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在以往古老歲月中,此神禽先祖甚至曾弒殺過佛宗道主,生吞過龍族老古董,端的是桀驁逆天,凶性蓋世!

眼下那名道院弟子明顯乃是黃金大鵬鳥後裔,已盡數掌控其宗族中的至高傳承,也就是陳汐,修為已臻至祖神境中的空前地步,才不懼對方廝殺。

其他道院弟子的威勢,同樣不遜色於這黃金大鵬鳥,他們一起夾擊陳汐,用盡手段,聲勢著實駭人無比。

轟隆隆!

這一刻,陳汐孤身與對方廝殺,寶光無數,劍氣蒸騰,擴散九天十地,已動用了真正的手段。

從這一場論道大比開始之後,陳汐還是頭一次有今日這種體驗,自不敢有任何怠慢。

相反,在這等被重重包圍的局勢下,他心中積攢許久的憤怒也是徹底爆發,竭盡所能,奮力交鋒,越戰越勇!

其渾身上下的氣勢,也是隨之節節攀升,越演越烈,哪怕身處重圍中,竟是無人能夠掩蓋其光芒。

「哼!」

一道宛如驚雷般的冷哼聲響徹,那道院傳人中輩分最大的李盧峰出動了,他身軀一震,通體道光洶湧,踏碎時空而至。

在他修長白皙的掌指中,一尊玉瓶飛起,瓶中倏然一輪太極圖案凝聚,黑白二氣噴涌,鎮殺陳汐。

先天靈寶——陰陽二氣瓶!

陳汐眼眸眯了眯,謫塵劍發出清吟,倏然以一招「海崖式」斬出,劍意滔滔若無量磅礴海,浩浩蕩蕩、透著勇往直前、碾壓眾生之氣魄。

嘭的一聲,硬生生將那來自李盧峰的攻擊震潰散,光雨紛紛。



唰!

幾乎是同時,陳汐身影如驚龍出淵,謫塵劍裹挾滔天劍氣,硬生生將一側襲擊而來的一柄玉扇神寶斬碎!

轟隆!

玉扇爆碎,玉扇主人遭受到反噬,唇中猛地咳出一口血,踉蹌倒退。

「嗯?」

李盧峰臉色一沉,沒有預料到陳汐這般強大,在這等重重打壓下,竟還有反擊之力,擊傷他們一個同伴。

「祭殺陣!」

李盧峰暴喝,嗡的一聲,他手中的陰陽二氣瓶愈發晶瑩剔透,噴薄出更為宏大的黑白陰陽氣,化為長龍,長驅而去。

幾乎同時,附近其他道院弟子齊齊大喝一聲,分立不同區位,腳踩玄妙陣圖,彼此氣息遙相呼應,竟宛如融為一體,悉數匯聚在那李盧峰身上。

一瞬間,這片天地悲鳴,傳達出一股可怖令人心悸的氣息,充斥每一寸空間。

能夠清楚看見,李盧峰祭出的那兩道陰陽氣中,竟凝聚出一片混沌色的火焰,迅速沖向陳汐!

「混沌業火!」

外界有人驚叫,面色驟變,十分震驚。

業火,可焚世間因果諸罪,凈化一切邪祟,將所有罪愆焚寂為虛無,而這等混沌業火,威勢更是無與倫比,誕生於混沌大道中,是屬於大道中的業力之火!

灰濛濛的火光悄無聲息,涌動著一股神秘晦澀的波動,瞬間就將陳汐整個人籠罩,天地一片渾濁!

外界許多修道者都是渾身一震,無法想象,陳汐這等神衍山一等一的傳人,居然要在此刻遭劫了。

雖說早在之前,他們大多數都並不看好他和孔悠然的做法,可當看見這一幕時,許多修道者依舊忍不住為之惋惜,不忍目睹。

轟!

然而,結果出人意料,那片區域驟然塌陷,爆發出恐怖氣息,可以看見,一尊偉岸若神魔般的身影呼嘯而起。

陳汐舒展身影,周身流溢億萬符文,化為一座座神籙圖案,將那一片混沌業火悉數磨滅,根本無法靠近其身。

就好比大道遮體,萬物不沾身!

與此同時,陳汐身影俯衝,施展鯤鵬神術,攪亂時空,一柄謫塵劍被他揮動出茫茫無量之劍氣!

轟!

那李盧峰下意識閃避過去,但他一側的黃金大鵬鳥則沒那麼幸運,被劍氣橫掃身上,雙翼被震出無數裂紋,轟然崩散。

「啊——!」

慘叫聲中,那黃金大鵬鳥直接被淘汰出局!

「該死!」

李盧峰怒吼,那會想到,祭出殺陣之後,非但沒奈何陳汐,反而被其一舉破滅混沌業火,淘汰了他們一名同伴。

嘩啦!

對於此,陳汐看也沒看,他迅若奔雷,勢若天風海雨,謫塵劍若貫日長虹,繼續劈殺向李盧峰。

李盧峰渾身道光沖霄,徹底震怒,掌控陰陽二氣瓶,硬撼陳汐此擊。


轟!

下一刻,李盧峰整個人就被震得倒飛出去,竟根本無法化解陳汐的奮力一擊。

不過趁此機會,另有一名道院弟子趁虛而入,掄動一桿金色戰矛,狠狠朝陳汐腦顱洞穿而去。

錚!錚!錚!

仿似早已預料到這一幕般,陳汐袖袍一揮,三道金燦燦的銅錢,發出清脆無比的清音,呈現品字形狀,一瞬間,就將那一桿金色戰矛硬生生禁錮在半空中,無法掙脫束縛,進退不得。

「太上教落寶銅錢!」

那名道院弟子神色驟變。

可還沒等他反應,一抹劍氣劈殺而下,將其整個人覆蓋,下一瞬,他頓時被一股天地之力裹挾,強制淘汰出局!

外界眾人直看得目弛神搖,心驚肉跳。

這一場交鋒發生太快了,從陳汐磨滅混沌業火,到一劍震碎黃金大鵬鳥的羽翼,將其淘汰出局,再到此刻他以落寶銅錢碾壓那名道院弟子,皆都發生在短短几個呼吸時間而已。

可就是在這極短的時間中,道院那邊卻有兩名傳人直接被淘汰出局,這在之前,誰敢想象?

這可是在十六位道院弟子的圍攻下!

陳汐居然依舊能夠以一己之力做到這一步,這未免太過不可思議,給外界眾人造成的震撼也可想而知有多大了。

「此子棘手,速來援助,先將其全力鎮壓!」

李盧峰大吼,他終於意識到,相比於那孔悠然,這陳汐同樣絕對不容任何小覷了。

嗖嗖嗖嗖……

一瞬間,正在圍攻孔悠然的那群道院弟子中,驀地飛出四名弟子,前來援助李盧峰等人,匯聚在一起,全力夾擊陳汐。

場中局勢驟然發生變化,成了道院十七人圍攻陳汐,另外十五人圍攻孔悠然!

——

ps:第二更沒了,心情差,被罵的也想太監了,呵呵,我服了,噴子永遠是噴子,更新少罵我破事多,更新多罵我灌水,總之,無論怎麼搞,總得噴一噴,你跟他理論,卻發現他看的盜版,我就納悶了,我有很多書友也看盜版,為什麼他們還會選擇註冊個賬號,默默給我投票,而某些人就只會噴?看書看的不痛快,就別看了好不好?也饒了我好不好?

我知道,心態不對勁,不該在章節里吐槽這些,影響其他朋友的心情,大家擔待一二,我只是憋的難受,會調整好的。 上一章的道院傳人數目出現bug,抱歉,已經修改過了,現在和陳汐對決的是十三人,和孔悠然對決的是十一人。

……

淘汰了兩人,卻一下子又多出四人前來援助李盧峰等人,令得陳汐原本取得的一絲優勢,也是頓時被瓦解。

戰鬥局勢,重新陷入激烈無比的對抗中。

看似和之前,並無什麼區別,可在見識了陳汐所爆發出的逆天戰鬥力后,李盧峰等人早已不敢有任何怠慢。

相較於之前,這一刻的他們簡直使出了渾身解數,幾乎宛如拚命般,全力和陳汐廝殺。

一時之間,竟是讓得陳汐再難尋覓到一絲破綻。

不過同樣的,李盧峰等人一時半刻也根本奈何不得陳汐,局勢呈現出激烈的僵持狀態。

「這陳汐,絕對是此次論道大比中最大的一個變數!之前誰能想象,他竟能夠可以辦到這一步?」

外界中,目睹這一場驚世對決,許多修道者皆都發出感慨,心頭震驚不已。

「的確,我們之前只把目光關注在了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顧言這等人物身上,下意識認為,才晉級祖神境數十年時間的陳汐,根本無法和他們媲美,可如今看來,這個觀點顯然錯了,大錯特錯!」

「何止如此,依我看來,陳汐所展現出的戰鬥力,甚至已隱隱有凌駕冷星魂他們之上的跡象,這時候誰若敢說陳汐不如冷星魂他們,我第一個不答應了。」

「這陳汐也不知如何修鍊的,戰鬥力未免太過逆天,簡直是不可思議。」

「很簡單,他可是神衍山親傳弟子,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表現出這般戰鬥力,難道有什麼不正常嗎?」

「我只是奇怪,那落寶銅錢怎會落在他手中,那……可是太上教主手中的重寶啊!」

外界議論紛紛,莫不被陳汐所展現出的戰鬥力給震撼住,驚艷不已。

「嗯?孔悠然發威了!」

但很快,他們便被戰局中的孔悠然轉移注意力。

……

轟!

五色神輝流溢,孔悠然所化的孔雀振翼掠空,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清啼,周身驀地湧現出一座座五色雷池!

那雷池古老、恢弘,表面烙印繁密無比的道紋,涌動出五色斑斕的雷暴。

一座座雷池彼此呼應,坐鎮孔悠然八方,而後狠狠鎮壓而下。

這裡時空爆碎,若不堪一擊的琉璃,可怖的五色雷暴席捲,所過之處,一切都被瞬間齏粉!


「五色雷池!」

一瞬間,不少道院弟子臉色驟變,認出這種傳承自女媧宮的無上鎮派之法。

幾乎下意識地,他們施展出全力,紛紛閃避,不敢與這等毀世般的力量硬撼。

嘭!

可最後,還是有一名道院傳人閃避不及,被一片五色雷暴狠狠震飛手中的神寶,而後整個人瞬間被淹沒其中。

若擱在尋常,此人必死無疑,絕對毫無一絲生還餘地。

但這裡畢竟是道鼎世界,當出現這等致命危險時,一股天地之力早在那道院傳人遇害之前,便將他強制淘汰出局。

「該死!」

這一擊所造成的聲勢太過宏大駭人,且還在一瞬間就淘汰掉道院一名傳人,令得那些正在圍攻陳汐的李盧峰等人也察覺到,而後皆都臉色一變,心生震動。

嗡!

也就在此時,陳汐抓住時機,袖袍一揮,一桿杏黃旗倏然騰空,激射出億萬戍土神輝,竟是在剎那之間,構建出一方戍土搖光神陣,轟然將這這片區域覆蓋。

戍土杏黃旗!

一件傳承自帝域金氏的先天靈寶!

轟隆隆~~

整座戍土搖光神陣全力運轉,神輝蒸騰,將這片天地淹沒,猝不及防之下,那李盧峰等道院傳人皆都陷入大陣中。

「不好!」

「快破陣!」

李盧峰等人驚怒,根本不必提醒,就全力出擊,用最強手段全力破陣,根本不敢有一絲遲疑了。

若是這戍土杏黃旗擱在其他人手中,或許根本就無法支撐片刻,就會被李盧峰他們破開。

但是擱在陳汐手中,那等威力就不一樣了。

神衍山最強大的傳承是什麼?

是符道!

是陣法!

在很早之前,陳汐便已獲得「無極神籙」傳承,將符道造詣臻至到了一種空前高度,此刻這一桿戍土杏黃旗被他祭出,威力已非尋常可比。

李盧峰他們同樣清楚這一點,更明白神衍山弟子在符道上的造詣有何等之可怖,故而才會在甫一陷入大陣之後,便會下意識以最激烈的手段全力出擊。

可惜,陳汐哪會眼睜睜看著他們破陣,唰的一聲,下一刻陳汐整個人便也已沖入大陣中。

嘭!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一股天地之力從大陣中湧現,這也就意味著,有一名道院傳人已被淘汰出局!

「這陳汐果然好手段!」

「那不是帝域金氏的戍土杏黃旗嗎,怎會和落寶銅錢一樣,落入到了陳汐手中?」

「這一下,道院那些傳人似乎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