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過來,就為了說這麼一句話,也不是為了說給楚軒聽,就是一種討好雲嵐的意思,這點小心思,可謂是路人皆知啊。

「關於這個問題,我還真沒辦法回答你。因為我又沒看見公主長什麼樣,不過,雲嵐漂亮是肯定的。」

說個話也必須得小心翼翼的,得罪了雲嵐也不好。主要是太在乎相貌的問題的話,楚軒覺得完全不是自己的風格。

大賽的規矩已經明確了,一共有九十六支隊伍,其中的三十二支隊伍在第一輪會輪空,剩下的六十四支隊伍兩兩對決,決出三十二支勝利的隊伍后,再與輪空的隊伍比試,產生真生的三十二強。

前三天才要決出三十二支勝利的隊伍,后三天才會有三十二強。用四天的時間才能從三十二強中決出前十六強。

時間拖得越久,對夢城的經濟就越是有莫大的好處,賭資也能夠越賭越大。

前十六強的比賽就要麻煩一些了,首先是第一輪決戰,需要分出上八組和下八組,耗時七日。上八組會抉擇出前八名,而下八組則有有兩組能夠入圍。

曾經古大師等人取得的第八名,便是上八組的最後一名,在最後的對決之中,受了莫大的恥辱,屢戰屢敗。

往事不堪回首,岩大師也不想讓故事重演,所以只希望雲嵐等人成功的進入下八組,享受一下勝利者的喜悅也好。

抉擇出冠軍的方式並不是混戰,而是一個人一個人上,哪一方的人站到最後,哪一方的人便取得了冠軍。

冠軍一定會是最厲害的,這個毫無疑問,所以冠軍的抉擇是最快的,其他隊伍的名次還需要慢慢的排才可以。

現場的氣氛並沒有因為公主的離去而低沉,反而更加誇張了一些,討論之後,竟然開始有謠言傳出。

「好像冠軍會成為帝國的駙馬,成為公主的丈夫。想想都覺得爽啊。」

「有可能,也許是真的,公主也老大不小了。」

「什麼啊,公主才十七歲,怎麼就老大不小了。」

「我是說,公主的年齡跟我們這些人正合適,或許這是有譜。」

「別亂說了,專心比賽吧。」

「比什麼比啊,冠軍早就屬於夢城了。也許我漂亮的公主,也就這麼跟了前面三個人中的一個了,哎。」

娛樂八卦,謠言謊話,很多人都喜歡聽,也有不少人相信,但是大賽已經開始了,抽籤的雲嵐也返了回來。

「怎麼樣,怎麼樣,我們有沒有輪空啊。」

楚軒懶坐在一邊,只抬起頭,著急的問道。

雲嵐又往前走了走,伸出手來,捏著一張小小的紙條,示意楚軒看一下。

「六十四。」

紙條上面只有這麼一個簡單的數字,不用說了,他們就是那麼倒霉,剛剛好抽中六十四,差一個號就能輪空不說,還必須得馬上對戰。

一號對戰六十四號,在第一批出戰的隊伍當中,沒有辦法低調了。誰讓他們是先發隊伍。

「哎,人生就是這麼的悲催啊。別的我不說了,待會你可得多出點力啊,我們的隊長大人。」

最開始的對戰便是三個人混戰,以最快的方式打響戰鬥。

「準備準備就上場吧,已經要開始了。我們的對手是谷城,並不是厲害的隊伍。」

……

九個場地最中間的那一個,比其他場地還要早五分鐘開戰,一下子就成了焦點,對於想出名的人,真的是一個好機會。

「我宣布,第二十八屆器符師百城聯賽,第一戰,正式打響。星夢城對戰谷城。」

待遇都比較高級,還不是尋常的裁判來主持的。

「找准目標。將對手擊出場外便可。」

雲嵐站在最中間,以隊長的名義下達了命令。

「高虎,看你表現了,一定不要讓我失望哦。」

楚軒想要調動的便是這頭猛虎,能不能在決戰之前突破三級器符師,還真的很難說。

「嗯,我知道。」

氣運全身,力量加在雙腿之上,高虎第一個就沖了上去,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幫他掩護。

「高虎,你小心點。楚軒我們也趕快上吧。」

雲嵐說完之後,蓮步輕點,以靈活的步法就沖了上去,場地盪起淺淺的土灰。

「結印,烈火掌。」

前沖的高虎單手結印,二級符印烈火掌爆開開來,符印散開,便形成了巨大的火焰之掌,虛而又實。

「結印,風林火山。」

雲嵐也沒有閑著,配合高虎朝其中的一個人攻擊了過去,另外的兩人倒是很快靠了過去,正中雲嵐的下懷。

「你們怎麼一上來就要欺負小朋友,不是說了很弱?那就不要使用鬥技嘛。」


楚軒靜靜的待在後面,毫無舉動,獃獃的看著兩人,覺得他們一定可以的。

「合印,三道雷神。」

那三個人站在一起,以一定的姿勢站好,而後全都是雙手伸出,圍在最中間,竟然出現了三級符印。

三個二級的器符師,竟然能夠用出三級符印,這種合印技巧非常困難,若非長期合作的玩伴,絕無可能用出。

即便雲嵐是三級器符師,可是她用出的只是二級符印,也不知道他們三人的合印究竟有多麼強大。

三道紫色閃電狀攻擊出現,細不可查,但是威力驚人。

「遭了。雲嵐竟然輕敵。」

一直待在後方的楚軒動了,斗之境能夠爆發出來的速度,只用二分之一秒,便到了高虎與雲嵐的前面。

「鬥氣凝火。」

不使用任何的鬥技,利用純粹的鬥氣之火凝結在手心,質地之高,與他們那三級符印的攻擊也相差不多。

雙手各執一團鬥氣之火,迎著對向高虎和雲嵐的兩道攻擊。

第三道紫色閃電不偏不倚,正好對向楚軒的胸前。

「喝。」

兩團鬥氣之火率先爆發,在手心散開,與紫色閃電發生了對撞。

「啊。」

守護了他們二人,自己卻被擊中,楚軒鬼嚎了一下,就向後倒去。

「楚軒。」

「楚軒。」

「你們倒是快攻擊啊。」

趴在地上,裝出很弱的樣子,至少現在還不能展露實力。

因為輕敵,遭受了這樣的變故,雲嵐很是自責,但也不敢在懈怠。

「盛世百花開。」

「轟。」「轟。」「轟。」「轟。」「轟。」「轟。」

輕微的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只怕真有百下之多。三級符印完全爆發,對方直接落敗,再無喘息機會。

楚軒站起來拍拍屁股,撇撇嘴,不屑的說道:「早這樣多好,用什麼二級符印,多此一舉。」

「你沒事吧?」

「逗我,我怎麼會有事。記得大膽攻擊,沒必要同情他們。」

實力弱小的人不值得同情,敗得越快越慘,可能才能給他們更深刻的動力,楚軒如此思考。

真正的激戰又會在什麼時候,提前遇到夢城倒是有趣得很了。大戰已經打響,殘酷將會告訴每一個人應該如何成長。

原本頂著廢物名號的楚軒將證明,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

… 「你聽到這聲音了嗎,就像一月的驚雷……是的,他們正是為你而來!」

周昂離開辦公室后,祁局長從辦公桌前站了起來,走到窗邊看著天空閃過的那一道閃電,突然想到這句詩。

自己拒絕了周昂的請求,這在外人看起來應當是最正常的舉動。

但是……現在的情況,祁局長產生了一絲猶豫。

在調查S市天南集團董事長柯潤的時候,調查主要負責人梁鴻卓突然遭遇車禍。

真是那群人的慣用手法啊,祁局長臉色冷了下來,外面颳起了風,停車場那棵光禿禿的梧桐樹無力的搖擺著。

祁局長看著周昂從辦公大樓走了出去,坐上了梁鴻卓的那輛黑色榮威,開車的人是謝冬青。

多事之秋……搖了搖頭,祁局長的眼神一瞬間變得堅定起來,撥通了一個電話。

「小馬,把SCP案子的許可權全部給謝冬青開放,三局那邊你也去處理一下……」

放下電話,看著周昂所在的車越走越遠,消失在清冷寂寥的秋日街頭,風越刮越大。

只有交給這個年輕人了……祁局長將被風吹得咣當咣當響的窗戶關上,辦公室一下子恢復了平靜。

辦公桌上的那盆蘭草已經被吹歪,祁局長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整頓表情離開了辦公室。

……

颱風入境,周昂坐在車後排,車裡只有收音機里天氣預報女主持人的平淡冷靜的聲音。

謝冬青和周昂都沒有說話,他們這兩天太過疲憊。

已經是梁鴻卓昏迷的第四天,雖然脫離了危險,但是醫生診斷梁鴻卓就算醒來,也會患上嚴重的腦震蕩。

謝冬青突然踩了一腳剎車,將車停在了路邊,險些撞上一輛作業車。

「你好,我是謝冬青」

周昂看到謝冬青從副駕駛位的包里掏出手機,接通電話之後面色變得有些奇怪。


謝冬青之後就沒說話,只是偶爾嗯一聲作為回應,路邊對街邊的樹進行加固的市政工作人員對這輛突然停在路邊的黑車投過了好氣的眼神。

「好的,我這就回局裡來。」


掛斷電話,謝冬青啟動車掉頭,向著同省醫院相反的方向駛去。

「剛才局裡給我打了個電話……局裡向我開放了SCP案的所有許可權。」

謝冬青說完這句不再言語,周昂的手動了動。

他們這次前去市總局就是為了找祁局長申請繼續調查的許可權,謝冬青本以為祁局長必然會拒絕周昂的請求,沒想到周昂還真的成功了,只是……

祁局長將許可權分配給謝冬青,但謝冬青知道這只是為了書面上看得過去而已。

「現在我們怎麼辦?」

謝冬青沒有廢話,直接向周昂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去三局找到所有關於柯潤和查菲的卷宗,陳土繼續監視柯潤家。」

「找到沈文斌」

「還有就是……我要看到孟和的死亡報告!」

周昂連續說了幾句話,坐在駕駛位上的謝冬青臉色沉了下來,現在他們面對的情形太過複雜,這是目前唯一的解決方案。

他們開始行動了,這是梁鴻卓昏迷之後周昂的第一反應。

街兩邊的樹都被加固了一遍,路上的行人少了許多,但是超市門口擠滿了人。

一場被氣象學家稱作山竹的颱風即將登陸S市颱風,這次的颱風規模遠遠的超過了過去。

風漩半徑是以往颱風的兩倍,而且這次的登陸地面的中心正是S市。

S市市政府已經發出了停課停業通告,颱風影響時間四天以上,現在許多人已經在家裡儲藏了一周以上的食物。

上次颱風沒過去多久,梁鴻卓家中的食物還剩著一些,周昂和陳筱昨天已經去超市補充了一些。

周昂現在坐在車上,思考著梁鴻卓車禍背後隱藏著的東西。

真的……是因為調查柯潤案從而被那個勢力警告嗎?


沈文斌,周昂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這個名字。

他從監視小組那裡得知沈文斌曾經去過柯潤家中,出來后找到了梁鴻卓。

梁鴻卓在出車禍之前曾經和沈文斌達成了一個協議,但是這個協議只有他們兩個知道。

但是沈文斌在梁鴻卓昏迷的第二天就已經失蹤!

周昂最開始也是認為梁鴻卓的車禍是柯潤勢力的報復行為,但是在沈文斌突然失蹤後周昂意識到事情沒有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