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顯自己都無法控制之下就在運轉著這樣的一種功法時,秦寧也真是嚇了一跳。

很明顯,這功訣是有高手用強大的能量打入到了意識之中,然後逼迫著武衛在練。

這強者的神識力量太強了,強得就算是保留在武衛頭腦中的意識也是那麼的強大,自己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反抗力,只能是被動的運轉著這套功訣。

秦寧現在的修為也才鍊氣層,根本就無法反抗,那功訣在他的體內快速的進行著運轉,弄得他只能被動地接受著那功訣的運行。

全身在那功訣的運轉中一下子變得陰冷了起來,本來那表情上裝出來的淫邪氣息不知不覺中就濃了起來。

秦寧除了知道自己被動的在運轉著那功訣之外,根本就沒有辦法讓功訣停下來。

最厲害的是那功訣在運行中的時候,不停的在改變著自己的氣息情況,全身的混沌能量都在發生分離,正在向陰陽兩種能量的方向發展。

不好!

秦寧快速運轉著五禽戲,他知道可能只有五禽戲能夠多阻止這功訣的運行了。

混沌能量在秦寧的體內只有很少一部份,那是混沌靈根的支撐能量,失去了混沌的能量,秦寧就等於失去了混沌靈根,這是秦寧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果然,五禽戲到也是一種很強大的功訣,在運行了一陣之後,到也緩和了這功法的力量,讓運行著的功訣停了下來。

但是,秦寧還是發現了一個新的情況,五禽戲竟然有一種包容性,把那極陰轉陽功的功訣也吸納了進去,五禽戲功訣有了一些微小的改變。

停下了極陰轉陽功訣之後,秦寧對自己的全身情況進行檢查時,臉上就有了一種怪異的表情出現。

當時施展著變訣裝扮成這武衛的時候,秦寧把武衛的全身各處情況都進行了複製,這其中有一個地方也讓秦寧糾結了一陣,那就是武衛下體的那部位,一眼看去時,秦寧當時也吃了一驚,武衛那地方完全就是一根火柴根的樣子,說他是一個太監也不為過,與自己那巨大的形體完全是兩回事情,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扮成了他的樣子。

現在好了,不必用變訣來扮,那地方直接就跟武衛的一樣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秦寧有頭上有些冒汗,如果真是這樣,自己不就成了太監了!

如果真是成了這樣,秦寧就有一種想死的衝動了。


沒辦法之下,秦寧只好認真的研究起了極陰轉陽功,在研究了一陣之後,秦寧才算是弄明白了情況。

這種功訣其實就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功訣,在開始的修鍊時,那物件是真的會變成無用之物。

這套功訣有兩個層極,第一層是極陰層的修鍊,這時整個身體全都是淫邪氣息,但是,再是淫邪,那玩意兒卻是無用。

第二層就是轉陽層,當功力到了一定層級之後,就會化成了陽氣充沛之身,那縮去的地方會變得巨大起來。

這都什麼變態的功訣啊!

弄明白之後,秦寧就有些無語起來。

果然是邪門的功法!這種搞法,要不是把自己弄成了武衛現在這個樣子,就很可能會弄成火爆的樣子,這兩種情況都是陰陽不調的結果,秦寧是不願意出現的。

再一分析武衛的情況時,秦寧甚至有一種猜測,武衛肯定是被人收拾了,有高手暗中把這種功訣打入到了他的體內,逼著他運轉了這樣的功訣。

從了解到的情況可以知道,極陰轉陽功訣必須要達到金丹層的時候才能夠多轉陽。也就是說,這武衛想玩女人都完全失去了可能,至少在金丹之前是無法進行的。

更有一個變態的地方就是在極陰的這一層裡面,修鍊了這功訣的人必須要弄一批絕色的女人來誘發自己體內的淫邪氣息,這完全就是一種讓人崩潰的功法啊!

低頭看看自己那玩意,再想想這功法,秦寧有些無語了。

看來自己也中招了,不把這功訣練成,自己也就失去了性福生活了!


就算是練成了,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呢?

不會到時**而死吧!

秦寧有些冒汗了。

到底是家族內部的人要武衛修鍊的這種功訣,還是有人陰了武衛一下呢?

想想武衛的情況,秦寧有一種感覺,武衛在修鍊這套功訣時有些出錯了,心態也發生了一些扭曲,再這樣下去,別說轉陽了,估計在那極陰的時候就完蛋了。

怎麼辦?

秦寧想了一陣,心想要改變現在的情況,估計只能是寄希望於那五禽戲了。

很明顯,五禽戲也是在這一界稱之為魔功的功訣,感覺比起那極陰轉陽功更加魔性大一些,剛才五禽戲就在加入這種功訣的內容,也許自己可能用五禽戲來推動極陰轉陽功也難說。

正在秦寧鬱悶著的時候,就聽到外面傳來報告聲,說是幾個公子哥又找來了。


再看看時間時,秦寧才發現就在自己進入極陰轉陽功境的時間裡面,已是兩個時辰過去了。

秦寧剛剛答應了一聲時,就見四個女奴已是沒有任何顧慮地走了進來。

看到四個女人一下子走了進來,秦寧的心中一陣尷尬,下意識就要去遮下面的地方。

讓秦寧意外的是這四個女人見怪不怪似的,有人端水,有人扭毛巾,快速幫助著他抹了一下身子,然後有女奴快速幫著他把衣服穿上。

整個的過程都是那麼的熟練,就在秦寧還沒有恢復過來心神時就已完成。

當然了,秦寧也並不是完全就呆住了,他這時也有著試一下這四個女奴的想法,神識也暗中鎖定住他們的表情變化,如果她們對自己的身體情況有任何的變化,秦寧都能夠在第一時間察覺出來。

還好,整個的過程中,四個女奴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遲疑之處,完全就把秦寧當成了武衛。

看到四個女奴並沒有任何的特別表情變化時,秦寧這時到也真的鬆了一口氣。

當然了,讓秦寧最尷尬的還是那火柴根般的玩意,這讓他很是臉紅起來。

看看那水幕中自己的樣子時,秦寧發現自己現在的那眼神中的淫邪氣息更甚了許多,這完全就是自然的流露。

穿上了衣服,秦寧向著四個女奴看去時,心中卻是有些高興起來,四個女奴很明顯並沒有與那武衛做過那種事情。

既然是這樣,自己到也不必再擔心她們了,也許自己還可以把她們變成自己真正的女奴也難說。

秦寧的心中這時竟然生出了一些淫邪的想法。

不好,自己的意識估計還是受到了這功訣的影響了!

隨著這意識的升起,秦寧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時,四個女奴都俏生生的站在了秦寧的面前,特別是看到正在幫自己系腰帶的這個女奴那白嫩的溝壑之處時,秦寧的心中那種欲情一下子猛烈起來。

這真是要命的功訣啊!

秦寧這時鬱悶之極,心中有欲情,而是,下面那物件卻是一點點的動靜都沒有。

廢了啊!

這都他娘的什麼功訣!

秦寧有一種想罵人的衝動。 「武哥,怎麼樣了,哥幾個來看看你。」

說話間,那幾個深淵公子哥說笑著走了進來。

秦寧模仿著武衛那冷冷的樣子,一指那些地上的圃團道:「坐!」

「我說老哥,看你滿眼都是邪火,功法還沒轉陽吧?」一個公子哥嘻嘻一笑。

秦寧臉色就是一變,抓起桌上的一個大杯,朝著對方就砸了過去。

平時武衛就是這樣的張揚,一言不合就打人,秦寧今天心中也不暢,反正自己要模仿那武衛,就直接囂張了起來。

那公子哥到也身法不錯,一閃身讓開了,撇了一下嘴道:「武衛,你那未婚妻搞的事情,關我屁事,有本事你回去把她幹掉。」

大家勸了一陣之後,這事才算是揭過。

不過,從這事上大家對於秦寧的身份更加沒有懷疑了。

「武哥,藍星人反抗得非常厲害,我軍進展不暢啊!」

秦寧道:「大型傳送陣只要架設到了這裡,我軍大隊就能夠到來,藍星人根本就頂不住!」

「說得是,說得是!」

「武哥,這次俘虜了不少的藍星人,可惜的是將軍不讓動藍星人,說是要送回京城!」

聽到大量的藍星人俘虜了,秦寧心中一動,問道:「有多少人?」

「一萬多人吧,上次一役之後,我軍大勝。」

秦寧就開始在那裡沉思起來,這一萬多藍星人如果送回了深淵族京城,結局肯定是不好的,自己既然碰上了,那就應該做一些拯救他們的事情。

「反正沒事,我們去看看那些俘虜。」

聽到秦寧這樣一說,幾個公子哥哈哈大笑,大家起身就向著南邊的大營走去。

從戰俘裡面找一些人來做奴僕的事情非常正常,他們以為武衛想的就是這事。

走在路上,一個公子哥小聲道:「今天武哥那麼有膽氣啊!」

「可不是,好長時間沒去南營了!」

「南營重地,不得進入!」

大家剛剛到了這裡,就見從裡面出來了一隊女兵,每一個都是身著特製的帶防禦陣的軍裝,這種軍裝就如同一般的服裝,並沒有那沉重的盔甲樣子,把她們的身材完整的顯現了出來。

一看到這一隊女兵,幾個公子哥的眼神中就充滿了一種極強的佔有慾。

「他娘的,南營的這些女兵真的太有勁了!」


秦寧一眼看到這隊女兵,再看到這些女兵都長得非常漂亮時,回頭看看跟來的這些公子哥,心中就明白了,這幾個小子應該就是想來看看這些女兵吧。

「夠勁!」

一個長得肥肥的公子哥哈哈一笑,眼神中充滿了淫邪之情。

「我們要見你們大隊長,呵呵。」另一個公子哥輕挑一笑。

突然,秦寧就感覺到空氣中氣流的波動,一道強大的殺機迎面而來。

不過,秦寧也感覺到那殺機雖然強大,卻也並沒有殺自己的意思,站在那裡並沒有移動。

就在這時,一道道勁氣迎著眾人面目到來,數支箭矢已是插在了大家面前的地上。

這數支的箭矢把除了秦寧之外的幾個公子哥都嚇壞了,一個個嚇得就跌坐在了地上。

「噫!」

軍營中傳來一聲驚奇之聲,一個同樣身著軍裝,體態婀娜的少女搖曳著走了出來。

這少女的軍裝情況與大家差不多,也是一個隊長級的人物。

秦寧一眼看去時,就感覺到那本來就很美麗的一隊少女在她的面前黯然失色起來,這個少女如同明月般把所有的目光都吸了過去。

美!

這是秦寧所見過的美女中最出色的一類。

特別的是她身著軍裝的情況,那身段就更加的誘人了。

隨著這少女的出現,幾個公子哥的眼神全都變化了,一個個的目光中透著極強的佔有慾。

「又是你們幾個雜碎!」

還沒有等秦寧他們說話,就見從另外一處地方大步走來了一個同樣沒有獨角的帥氣公子哥。

這小子一邊走著,一邊嘲諷地看著秦寧等人。

「孟威!」

一個秦寧身後的公子哥失聲叫了起來。

「哼,上次打了你們還敢再來,欠收拾!」

看得出來,這孟威非常囂張的樣子。

秦寧這時已經看出了孟威的情況,這小子的修為遠超眾人,已經是鍊氣十層的樣子。

身上是一種煉製的衣服,整個人帥氣得很,走去間一種強者的氣息在流露。

看到他到來,幾個公子哥就沒了脾氣,修為擺在那裡,對方又有著家世,根本無法與他相比。

「倩然沒事吧?」孟威根本就沒把秦寧他們放在眼裡,直接就向著那美得驚人的少女詢問起來。

用手捋了一下頭髮,那少女嫣然一笑道:「威哥有心了,小妹無事。」

看上去這兩人還真是親近啊!

秦寧這時心中一動,趁著這機會摸一下這南營的底可能對於自己下一步救人的行動會有幫助。

想到這裡,秦寧就裝成了一種很是囂張的樣子,對著那孟威大聲道:「孟威,老子今天專門來收拾你的。」

說話間,秦寧就朝著孟威沖了過去。

這次秦寧純粹就是用了那種極陰轉陽功來進行攻擊,當然了,他在施展的時候還加入了隱殺術。

身形一隱,然後就到了孟威的面前,隨之就是那極陰力量的強力一擊。

孟威沒少與武衛他們打鬥,在他看來,武衛他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每次一聽到武衛他們到了卓倩然的這裡,他就會隨之到來,每一次都能夠把武衛他們收拾一下。

這次同樣也不例外,他派去監視武衛他們的人一報告說武衛他們到了卓倩然的軍營,他就感覺到自己在美人面前露臉的機會又來了,匆匆就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