不禁怔住,同時停止飛行,愣愣的看向開口斷喝的怪物甲,心道,這兩個貨的水下速度竟是這般恐怖,比自己飛行的還要快!

然而,狄雲心知此時不能耽擱,必須儘快回應對方的問答,不然露陷了可就麻煩了。

短暫的緩衝后,狄雲機智一喝,威風凜凜道:「方才那邊傳來一陣爆炸聲,你們難道沒有聽到?我乃大王派去打探的密使!」

「大王派去的密使?」

怪物甲聽后一驚,上下打量狄雲,見他身上甲胄竟和自己一樣,怎麼會是大王派去的密使?

就算是密使,這甲胄上,必定會有不同的記號吧?

可是對方不但沒有任何記號,還和自己兄弟二人身上的甲胄一模一樣,這實在是不可理喻!

不過,怪物甲和怪物乙二人畢竟做了虧心事,所以語氣上不敢那麼硬氣,怪物甲又試探道:「看你身上的甲胄,新來的小妖龍吧?像你這般潑皮的新龍,我們可是見過很多!不要再打趣我們了,不然我們可要給你好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