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三日內,林鋒同小不點以及燕明月就靜靜的待在湖邊。

之前同烈火劍宗那場大戰,雖然聲勢鬧得很大,但看來蕭真兒已經不知用什麼方法說服了蕭家,不僅蕭家上下保持沉默,老族長更親自上城主府坐了足足半天時間。

老族長上門后,城主便出面,控制住了整個烏州的局面,各路蠢蠢欲動的勢力全部偃旗息鼓。

烏州重新恢復平靜,沒有任何人來湖邊窺探,城北小湖一帶,這段時間裡變成了一個禁區。

蕭真兒沒有將蕭焱暴露,黑衣少年這幾日里仍然一如往常,沒有人意識到小湖驚變同他也有關係,更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少年的命運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蕭焱這三天來忙的腳不沾地,尋找藥材,收拾行裝,還要到小湖邊跟林鋒學習道法,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變強。

林鋒也不避諱燕明月,直接傳授蕭焱不動明王訣。

不動明王訣剛一上手,蕭焱就意識到這門道法的不同凡響,遠勝過自己修練的蕭家道法,精神大為振奮,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練當中。

燕明月看向林鋒的目光中更多了幾分探究,以她的見識,一眼就看出不動明王訣的來歷,心中對於林鋒卻越發感到看不透:「他明明做道人打扮,為何卻有大雷音寺的秘傳道法?」

「是他本身就是昔年大雷音寺逃亡的僧人,如今作道人打扮掩人耳目?還是他無意中得到了大雷音寺破滅后流傳出來的道法?」

林鋒對於燕明月探究的目光視若無睹,他此刻正看著自己兩個徒弟如同吃糖豆一樣的吃丹藥,心痛不已:「兩個敗家玩意,慢點,慢點!你們這樣吃下去,為師很快就破產了。」

既是為了兩個徒弟儘快提升修為境界,也是為了自己儘快提升實力,林鋒將收蕭焱為徒后系統獎勵的五百兌換點數全部換成了各式有助修練的丹藥。

結果兩個小崽子真是不客氣,甩開了腮幫子狂吃,吃得林鋒肉疼不已。

但這樣的吃法,自然有成果,蕭焱苦苦打了三年的基礎,在這一刻厚積薄發,顯現出威力。

不動明王訣配合海量丹藥,沒有了燕明月和饕餮的牽制,第一天修練,蕭焱竟然直接沖開穴竅,晉陞練氣二層!

三天時間,蕭焱已經衝到練氣二層頂峰,只要破開封住第三個穴竅的壁障,就是練氣三層。

退婚事件之後,這小子的王霸之氣果然如同黃河決堤一樣,奔騰咆哮,擋都擋不住。

這樣的修行速度,讓林鋒無語望天:「教練,我也想退婚……」

不僅僅是他,燕明月和小不點也對蕭焱這種立竿見影的提升速度感到震驚。

不知道是否感觸到了蕭焱那洶湧的王霸之氣,燕明月輕聲一嘆:「林道友好眼力,明月甚至都有些後悔了呢。」

林鋒長笑一聲:「燕道友過獎了。」他看著蕭焱說道:「去和你的小朋友告別吧,我們要動身了。」

蕭焱點點頭,走到旁邊的蕭真兒面前,小妮子目光中泛著濃濃的不舍與眷戀。

蕭真兒一言不發,伸出白皙嬌嫩的小手,如同往常那般,替蕭焱將那略微皺起的衣衫認真的理順。

瞧得猶如小媳婦一般替自己理著衣衫的真兒,蕭焱有些怔忪,呼吸在悄然間逐漸急促起來,目光中也是泛起了一抹熾熱。

蕭真兒本來整個被離愁包裹,抬起頭注意到蕭焱的目光,不由臉頰微紅:「看……看什麼呢?」

蕭焱一醒,看著眼前溫柔清雅的人兒,少年的神情這一刻無比鄭重:「我一定會回來,回來見你。」

蕭真兒的眸子里蒙上一層淡淡水汽,微笑著說道:「我等蕭焱哥哥回來,取回屬於你的榮耀。」

林鋒在一旁暗暗感嘆,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青梅竹馬,一種最為純凈的感情。

純粹而美好的感情,任何人見了都會感到喜悅。

他看了身旁燕明月一眼:「燕道友,我們就此別過了,祝你此行一帆風順。」

燕明月此時已經服用過定魂丹,整個人俏生生的站在地上,氣息凝鍊,看上去與真人一般無二。

那如同月光般的眸子中一縷複雜的光芒一閃而過,燕明月恬靜一笑:「林道友也多保重。」

林鋒點點頭,帶著蕭焱和小不點上路,迎著和煦的朝陽走出烏州城,看著身後兩名弟子,林鋒也有些意氣風發:「朱易,你小子等著為師,為師這就來了!」

…………

距離烏州千萬之外,一群紅衣人聚集在一起,都是滿臉晦氣。

「砰!」

一個紅衣青年人被人一巴掌打飛出去,沒有人對他抱以同情,反而都一臉解恨的表情看著他被打。

張楠苦著臉不敢說話,因為打他的人正是金丹期修士李長老。

紅髮老頭這時候終於緩過一口氣,但身上的傷極重,就這麼動了一下,都氣喘吁吁。

他盯著張楠怒道:「老夫打你,不是因為你推薦了那個天賦出眾的小崽子,而是因為你沒有摸清楚對方底細,懂嗎?」

旁邊一個築基期修士猶豫了一下后問道:「師叔,我們還要不要……」

李長老目光中浮起一絲恐懼,但很快就被憤怒掩蓋:「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否則我們烈火劍宗還如何立足?這個仇必須要報!」

「哦?貴派有什麼仇要報,不妨說來聽聽?九天劍盟同氣連枝,本公子不介意順手幫個小忙。」

一個淡淡的笑聲在空氣中響起,一種烈火劍宗修士全都臉色大變,對方已經近在咫尺,他們竟然毫無所覺。

李長老霍然回頭,出現在視線中的,是一位白衣如雪,頭戴青斗笠的青年,正悠然自得的笑著,可是那一身毫不掩飾的法力波動,告訴在場所有人,這是一名金丹期修士。

青年神態自然,莫說李長老此刻重傷在身,就算老頭處於全盛狀態,他也不放在心上。

因為他的劍更強。

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便是腰間一柄長劍,劍鞘上刻著古樸厚重的山水鏤刻。

那是劍道聖地,蜀山劍宗的標識! 幾個侍衛接住,也是大吃一驚,感覺不敢相信這是他們的主子。

雖然知道主子是為了七七小姐才給他們被子的,但是他們能被這麼關心,也是心滿意足了。

他們這些做侍衛的,平日出門遇到這情況,能有一床被子就已經很不錯了,哪裡會有主子給他們讓被子的。

「可是你怎麼睡呀。」

七七看了看雪爾,問來問去的,似乎從來都沒考慮過她自己。

若是她把被子給了侍衛,那麼她如何睡呀,難道她自己都沒想過這個問題嗎?

雪爾也是忍不住笑了,這麼善良的姑娘哪裡找去。

一旁的侯紅英似乎也終於知道太子為何那麼喜歡七七了,七七這性子,還真是讓人忍不住喜歡啊。

哪怕她知道太子是那麼愛慕七七,她又那麼愛太子,她對七七竟是也生不出一絲的嫉妒和痛恨來。

「你看我怎麼睡。」

雪爾為了不讓七七擔心,也是拼了,直接用僅有的一張被子把自己給裹了起來,然後往一旁靠著,眯起了眼睛。

七七看了,也果然放了心。

「對呀,這樣也可以。」

看著被裹成蠶蛹一般的雪爾,七七也忍不住樂了起來。

很少見到雪爾這麼搞笑的一面呢。

侯紅英也是嘴角一抽,太子殿下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呢。

事情得到解決,大家就早些安歇了。

三個侍衛會輪流著值夜,所以被子也正好夠用。

七七和侯紅英擠一起,倆人倒是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幾個人自然沒有那麼容易就睡去,七七也沒有多困,就跟侯紅英聊天,忍不住又說起自己的夫君,也是讚不絕口,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思念。

聽七七這麼說,侯紅英卻是有些擔憂,止不住的往雪爾那邊看去。

果然看到雪爾的一張臉似乎很失落。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怕是太子殿下這一次是真的嘗試到了。

他會比自己更痛苦啊,她喜歡殿下,最起碼殿下還沒有成親,就算成親,太子也可以三妻四妾的,怎麼著她也有機會嫁給他。

可是他就不一樣了,人家七七已經成婚不說,還這麼恩愛。。。。。

「七七,我也很想見見你的夫君呢,被你這麼一說,很好奇,他一定足夠優秀才會讓七七這麼念念不忘。」


侯紅英是真的好奇。

能讓七七這麼著迷的男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難不成比他們的太子殿下還優秀?

「那你很快就會見到的,九叔叔現在應該就在來的路上了。」

七七很肯定,說起九叔叔,眸中都抑制不住的自豪一般。

侯紅英看太子的臉色越來越不好,也立馬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七七,我們還是談一談雪國吧,你初來乍到,覺得我們雪國怎麼樣?是不是很不習慣?」

侯紅英轉移了話題,七七自然立馬也跟著聊了起來。

這邊雪爾聽著二人的談話,的確是心中彷彿一團火在燃燒一般,他都有些透不過氣來。

他跟七七相處了也這麼久了,竟是沒有得到七七任何一個不是兄妹之情的眼神。。。。 天元大世界幅員遼闊,土地廣袤,林鋒用盡辦法,也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歷經長途跋涉才趕到大周皇朝的京城,天京。

林鋒這一刻深深的感到自己修為實在太低了,寶貴的時間全部浪費在趕路上。

在這個世界,修為高的修真者,瞬息千里完全是小意思。

當然了,面對兩個徒弟時肯定是另一種解釋,美其名曰是為了讓他們二人有更多的歷練。

這三個月林鋒也沒有白白浪費,除了趕路以外就是認真修練。

同烈火劍宗李長老交手后,林鋒有一種深深的危機感,金丹期修士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完全是巨無霸一樣的存在,人家拔條腿毛都比他的腰粗。

上次是利用饕餮才成功擊退李長老,進而裝逼成功,但那完全是取巧,天時地利人和全部站在自己這邊才能成功。

但經過李長老那一擊,饕餮元氣大傷,用小蘿莉自己的話說就是:「比三年前傷的還要重。」現在再想用小饕餮擋住金丹期修士的攻擊,完全是做夢。

沒有了小饕餮,別說金丹期修士了,就算築基期修士都夠林鋒喝一壺,若是偷襲不成,正面對敵沒有絲毫勝算。

所以林鋒現在除了趕路以外,其他時間全都用來修練道法,為了儘快提升修為,他忍痛又吸取了天雷玉魄中的一部分雷系靈氣。

現在天雷玉魄中的靈氣已經剩餘不多,若是用來支持北極天磁劍釋放北極天磁神光,只夠兩次。

不過付出總有回報,在路上林鋒便晉級練氣九層,而當他們師徒三人終於抵達大周京師天京城時,林鋒更進一步,打開十二重樓中的第十個穴竅,成功晉級練氣十層。

對於自己的修練速度,林鋒其實還是挺滿意的,雖然新手禮包讓他直接跳到練氣四層,但區區半年時間晉級練氣十層,在整個天元大世界也是震古爍今。

只不過,面對自己兩個妖孽徒弟,林鋒壓力仍然很大。

小不點就不提了,從練氣四層晉級到練氣七層,滿打滿算,小傢伙差一個月才滿四歲。


四歲達到練氣七層,足以讓古今無數修真者全部羞愧至死。

而蕭焱真的是要一飛衝天了,他之前曾經修練到練氣十二層大圓滿,現在重頭練起,頗有些輕車熟路的感覺。

正如林鋒所說,根基打得足夠牢靠,再起步瓶頸就少,旁人畏之如虎的關卡,蕭焱如履平地。

當他們抵達天京城時,蕭焱已經達到練氣六層了,恐怖的修練速度比起小不點也毫不遜色。

此刻的蕭焱神采飛揚,蓬勃奮發,再無昔日抑鬱陰冷的氣息。


唯一讓黑衣少年苦惱的是,給小不點當奶爸的任務落到了他的頭上,林鋒則樂得清閑。

進了天京城,顧不得領略其中的繁華景象,林鋒直奔目的地,玄機侯府。

玄機侯府就坐落在天京城東南,佔地百畝,地勢開揚,大門口一對足足有三人高的紅漆石雕麒麟,朱紅大門,氣勢顯赫。

侯府門口站著一排神完氣足,氣勢精悍的家丁,完全不像其他人家的家丁,站崗時聊天打屁,只想著偷懶,這些家丁相互之間也不交流,全都目光銳利的注視著侯府門口過往行人,警戒十足。

更讓林鋒皺眉的是,這些家丁,竟然全都已經是登堂入室的修真者,修為最差的都有練氣六層的水準。

修真者,竟然在這裡給人看大門,而且沒有絲毫羞愧的意思,反而工作態度極其認真,顯然認為這是一份完全不辱沒自己的差事。

大周太師,玄機侯朱洪武的威勢地位,在這些細節處展現的淋漓盡致。

傳聞之中,朱洪武自己就是境界極高的大修士,橫行天下,昔年圍剿大雷音寺,更是身先士卒,滅佛主力。

「今日一見,看來傳言非虛啊。」林鋒眉頭緊蹙,這樣一來,他想收朱易為徒,難度越發大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朱易的具體位置,侯府不好進,連人都見不到,談何收徒?

先把蕭焱和小不點安頓好,然後林鋒自己一人晃悠到了玄機侯府附近。

急也沒有用,林鋒索性放寬了心態,在侯府附近,找了間茶棚坐下,要了一壺茶,望著遠處的侯府,心中細細思索對策。

店小二放下茶壺,眼睛在林鋒一塵不染的羽衣星冠上滴溜溜轉了一圈,露出笑臉:「要說這人傑,大家常誇這個是文曲星下凡,那個是武曲星降世,可要我說,都比不上玄機侯他老人家。」

「玄機侯不但爵位隆重,而且位極人臣,官居內閣大學士,太子太師。文武雙全,征討四方,斬將奪旗如若閑庭信步。」店小二吐沫橫飛:「二十二歲立下赫赫戰功之後,又棄武習文,金榜題名,高中探花,這樣的人物,才是真正的這個啊!」

對於店小二比到眼前的大拇指,林鋒微微一笑,有一句沒一句的聽他閑扯,視線仍然盯著玄機侯府。

「發現目標,適合成為宿主親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