擡頭便可以看到漫天星辰的星月七十二洞呢?

爲何衆人進入星月七十二洞,會來到這樣一個遍地火焰的世界?

秋家和張家的精銳,盡皆失聲驚呼起來,各自施展手段防禦。

這些火焰,並非靈火,都是普通焰火,雖然無法傷到他們的身體,但是身上的衣服卻無法抵抗,若是火焰臨體,會被燒爲灰燼。

唯有秋月明和張浩翔,還沉得住氣。

兩人對視一眼,開始各自動用手段探查。

以他們的眼界和見識,很快就確定了,這裏是一個與東土大陸隔絕的全新的小世界,被那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連通而來。

“難不成,我們直接就進入了星月七十二洞地底深處開啓的寶藏之中?”

秋月明的臉上現出了狐疑的神色。

“恐怕沒那麼簡單!”

張浩翔目光沉穩,輕聲說道。

“快看,那是什麼?”

“啊,這是上古典籍中記載的地火元靈果吧?”

“對,就是服下一顆就能夠修爲大增的地火元靈果!”

“……”

這時候,一片嘈雜的聲音,傳入了兩人耳中。

轉過頭去,兩人順着衆人的指點方向,都看到了一株生長在火焰之中的矮小樹木。

樹上結滿了火紅色的果子。

每一顆果子,都有拳頭大小,神識探查過去,分明就是一團燃燒的火焰。

“呵……看來我們決定下來,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秋月明忽的笑了起來,笑容得意。 宋子陽三人一邊警惕的望着周圍的動靜,一邊緩緩前行。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這星月七十二洞,洞洞相連,並且每三四個洞口,爲陣勢的一部分,形成一個循環。”

宋子陽沉思着,慢慢說道,“如果說,這星月七十二洞以及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跟這些小世界一一對應的話,這豈不是就意味着,一共有二十個左右的小世界,算上這一個的話,我和李少白經歷了三個,而楚一刀則是兩個……”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需要經歷多少小世界,才能夠進入星月七十二洞地底深處的龍穴洞府?”

他眸子裏閃爍着睿智的光芒,但臉上的神情,卻充滿了疑惑。


“管他多少小世界呢,我們一路殺過去就好了!”

楚一刀則是一臉的興奮,“有你在,我再也不用擔心迷路了,其他的,又有什麼好怕?”

“僅僅只是這三個小世界,恐怕就要耗費我們一兩個月的時間。”


李少白臉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眉頭緊皺,“這麼說起來,我們要抵達那地底深處的龍穴洞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返回去了。”

“是啊!”

宋子陽點了點頭。

“我看典籍中記載,有很多前輩修士探索龍穴常常會花費數年甚至數十年的功夫,還以爲是誇張的說法,沒有想到,還真可能是如此!”

李少白感慨不已,但馬上,他便再度皺起眉頭,“只不過,我不想耽擱太久,那州牧府暗衛隊的首領杜老三所說的話,我必須要儘快告訴老爹。他們究竟在醞釀着什麼樣的陰謀,要覆滅我陰符門,我平日裏接觸的消息太少,無法給出準確的判斷,我爹他應該能夠猜出端倪來。”

“幾年幾十年?開什麼玩笑!”

楚一刀側目過來,“楚爺怎麼可能待那麼久?我們儘快探索完,找到那龍脈天師遺留的寶藏,就趕緊離開。我還等着去追殺那些魔物呢!”

她說着,望向了宋子陽,“你快點施展你那祕術,尋找這個小世界的出口,我們趕去下一個小世界。”

“我修煉的祕術,是尋找龍脈龍穴的,並非是尋找上古傳送法陣的!”

宋子陽苦笑一聲,“這個小世界十分複雜,沒有主龍脈,四周盡皆是縱橫交錯的支脈,我們現在所走的,便是一條相對來講大一些的支脈。”

“並且,根據我的直覺,一路向西,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他稍稍解釋,“還有就是,這個小世界內,已經是有魔物現出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將其調查清楚,爲何這裏會有魔物出現,又爲何這裏會有村落出現,那些被獻祭魔神的人類,究竟來自哪裏,然後就是還有沒有其他的村落存在,如果有的話,我想我們應該出手將魔物擊殺,否則,這些村落早晚還是會成爲魔物獻祭的對象。”

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將楚一刀和李少白都快聽呆了。

“好吧……還是你想的比較周全。”

楚一刀停頓片刻,催促道,“那還等什麼,我們走快一些。”

“周圍盡皆是一些普通的蛇蟲蟻獸,連一隻強大些的妖物都沒有。”


李少白也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加快速度。”

“好。”

宋子陽神識遍佈周圍千丈範圍,一切生命都在他的神識之中彰顯出來,自然也能夠探查清楚。

這附近確實沒有什麼大危險,都是一些普通的蛇蟲蟻獸,或是在捕食或是在沉睡。

偶有一兩頭稍大些的野獸,也不過是普通的虎狼熊罷了。

但是像這種古老沉寂之地,竟然沒有妖獸存在,本身就不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情。

他帶着疑問,加快了速度,向前奔行。

三人猶若是離弦之箭,飛速前進。

周邊的樹林,從稀疏到茂密,然後又變得稀疏。

不論樹林稀疏或茂密,地上的野草,都長得極爲旺盛。

宋子陽觀察了一下,發現這裏不但是沒有妖獸,無盡的樹林之中,連一株靈草靈藥都沒有。

這就更不正常了。

這可是小世界的龍脈支脈之一,並且是最大的幾條,天地靈氣匯聚之地,陰陽之力薈萃之所,竟然連一株品階最差的靈草靈藥,都孕育不出來。

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着或是有人以大法力,施展陰陽祕術,將整個小世界的龍脈走勢改變,然後佈下法陣竊取龍脈之力,用於修煉自身。

吞噬龍脈!

這一個小世界儘管本身沒有主龍脈,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也至少是第四境明神,甚至是第五境斬龍。

而不論是第四境明神還是第五境斬龍的陰陽術士,都不是目前三人所能夠招惹的。

另外,若這陰陽術士本身,是一個以身飼魔、投身魔道的存在,那宋子陽覺得,還是儘早逃走吧,落入對方手中,絕對生不如死。

用來獻祭魔神,還算是仁慈,若是被煉製成陰鬼或是分身傀儡,保留幾分靈智,身體卻不受控制,那就是永生永世,都活在無盡痛苦之中,直到有一天神魂俱滅。

另一種可能,則是這小世界內,孕育着一個天地靈物。

小世界內的龍脈,形成一座天然法陣,將這天地靈物包裹,然後集合所有龍脈之力,將其溫養孕育。

而因爲這天地靈物的壓制,所以使得普通野獸無法進化、靈草靈藥無法形成。

這兩種可能,相對來說,宋子陽更傾向於後者。

因爲他不太相信在這裏,會有第四境明神甚至是第五境斬龍的陰陽術士存在,更不敢相信,這樣境界的陰陽術士,會以身飼魔,投身魔道。

此境界的陰陽術士,即便是在整個奇門世界,都不多見,每一個人都是跺跺腳整個大陸顫三顫的大人物,想要什麼修煉資源沒有,以身飼魔能夠獲得什麼好處?

另外,這大地龍脈錯綜複雜,並不像是有人以大法力改變的樣子。

根據這大地龍脈的走勢,他覺得,這一方小世界內,孕育着一件天地靈物的可能更大。

不過,在這時候這些猜測,宋子陽並沒有對兩人多講。

時機還不成熟。

“呼!”

就在三人疾馳之中,陡然一張綠色的大網,從天而降,向着他們罩來。 綠色的大網,是蔓藤織成的,上面還可以看到有細小狹長的葉子,在空中飛來的時候無聲無息,就連宋子陽三人始終遍佈周圍的神識,都沒有察覺到。

直到臨近三人頭頂的時候,纔有所覺。

但已經爲時已晚。

嘩啦!


三個二境修士,竟然被這一張大網,直接給罩在其中,摔落在了地上。

這地下,還有些下雨之後形成泥濘,宋子陽和李少白的身上,都不可避免的沾滿了污泥,顯得極爲狼狽。

唯有楚一刀,她那身衣服驅火辟邪,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將這些污泥都隔絕在外,一滴都沒有沾染在身上。

“什麼情況!”

李少白摔落在泥濘裏,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驚呼。

而宋子陽已經接連釋放出來三道靈符。

真火符!

三眼靈火箭!

太虛刀!

這靈符的品階都極低,所以施展的速度更快,幾乎意識一動,手中靈符便已經施展出來,化作火球、火箭和一把長刀虛影,攻向這綠色大網。

但是無一例外,都無功而返。

火球落在綠色大網上面之後,無聲無息的就湮滅了。

火箭更是直接從綠色大網之中穿透了出去,落在了一旁的空地上面,將泥濘的土地炸翻出來一個深坑。

至於太虛刀,劈砍在綠色的大網上,本以爲會輕易的破開一個大洞,但是沒有想到,只在這蔓藤上面,留下一道白色的印痕。

這頓時讓宋子陽有些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剛剛還在想着,這裏連靈草靈藥都沒有一點,如今卻立刻便出現了這樣一張神異的大網。

大網用不知名的蔓藤編織,不但可以無視神識探查,更是直接隔絕術法攻擊。


這蔓藤,不是凡物!

李少白更是直接掏出來一柄鋒利的長劍來,拔劍出鞘,一劍砍下。

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