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這一輪輕度學習凜風的刀法,夜弁炤本來只是一種歇斯底里的憤怒,可沒想到的是他發現這種戰法的好處。

只有敵人會受傷,而自己不會受傷。

這不就是立於不敗之地了嗎!

夜弁炤看着眼前的兀顏汗,心中燃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信心。

「我也許可以抓住他!」

一想到自己可以憑藉手中的雙刀,制服已經聞名天下的兀顏汗達赫,夜弁炤的雙手不禁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

然後傳來了一陣兀顏人的叫喊,其中一個聲音顯得非常清脆稚嫩。

「大汗,岱青帶兵救駕來遲!」

。 或許在當初,野狼幫被滅掉之前,因為野狼幫處在陸林虎和劉劍飛的劍蘭同盟會,跟紅色風暴組織之間,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野狼幫中當了江南同盟會和紅色風暴的緩衝,從而導致雙方之間沒有發生直接的正面衝突。也從而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二者之間,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衝突。可是現在隨着野狼幫的覆滅,劉劍飛的劍蘭同盟會地盤兒翻了一番,直接跟紅色風暴組織接壤,這樣的話二者之間的利益糾葛,自然也就開始顯現出來了。

劉劍飛知道,自給的劍蘭同盟會要想進一步的發展壯大,必須要搬走門前的這塊石頭,也就是紅色風暴組織。可以這麼說,只要紅色風暴組織在自己的面前繼續發展,那麼他們建了同盟會,根本不用考慮進一步發展壯大的事情。好像他們二者只能有一個留下來,另一個只能被淘汰出局。現實有時候就是這麼無情。其實無論是在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下,都是優勝劣汰,這是自然法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千百年來都是如此,又何況在競爭如此激烈的虛擬網游世界呢。

其實對於這一點,劉劍飛倒是早有考慮。因為畢竟對於這一個紅色分佈組織,它早就有所耳聞,知道這是一個有相當實力的傢伙。一方面佔據的地盤面積比較大,更重要的是這個紅色風暴組織所採用的基底類型是蘇聯基地類型模式。相對於其他系的類型,劉劍飛知道,這種蘇聯基地類型,所具有的主要特點,那就是防禦力特彆強悍。無論是步兵還是戰車,看上去笨笨重重,可是那所具有的防禦力卻是相當恐怖,而且一旦它開始反擊,那對於對手來說也是致命的。

—————————

在戰前動員會上,劉劍飛向陸林虎強調,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充分的防禦,並且經過根野狼幫方面的一段時間的火拚,他們實力受到了很大的影響,而人家紅色風暴組織方面則以逸待勞,根據現有的情報,他們在這段時間裏並沒有發生什麼重大的戰爭行為。It’s完全可以說對方現在肥得流油,在這種情況之下,對方完全可以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趁自己傷痕纍纍之際很咬一口。

而事實上,劉劍飛知道他們劍蘭同盟會現在也確實需要休養生息,因為跟野狼幫方面的這一段時間的戰鬥,說實話一定程度上確實耗盡了他們的資金和資源,儘管與此同時,他們的科技發展和軍事力量也都得到了極大提升,不過,畢竟很難再次支撐起另一場新的戰爭。如果紅色聯盟組織,現在趁此機會對他們發動猛烈的突然襲擊,劉劍飛敢斷言,他們必將會一敗塗地,只是這個情報,屬於最高機密,不可能被對方所竊取,而對方究竟有沒有這樣的一個膽量,他也不知道。

—————————

而在這個時候,紅色風暴聯盟那邊,也同樣的正在商量對策。對於他們來說,現在劍蘭同盟會那邊氣勢逼人,在短短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居然徹底滅掉了野狼幫,這也讓他們大跌眼睛。儘管他們也知道野狼幫論綜合實力並不是非常強大,可是畢竟也算是經營了幾年的一個幫會,總還是有些實力的。可是,劍蘭同盟會那邊居然僅僅用了這麼多的時間,就滅掉了野狼幫,從而讓他們的領地範圍擴大了一倍以上,如此以來,重新和他們紅色風暴聯盟,形成了兩雄對峙的局面。因此他們現在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了,劉劍飛的劍蘭同盟會對他們紅色風暴聯盟所造成的威脅,這種威脅,有着非常強烈的壓制色彩,就好像一座大山壓在頭頂,讓他們喘不過氣來,惶惶不可終日。

而在此之前,他們或許早已經習慣了那種悠哉悠哉的生活和日子,畢竟,而且有野狼幫,插在他們和劍蘭同盟會之間,起到了非常明顯的緩衝作用。儘管他們也知道,他們紅色風暴聯盟跟劍蘭同盟會遲早會有刺刀見紅的那一天,只是他們說什麼也沒有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之快,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如果放在5年以前,他們紅色風暴聯盟,說實話,對於劍蘭同盟會,那可是一種壓倒性的存在,同盟會剛剛組建和他們紅色風暴聯盟。不過在當時劍蘭同盟會的創始人劉劍飛,善於使用懷柔政策,為了避免遭受到紅色風暴聯盟的壓倒式的攻擊,讓自己擁有立足之地,當時劉劍飛曾經一次性的送給紅色風暴聯盟30萬金幣。

正是因為那30萬金幣的作用,因此紅色風暴聯盟在當時放過了劍蘭同盟會一馬,並沒有難為他。而劉劍飛也正是利用那一個機會大力發展作戰力量,夯實自己的基地建設,廣泛的引進人才,在短短的兩年時間之內,劍蘭同盟會實力猛增,一舉達到了能夠跟紅色風暴聯盟,相提並論的程度。

隨後紅色風暴聯盟的盟主曾經後悔不已,後悔自己當初接受了劍蘭同盟會的那30萬金幣,放虎歸山,養虎為患,從而導致劍蘭同盟會在一兩年之後實力如此的強悍甚至達到了能夠跟他們紅色風暴聯盟抗衡的程度,是他們紅色風波聯盟說什麼也不願意看到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事實畢竟是事實,已經不能改變,現在劉劍飛的劍蘭同盟會已經坐大,其綜合實力甚至在他們的紅色風暴聯盟之上,這一個事實是無法改變的。而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如何應對,反正有一點他們非常清楚,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現在他們紅色風暴聯盟跟劍蘭同盟會已經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底部,他們兩個之中必須有一個要被打掉,剩下的那一個,將會是這一片區域的王者。

—————————

為此,紅色風暴聯盟參謀聯席會總參謀長,在綜合分析了現狀之後,最後做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趁對方還沒有完全的站穩腳跟,應該立即動手,不然夜長夢多,一旦等到對方真正穩定下來,那麼事情就更不好辦了。

這一個分析的主要依據在於現在劍蘭同盟會雖然剛剛滅掉了野狼幫,氣勢洶洶,不過在跟野狼幫作戰的過程中,畢竟消耗了大量的資源資金和作戰力量,而這些資源,資金和作戰力量,要想在短時間內恢復,那是不可能的,按照一般的規律,要想恢復到他們正常的狀態,至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因此他們完全可以利用這一段時間,向劍蘭同盟會發起突然進攻,打他一個措手不及。而現在的問題是應該從哪一個方面入手,也就是說,應該確立這樣一個突破口。畢竟突破口的確立直接關係到行動的成敗,一般來說應該選擇對方的薄弱環節,找准他們的作戰力量的短板,從此下手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經過一番推敲,和相關的偵查,再結合以前他們所掌握的關於劍蘭同盟會方面的相關資料,最終紅色風暴聯盟,作戰聯席會議,做出了最後的決定,那就是從空中方面向對方發起突然襲擊,主要目標就是打掉對方基地中最重要的軍事設施,最好直接打掉他們的作戰指揮中心,這樣的話,他們的整個作戰體系將會陷入混亂,彼此不能夠顧及,而且因為對方剛剛戰勝野狼幫,剛剛從野狼幫手中接手了他們的地盤,還沒有正式的開始運營,正處於經營階段的初期,因此正需要大量的建造各種軍事設施。

如果在這個時候能夠直接一舉打掉對方的作戰指揮中心,那麼他們所需要建造的那些軍事設施,也就遙遙無期了,這樣一來將會直接給劍蘭同盟會當頭一棒,讓他們擴張的野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對於他們紅色風暴聯盟來說,將會是一個極其重大的勝利。

—————————

事實上,紅色風暴聯盟作戰聯席會議最終所做出的這一個決定,還是非常正確的,或者說他們這一次直接切中了陸林虎和劉劍飛的短板。對於陸林虎來說,正如對方所分析的那樣,他們現在剛剛從野狼幫的手中接收了這一副爛攤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片混亂。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設置第1級別的防禦力量。所謂第1級別的防禦力量,那就是最基本的第1層次的防禦,因為現在基地建設剛剛鋪開攤子,百事待興,整個基地的運行非常的不完善,非常容易遭受到敵軍毀滅性的攻擊,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何打造一條切實有效的防禦陣線,自然顯得極其重要。

對於綠林虎來說,弄一條像樣的防禦陣線,其實也並不是多麼難辦的事情。不過這一次情況不大一樣,關鍵是一個字:急。面對着這樣的一大個爛攤子,說實話,真的是很難上手去進行整頓。本來,他對於基地的運營就是一個外行,而現在,劉劍飛和谷幽蘭則正在通力弄新舊兩個基地之間的資源聯通的事情,根本就騰不出手來幫自己。唉,這一個,可真是強趕着鴨子上架啊!現在,綠林虎居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不過,儘管如此,事情總得去解決啊!在時間急,任務重的情況之下,如何能夠去建築一座防禦陣線,關鍵是,要建造一座切實能夠起到有效的防禦作用的防禦陣線,則是這一個問題的關鍵。

思之再三,綠林虎根據現在新基地的地理特點,決定先炸掉那一座連接他們跟紅色聯盟基地之間的那一座橋樑。是的,在炸掉那一座橋樑之後,那麼,紅色風暴聯盟也就最起碼不能夠再通過地面來對自己的基地發動進攻了。

是的,在自己的力量足以應對對手的攻擊之前,這倒也不失為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案。因為根據地圖綠林虎不難發現,紅色風暴聯盟方面要想對自己發起攻擊的話,那麼,最為便捷的路徑,就是那兩座橋樑。儘管還有別的通道,可是,那些通道十分偏遠,耗時巨大,得不償失,因此一般來說,是不會去考慮那些費力而不討好的通道的。

――――――――――――――――――――――――――

當然了,綠林虎也並不是沒有考慮到其他的防禦措施,特別是防空措施。他知道,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是在什麼情況之下,防空都是一個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的措施。特別是在地面通道被毀掉之後,更是應該很好地去防範敵軍極有可能採取的空中火力打擊。

所以,隨後綠林虎立即做出了佈置:先命令一個坦克小分隊,去炸掉那兩座石橋,以根絕敵軍攻擊自己的地面可能;隨後,命令工程兵分隊,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建造五座馬特林防空炮,以應對敵軍可能到來的空中火力打擊!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陸林虎此次考慮還是比較周全的,最起碼在現有條件下,他同時照顧了地面防禦和防空火力這兩個最重要的方面。在地面防禦方面,由於從野狼幫手中接過來的這一副爛攤子,一片混亂,正處於重建的狀態。It’s不可能部署強悍有力的地面防禦體系,最起碼來說在當前有限的時間之內很難達成這一目標。在這種情況之下,斷掉那兩座石橋,從而斷掉了敵軍從地面發起進攻的路徑,顯然是非常明智的,同時也是比較容易做到的。而防空作戰方面,最起碼他想到了,而且因此而部署了他們基地中相對來說防空性能最強悍的加特林防空炮。這一切對於陸林虎來說,無疑都做到恰到好處。

因此在完成部署以後,陸林虎便開始放心地進行基地建設。儘管對於基地建設他並不是很厲害,不過這麼多年來的摸爬滾打,他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在劉劍飛和谷幽蘭都忙於進行新舊基地的能源對接的時候,實在是抽不出時間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也只好強趕鴨子上架。接着說,基地管理雖然說是一項非常複雜的系統性工程,不過最關鍵的,還是在具有一定的規模之後,而在基地初創開始時期,其實也並沒有那麼複雜。而劉劍飛當時之所以讓陸林虎擔起這一副擔子,其實也是從這一個角度去考慮的,他感覺畢竟是基地初創,同時更多的是,對於老基地的那一副爛攤子進行整頓,這一切,陸林虎應該是能夠勝任的。

—————————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事,雖然它在地面防禦和防空作戰方面,都做了相對充分的準備,可是正所謂戰場上變化莫測,準備歸準備,實際上具體的情況究竟是怎樣的,誰也無法左右。就在綠林虎專心致志的進行基地建設的時候,猛然之間,天空中傳來一陣陣濃濃的聲音,這種聲音聽上去顯得非常沉悶,像鬼魃一般,不過卻透露出一種可怕的威嚴,好像是能夠毀天滅地的一種氣勢。

綠林虎一聽,不由地一驚。根據多年的作戰經驗,他不難判斷:這種聲音,應該是基洛夫航空艇所發出來的聲音!基洛夫航空艇,對就是這種基洛夫航空艇!

基洛夫航空艇,是蘇軍基地類型中的代表性作戰單位,具有着防禦力強,轟炸效果強烈的明顯優勢。一般來說,在對手沒有相當充分的準備的情況之下,依靠這樣的兩三架基洛夫航空艇,便可以實現極為凌厲的轟炸效果。一旦這種基洛夫航空艇突入到對方的基地之中的,那麼,輕則一些重要的軍事設施被炸掉,重則,甚至於連同對方的作戰指揮中心,也難逃其魔掌。

這裏特別說一下基洛夫航空艇的轟炸能力。它所投擲下來的炸彈,當量相當巨大,是一般炮彈殺傷力的七到八倍左右。一枚基洛夫航空艇所投擲下來這種炸彈爆炸之後,一般性的軍事設置,都經不住一炸!而至於作戰單位的話,一枚這樣的炸彈,可以炸掉的步兵力量至少會有五六個,戰車作戰單位,則至少會有兩三輛。當然了,像天啟坦克那樣的超防禦力的存在,自然會能更好地扛一些。

也正是基於對於這種基洛夫航空艇的這種超級強悍的殺傷力的認識,現在,綠林虎在聽到了這種聲音,自然心裏一緊。他現在這才明白了,自己當時只是過分地注重於地面防禦,可是對於敵軍方面的這種由基洛夫航空艇領銜主攻的空中打擊,很明顯是缺乏足夠的準備的。可是,現在,敵軍的基洛夫航空艇已經飛臨到了自己基地的上空了,他又該如何應對呢?

。 面前之人,五官俊朗,眼眸深邃。

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帶著面具,不見陽光的緣故,皮膚白凈細膩跟小姑娘一般。

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這張臉,現場很多人都非常熟悉。

尤其是韓玲,和胡若蘭。

那是她們日夜思念的人啊!

「哥哥?」胡若蘭顫了一下,美眸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她衝到舞台下,激動的道:「真的是你嗎?」

「哥哥,我是若蘭啊!」

胡飛看著心愛的小妹,含笑道:「若蘭,你長大了。」

「這幾年,辛苦你了。」

胡若蘭神智有些錯亂,她雙淚長流,不停的搖頭。理智告訴她,這不是真的。

早已經被燒成灰的哥哥,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面前。

一定是得知他心愛的女人要嫁給別人,他的陰魂顯靈了。

此刻,冷雲走過來,抱住了胡若蘭,柔聲道:「好妹子,今天是你哥哥大婚的日子。」

「先讓他們把婚禮舉行完。其他的事情,隨後再說。」

「這是怎麼回事?胡大少不是死了嗎?」

「不是真的!」

「我記得,胡大少是個黑臉的漢子,現在怎麼成白臉了?」

「不好了,胡少陰魂顯靈了!」

一時間,現場大亂。面前之人,雖然從五官上來說,跟胡飛一模一樣。但是皮膚不對勁。

以前的胡飛,雖然身為漢中第一大少,但是他並不像別的富二代那樣,天天錦衣玉食,養尊處優。

劃破一點皮,就大呼小叫。

事實上,他最恨的就是娘娘腔。所以故意把自己的皮膚晒黑,磨鍊的粗糙,使得看上去更爺們一點,更兇悍一點。

但是眼前的這個胡飛,像是換了一張皮。

「胡飛,你怪我嗎?」

「我錯了,我不該嫁給別人!」

「我愛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

「鐵頭,對不起,我不嫁了,我是胡飛的人……」

「帶我走!」

「胡飛,快帶我走。哪怕是陰曹地府,我也願意。」

「活著不能做夫妻,我就跟你去陰曹地府做夫妻!」

韓玲神智大亂。她拉著胡飛,語無倫次,激動的念叨著。

她也覺得,胡飛一定是陰魂顯靈了。

胡飛緊緊將韓玲摟在懷裡,顫聲道:「韓玲,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我不該一直瞞著你……其實我,沒死。」

「我撿回了一條命……」

「你還不相信嗎?那你聽好了,我記得咱們之間所有的秘密。」

他開始低聲講述跟韓玲在一起之後,兩個人之間的一些事情。那些事情,天知地知,只有他們兩個知道。

韓玲驚喜無比。

「你真的是胡飛?」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胡飛吁了口氣,看著台下搖搖欲墜的妹妹,以及眾多疑惑的眼神,終於大聲說出了真相。

他從火海逃生,面容被燒毀。當時發誓要報仇,所以用一個鐵盔悍在頭上。

他消失的這段時間,是在秦天的安排下,去國外最頂尖的醫院,做了一個植皮手術。

從自己大腿上取下來的皮膚,當然是非常白凈的。

因為手術非常成功,看上去毫不違和,似乎重生了一樣。 說著,這個時候門外又走來了一個男子。

「汪老闆,你怎麼也來了?聽說這段時間你在搞新項目,還能吃得出來空呀?」看到門外走來的這個男子,其他人也非常驚訝。

「這不是收到了徐總的邀請嗎,就算是在忙,徐總的面子總不能不給,不過徐總這一次那麼著急叫我來有什麼事情,看起來很著急?」

面對如此疑問,徐志明還是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等人到齊了再說!」

很快,人也一個一個的到了,徐志明所邀請的人一個不落,全部在約好的時間之前到達,包廂裡面十幾個座位也都是坐滿了。

徐志明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自己所邀請的人全部都到場了,於是開始步入正題。

現在這個高檔包廂裡面的人,幾乎個個都是淮陽城之內的頂尖的富豪或者是商業大老闆,個個非富即貴,每個人手上少說都有十幾億的資產。

而這些人也都是互相認識的,有的是互相合作過,甚至是有的還是親戚,畢竟在這種圈子裡面,也就那十幾二十個人,互相認識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不得不說,從這樣的排場來看,就可以看得出來徐志明在淮陽城裡面的地位,他能把這麼多富豪大老闆全部齊聚一堂,也著實是不簡單。

而且,徐志明的人脈已經廣到,可以請得到一些官方的人,現在坐在裡面的,就有好幾個是官方的人,在淮陽城裡面也十分有話語權。

如此大的排場,一般這種情況下,肯定在淮陽城裡面有大事發生了,不然的話一般不會一下召集那麼多富豪大老闆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