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片山勢,似是隨着李長生這一步而出,也跟着動起來一般。

狂風呼嘯而來,捲起枯葉煙塵,鋪天蓋地。

只看見李長生口中念動咒語,雙手在身前不斷結印。

“嗡”的一聲。

嫁個大佬慢慢寵 法印從他的身前打出,金黃色的光芒,一瞬之間,將李長生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絢爛的光芒,似是將整片黑暗,完全照亮。

小老頭整個人,驚得連連後退,只感覺眼前金光閃耀刺眼,一時之間,連忙用手遮擋住自己的眼睛,不敢再看。

“轟!”

一聲巨響,徹底打破了整個夜晚的寧靜。

強大的法印,帶着震撼人心的力量,直衝石壁而去。

石壁前方,再次出現了扭曲的空氣,團團迷濛的鬼氣,不斷從裏面狂涌而出,如同浪潮一般,像是想要將法印的力量完全吞噬。

重生寫推理小說 但法印強大至極,瞬間震盪在扭曲的空氣之上。

不到片刻,只聽見“噗”的一聲,虛空之中涌出的黑暗鬼氣,瞬間被震散。

眼前七彩絢爛的神芒,剎那之間,消失不見。

整個黑夜,像是突然又安靜下來一般。

小老頭整個人身軀微微一震,連忙將遮擋住自己眼睛的雙手拿來,頓時吃了一驚。

只看見虛空之中,顯化出一扇門,發散出莫名的氣息,通往“神鬼圖界”的結界當中。

“打開了?”小老頭臉上一喜,開口問道。

李長生面色冰冷,點了點頭,說道:“待會兒進去,我們得要小心一些,這‘神鬼圖界’裏頭,恐怕隱藏着什麼詭異的東西,這個結界裏頭的東西,能發揮出來的威力,都是平時兩倍以上,我們所修煉的,不是鬼術,在裏頭佔不到一絲便宜。”

結界是八部鬼王留下的,自然非同小可,更何況,當初八部鬼王開闢出這樣一個結界,就是爲了收藏寶藏,同時防止尹喜前來的。

暫且不說裏面的玄關,能不能對付尹喜,不過八部鬼王按照對付尹喜的規格來弄的結界,如果拿來對付李長生和小老頭,估計還是容易發揮出效果的。 兩人進入到結界之中,如同進入到一個巨大的宮殿當中一般。

一時之間,小老頭整個人瞠目結舌,似是也被驚住了。

看這結界的規模,恐怕要佔半座大山那麼大,光是身處的宮殿,就像是無邊無際一般。

整座宮殿當中,空空曠曠,似是承載着歲月的滄桑之氣,古舊的建築屹立在流年當中,宏偉壯闊,令人心神一顫。

“這……”小老頭驚得嘴巴都合不攏,雙眼之中,閃着精光,似是寶藏就在眼前一樣。

小老頭情不自禁,邊看邊邁步往前走。

“嗖”的一道寒光,突然從宮殿裏頭的某個角落,一下子射了出來。

淒冷的光,帶着凌厲的殺意,滔天的氣勢,似是從這一道光當中發散而出。

“小心。”

李長生面色一冷,喊了一句。

小老頭瞬間也回過神來,整個人眼疾手快,反應迅速,身形“蹭”的一下騰躍而起。

光芒一閃,從小老頭的衣袖邊上掠過,剎那之間消失不見。

一時之間,小老頭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滴乖乖……再慢個一秒鐘,恐怕我這身老骨頭,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小老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有餘悸地說着。

“你跟着我走。”

李長生說了一句,邁步便走。

小老頭一怔,不敢大意,連忙跟在李長生的身後。

宮殿裏頭,暗藏玄機,一不小心,就驚險萬分,小老頭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在這裏頭胡來。

八部鬼王留下的結界,非同小可,可不是那鬼王宗四大鬼王的結界能夠與之相比的。

兩人這才走出沒一段路,猛然之間,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

整座宮殿,立時開始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

小老頭臉色一變,似是嚇了一跳。

宮殿裏頭,撐起宮殿的巨柱,雕樑畫棟,此時此刻,卻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

只看見暗紅色的光芒,不斷從巨柱上頭髮散而出,迷迷濛濛,若隱若現。

“鬼氣?”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

不說他說,小老頭也感受到了。

這宮殿裏頭,原本就帶有一股蒼老的氣息,似是歷經歲月飽經風霜的那種陳舊之氣,如今,暗紅色的光芒,從兩旁的巨柱之上發散而出,竟然開始瀰漫出一股濃郁的鬼氣。

這股氣息,十分強大,那威勢,非比尋常。

“小心護好自己,應該是觸動了結界裏頭的玄關。”

李長生提醒了一句。

話一說完,只看見宮殿裏頭的巨柱上頭,雕刻着的情景,剎那之間浮現出來。

剛纔兩人在進入宮殿之時,沒有仔細看這些巨柱上頭雕刻的畫像,如今,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巨柱上頭,雕畫着許多猙獰古怪的人物,一個個赤果着上身,穿着獸皮遮圍的衣裙,手持奇形怪狀的兵刃,臉上都顯露着猙獰邪惡的面容,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像是財狼野獸一般。

隨着暗紅色的光芒,越發變得透亮起來,鬼氣陰森森而出,整座宮殿,像是一時之間陷入了黑暗一般。

“來者何人?敢擅闖鬼王藏地!”

一聲巨吼,氣勢洶洶,突然在宮殿裏頭炸響。

“什麼人?”

小老頭眉眼一跳,心中吃了一驚。

莫說是他,就連李長生,此時此刻,也有些警惕起來。

這裏可是八部鬼王留下的神鬼圖界,說不定裏頭蘊藏的力量,連李長生也未必能真正撼動。

果不其然,黑暗的鬼氣,像是瀑布一般,從巨柱上頭,不斷飄落。

那原本雕刻在巨柱上面的猙獰怪物,竟然像是順着這騰騰的鬼氣,不斷往外頭跳竄而出一般。

“嗚嗚哇哇……”

一個個猙獰怪物,一落地,就手舞足蹈,嘴裏嘟囔叫着聽不懂的語言,揮動着手中形狀怪異的兵器,目光之中,閃出了凌厲的殺意,看着李長生和小老頭。

醫者爲王 不到片刻時間,整個空蕩蕩的宮殿裏頭,竟然一下子多了幾十個怪物。

“我就猜到,這地方絕對比地獄還可怕,幸好喊上了你。”小老頭開口說了一句,看着四周的猙獰怪物,已經團團將他和李長生圍住。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這些怪物,估摸着,是八部鬼王所遺留下來的一縷精氣神,小心些應付,應該不是問題。”

他感應到這些猙獰怪物身體之內發散而出的氣息,並非強大到不可對抗,只不過……這些猙獰怪物極其怪異,似是手中奇形怪狀的兵刃,也特殊得很,估計帶着神奇的魔力,若是被傷到,憑藉着術法神通,一時之間估計難以復原。

小老頭此時此刻,也鎮定下來了,眉眼微微一眯,眸子裏頭閃過一絲精光,說道:“你我聯手,還怕這些鬼怪不成?待我先殺幾個,看看他們本事如何……”

話音落下,小老頭整個人的身子,如同利箭一般,瞬間彈射出去。

“嗖”

一道神芒,從小老頭的身軀之中發出,一股龐大的威勢,像是凝聚而起,直接朝着面前的幾隻猙獰怪物殺去。

“殺了他們……”

猙獰怪物之中,也不知道是誰突然怒喊了一聲,這聲音,依舊震響在宮殿之中。

幾名猙獰怪物,將手中奇形怪狀的兵刃一橫,一股煌煌之威,剎那之間奔涌而出,如同潮水一般。

“轟隆……”

一聲巨響,小老頭整個人剛剛逼近,頓時感受到一股澎湃的力量,直奔自己而來,臉色一變,急忙掉轉身形。

交織的兵刃之中,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如同迴旋鏢一般,瞬間在半空之中,劈了個空,頓時又沒入了兵刃之中。

“哎呀,不好,這些小鬼怪,有些本事。”

小老頭驚詫地大叫一聲。

李長生看在眼中,也被驚了一下。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區區幾個鬼怪,合力之下,竟然能發揮出超乎常人預料的威勢,也不知道當初八部鬼王在佈下這個結界的時候,使了多大的功夫。

“莫怕,我來幫你。”

李長生震聲大喝。

“叮”

清脆的劍吟聲,在宮殿之中震響。

獨愛冷心前妻 銀白色短劍,出現在了李長生的手中。

“殺……”

猙獰的鬼怪大吼着,手舞足蹈,頓時衝着李長生和小老頭而來。 銀白色短劍,綻放着寒光,直衝幾名鬼怪刺去。

那幾名鬼怪,大喊大叫着,似是也不驚怕,將手中兵刃,再次一橫,血紅色的光芒又射了出來。

“咣噹”一聲。

光芒如有神力相助一般,一下子擊在了銀白色短劍的劍身之上。

銀白色短劍在空中一陣震顫,差一點掉落在地。

“不好,當真有古怪……”

李長生面色微微一變,大喊了一聲。

幾隻猙獰的鬼怪,揮舞兵刃,砍上前來,一股強大的威勢,似是從半空之中劈斬而落。

李長生身子一閃,連連向後方退去。

“殺了他們……”

猙獰的鬼怪們,似乎見這兩人出手佔不到便宜,一時之間,囂張至極,再次衝了上來。

“天縐激戾,威北銜鋒。三十萬兵,衛我九重。闢屍千里,祛卻不祥。敢有小鬼,欲來見狀。钁天大斧,斬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然骨。四明破骸,天猷滅類。神刀一下,萬鬼自潰……”

李長生念動咒語,一時之間,聲音響徹整個宮殿。

衆多猙獰的鬼怪,似是受到咒語的干擾,一時之間,身形像是停頓了一下。

“殺……”

小老頭逮着機會,眸子之中,寒光閃過,一下子撲上前。

只看見絢爛的紫光,從他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他一掌朝着一名猙獰鬼怪打去。那名鬼怪一怔,反應過來,想要與同伴聯手,沒曾想,手中的兵刃剛揮舞出一般,一下子被小老頭的力量給攔截住。

“轟。”

一聲巨響傳出,只看見那名鬼怪,瞬間被小老頭一掌拍成齏粉。

“哎呀,李小兄弟,我看出這些鬼怪的破綻來了。”

小老頭面色一喜,大喊了一聲。

剛一喊完,回頭朝着李長生的方向看去。

只看見一道虹光,粗如兩手張開一般寬大,蕩掃而過,璀璨的光芒耀眼異常,一瞬之間,“轟”的一聲巨響,七、八隻猙獰鬼怪,化作灰煙。

“額……這麼厲害?”

小老頭整個人目瞪口呆,一時之間乍了乍舌。

原本還以爲自己發現了這些鬼怪的破綻,沒曾想,在李長生那裏,這些鬼怪根本不堪一擊,剛想要說的話,硬生生被卡在了嗓子眼裏頭。

“你說什麼?”

清理完一波鬼怪,李長生看向小老頭,問了一句。

“沒……沒……沒什麼……”小老頭尷尬一笑,要死的心都有了。

幾名猙獰鬼怪將手中奇形怪狀的兵刃一架,“咣噹”一聲,只看見血紅色的光芒,化作一團濃煙,滾滾直朝小老頭而來。

光芒之中,彷彿帶有強大的吞噬力一般,未到小老頭身前,便能感受到那巨大的能量。

小老頭大吃一驚,雙手一攬。

紫光的力量,迸發而出,似是從虛空之中狂涌。

一時之間,狂風震響,從耳邊呼嘯而過。

一道神奇的力量,從小老頭眼中閃出,只見他整個人怒嚎一聲,袖子一揮。

幾名剛殺到的猙獰鬼怪,還未反應過來,“砰”的一聲,被紫光的力量所擊中,剎那之間也消亡不見。

正在激戰當中的李長生,此時此刻,眉眼之間,一道精光閃過,似是注意到了什麼。

宮殿之中,發出了轟鳴的巨響。

整座宮殿,不斷搖晃起來。

兩股強大的威勢,不斷從李長生和小老頭的手中打出,一個個衝鋒上來的鬼怪,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被消滅。

這些怪異的生物,初見之時,尚且還覺得有些本事,但一番激戰下來,破綻百出,已經被李長生和小老頭抓住。

只要不讓他們有機會勾連彼此,就不可能發揮出強大的力量。

這些鬼怪的力量,通過兵刃的交加,而進行勾連,實力也會被放大幾倍,在這個結界當中,他們就是守護宮殿的守門小鬼,要是換做一般人,恐怕還對付不了他們。

щшш⊙ тTk an⊙ ¢o

隨着一個金黃色的法印,在半空之中顯化而出。

巨大的威能,從法印之中發散而出,一下子將在場的猙獰鬼怪,全部都籠罩住了。

這些鬼怪剛開始數量雖然多,但是剛纔一番交戰下來,被李長生和小老頭殺了將近一半,如今,強大的威勢,像是天羅地網一半籠罩。

只看見金光,如同瀑布一般,傾瀉而下。

“轟隆……”

“轟隆……”

“轟隆……”

滾滾聲威,震撼天地。

在場剩餘的小鬼,一個個驚恐地發出了巨大的叫喊聲,似是沒有預料到,來此的這兩人,竟然如此可怕。

剛纔還在叫囂着要殺死兩人的小鬼,此時此刻,心生膽怯之意,好幾只轉身便想逃回那巨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