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子很快就錄製完畢了,但是黃然還沒有配樂,在所有人的關注下,黃然戴上了耳機,熟悉的音樂響了起來,黃然輕輕的打著節拍,慢慢的閉上眼睛……

「琴棋書畫淡雅、玩文舞墨求花……」一首充滿中國韻味的音樂響了起來,黃然那種充滿磁性的嗓音,讓大家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他們好像看到了中華五千年儒家的發展歷程,看到了那些淡漠名利的隱士。看到了那些辛勤教書的先生。看到孔子育人的故事,中國偉大的思想,被黃然用音樂完美的表達了出來,那種韻味,那種意境,緊緊停了一遍,但是這首歌卻深深的印在這些人都心中,他們能一字不錯的哼出這首曲子,這就是黃然音樂的魅力……

黃然慢慢的停了下來,所有人還在那裡愣著,深深的迷醉在其中,黃然笑著點點頭,對他們的表現很滿意。自己本來就優美的嗓音,記上那種特殊的功法,僅僅說話就有迷惑的能力,他雖然還達不到魅狐那種能力,但是迷惑這種普通人還不是小菜一碟,加上自己親自創作的曲子,要想不沉迷都難……

「老闆,我宣布這一刻我成了你的忠實粉絲,老闆,給我簽個名……」那名主管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崇拜的說,黃然的音樂,已經徹底的征服了在場的各位,就連海玉言也笑著看著黃然……

「老闆,你也得給我簽一個名……」另一個管。事也崇拜的說,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找黃然簽名,黃然笑著拿著筆,瀟洒的寫下自己的假名字。

「好了,今天就錄製這首曲子,明天找個時間,去電台先讓他們把這首曲子放出去……」黃然笑了笑說。

「老闆你就放心吧!這首曲子一方,肯定轟動整個東山,不,整個世界,這首曲子的名字叫什麼啊……」那名管事自信的說。

「儒風,我要讓世界人知道,中國音樂的魅力,對了,一定要保密,先把人們的好奇心勾引起來……」黃然奸笑著說,那名管事點點頭,黃然的方法很對,這樣的音樂肯定能征服很多很多的人,黃然這個時候保密,更讓讓黃然的名氣大增……

「好了,玉言,我們走吧……」黃然笑著說,和海玉言走了出去,而那些人看著黃然和海玉言的身影,臉上寫滿了崇拜,他們已經能才想到,自己的老闆,將在音樂領域達到一個不可高攀的程度。

「好了,都忙活去嗎?通知下面的工廠,讓他們刻錄光碟,別問刻錄多少,給我不停的錄,這本碟,銷售量將突破一個前所未有的數量,通知下面的人,每一本光碟的最低發行價一百美元……」那名主管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大家都慢慢的退去了……

黃然和海玉言來到那所學校,在訓練場上的人僅僅剩下了五百人,但是此刻的他們已經脫胎換骨了,這麼長時間的地獄生活,讓他們徹底的改變,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殺氣,從竹聯幫幾千名精英幫眾裡面挑選的弟子,七千多人現在只剩下五百人,這樣的淘汰率卻是殘酷,能留下來的人都是最優秀的……

黃然慢慢的走了過去,看著這些戰士,滿意的笑了笑,雖然他們現在的實力還不算強,最多能達到各國特種部隊的戰鬥力,但是這已經很不容易了,能有這樣的成績,黃然還算滿意,竹聯幫的中藥材也快運過來了,這批中藥材是從中國進口過來的,黃然用的方法是最新型的修鍊方法,自從自己從雕像醒來以後,自己腦袋裡面就有了一套最系統的訓練方法,在斬龍劍的空間裡面,他又吸收了很多的知識,中國古代殺手的訓練方法、古代死士訓練方法。還有黃然知道的一些知識,有生化技術、基因技術、這所有的一切,在黃然大腦裡面融合,最後終於出現了一種超強的訓練方法,雖然訓練方法很殘酷,但是戰鬥力卻是相當的恐怖的……

「老大,你來了……」陳雨農走到黃然的面前,平淡的說。黃然點了點頭,看著下面訓練的士兵,突然身體消失了,而那些士兵突然感覺一個身影衝進了人群……

「碰、碰……」一個又一個的身影飛出,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手之力,甚至連黃然的身影都看不清楚,半個小時左右,黃然慢慢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垃圾,一群廢物……」黃然這個時候鄙視的說,那些被打倒的士兵聽到這句話,眼睛通紅通紅的,經歷了這麼多天,沒想到還是這麼弱,真是恥辱……

陳雨農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寫滿了驚訝,黃然今天第一次在他們面前展示了戰鬥了,這戰鬥力也太變態了吧!

楚臣 「怎麼,是不是不服氣啊!你們不是廢物是什麼啊!你們有沒有臉紅,有沒有感到羞恥,精英,這就是精英,連垃圾都不如,五百人,五百人竟然連我一個人都打不過,你們自己問問自己的心,你們是不是廢物……」黃然大聲的喊著,而那些年輕的竹聯幫弟子這個時候眼睛通紅,有的人已經流下了眼淚。

「哭什麼哭,你們還好意思哭,我看你們乾脆回家種地算了,就這樣的本事還混黑社會……」黃然冷冷的說,下面的人看著黃然,眼睛里露出了建議。

「沒有人走是吧! 我在末日有臺SCV 很好,你們現在不走,早晚有一天你們會走的,下面的訓練會更加殘酷,隨時都會有死亡,我的目標就是把你們所有的人一個個都玩死,記住,你們從今天開始就不是人,而是我手中的玩物,知道了嗎?如果現在走還來的及,沒有人會說你,如果沒有人走,那就給我記清楚我的話,以後你們是我的玩物,是我的奴隸,在沒有得到我的認可之前你們都是,除非你們有一天有了做人的實力,那個時候你們才能當我的兄弟,當我的手下,才有資格和我一起去征服整個世界。挺清楚了嗎……」黃然大聲的喊著。

「挺清楚了……」所有人都吼叫了起來,那種聲音充滿了殺氣,黃然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老大,我也要參加訓練,我要變強……」陳雨農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想好了……」黃然看著他,慢慢的問。

「想好了……」陳雨農點點頭,認真的說。

「自己去找一件衣服,歸隊……」黃然淡淡的說,陳雨農笑了笑,轉身跑了過去,黃然臉上笑了笑……

「看著幹嘛,都給我跑,快點給我跑,一群廢物,你們現在不是人,就把自己當做一皮馬,什麼時候跑死了什麼時候結束,跑……」黃然大聲的喊著,海玉言看著下面的士兵,有看了看黃然。輕輕的點點頭……

訓練還在繼續,那些士兵在*場上,開始了奔跑,黃然不停的喊著,不停的罵著,那些侮辱人的語言,向刀子一樣割在他們的心裡,每當他們感覺自己不行的時候,黃然那些語言就會響起來,這些罵人的話,就好像最好的葯一樣,讓他們重新擁有了力量,繼續奔跑著……

一個倒下了,兩個倒下了,直到最後一個累暈的人倒了下來,黃然才滿意的笑了笑,嘴裡面這個時候開始念叨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密宗的精神枷鎖……」海玉言驚訝的喊了出來……

(二更了,還有四更,六更過癮吧!只要大家支持,更新就有,嘿嘿。推薦一個齷齪傢伙的書,碼字小神的《將門邪少》太邪惡了,還有葉子的《地府帝君》這傢伙的打賞太給力了,現在就已經有了一個盟主了,嗚嗚,我們的什麼時候才有一個啊!真是嫉妒啊!還好他的花花沒有我多,要不然就慚愧死了……) 「媽真的沒關係的,你聽話,回去跟你爸認個錯,他會原諒你的。」

「媽……」

文采秀眼淚迅速凝聚,奪眶而出:「你跟你爸在一起,以後就算是媽真的走了,你也是有依靠,不會這麼辛苦。」

蘿莉老婆萌萌噠 「媽我不走,我陪你。」

「不用,真的不用,嗚嗚嗚!」文采秀雙手捂著臉,低聲哭了。

後面不管殷億鑫說什麼,文采秀都要趕他走,甚至他要是不走,自己立刻就離開這裡,再也不會見他。

殷億鑫不得不妥協,乖乖回到殷家。

然而,心裡卻怨恨唐小芯。

要不是唐小芯說了難聽的話,他媽媽也不會這麼傷心,忍痛將他趕走。

殷文聰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沒說兩句,就把電話掛了。

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多,他才回家。

見到大廳坐著的殷億鑫,他像是沒看見一樣,從旁邊走了過去。

殷億鑫無措站起,抿了抿嘴,面容浮現思索的神色,猶猶豫豫地喊了:「爸!」

殷文聰並未停下腳步,改選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居高臨下地看著殷億鑫,「我記得我已經將你趕出家門了。」

「之前都是我的不懂事。」垂落身側的雙手,漸漸攥緊,低著頭,讓殷文聰看不到他的神情。「這次我回來,我一定會聽爸的話,爸讓我辦什麼,我都會聽話照辦。」

「太晚了!」殷文聰雙眸無半分情感,極為冷漠。「之前我都已經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現在你就算是想當我殷文聰的兒子,我都不會要你。」

「……」

「一個不聽話的人,有過一次忤逆,那接下來會有第二第三次,我不想再將我的心血,浪費在你身上。」

「不會的,我這次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請你再相信我一次。」

「相信你?你有什麼值得讓我去相信你?」殷文聰眼睛微微一眯,閃過精明的光澤,「你能力,都還不如我公司的員工,你唯一比他們有優點的就是,你身上流淌著我的血,可又怎樣?你自己不珍惜機會,現在我也不會再機會你了。」

殷億鑫一直不吭聲,膝蓋逐漸彎曲,撲通一聲,跪在了殷文聰面前。

「爸,懇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如果再讓您失望,不用你趕我走,我自己都會走。」殷億鑫低著頭,雙手握著拳,似乎在緊張殷文聰仍會拒絕他。

殷文聰看了他良久,唇角繃緊,時間過去了三分鐘。

「行,我給你一次機會!明天開始你去公司上班,如果表現好,那你就繼續留下來,表現不好,那就滾出殷家,我不想再看到你。」

說完,殷文聰放下腿,站起身,連頭也不回,就上樓去。

殷億鑫扶著沙發的扶手,緩慢站了起來。

幽深的眼睛顯得特別陰冷,還夾帶著絲絲的恨意。

今天的他,就像是沒了尊嚴的東西一樣,被貼上了商標,得到他爸不屑的評估。

他永遠都會記得。

他們父子二人的溫馨時光,是一去不復返了。

以前就算是他爸再生氣,那也不會這樣對他。

是的,自從跟席薇檸分手之後,他爸對他越來越不滿,各種挑刺,又因為他去見了文采秀一面,關係就徹底鬧得很僵,把他趕出殷家。

他心裡有很多的不解。

為什麼他爸用了一生,去愛唐小芯,為什麼就不能去可憐,一個孤苦伶仃的女人呢?

更何況,他爸也不是差那一點錢的人。

為什麼就是對他媽如此無情。

第二天,殷億鑫準時起床,坐到吃飯桌等殷文聰,父子兩個人一起吃過早餐后,坐同一輛車去公司上班。

殷文聰就將一個,走過場的合作案子,交由他去談。

殷氏集團就是以蓋商場和房子、出租商場和銷售房子為主。

業務非常廣泛。

殷億鑫去見了對方。

那個人將殷億鑫的身份,認了出來。

特別熱情招待他,在五星級酒店吃飯,還特地喊了幾個美女,作陪。

殷億鑫之前也陪過殷文聰去應酬,所以這樣的場面,他也是司空見慣了。

坐在他身邊的女人,五官長得驚艷,身材更是快要擠爆了一樣,非常火辣。

殷億鑫就好像將她透明的一樣,坐懷不亂。

這讓王丹娜覺得特別新奇,而且殷億鑫的身份,她剛才都已經聽到苗老闆說了,是個首富的兒子。

只是,她真的沒想到,對方會是如此純情。

不由就想捉弄他。

王丹娜拿筷子給殷億鑫夾了一隻蝦子,「喜歡吃嗎?」

殷億鑫眉頭蹙了蹙,然後就沒太多的表情。

王丹娜一直都有在觀察著他,便不由失笑,纖纖玉手從殷億鑫面前晃了一下,然後拎著他碗里的蝦子,為他剝殼,又還特地將蝦線都挑了。

沾一沾醬油,再放回他碗里。

露出一個妖嬈驚艷的笑容,對他說:「你試一試味道,這裡蝦子最新鮮好吃了。」

殷億鑫低頭看了一眼,並沒有動筷子。

他覺得像王丹娜這種女人,壓根就不需要理會她。

自然久而久之,覺得無趣了,就會知難而退了。

苗老闆見他也不反感,就覺得兩個人說不定飯後,還能來一段快活的事。

他就對王丹娜眨一個眼神。

示意她要將人服侍好了。

王丹娜嘴角仍是掛著妖艷的笑弧,繼續給殷億鑫夾菜。

苗老闆又開始跟殷億鑫隨便扯話題。

殷億鑫也是聽一句,沒一句的,都不愛搭話。

苗老闆最後說,「我這次非常感謝殷氏,給我機會,讓我跟你們合作,敬你一杯!」

殷億鑫也是簡單喝了小口,將酒杯放下。

王丹娜看見了,驟然一笑。

原來不僅純情,還是個不怎麼會喝酒的男人,不對,還在讀書的,該說是男孩。

像這麼好的男孩,一定是有很多人追吧!

要是成了她的男朋友,那多好啊!

她也不是什麼矜持的人,看上了,就想著去挑撥一下,追一下,不管結果如何,那她也會有不少好處。

苗老闆又忍不住跟殷億鑫呱唧呱唧一大堆,最後又說了殷家和唐氏房產合作一事,還說唐小芯所得的利都有一千多萬。

透露一下,接下來就是關係到咱們女主的事了…… 密宗,一身神秘的宗派,和佛教有點相似,但是修鍊方法又完全不同,而密宗的精神枷鎖更是異常的神秘,精神枷鎖的妙用很多,通過不斷的植入一種意念,讓受訓人員永遠的忠誠於主人,而且精神枷鎖可以讓受訓人員竟然世界變得更加堅毅,忠誠是最高理念,這也是密宗的密宗守護者強大的所在,每一個密宗戰鬥都是一個難纏的角色……

黃然繼續的念道著,通過真氣把那些莫名奇妙的咒文送到每一個人的耳朵裡面,過了半個小時黃然才停了下來,頭上已經有了很多汗水,著半個小時對於黃然不管是精神力還是真氣消耗都很大,別小看著短短的半個小時的咒語,即使在密宗裡面,也沒有幾個人能用出……

「你沒事吧!」海玉言趕緊來到黃然的身邊,關心的說。

「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黃然慢慢的坐了下來,輕輕的笑了笑,海玉言拿出自己的手帕,輕輕的給擦了擦黃然額頭上的汗水。

那些暈倒的戰士,慢慢的醒了過來,雖然全身疲憊,但是還是堅持站了起來,慢慢的聚集了起來,黃然站在那裡,看著下面的戰士,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那種堅強的表情,兩隻眼睛看著黃然,眼光裡面充滿了狂熱。

「下面我要教你們的是格鬥技術,還有各種冷兵器的使用,別人為這個世界冷兵器已經沒用了,我可以告訴你們,世界上最厲害的十名殺手,其中六名是用冷兵器的……」黃然這個時候充滿了威嚴,所有人都看著他,黃然滿意的點點頭,開始教給這些人最有效的格殺技巧和冷兵器的使用方法……

就在黃然訓練竹聯幫的戰士的時候,外面的世界因為一首歌掀起了一陣暴風,黃嘯這個名字被億萬人記住,儒風在電台播出以後,很快就流傳開來,網路上的點擊率更是直線上升,就好像一場風暴一樣,東山、東南亞、亞洲、最後掃遍全球,僅僅三天時間,網路上的點擊就超過了十億,而且這個速度還在以一天上億的速度增長,而下載量更是超過了兩億,多麼恐怖的數值啊!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全球的代理商都紛紛向東山趕來,這首單曲已經火爆到這個程度,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去問有沒有正版光碟。

黃然的音樂,感動了世界上所有人,讓人如痴如醉的古琴彈奏,那讓人難以忘懷的磁性聲音,把人帶入到了另一個世界,雖然是漢語,很多人都聽不懂,但是其中的意境卻能感受出來,黃種人、白種人、黑種人,他們都感動了,從來就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音樂,這樣的音樂,聽起來簡直就是一種奢侈的享受,讓人如痴如醉,很多中國人,停了一遍就能哼出這首優美的歌曲……

儒風,表達出中國儒家思想的精華,在世界上又掀起了學習漢語的狂潮,而那些在孔子學院學習的外國人,這個時候驕傲的抬起頭,因為他們是孔子的學生,他們能聽懂歌曲的意思,甚至知道歌曲裡面描寫的典故,一時間全世界各地的女孩,都以有一個孔子學院的男朋友為傲,而那些男孩,也紛紛去找孔子學院裡面的女生,孔子學院的報名數量更是成倍的增長……

誰都沒有想到一首歌曲會引起這麼大的轟動,就連國內的那些音樂生,都紛紛放棄自己手中的吉他、薩克斯、電子琴。古琴、古箏、弟子、葫蘆絲這些民族樂器一時間成為人們的最愛,民樂這個時候又被提了起來,而那些老音樂家,聽著儒風,臉上布滿了笑容……

「真是優美,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把古箏彈得這麼好,老夫自愧不如啊……」王勇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被人們成為最牛的古箏藝術家的王勇,輕輕地閉上眼睛,聽著儒風。

中國文化,五千年的傳承,諸子百家,有誰能真正的了解中國文化的內涵呢。五千年的傳承,中國人研究一輩子也只能研究冰山一角,何況那些外國人呢……

黃然輕輕的閉上眼睛,這兩天信仰之力突然增多了很多很多,雖然那種信仰還是很單薄,但是數量多了,也不小。信仰之力不僅僅靠數量,也靠信仰度。信仰之力融入黃然的精神力裡面,精神力的顏色更加白潤了,精神力也增加了一點……

黃然慢慢的睜開眼睛,輕輕的笑了笑,看樣子儒風的效果還是不錯的。而海玉言這個時候穿著一身迷彩服,顯得英姿颯爽,手裡面拿著一把黑色的鞭子,而那些戰士被海玉言一個人弄得雞飛狗跳,雖然海玉言的實力沒有黃然的高,但是這些戰士想打敗她那是不可能的……

「光碟印了多少了……」玉言娛樂公司的主管這個時候問道,這兩天自己可算忙壞了,各地的供貨商都來到這裡,一個個獅子大開口,一要就是幾百萬盤,而工廠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製作,一天也只能弄出幾十萬盤,這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了……

「現在一共三百萬盤,我們的生產線太少了,根本就沒辦法……」那名管事的說。

「太慢了,那些設備什麼時候能到……」主管慢慢的問,然後繼續看著那些文件。

「最快還要兩天時間,正式投入使用最起碼要五天時間……」那個年輕人慢慢的說。

「而,你們先把工人的事情解決了,等生產線調製好以後,立刻投入生產……」吳逸雲這個時候慢慢的說,作為玉言娛樂公司的銷售經理,這幾天雖然忙碌,但是心裡卻很舒服,現在僅僅訂單就已經到了兩千萬盤,這樣的事情可是從來就沒有過的。儒風單曲光碟的價格定的很高,除了大陸的價格是200人民幣,其他國家包括東山本地的都是200美元,但是就只這麼高的價格訂貨商還是頂了這麼多光碟,而且這次是先付款后交貨……

僅僅儒風的光碟收入,現在就有幾十億美元進賬,這樣的賺錢速度簡直恐怖,一家娛樂公司混到這個階段,已經算是一個巨無霸了。新進的設備是從湘江運過來的,零點電池組的新設備,等設備到了以後,日生產量將達到五百萬盤,僅僅這批設備,就花了好幾億美元,這個時候吳逸雲不禁的咒罵到,華夏公司很真是奸商,但是沒辦法,誰讓別人有技術呢,想起華夏公司恐怖的資產,吳逸雲不由的產生一種無力感。

而這幾天,玉言娛樂公司,原天涯娛樂公司算是出名了,一首儒風讓玉言娛樂公司名響全球,而那些玉言娛樂公司的藝人們,這個時候也很高興,因為他們的待遇又提高了,特別是新公司正在建立中,在東山建立一個大型影視城,第一筆投資就達十幾億美元,等這個影視城建好以後,將是全亞洲最大的影視城,雖然趕不上好萊塢,但是設備肯定比好萊塢強多了,因為華夏公司還是不願意出口新產品給美國,甚至不出口,東山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才能從湘江進先進的設備,但是每一批設備,都有華夏公司的專業人員調整,美國一段時間就會調試一次,所以這些設備及時被走私到其他國家,也一點用處沒有……

記者們圍住了玉言娛樂公司,玉言公司的總經理王凱更是被堵在路上,他們都想知道黃嘯的消息,但是他們得到的就只有一句,無可奉告,那些記者也不敢太鬧事,他們都很清楚,玉言娛樂公司是誰的產物,竹聯幫他們可不敢得罪,得罪以後可不是鬧著玩的,那可是要丟性命的。王凱擠開人群,進入公司,第一次感覺這麼累,這個時候他對自己的老大可是由衷的佩服,沒想到老大不僅戰鬥力恐怖,就連唱歌玩音樂也這麼恐怖,真是厲害啊!

而在美國,魅狐聽到這首音樂,心裡猛地一顫,太熟了了,這個嗓音太熟悉了,這個聲音能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自己。他沒死,他是一個禍害,他怎麼可能死呢,也只有他才懂得這種功法,作為師父的魅狐,聽第一聲就知道這首歌用了自己的功法……

「小傢伙你真是折磨人,太讓大家擔心了,回來也不來看看大家,看我怎麼收拾你……」魅狐自言自語的說,然後身影就消失了。

而且世界各地,很多人聽到這首歌,心裡猛地一顫,作為他的兄弟,他們太熟悉了。此刻每一個人都露出了笑容,然後繼續奮鬥自己的事業,但是這個時候他們心裡充滿的不僅僅是仇恨,更是希望,黃然早就想到了這一點,自己的聲音,也只有最熟悉自己的人能聽的出來,自己的女人能聽出來,那些老龍牙能聽出來,其他的人,根本就聽不出來,也只要他們,才能聽到自己的呼喚聲……

而在北京,這首儒風也引起了中國教育部門的注意,這首經典的曲子,對於中國文化的傳播有著重大意義,他們緊急召開會議,商討這件事情,一個東山歌手,竟然能這麼了解中國文化,那麼此人一定不是一個台獨分子,一定心裏面愛著自己的國家,這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條,現在只要能增進兩岸關係的時候,都是大事……

(三更了,呵呵,花花哦!碼字很累的,眼都疼了,還有點困,但是還必須堅持碼字哦,後面的更加精彩,打賞支持一下,其實我最希望的還是那些看盜版的兄弟來支持正版,已經有一些朋友都去逐浪中文網支持笑笑了,謝謝他們,嘿嘿,正版大家庭,期待你的加入哦) 這話一出,除了殷億鑫之外,其他人發出驚嘆聲。

殷億鑫濃眉微微一蹙。

唐小芯跟他們公司合作,一直得到這麼的利,真不知道他爸是怎麼想的。

如今唐小芯都另外有房產公司,要是繼續跟殷氏合作,這無疑就是在餵飽他人,來和殷氏作對。

如果說,他還在席薇檸在一起,這些都情有可原,未來都可能是親家。

現在他和席薇檸分手了,還是這樣的話,那殷氏未來的風險,非常大。

「怎麼啦?」苗老闆見他一聲不吭,還以為自己哪說得不中聽了,小心翼翼地問殷億鑫。

下一秒就想起,唐小芯和殷家的關係很不一般,現在在殷億鑫面前說這樣的話,那無疑就是挑撥離間嘛!

苗老闆趕緊又解釋:「我……我也是沒別的意思,我就是羨慕唐氏而已,不過現在殷氏能跟我合作,那我也是心滿意足了。」

好歹也是有錢賺。

殷億鑫眼睛幽深,有點冷淡地朝他看了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苗老闆也是個聰明人,趕緊又轉移話語。

殷億鑫身邊的王丹娜,又開始找話題,跟殷億鑫聊,然而,她說了十幾句話,殷億鑫還是沒搭理她。

直到吃完飯,殷億鑫還是高冷,不怎麼搭理的人樣子。

霸愛,少將別寵我 走出酒店,司機為殷億鑫開車門。

他正要坐上車,卻被王丹娜攔下,「給我你的手機號碼!」

殷億鑫目光冰冷看著她,一句話都沒說,他身邊的司機,就已經將王丹娜推開。

等到殷億鑫上了車之後,司機再關上後車門。

車門是反鎖了,王丹娜不可能打得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