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的葉天雖然早就想透了這一點,然而此時的葉天卻也是無暇理會那宋山的想法,在葉天的眼眸之中,已經是隱隱迸射出一股天地束縛不住的寒氣,一雙垂在腿邊的拳頭之上也已經是縈繞上了濃郁的靈力能量!

對面的孟元見得此狀,自然也是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之前的他就已經見識過還是窺靈境中期的葉天是多麼的可怕,而現在葉天已經是窺靈境後期的實力,孟元自然不敢怠慢!

兩個人看起來都是那種雷厲風行之人,誰都沒有廢話,也沒有浪費絲毫的時間,這一戰不管拖延到什麼時候,也總得分出個勝負,所以此時的兩個人顯然都很清楚這一點!

片刻之後,那孟元的臉龐之上終於是驟然浮現一抹兇狠,而與此同時,他那已經舉起的雙拳之上也已經是靈力充沛!

就在此時,那孟元終於不再有絲毫的遲疑,身形直接是對著葉天猛衝而來!

窺靈境後期果然是窺靈境後期,孟元的身形猶如是一道颶風一般,僅僅是一瞬之間,便是消失在原地!

然而此時的葉天也依然是極為淡定,片刻之後,葉天的身形也是微微一旋,而後便是對著自己的另外一個方向猛掠而去!

在眾人的眼中,葉天躲閃的姿勢極為優雅,看起來沒有絲毫的慌張,然而卻剛好是將那孟元的攻擊躲避的完美無缺。

此時緩緩穩住身形的孟元也是沒有太過意外,畢竟他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他也知道,葉天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傢伙!

當即,那孟元便是再度提起自己的靈力能量,雙拳再度對著葉天攻擊而來。

然而這一次,葉天卻是不再選擇躲閃,因為葉天已經想到了那孟元的弱點!

雖然那孟元的攻擊看起來猶如雨點一般,不給自己留下絲毫喘息的機會,然而葉天卻已經是觀察了出來,孟元的攻擊的確迅猛,可與此同時,他的防備也是極為空缺! 不一會兒,只見從沐靈夕宿舍的門外走進來一隊侍從。

那些侍從的手上儘是捧著一個托盤,上面是各色的菜式,濃郁的香味縈繞上沐靈夕的鼻端,勾的沐靈夕一陣嘴饞不已。

一道道菜式被擺在了院子中那棵月桂樹下的石桌上,一盞盞燭燈被點燃掛在了月桂樹那粗壯的枝丫之上,片片飄零的桂花在那些燭光的映襯之下,是那樣的夢幻。

「怎麼樣!還不錯吧!」

宮佑冥輕攬著沐靈夕的纖腰,輕聲在沐靈夕的耳邊說道。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沐靈夕哪裡還管什麼浪漫不浪漫的,看到滿桌的好吃的,頓時留著口水,推開宮佑冥那攬在自己腰上的手,直接沖了過去。

宮佑冥沒想到沐靈夕竟是如此的沒有浪漫細胞,倒是枉費了他的謀划。不過看到沐靈夕那正吃的一臉開心的小臉,宮佑冥又覺得只要她開心,那麼無論怎麼樣,都是值得的。

一頓晚餐吃的毫無浪漫可言,但是桌上的飯菜倒是一絲沒剩。

宮佑冥全程都在為沐靈夕服務,倒是沒怎麼吃飯,只是酒水不曾斷過。

沐靈夕吃飽了肚子,見宮佑冥喝的起勁,也是被勾起了饞蟲。

宮佑冥怕沐靈夕身體剛好,喝酒會有損害,只得又為沐靈夕找來了一種花釀,沐靈夕這才罷休。

兩人一人執著一隻酒壺,坐在別墅的屋頂之上,看著天上圓滿皎潔的圓月,靜靜不語。

宮佑冥很喜歡這份寧靜的感覺,就像是世界中只剩下了他們兩人,再也沒有任何煩惱和紛雜來打擾,只是這樣寧靜的美好。

沐靈夕一邊喝著花釀,一邊看著天空中的圓月。

「那天的月亮似乎也是這麼圓呢!」

宮佑冥自是知道沐靈夕所說的是什麼時候,一想起那時候,沐靈夕得知自己想要將她賣掉時緊張的樣子,宮佑冥不由輕笑一聲。

「而你我卻捨不得賣了!」

沐靈夕聞言,想到那時候自己給自己挖的大坑,真是不知道自己當時的智商去了哪裡。

憤憤的看著一臉笑意的宮佑冥,沐靈夕一臉怨念的說道。

「還說呢!我那時候真的以為會被你賣掉!」

宮佑冥唇角的笑意更大了,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深深地看著沐靈夕。

「有你在身邊真好!」

沐靈夕被宮佑冥那認真的模樣看的一愣,臉上瞬間爬上了兩抹粉嫩的紅暈。

空氣中某種莫名的情緒漸漸蔓延,沐靈夕覺得自己一定是花釀喝多了,身體竟是不由自主的開始發熱起來。

沐靈夕覺得自己不能再喝了,直接從屋頂上站了起來,慌亂的對宮佑冥說道:「我!我累了,先回去睡了。」

說完,竟是忘記了自己此時正是在屋頂之上,腳下一個不穩,身子直直的就向下倒去。

宮佑冥那寬大的衣袖一撈,就在沐靈夕剛一摔倒的時候將她接住了。

驚魂未定的沐靈夕在被那雙有力的臂膀攬住的時候,終於安下了心。

半靠在宮佑冥的懷裡,兩人此時正從半空中緩緩落下。

沐靈夕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總是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而此時的葉天正是藉助著這一點,對那孟元的側身發起了突然之間的進攻!

那正在進攻的孟元自然也是一瞬之間便是發現了葉天欲攻擊他側面的意圖,當即,孟元便是迅速收回自己的攻擊,而後以最快的速度呈現出一副防禦之姿!

葉天此時也沒有多想,不管那孟元防禦的如何完美,葉天的進攻也已經是水到渠成,沒有絲毫的停頓!

「嘭!」

然而,出乎葉天意料的是,就在自己的拳頭即將接觸到那孟元的側身的時候,孟元的拳頭卻幾乎是在同時擋了下來,頓時,一道極為沉悶的悶響聲便是傳了出來。

葉天長長呼了一口氣,而後看著自己對面的孟元,當即也是面露一抹凝重之色。

葉天知道,自己之前顯然是低估了孟元的實力,看起來那孟元彷彿是沒有絲毫的防備,然而當自己的攻擊即將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卻是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抵擋而下,如此一來,自己再度出手的機會便很是渺茫了!

心中這般想著,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在心中暗自盤算起來。

可是,那孟元似乎是覺察到了葉天的意圖,當即便是再度對著葉天的身形猛衝而來!

葉天當下也是微微一驚,想不到那孟元竟然還能洞悉人心,好像自己剛才在盤算著什麼,那孟元都知道一樣!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要不然,他不會如此慌張,不給自己絲毫喘息的機會!

不過葉天倒也沒有太過驚慌,畢竟那孟元也只是窺靈境後期的實力,在葉天的面前也不算是極為棘手。

此時的葉天索性也是不再思考那麼多,直接選擇用蠻力和那孟元一決勝負!

想到這裡,葉天便是不再有絲毫的遲疑,體內的靈力能量再度涌動而起,劈風拳的能量也已經在此時成功的凝聚而成!

此時此刻,葉天的目光之中只有對面的孟元,而那孟元的身形已經是距離葉天越來越近!

在眾人的眼中,孟元的身形好像是風一樣,一瞬之間便是來到了葉天的身旁,然而在葉天的眼裡,那孟元的身形卻是極為清晰,葉天能夠看到他每一次移動的軌跡!

如今的葉天操控起劈風拳顯然是得心應手,僅僅是片刻時間,葉天拳頭之上劈風拳的能量已經是徹底凝聚而成!

寵婚之甜妻萬萬歲 與此同時,那正在發起進攻的孟元也是驟然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葉天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凝聚出一個靈術的能量!

即便換做是那孟元自己,他也是做不到這一點!

孟元也很清楚,靈術需要在突破至窺靈境之後方能學習,學會之後還要不斷的進行溫習,而葉天如今只是窺靈境後期的實力,即便葉天從學會了靈術之後日日夜夜毫不間斷的溫習,也不可能達到如此熟練的地步!

然而,那孟元卻是不知道,對於葉天來說,這劈風拳早在兩年前,葉天就已經是能夠熟練的掌握了!而現在,自然是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眾人此時也是一個個睜大了眼睛,他們看得清清楚楚,葉天拳頭之上的靈力能量看起來泛著一股超乎尋常的淡藍之色,那看起來顯然已經不是窺靈境階段的修鍊者能夠釋放出來的!更像是通幽境強者的靈力能量!

而且,眾人此時也看得清清楚楚,那些濃郁的靈力能量在葉天的拳頭之上一蹦一跳,像是一簇簇火苗一般,眼看著就要躍出拳頭,從而達到靈力外現境界!

此時的眾人眼睛都是一眨不眨的看著那葉天和孟元的身形,接下來的畫面,眾人誰都不想錯過一分一秒!

而就在此時,孟元的身形也終於是達到了葉天的跟前,孟元拳頭之上那股能量也不只是看起來那般絢爛,眾人自然也是看的清楚,孟元作為窺靈境後期,那股能量已經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而葉天此時自然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早已經凝聚而好的劈風拳的能量也是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是對著那孟元的拳頭猛砸了上去!

就在葉天出手的一瞬間,那孟元的臉龐之上終於是浮現一抹驚駭之色!

之前葉天在進行選拔賽的時候孟元也是見過的,對於葉天的劈風拳孟元也是有些了解。

然而,此時葉天所釋放出來的攻擊威力已經是遠遠超出了孟元對葉天上一次釋放出來的威力的了解!

因為那孟元忘記了一件事:上一次的葉天是窺靈境中期的實力,然而這一次,葉天已經是達到了窺靈境後期的地步!

「嘭!」

不出眾人的意外,在葉天和孟元二人拳頭相接的一瞬間,一道極為有力的悶響聲頓時傳了出來!

而就在此時,眾人一個個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次,那道沉悶的悶響聲聽起來沒有骨骼碎裂的聲音,更像是兩塊重物撞擊在一起的聲音!

這便是窺靈境後期和初期的區別。

剛剛達到窺靈境初期的人對靈力能量的運用還遠遠達不到熟練的地步,所以他們在釋放能量的時候總不是那麼純烈。

而到了窺靈境後期,那自然是另一番天地,每一次發起攻擊的時候,都會先保護自己的身體。

此時的葉天和孟元二人便是完美的詮釋了這一點,兩個人的拳頭雖然硬生生的撞擊在一起,然而拳頭本身卻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因為二人所釋放而出的靈力能量已經將對方的攻擊威力抵消了一大半!

然而,即便如此,眾人也是有些啞然,那一道沉悶的聲音像是千里之外高聳入雲的山峰突然崩塌一般,聽起來讓人心中都是有一道「轟隆隆」的聲音作響,極為磅礴!

而在那響聲緩緩消散之後,眾人當即便是再度看到,那孟元手臂之上的衣衫在此時竟然是以一種極為迅猛的速度寸寸碎裂而開!

那些碎開的衣袖被一股磅礴的靈力能量摧殘著,竟是一片片飄零在半空之中,久久不能落下!

而與此同時,眾人也是清楚的看到,孟元臉龐之上已經是一片慘白,雖然還看不出孟元有痛苦的表情,但眾人知道,此時的孟元很不好受! 一定是她太累了吧!

想到這裡,還沒等宮佑冥雙腳著地,沐靈夕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跳出他的懷抱,一路小跑著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之中。

看著那像是落荒而逃般的嬌小身影,宮佑冥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自己太過心急了嗎?

怎麼總是不由自主的將她嚇跑。

以後的日子還長,自己又何必如此心急。

想到這裡,宮佑冥看了一眼別墅二樓寢室的燈光被瞬間熄滅,也是朝著旁邊宮殿的方向飛身而去。

其實,原本他是想讓沐靈夕過去住的。

現在,只要一想到自己看沐靈夕時,沐靈夕那紅透的臉龐,宮佑冥覺得,目前來看也就只好先自己住了。

第二天一大早,沐靈夕被一陣清甜的香味給勾了起來。

睜開迷濛的雙眼,沐靈夕揉了揉眼睛,小鼻子被那越見濃郁的香味勾引的一吸一吸的。

「什麼味道!好香啊!」

沐靈夕不禁疑惑出聲。

「喜歡嗎?起來嘗嘗吧!」

一陣熟悉的男性嗓音響起,沐靈夕頓時朝那聲音的方向看去。

只見宮佑冥正坐在她寢室的桌邊向小碗內盛著什麼湯汁。

「你怎麼在這裡!」

沐靈夕瞬間覺得自己的房間簡直沒有一點安全感,對於宮佑冥來說,簡直如入無人之地。

「給你送粥啊!快起吧!一會該不好喝了!」

將盛好的一碗湯粥放在桌上,形容自在的像是在自己的家裡似得。

「你進來之前不是應該先徵得我的同意嗎?」

沐靈夕還在糾結著宮佑冥闖進自己房間的坎。

「我問過了啊!你又沒有反對!」

宮佑冥理直氣壯的說道。

那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讓沐靈夕一度感覺似乎自己睡著了沒有回答倒是她錯了。

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宮佑冥直接走床邊,一把將沐靈夕的身子從床上撈了起來,大步的走向桌邊。

「你幹什麼?我還沒有洗漱呢!」

沐靈夕顯然很不適應這種特殊待遇。

「這樣不就行了!」

只見宮佑冥手中的的藍光閃過,一陣清涼的液體瞬間從沐靈夕的臉上包裹過來。

沐靈夕想要阻擋,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慢了一拍。

一種濕潤的感覺覆蓋住了沐靈夕臉上的皮膚,不一會,沐靈夕感覺自己的臉龐像是做過按摩一般的舒服。

睜開眼睛,沐靈夕看著眼前像是一層水膜一般的液體,微微吃驚。

「這是什麼!」

沐靈夕簡直愛上了這種洗臉方式。

「靈階靈泉術!」

宮佑冥本身就有些潔癖,所以這靈泉術當時就是為了隨時準備做清潔用的。

「靈階!你簡直太奢侈了。」

沐靈夕用手拍了拍自己水潤潤的臉龐,感覺好極了。

然而自己想要學會的話估計還要好久的吧,畢竟自己現在才地階,相差一個等階呢!

「別著急,以你的天賦,應該很快就能到達靈階的。」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一臉失望的神色,鼓勵道。

引領第八代 就在剛才,他稍一探查,竟發現沐靈夕居然已經地階引靈靈中級了。

然而她的天賦屬性竟是讓他都有些看不透呢。 此時的葉天緩緩收回自己的拳頭,而後靜靜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孟元。

然而此時的孟元身體卻已經是站立不穩,他緩緩的將自己的身體佝僂成橢圓狀,臉龐之上那抹痛苦的表情實在是再也忍受不住,終於是顯露出來。

而眾人看到此時,已經是明白了過來,剛才那二人的拳拳相向,此時已經是分出了勝負,很顯然,葉天更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