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傍晚風微送,夕陽斜照,遠處可以看到龍牙山的輪廓。

遠眺龍牙山,總會時不時的引起不夜幽靈隊的懷念。

眾人吃過晚飯以後,便相聚在一起,商討相關事宜。

幻毒之事,讓龍飛宇深深的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不能再被動防守了,必須要主動出擊! ‘‘出來吧!黑魔導!’’

當場上存在黑魔導女孩的時候,通過賢者的寶石效果可以特殊召喚黑魔導。

‘‘呵!’’

黑魔導玩轉着他的魔法杖便從天而降,凝視着眼前的黑龍,無匹的聖域極限力量外放,將所有人都震懾住了,就連盧奇的臉色都凝重了許多。

‘‘師傅!’’黑魔導女孩興奮出聲,能夠再次見到自己的師傅,她無疑很高興。

黑魔導也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

說實話韓秋有些失望,依瑟琳的父親雖然是個聖域,但是攻擊力也不過2400,和真正的聖域強者相比還有那麼一段距離,看來那些真正的強者都是不怎麼在外走動的,否則怎麼也輪不到特里來做這個萊特第一劍聖。

盧奇的臉色陰寒無比,看着黑魔導沉聲道:‘‘閣下最後少管閒事,不然丟了自己的性命可不好。’’

即便面對實力強絕的黑魔導,盧奇也沒有退縮,究竟是什麼樣的依仗讓他無所畏懼?是裝聲作勢?還是……

黑龍一聲龍嘯,絲毫不懼便衝了上去,不過這次它鬆開了特里,特里此時已經十分的虛弱,在韓秋的查探下特里的生命值居然只剩400點,而且每過一分鐘便又降低一點,照這個速度400分鐘也就是六個多小時後,特里便會隕落。

羽翼人再次登場,憑藉快捷的速度,順利的將特里帶到了韓秋的身後,依瑟琳趕緊上來接過父親,看出父親的慘狀,依瑟琳傷心欲絕。

暫時也顧不上特里,留下了詛咒之龍和電子龍保護依瑟琳父女,韓秋騎上召喚出的荷露斯的黑炎龍,與盧奇遙遙相對。

‘‘決鬥開啓!三人混戰局,可抽牌數:3。抽牌!抽得:寶玉獸 黃玉虎、神之恩惠、武裝龍LV5!’’

黑魔導的法杖上一暗系魔法開始集聚,無匹的毀滅力量讓黑龍都不禁震顫,心中揣揣。

魔法開始集聚,轉瞬間黑龍的攻守互換,攻擊力被提升到2350,卻和黑魔導有着巨大的差距,無法逾越。

‘‘嘭!’’

魔法的碰撞無疑是驚人的,但是這次沒有出現相持,黑龍的魔法被直接撞碎,轟擊在他龐大的身軀上。

無數的龍鱗迸裂,鮮血四溢,黑龍吉拉慘叫連連,發出陣陣哀嚎。

黑龍的生命值足足有3000點,即便是黑魔導的一擊也沒有將他直接湮滅,生命值也還剩下2850,沒有死絕。

眼中一紅,黑龍的神情中充滿了憤恨,巨翅煽動,凌空而起,好像要做什麼。

‘‘叮!檢測到對方要發動魔法卡!發動的魔法卡爲:龍語魔法/閃電魔法卡/效果:三回合內,場上的龍族怪獸攻守提升至2500點!”

眼睛一咪,韓秋冷冷一哼,黑炎龍的效果瞬間發動,黑龍的龍語魔法被瞬間無效。

突然被打斷的龍語魔法對黑龍造成了極大的衝擊,黑龍只感覺自己腦中一片翻涌,便暈了過去,從上空掉落。

‘‘解決他!’’韓秋對黑魔導下達了攻擊指令。

黑魔導集聚全力一擊而出,在黑龍降落到地面之前擊中,整個身軀被轟殺成了飛灰,避免了更大的損傷。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將一個龍族轟殺成飛灰這種事,根本沒有人聽過,看向黑魔導的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和崇拜。

盧奇的臉色非常難看,一種腐朽的力量開始集聚,就連韓秋也是一陣倒退。

剛剛被殺死的黑龍反饋給韓秋將近3000點的經驗值,自從晉級到二星決鬥王之後,想要升級就需要5000點的經驗值,就算是一路上不停的獵殺,他也僅僅得到1500左右的經驗,現在的他已經有近4500的經驗值,只需將眼前的這人幹掉,晉級不是夢想。

五分鐘很快便過去,韓秋又獲得了一次抽牌機會,結果抽到了一張他意想不到的卡。

‘‘抽得‘千年魔法卡 千年智慧輪’!’’

韓秋不由呆愣,這張卡是現實生活中才有的卡,在漫畫原版中根本就不存在,如果這張卡存在的話,那麼……

心中沉吟,臉上興奮之前溢於言表,不知怎麼表達內心的喜悅。

冥界大邪神石板有望了,光之創造神有望了!

盧奇可不管韓秋怎麼想,一股腐朽魔法便直襲他是額頭而去,韓秋反應過來,獲取的黑炎龍效果外放,這記不知名的黑暗魔法被直接解除破壞。

(ps:在這裏解釋一下,暗系魔法不同於黑暗魔法,這是兩個類別請不要混淆,不然的話在韓秋召喚詛咒之龍的時候就會被大陸之上的光明神教找上來了,不過光明神教遲早會出場的,身爲萬部穿越主角的頭號大敵,不出場簡直對不起觀衆啊。)

‘‘盧奇/暗/七星/惡魔族/攻擊力:2400/防禦力:2400/效果:可以直接攻擊對方玩家,攻擊成功附加500點傷害。’’

照此推算,特里原本的生命值也有3300左右,可惜被一次消減太多,他們不像遊戲王的怪獸,他們沒有生命值的計算只有生和死兩種選擇。

不過在韓秋的保護下,是不允許出現怪獸被傷害的事情的,否則無疑是虎口拔牙,自尋死路。

‘‘既然抽中了千年魔法卡,不用就太可惜了,發動千年魔法卡 千年智慧輪!’’

‘‘千年智慧輪的效果是一回合有一次取得對方怪獸的控制權,那麼就取得盧奇的控制權吧!’’

千年智慧輪的身形顯現,飛到了盧奇的頭頂,在盧奇的反抗中硬套在了他的頭上,無法掙脫。

噗!噗!噗!噗!噗!噗!

連續六聲入骨的聲音傳出,千年智慧輪的六個圓錐深深扎入了盧奇的胸膛,溢出一串串的鮮血。

盧奇恍然未覺,眼神凶煞,邪惡的氣息外放,卻躬身對韓秋道:‘‘主人!’’

控制成功了!

******



(同時寫兩本書不容易啊,不過還是謝謝支持我的書友,給我很大的鼓舞,暑假後很快我就要入學,到時的更新我會保證至少一天一更,現在盡力多更。) 溫燙夕陽落下天邊,大多數的人或是在溫暖的家裡,或是在熱鬧的酒館里,討論著今天南宮璃沫與尹志平的那一戰,在修鍊者看來,深知尹志平的恐怖,對南宮璃沫那驚天一擊看得更是透徹,於是,不同階級的修鍊者將南宮璃沫大大的神化了。

而代表蕭家的尹志平,卻是成了醜惡的代表,一上台就說一些污言穢語,實在是令人不齒,同時,尹志平也徹底的抹黑了蕭家的名聲,這一點倒是蕭若然萬萬沒有想到的,尹志平居然在台上公然調戲……

蕭若然聽到那番話的時候,內心早就已經被氣得吐血,但是還必須裝作淡定模樣,簡直是難受至極……

整個凌都都在熱鬧討論著,而「不夜城府」中,不夜幽靈隊眾人亦是在商討著。

龍飛宇看向宇文淵,道:「今天南宮小妹妹比試結束之後,我們感受到一股氣息,確定那是毒皇?」

眾人皆是看著宇文淵,等待著他的答覆。

宇文淵的眼中閃過一絲悲痛的神色。


眾人知道,宇文淵又想起了他的童年,他的父母。

宇文淵的聲音帶著些顫抖道:「沒錯,的確是他!就是那個老狗!用毒一絕,悄無聲息便可以讓人中毒,尤其是幻毒,是他的成名技!」

眾人身軀一顫。

宇文淵繼續道:「今天毒皇是發現了我的存在才注意到我的,那幻毒也是及其珍貴,不過我們已經服用了解藥,幻毒對我們不起作用了。」

龍飛宇點了點頭,道:「看來,昨天我們之所以中了幻毒的原因,是因為我殺了神火教的人,那毒皇感到了威脅,想來陰的!」

宇文淵點了點頭,道:「他應該感受不到我們的幻毒已經解開,否則的話可能不會放過我們!」

龍飛宇的眼神猛地一厲,道:「他來,必死!」

不夜幽靈隊聽到這句話,身軀猛地一震!

這一句話,讓不夜幽靈隊身上的熱血再一次在體內奔騰流淌。

龍飛宇的星眸中閃爍過一絲凌厲的光芒,沉聲道:「這樣下去,我們實在是太過被動了,如同這一次的幻毒,誰也不知道那神火教有什麼陰招,那神火教的教主更是恐怖至極,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擊,逐一擊破,讓那神火教不再得瑟!」

「只要神火教一垮,蕭家對我們也沒有什麼威脅了!」

葉赫那拉天祿道:「如此一來,我們的任務和風險卻是大了許多,不僅要弄清楚神火教的情況。還要給神火教以打擊,同時,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必須要保存我們的力量!」

龍飛宇點了點頭,道:「所以,現在就是要問一問大家,有沒有比較好的方法,能夠用游擊的方法,對神火教逐一攻破。」

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

平時說話最多的羅天成,更是指望不上了,一到這種正式的會議便立刻裝聾做啞,兩眼無神,果斷裝死……

鄭然沉思片刻后,道:「我們就不能直接衝到神火教的地盤嗎?現在神火教精銳盡出,皆是來到了凌都輔助蕭家,如此一來的話,神火教必然是後方無人,我們趁此機會,將其後方完全擊敗!」

眾人聽到鄭然的話以後,皆是拍手叫好。

羅天成又活躍了起來,嘿嘿笑道:「老鄭啊,你不愧是爆菊之王啊,連這個時候也想著爆菊!」

眾人皆是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鄭然憤怒又帶了點羞澀的瞪了一眼羅天成……這一眼真是讓羅天成欲仙欲`死,不能自已,渾身顫抖……

龍飛宇道:「鄭然,你說的雖然有些道理,但是你太小看神火教了,神火教的實力很強大,我絕不相信神火教已經精銳盡出。如果貿然行動的話,恐怕會全軍覆沒也不一定!「

鄭然渾身一陣顫抖,一陣后怕。

龍飛宇想了想,道:」不過,鄭然說的未必也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是,必須要繼續將神火教的人從他們的地盤中引出……「

」用萬靈噬心花!「南宮璃沫此刻發話了,她是唯一一個知道龍飛宇有萬靈噬心花的人。

龍飛宇眼神一凝,卻是立即搖頭道:」不行!萬靈噬心花一定不能夠動用,否則你我都要死在『他』的手裡。「

南宮璃沫沉默了下來,的確是如此,自己等人還是沒有能力保住萬靈噬心花。


而且,萬靈噬心花的珍貴,南宮璃沫比在場的任何人都清楚,一旦萬靈噬心花的消息傳出去,就不單單是神火教那麼簡單了,甚至可能連魂尊也會參與其中!

葉赫那拉天祿沉思片刻,道:」那我們是否可以利用……龍業、龍康兩位公子?「

龍飛宇眼睛一亮,道:」沒錯啊!呵呵,大哥二哥這些年為了坐上家主的位置,可是沒做好事,與蕭家的勾結甚是密切。如果我們藉助他們兩個的話,再通過蕭家,先一一擊破在凌都中的神火教中人,那麼情況無疑會好上許多。第一個是能夠解決家族大比之事,第二個是能夠消弱神火教的實力,目前我們知道在凌都中神火教派來了兩個魂皇。「

龍飛宇沉吟片刻后,道:」第一個是地煞,地煞的實力大家都看到了,必須要請幽蓮皇出關,否則的話單憑我們的力量也許能夠重傷地煞,但是絕對殺不死地煞。「

」喲,誰在說我啊?「輕脆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

眾人皆是回頭一看,只見幽蓮皇一身淡青色衣裙,看上去恬淡而靚麗。

不過,不夜幽靈隊的男人們是不會對幽蓮皇有什麼想法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幽蓮皇可是一個千年老妖……

幽蓮皇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龍飛宇咧嘴一笑,幽蓮皇終於解除地煞的詛咒了嗎?看來陰屬性不愧是罕見屬性啊,也是威力巨大,幽蓮皇與地煞同為魂皇,但是幽蓮皇消除地煞的詛咒卻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

龍飛宇正想到這,一隻飛鳥劃過天際,新鮮出爐熱氣騰騰的那啥又精準無誤的」啪嗒「一聲落在了幽蓮皇的頭上……

幽蓮皇本來還在微笑著,感覺到頭上多了一坨熱乎乎的東西以後,臉迅速變黑了……

龍飛宇的嘴角一扯:」小蓮……咳……那個……「

」小蓮姐姐你沒事吧?「還是南宮璃沫善解人意,掏出手帕幫幽蓮皇擦乾淨了。

不過,這讓眾人又是心中一沉,沒有想到地煞的實力竟然那麼強大?

幽蓮皇此刻輕聲道:」大家不要驚訝,剛才純屬意外……我身上的詛咒已經解開了……「

幽蓮皇如此一說,眾人均是鬆了一口氣,如果地煞的實力真的那麼恐怖眾人就不能接受了,畢竟,誰也不想出個門就被飛鳥那種熱乎乎的玩意兒精準命中。


南宮璃沫道:「在這個月里,因為我解除了詛咒之後,我感覺又有突破的跡象,所以就繼續修鍊,凝聚了第五道魂力漩渦,晉陞到了魂皇五轉修為,我和地煞現在是同一等級了!」

龍飛宇聞言劍眉一揚,道:「好!這樣子,我們的把握就大多了。」

緊接著,龍飛宇繼續道:「估計地煞現在的傷勢也修復完全了,我們如果再次遇到他的話一定還是要小心。除去地煞之外,還有一個魂皇在凌都,那就是毒皇了。」

龍飛宇說罷看了一眼宇文淵,道:「毒皇比那地煞還恐怖有些,因為他的毒我們防不勝防,還是先除去地煞,再對付毒皇,只要將神火教的魂皇除去,凌都的局勢就明朗了!」

聽完龍飛宇的話以後,眾人皆是鬆了一口氣,自從地煞出現以後,神火教就如同一抹烏雲一般懸挂在凌都上空,直到此刻,眾人終於又重新明確了方向。

龍飛宇的嘴角一挑,道:「那麼,事不宜遲,再將細節好好規劃一幡,準備出擊!」

「準備出擊!」不夜幽靈隊心中熱火升騰,齊聲吼道!

不夜城府在夜晚中,像一隻安靜的獵豹。

呼吸著。

此刻,蕭家,蕭若然孤身一人坐在書房之中。

蕭若然的眉毛緊緊的皺著,也許,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他才會露出表情吧。

如今,他的憂慮卻比不夜幽靈隊的憂慮更多。

那神秘出現的神火教就居住在蕭府之中,而神火教的勢力,卻是讓蕭若然有些后怕了。

因為,不久之前,神火教又派來了一名毒皇。

這個毒皇,卻是十分高傲,對蕭若然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看蕭若然的眼神就像看一個下人,更不用說搬進蕭府之中了。

這讓蕭若然震驚起來,神火教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單單是地煞一名魂皇可以接受,如今,另一名魂皇又出現!

蕭若然不得不再一次考慮蕭家與神火教之間的關係。

神火教,到底還有多少力量沒有暴露出來?

想到這裡,蕭若然低沉的叫了一聲:「來人!」

一道身影迅速出現在蕭若然的身前。

「黑瞳,你去把蕭海叫來見我。」

「是!」黑瞳拱手道,緊接著,黑瞳的身體迅疾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