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化為一枚白光璀璨的圓環,上面光滑如玉,神韻不凡,散發著冰涼聖潔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至寶。

它就是眾人來此尋找的目地,天環。

潔白無暇的天環從水晶台上緩緩落下,懸在了眾人的眼前,最後被普天歌接住,拿在了手中。

「謝謝你,風吟。」普天歌點頭示意。

天環終於到手了,眾人也鬆了一口氣,至少在長生者那邊可以有所交代了,接下來眾人該回長生古城了,不能多耽擱。

就在眾人想要告辭離去的時候,風吟臉上的笑意更濃,開口道。

「你們著急走幹什麼,不知道現在你們麻煩大了?」風吟的這番話讓眾人一愣,不清楚她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風吟一揮手,水晶中的光芒消散,露出了外面的景象。

只見水晶外,密布著一群群身披青銅甲胄的骷髏,黑壓壓一片,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每一具青銅甲胄中都閃爍著清光,冷冽而陰寒。

而在這群青甲骷髏的前方,有一名身披棱甲的骷髏,身材高大,手持長矛,一看就知道是實力恐怖之輩。

不好!沒想到敵人這麼快就來了,看這數量至少有數百之眾,眾人想要殺出去根本就沒有可能,完全無法抵擋。

原本外面還殘留著的二十多具骷髏早已被碾的稀碎。

「哎呀,你們真倒霉,看來你們想要逃出去,靠你們自身的實力是沒指望了。」風吟依舊笑意盎然。

「怎麼?你會幫我們?」普天歌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想得美,你們只能期盼你們這些傢伙能夠催動出天環的一絲絲能力,否則的話就等著被撕成碎片吧。」

「天環具有開闢空間的能力,也同樣可以打開空間縫隙連通到其他地方,所以你們自己好好努力吧,我要回天環內繼續沉睡了,再見!」風吟輕笑道。

隨後風吟化為一道銀光斂入天環內,沒了蹤跡,同時眾人腳下那龐大的水晶迷宮也一瞬間消失,將眾人暴露在敵人的眼前。

見到水晶消失,眾人突然出現在這裡,那群青甲骷髏們都發出了滲人的咆哮,彷彿憤怒到了極致一般,殺機凌冽,滾滾沸騰。

「殺!」最前方的棱甲骷髏一聲大喝,第一個沖了上來。

它身後的那群青甲骷髏手持長矛,帶動著漫天清光,威勢凶凶的殺了過來,這種氣魄無可阻擋,磅礴而壓抑。

糟了!眾人的心頭一沉,這麼多敵人衝上來很快就可以將他們擊殺,如果不能及時催動天環逃離,那後果不堪設想。

來不及多想,普天歌猛地將神力灌輸進手中的天環之內,可惜不管他怎麼拚命,天環內就猶如無底深淵一般,所灌輸的神力都石沉大海。

「怎麼會這樣…………………………」

此時,那群青甲骷髏即將殺到,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長矛上的銹跡,還能感覺到那股凜冽無比的殺機,迎面而來。

沒辦法,其他人也只好一手抓住天環,然後灌輸神力,有了宇青幾人的全力加持,這天環上終於有了些動靜。

在五人的拚命催動下,只見天環光澤一閃。

「呼!」

棱甲骷髏手中的長矛刺來,在即將刺中眾人的一剎那,眾人突然從原地消失,被吸入到了天環所破開的虛空之內。

虛空中,一道道空間碎片暴虐,席捲著這裡,眾人被一層天環所化的光幕包裹,抵禦空間碎片的侵襲,沒有受到半點傷害。

這裡冰冷而黑暗,抬頭望去,隱隱能夠看到一些深淵般的裂縫懸挂在那裡,龐大無邊,有一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死寂無聲。

那些裂縫一眼望不到盡頭,被無垠的黑暗所籠罩。

普天歌心念一動,腦海里想著長生古城的所在地,同時引導著天環。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一剎那,眾人的身下終於露出了一口大洞,掉了下去,狠狠的摔在了長生者所在的大殿之內。 不過眾人畢竟也是修者,所以很快就穩住了身形,站了起來。

王座之上,那道身穿黑暗甲胄的人影向著眾人望了過來,眼瞳深邃,幽光鋒芒,它顯得很平靜,對眾人的突然出現並不覺得意外。

「不錯,以你們的實力竟然也可以催動天環,雖說只發揮出了天環萬分之一的力量,但也算是很驚艷了。」長生者讚歎道,對眾人很滿意。

普天歌連忙將天環捧在手中,然後伸手遞上前去。

「屬下不辱使命,已經將天環帶回!」普天歌不卑不亢的說道。

長生者輕輕一抬手,天環便飛入它的掌心內,它仔細的探查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將天環收了起來。

「你們做的很好,功績甚大,等到這場大戰結束后,我就送你們離開無間地獄。」看得出來,此刻長生者的心情大好,對眾人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聽到長生者的話后,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看樣子它還是打算信守承諾的,並沒有直接殺了眾人,這實在是很難得。

長生者現在已經得到了天環,眾人可能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但在這種情況下它也沒有對眾人下手,那麼眾人就不用再擔心長生者會突然殺了他們。

「現如今戰端已開,我將派大軍征伐敵人,你們率領一百人馬隨大軍而行,一日後出征!」長生者聲音威嚴,吩咐道。

「屬下遵命。」

長生和永今兩個不同疆域之間的大戰即將爆發,先前雖然也有一些零散的小規模戰鬥,但那也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不算什麼。

這一次出徵才是動真格的了,長生古城的主力大軍已然集結,只等一日後遠征永今疆域,到那時雙方將會進行毀天滅地般的較量。

這將是決定性的一戰,會影響到戰局的勝負成敗。

從長生者那裡,眾人了解到無間地獄里的骷髏分為三等,最弱的是普通骷髏,戰力相當於凡靈升華,再往上就是甲衛,身披甲胄,戰力相當於玄靈升華。

比如那黑甲骷髏還有那些骷髏護衛都是屬於甲衛,當然並不是說所有身披甲胄的骷髏都是甲衛,還有不少普通骷髏的身上也有甲胄。

最強的一等就是不死士,戰力恐怖,至少相當於玄靈明道的強者。

眾人回到了住處,等到一日後,率領著一百具普通骷髏來到了城牆外。


城門一直開著,而城外的景象十分的波瀾壯闊。


只見城外密布著一片黑壓壓的大軍,猶如洪水一般,凜冽的殺機沉積在四方,讓這裡的天地彷彿凝固了,無比的猙獰。

一具具骷髏身穿甲胄,手持長矛,整齊的站在那裡,眼眶內幽光明亮,一眼望去好似一片驚悚的鬼火,令人不寒而慄。

這片骷髏大軍共分為三支隊伍,每一支隊伍都有一千人馬。

這三隻隊伍加在一起就有整整三千之眾。

遠遠望去,每一支隊伍的前方都有一桿鐵血大旗飄擺,雖然很殘破、腐朽,但卻依舊擁有著莫大的威嚴,煞氣沸騰。

每一桿大旗曾經都應該沐浴了萬靈的鮮血,才能夠匯聚成如此磅礴濃重的煞氣,千百萬年都無法消散。

而在這三支隊伍的正前方,各有一位身披重甲,騎著不死馬的強者。

它們身上的甲胄灰霧瀰漫,氣息腐朽,冰冷而黑暗,而手中持著一把稜角分明的長矛,端坐在一匹肉身腐爛、露出白骨的不死馬身上。

這三名恐怖的強者,就是不死士!

每一名不死士都統領著一千人馬,它們分為三路,一路人馬攻向敵人的西北方,另一路人馬攻向敵人的正西方,還有一路人馬攻向敵人的西南方。

眾人被分配到攻向西南方這一路的人馬,這支人馬將從西南方向入侵敵人的腹地,與其他兩路人馬互相呼應,三路人馬平行推進,直取敵人的老巢。

「啟程!」

一聲令下,這片大軍兵分三路,向著三個不同的方向駛去,只見陰寒的氣息在大軍上空席捲呼嘯,經久不散,威勢駭人至極。

大地上荒涼無垠,暗灰色的風沙瀰漫蒼宇,烏黑的大日當空高懸,讓這裡尋不到一絲一毫的生機。

隱隱能夠見到霧氣間,一支大軍帶著濃重的殺伐之氣,浩浩蕩蕩一路前行。


眾人跟在這支大軍之中,他們知道現在機會已經快要來了,一旦雙方交戰,等到局勢混亂不堪之時,他們就能趁機溜走,到海洋上尋找沉沙島。

不過絕對不能讓這些骷髏察覺到,否則它們直接彙報給長生者的話,長生者一怒之下通過黑蓮印跡將他們殺掉也不是不可能。

現在只能耐心的等待,機會總有到來的那一刻。

大軍一路前行之時,也遇到過一些零散的敵人,不過全都被大軍碾壓的稀碎,畢竟數量上差距太大,根本就無法抗衡。

如今大軍還沒有離開長生疆域內,就遇到了一些敵人,看來永今疆域的敵人也是動作不小,大有來勢洶洶的架勢。

至今為止大軍還沒有碰到過規模龐大的敵人,這說明敵人也只是進行了試探性的進攻,並沒有集結大部隊進行決戰。

不管怎麼說這次遠征恐怕會萬分兇險,那些敵人可並不好對付。

一轉眼,大軍前行了三天時間,不死士穩如山嶽,氣息冰冷,端坐在馬上,幽深的目光凝視著西北方,波瀾不驚。

很快,前方的地平線處已然能夠看到雙方疆域的邊界。

那裡的半空中密布著一道道龐大的陣紋,每一道陣紋都長達數里,懸挂在虛空中,上面神韻內斂,威壓恐怖,有屠滅萬靈的大氣魄。

這是一座龐大的殺生大陣,和眾人曾經在天丘遇到過的殺生大陣一樣,只不過這座殺生大陣乃是由成百上千的青甲骷髏所化,威力遠不是眾人所遇到的那座能比的。

殺生大陣,聽名字就知道絕非善類,擁有屠滅萬靈之威!

可以說這座殺生大陣已經將此陣的奧妙演化到了極致,那其中溢出的半點威能,就可以讓玄靈境初始的強者形神俱滅。

而在這座殺生大陣之下,排列著數百具青甲骷髏,嚴陣以待,只等著長生疆域內的敵人到來,決一死戰。

雖說這些青甲骷髏的數量不如長生一方的人馬多,但憑藉著殺生大陣,還是可以和它們抗衡的。

看來這些青甲骷髏已然恭候多時了,它們只有攻破這層防線,才有可能殺入永今疆域的腹地。

不死士一擺手,它身後的骷髏大軍整齊的停了下來,與敵軍對峙。


「嗒!嗒!嗒……………………」

一串馬蹄聲在空曠的大地上響起,不死士不緊不慢的端坐在腐爛的馬身上,向著敵方的陣地緩緩駛去,它手中的長矛點在地上,發出嚓嚓聲。

矛尖與沙土劇烈摩擦,濺起一片的火花,將地面都融化了。

這場面很恐怖,不死士所過之處,在大地上留下了一條深深的痕迹,裡面充斥著滾燙的岩漿,熱浪滾滾。

這是何等的偉力,連一絲神力都沒有動用,就輕易的造成了災難般的景象!

這就是玄靈明道的戰力,抬手之間就可以毀天滅地,搬山覆海!

玄靈明道已經是接近聖靈境的層次了,那種境界近乎入聖,絕對超脫了凡靈,幾乎觸摸到了天道規則,不可想象!

不死士身下的那匹不死馬雙眼猩紅,血光迸發,鼻中喘著腐朽衰敗的氣息,一步一步的踏來,馬身上露出不少白骨,看上去猙獰而滲人。

面對這樣一位強者的靠近,虛空中那座龐大的殺生大陣發光,大陣中有著無數的青甲骷髏全力加持,讓這座大陣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

「轟隆隆…………………………」

天地撼動,殺生大陣中無盡玄妙斗轉,層層流動,在不斷的演化。

彷彿古今未來都蒙上了一層光輝,浩大無邊,隱隱能夠看到萬靈廝殺的場景,浴血諸天萬道,殺念無窮無盡!

這是一座殺伐之陣,以殺為旨,收割蒼生!

不死士很平靜,並沒有因為這座大陣的威勢而動容,它收住韁繩,停了下來,冰冷的目光望著殺生大陣,手中長矛高舉,指向天邊。

「它這是在幹什麼?為何…………………………………………」

宇青幾人有些驚愕,不清楚不死士為何要一人屹立在殺生大陣前,難道說它是想要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座大陣不成?

這很不可思議,即便是玄靈境明道期的強者想要獨自對抗這座殺生大陣,恐怕也不太可能,要知道殺生大陣雖然在攻擊力上遠不如玄靈境明道期強者,可要是比持久力,玄靈境明道期強者根本就無法與神力雄厚的殺生大陣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