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

天空放出一聲巨響,整個平原都震顫了起來。

神無雙和張靈風所處的位置爆發出兩股刺眼的光芒,刺得我睜不開雙眼,閉上眼睛,過了很久,震顫才緩緩消失。

震顫消失的同時,那股光也消失了,我和羅方睜開眼,急忙看去。

此時十方仙人依然站在一柄劍上,不過模樣已經不再像最初那樣完好,整個人衣服破破爛爛,頭髮散亂,嘴角還有鮮血,臉色蒼白。

神無雙更是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粗氣。

張靈風看着神無雙的眼神有些奇怪,有一些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吧。

“可惜了,原本你能成爲一代梟雄,何必爲了一個答案,淪落至此?”張靈風看着地上躺着的神無雙,無奈的嘆氣道。

神無雙閉上雙眼:“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無敵如此之久,能死在你這樣的絕頂高手之下,也不冤枉,來吧。”

張靈風看向了我:“神無雙已經被我擊成重傷,是你殺他的最好時機,殺與不殺,抉擇在你。”

說完,他便踏劍而去,消失無蹤。

我和羅方對視了一眼,我是真的很驚訝,如此強大的神無雙,竟然真的被十方仙人給擊敗了。

那十方仙人究竟是什麼怪物?

“走。”我對羅方點了點頭,我倆走了過去,走到了神無雙身邊。

神無雙坐了起來,看着我倆:“殺我?”

“現在殺你,有些勝之不武,但還希望你諒解,你死,總比我死要來得好。”我看着神無雙道。

沒想到神無雙竟然哈哈大笑起來,還笑出了眼淚:“沒想到你竟然是貪生怕死之輩。”

“我。”我張開口,想要反駁,不過仔細想來,卻嘆氣說:“沒錯,我就是貪生怕死,沒有人願意死,即便是我,我也不願意死。”

“可我不是像其他人那樣怕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唐唐需要我照顧,有一羣朋友,有我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在,所以我不能死。”我認真的對神無雙說。

神無雙雙眼認真的看着我:“張秀,你相信嗎?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敵人。”

“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過敵人。”神無雙看着我,突然,他擡起手,一股陰陽極致從他手中涌出。

我和羅方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沒想到這股陰陽極致並沒有衝着我們兩人來,而是在我們兩人周圍形成了一道結界。

這道結界把我們三人包裹在了其中。

“這是什麼意思?”羅方皺眉看着神無雙問。

神無雙盤腿坐在地上,說:“只有這樣,纔不會讓他聽到。”

“什麼意思?”我忍不住問。

神無雙看着我說:“命運!”

“我當初自認無敵於世,命運便一直想要用我營造一場更大的陰謀。”神無雙對我說:“我一直裝作一副孤傲的模樣,不敢接近你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

“我裝作一心尋求真相的模樣,矇蔽,命運,就是爲了今天。”神無雙說着,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身上也若隱若現,隨時會消失一般。

“張秀,你身上帶着神蠱蟲對吧?把神蠱蟲放到我身上,讓神蠱蟲吸收我身體內的力量,隨後你吃下神蠱蟲,便能練成陰陽極致。”神無雙看着我說。

我一聽眉頭緊緊的皺起。

“快!我一旦死了,這股力量就白費了,我現在想要殺死你,吞噬掉你,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我只能把所有希望寄託給你了,快!”

神無雙瞪大雙眼對我吼道。

我一聽,從包裏拿出了神蠱蟲,隨後走到了神無雙面前,把神蠱蟲放到了神無雙的額頭之上。

頓時,神無雙身上無數的陰陽極致飛快的涌進了神蠱蟲之中。 「走?許曜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現在該怎麼走?難道你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嗎?我們這是在宴會期間!」

黃詩秋看到許曜一副神經兮兮的樣子,就忍不住的說道:「這可是蔡老的慶功宴,而且周圍又有龍騎傭兵團坐鎮。你可是今天宴會上的……總之這裡誰都能走就你不能走!」

許曜臉色一沉搖了搖頭:「這些龍騎傭兵並不能信得過,我一看就覺得他們不懷好意。」

這時在宋冰身邊的小天說道:「這位先生不用擔心,龍騎傭兵團是整個傭兵團中口碑最好的兵團,有他們在這裡坐鎮可以算得上是萬無一失。」

「再者說來即使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我也會出手幫助你們。」小天的臉上洋溢著自信,他對自己的實力感覺到非常的有信心。

對於他的言論許曜卻付之一笑:「傭兵本來就是以利益為目的的存在,在利益面前所建立起來的信任能靠得住?」

「詩秋你現在就跟我走吧,我的任務是保護你和你父親的安全。他們看起來已經有所行動了。」

許曜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前方后,拉起了黃詩秋的手,企圖將她帶走。

而黃詩秋卻一把將他的手甩開再次詢問道:「你要說人家有異心你也得拿出證據啊,你倒是跟我說說,他們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這時宋冰也抬起頭看向了許曜:「要不你就解釋一下吧,否則詩秋妹妹是不會隨便聽你走的。正好也跟我說說,讓我也分析分析。」

許曜看了一眼時間后,飛速的對她們說道:「首先你看這些守衛在門口的龍騎傭兵團門的位置……如果是主持會場秩序或者說安保的話,應該面對著的是門口……但是現在他們卻持槍看著會場裡邊。」

許曜說出第一點的時候,小天的臉色一變看向了門外。果然一眼就看到了那些保安十分的不同尋常,一般的保安如果不是站在門外看著外邊的情況,就是站在通道的兩旁。而他們這種站在宴會之中,守著宴會出口的行為,似乎就是在針對他們這群賓客。

「第二點,那就是剛剛有幾位賓客要離開這個茶樓,他們都要好好的詢問,並且再三提醒不能隨意出入。」

「我本來以為這是他們安保工作的一環……但是我觀察了一陣后,發現那些出到門外的人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很有可能是剛走出門外下一秒就已經被格殺,或者綁架。」

當許曜說出這一點的時候小天和宋冰的臉上都出現了凝重之色,黃詩秋雖然不太明白許曜所言是真是假,但是看到宋冰都開始出現了憂慮,也忙著問道:「冰姐你怎麼看?」

宋冰猛的站起身來說道:「走,我們快走!」

話音剛落整個茶樓的電閘不知被誰給剪斷一般,燈光突然間消失。原本在宴會上互相敬酒的幾個貴族,還想要在這場宴會上多認識幾個大人物,在燈光突然消失的情況下,在場的時候人都發出了一陣驚呼。

隨後一陣陣響亮的火光乍起,之前整個茶樓突然晃動起來。周圍全都是此起彼伏的爆炸聲,在所有的爆炸聲都響起來的那一刻后。

這群驚慌失措的富商們便紛紛的被自己的私人保鏢撲倒在地上保護了起來,而許曜也在這關鍵的時刻主動的擋在了黃詩秋的面前。

此刻天花板上不斷掉下來白色的粉末,窗口的玻璃不斷的炸碎就連茶杯和酒杯也都在這一陣陣晃動之中摔成了碎片。

原本開開心心的宴會一下子就變得一片狼藉。

此刻因為已是天黑,在燈光全都熄滅之後他們都失去了視覺,有些人則是在無助和害怕中大聲尖叫起來。

突然燈光再次打開,供電系統暫時恢復了正常,只見在整個大舞台之上出現了一名穿著龍騎傭兵團隊服的人,他正拿著話筒不斷拍著。

「呃……大家好,歡迎大家參加這個宴會。我是龍騎傭兵團的新任會長,代號羅萊特,很高興能夠與大家見面。」

羅萊特朝著他們揮了揮手后,對他們所有人宣布一件可怕的事情:「現在所有的場面都已經被我們龍騎傭兵團給控制起來了,請各位將自己手上的錢包以及禮物全部都送到舞台下邊,然後乖乖的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不要大聲喧嘩。」

這時台下有一人突然喊道:「你們龍騎傭兵團不是號稱永不背叛嗎?不是成為永遠不侵犯華夏的利益嗎?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羅萊特伸出手朝他的面前做了一個開槍的動作,他身後的手下就突然拿起了步槍,對著站出來的人一頓掃射,那位站出來對其進行質疑的人,在一瞬間就被打成了馬蜂窩。

隨後場下的人一個個都紛紛的尖叫了起來,他們有的互相抱在了一團。一些心臟受不了的女生們甚至已經尖叫得認人窒息。

「我說了不要吵,不要大聲喧嘩。」只見羅萊特又做了一個手勢,他的手下們開始朝著那些不斷尖叫的女生們開火。

幾槍過後三四個屍體便倒在了整個會場之下,整個宴會突然變得血腥而又寂靜。從剛剛的歡樂場變成了現在的修羅場。

「不好意思啊,我們龍騎傭兵團的兵團長已經隱退了,現在上任的兵團長並不打算繼續保持原有的原則。如果你們不服氣的,大可以過來挑戰一下我們的實力。」

羅萊特揮了揮手讓他的手下搬來了一張凳子,而後自己則是悠閑的坐在台上以居高臨下的角度看著台下的人們。

許曜看了一眼門口和窗口,門口已經被石頭給堵死了,就連窗口他們也已經貼上了其他東西,並且派了許多的人站在窗口和門口處把守著。

隨後他又看到有幾個富商拿出了手機,按了幾下后卻發現這個茶樓居然沒有信號。

「你們不要再做徒勞無功的掙扎了,想要活下去的話就將你們的銀行卡寫出來並且把密碼告訴我,我們的要求也不高每個人十個億。只要乖乖照做的話,倒是不會丟了性命。」

羅萊特一邊抽著大煙一邊看著台下的人們,此刻整個會場都布滿了他的人,只要有誰敢反抗他就會毫不客氣的下令進行射殺! 無數陰陽極致朝着神蠱蟲涌入,神無雙也越來越虛弱。

我看得眉頭緊皺,神無雙臉色虛弱,朝着四面八方看了起來,眼神中浮現出一絲眷戀:“我或許,本來就不該存在與這個世界之中。”

“我本就是你身體的一絲邪念,能在世間活這麼多年,已經是我極大的運氣了吧?”神無雙自言自語道。

我開口對神無雙說:“你很厲害,特別厲害,比我想象中要厲害無數倍,甚至我永遠不可能超越你。”

“再厲害,也是你的影子,永遠只能仰望你的背影。”神無雙眼神羨慕的看着我:“張秀,知道嗎?我其實一直都很羨慕你,羨慕你能用一個人的身份活下去。”

“其他人也同樣,每次我看到其他人,即便是普通人,我都很羨慕,羨慕他們是活生生的人,能以人的身份活下去,而我,卻只是一道邪念,縱然我有了思想,可依然是邪念。”神無雙。

我聽了神無雙的話,有些於心不忍,神無雙或許是世界上最瞭解我的人,他看到我的眼神,擠出笑容:“不用這樣,或許你同情我的遭遇,可如果我不是被剛纔那十方仙人打成重傷,此時死的就是你了。”

“知道我爲什麼取名叫神無雙嗎?因爲我和你之中,只能有一個人活下來,不管是誰活下來,都只能有一個,所以叫無雙。”神無雙說。

我長嘆了一口氣。

神無雙臉色突然有些扭曲起來,顯然也快撐不住了,他看着我急促的說:“我求,求你一件事。”

“你說。”

“這幅軀體,是,是你的,可,可我想跟正常人類一樣死去,想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軀體,想要自己的一塊墓地,一塊墓碑,我不想自己死後,世界上一點證明我存在過的痕跡都沒有。”

我看着他,緩緩開口說:“恩,我答應你,這就是你神無雙自己的身體,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聽到這句話,神無雙臉上露出小孩子般開心的笑容:“我一直在追尋一個答案,現在好像已經找到了。雖然我是一道邪念,但能有這麼精彩的人生,最後死在如此強者之下,也不冤枉。”

說完,他便閉上了雙眼,沒有了氣息,在他死去的同時,周圍的那道屏障也隨之消失。

而他額頭上那隻肥碩的神蠱蟲,竟然散發出了七彩光芒。

我想走上去伸手拿神蠱蟲,卻被羅方給攔住,他看了我一眼:“小心一些,萬一他進入這神蠱蟲之中,你吃下去,豈不是被他奪舍了?”

我聽到此,還沒來得及有其他反應呢,突然,遠處傳來一匹戰馬飛馳的聲音。

我扭頭一看,司徒先生騎在一匹戰馬上,神色悲痛的看着神無雙的屍體。

“師尊!”

司徒先生趕到後,急忙跳下戰馬,他眼淚通紅,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神無雙的屍體。

司徒先生僵硬的一步一步,緩緩走向神無雙面前,隨後跪下,朝着神無雙的屍體狠狠的磕了三個響頭,額頭都被磕出了鮮血。

隨後,他衝上去,死死的抱住了神無雙的屍體,大聲吼道:“啊

!”

我和羅方並肩站在不遠處,我吐了口氣,隨後笑道:“不管怎麼說,總算是結束了吧,神無雙終於死了。”

神無雙最後說的那些話,確實有些超出我的預料,讓我對神無雙的死,竟然有了一股莫名的悲傷的情緒。

按理說,神無雙死了,我應該高興纔是,可此時,我卻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

羅方道:“神無雙雖然是敵人,可,卻不失爲一個英雄。”

羅方話還沒說完,突然吼道:“你幹什麼!”

我順着羅方的眼睛看去,此時司徒先生竟然手裏抓住了神蠱蟲,臉上也露出了怪笑。

“哈哈哈!如此多年,我拜在他門下如此多年,終於得到了他的力量。”司徒先生眼睛泛着紅光。

“司徒先生,把東西放下,我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不然別怪我無情了。”我對司徒先生說。

司徒先生臉上邪異的笑了起來,隨後張開嘴,一口就把這隻神蠱蟲給吞了下去。

頓時,他身上涌出無數的陰陽極致,這股力量無比龐大。

他深吸了一口氣,張開雙手:“好舒服的力量。”

“找死!”羅方拿着百里魔刀便衝了上去,一刀朝着司徒先生劈了上去,司徒先生竟然轉身就跑。

“他剛吸納這股力量,陰陽極致沒這麼好掌控,殺了他!”羅方吼道。

我一聽,也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陰陽極致這股力量,如果被善良之人得到,那也就罷了,可剛纔司徒先生眼神中竟然全是邪氣。

我腳踏風火輪,就朝着司徒先生追了上去。

沒想到司徒先生竟然丟出一張黑符:“急急如律令!”

隨後,一道金色大網朝着我和羅方撲了過來。

這張網是黑符所化,黑符裏面蘊含的力量可不會小。

當然,以我和羅方的實力,破解掉這張金網也算不上什麼太難的事,可這張金網也足足耗費了我們十幾秒的功夫。

等我們破掉這張金網,司徒先生已經逃掉,不見了蹤跡。

“這下麻煩大了。”我眉頭死死的皺了起來:“看樣子,司徒先生是預謀已久,一開始就有用神蠱蟲得到神無雙能力的計劃。”

“我繼續追殺他,你回去告訴恨天笑他們,此時神無雙已死,龍王跟萬魔之王也沒有繼續進攻陽間的必要了,當務之急是讓所有人聯手,先殺死司徒先生,不然等司徒先生真正融合了陰陽極致,麻煩可就大了。”

“恩。”我點頭,隨後,羅方繼續跟隨着司徒先生留下的痕跡追殺,我則是踩着風火輪,往戰場的方向飛去。

司徒先生如果獲得了陰陽極致,麻煩可比神無雙大多了,神無雙的目的其實很純粹,就只是爲了得到一個答案,而司徒先生得到這股力量,聯想到他最後那邪異的笑容,我心裏就一陣不安。

【ps:書寫到這裏,《最後一個陰陽先生》這本書也越來越接近尾聲了,新書會在三月十號發佈,也就是後天,而明天,小九會在微信公衆平臺提前發佈新書的第一章給大家觀看,小九微信公衆平臺:wujiu1995希望大家關注。】 蔡恆沒想到自己請來的人居然會監守自盜,一下子氣得坐在凳子上半天緩不過氣來。

「羅萊特,你想要錢我不阻攔你,但是這些人都是我請來的貴客。只要你答應不傷害他們,你想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羅萊特則是抬頭大聲的笑了起來:「我們追求的可不只是錢,要知道我們龍騎傭兵團即使有錢也請不到。」

隨後他將目光盯上了那些禮品盒,然後走了過去隨便拆開了其中幾樣,拿出了一件又一件十分名貴的保健品。

「沒想到你們居然都為了討好這個蔡老頭,而送上那麼珍貴的東西。這裡的好多東西,可都是用錢都買不到的啊。」

只見羅萊特大搖大擺的在台上喝著名酒抽著名煙,他的目光在台下轉了一圈后,居然將目光鎖定在了宴會上的幾個美女身上。

「哦~有了香煙和美酒,剩下來的不就是正好差一位美女相伴嗎?」

隨後他對自己的手下們說道:「去把那些所謂的貴族小姐都給我抓上來,反正今天也是把他們一家子都得罪了。把他們的女兒和老婆們抓上來給咱們兄弟爽一爽,正好這幾天都在執行任務憋得慌!」

聽到自己的隊長那麼一說,羅萊特的這群手下們也是蠢蠢欲動。要知道來參加這場宴會的基本上都是名門貴族,來到這裡的都是一些貴族大小姐。

要是錯過了這個機會,平日里他們可能連別人的手都摸不到。現在有機會跟這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們來個深入交流,他們當然十分的有幹勁!甚至有幾個已經發出了狼嚎般的吼叫聲,並且開始脫下了上衣。

黃詩秋有些害怕的朝著許曜的身邊躲著,許曜看了一眼宋冰。只見宋冰身邊的小天居然在跟別的保鏢進行著手語交流。

許曜沒有做過保鏢,他本來就只是一個醫生而已當然看不懂他們在交流的內容。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要衝上去跟這群人進行決一死戰。

於是許曜說道:「就憑你們這些人,現在上去就是在送死。」

小天聽他那麼一說,冷哼一聲嘲諷道:「沒想到你居然是貪生怕死之人,你這種人在這裡簡直是保鏢這個職業的恥辱。現在他們一心只想著美女,只要我們趁其不備對他們幾個發起攻擊,搶下武器就能夠逆轉局勢!」

「你們也太小看對面了,現在他們的戒心很明顯都還沒有放下。如果現在上去的話只會增加更多的傷亡,不如靜等時機,等到對方鬆懈的一瞬間再出手。」

許曜早就已經看出了對方還沒有完全的放下神經,因為那個叫羅萊特的傭兵一邊喝著酒一邊抽著煙,躺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看起來十分放鬆的樣子,但是他的雙眼卻一直在台下四處亂飄。

很明顯就是在尋找著有哪些人想要抵抗他們,而他所說的需要美女上來,估計也是想要激起這些保鏢們的反抗。

如果想要無傷的解決這些傭兵,不是在他們過來搜尋美女的時候進行動手。而是在他們已經將美女抓上台去的時候,確認了這些美女已經到手並且沒人反抗的時候再出手,才能在一瞬間將敵人的意志全部打垮。

但這也僅是許曜的想法,他的目標只是保護黃詩秋和黃正平。此刻的黃正平已經躲在台下瑟瑟發抖的看著這群人,而黃詩秋則是在自己的旁邊蹲著也十分的害怕。

反倒是宋冰仍舊一臉的從容,雖然已經沒了剛剛的笑意,但沒有流露出一絲的害怕。

然而小天卻對他說道:「放心吧既然作為私人保鏢,我們肯定也是經過訓練的,平常人里來五個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就一定可以渡過難關。」

對於他這種十分樂觀的態度,許曜只能一聲長嘆。

此刻已經有差不多數十個私人保鏢,已經用手勢跟他們達成了意識。等到龍騎傭兵團的傭兵接近的時候,他們就會同時發起攻擊進行搶奪武器和互相掩護。

這是第一波龍騎傭兵團的人已經走了過來,他們拿著槍指著其中一位美女,指揮著讓她走出人群。

就在這時這群私人保鏢們出動了,其中一人先是突然間一個掃堂腿將一位傭兵踢倒。隨後迅速的騎在他的身,上一把奪過他的槍開槍將其射殺。

其餘的龍騎傭兵團成員,看到自己的同伴遭到了反抗便立刻也拿出槍來指向了自己同伴的方向。而此刻站在他們旁邊的私人保鏢們也在這一刻動起手來。

在第一個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后,他們立刻動起身來將自己身邊的龍騎傭兵團的成員擊倒,隨後迅速的進行奪槍行動。

隨後就只聽到一陣陣的槍火聲,混戰之中的槍是最容易走火的,不一會就有好幾個富商被流彈擊中,倒在地上不斷的叫喊著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