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贏了一個強大的對手令紫天蠍很興奮,忍不住仰天大叫了一聲,誰知就在這時,它的身體猛然發出一陣刺眼的亮光,開始進化了。.. 「龍王蠍,蠍怪神奇寶貝,體質非常強健,就算不用劇毒,也能憑藉自己引以為豪的力量讓對手渙散,因為經常襲擊穿越沙漠的人類和神奇寶貝,因而被人們視為惡魔畏懼著。」

「惡魔?」小遙看著圖鑑上的資料,又仔細看了一下龍王蠍,不禁暗暗點了點頭。

紫天蠍原本就體型過大,進化后的龍王蠍個頭再度大了一圈,它的腦袋兩側長有兩隻尖銳勾足,長長的尾巴頂部還掛著一隻毒勾,這外貌看上去的確有些嚇人。

「不過有點意外呢。」瑟蕾娜同樣是看著自己的圖鑑,「紫天蠍是毒系和蟲系的精靈,可進化后卻變成了毒系和惡系,樣子倒還是像一隻大蠍子。」

其實這種改變對龍王蠍來說算一件好事,它的弱點降低到了一個,只害怕地面系絕招的攻擊,而不是像原來那樣多達四個。

「小智,恭喜你了,不僅贏得比賽,還得到了一個厲害的夥伴。」藤樹道賀一聲后,將怪力收了回去。

接著,他又拿出一枚新的精靈球,朗聲道:「老實說,這個結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過這就和衝浪一樣,越是高的大浪就越值得我去征服!出來吧柯波朗!」

隨著藤樹的精靈球高高拋起,一隻人形精靈出現在了場上,尖尖的腦袋看上去就像個陀螺,身後還長著一條小尾巴用來在倒立時保持平衡的。

小智想了想,決定讓龍王蠍繼續戰鬥,可這時皮卡丘卻是突然拉了拉他的褲腿,對著他喊了幾聲。

「皮卡皮,皮卡!」

「咦,你想上場?」

望著皮卡丘那堅定的眼神,小智感覺有些為難,他本來是打算讓皮卡丘練練手的,可前提是建立在對手實力較弱的情況下。

一般來說,道館訓練家在面對挑戰者時,第一次會派出較弱的精靈來試探對方實力,可這個藤樹卻是不按常理出牌,開場就派出怪力這種厲害的傢伙。

眼前這隻柯波朗的實力和怪力差不多,但難纏的程度怕是要更勝一籌,畢竟柯波朗是以靈活著稱的精靈,而且對方的特性是威嚇,對於現在的皮卡丘來說是個不小的麻煩。

不過小智對自己精靈一向很遷就,尤其是皮卡丘,那幾乎是有應必答,因此他只是稍微猶豫一下便同意了。

「皮卡丘嗎,看上去又是一個不錯的對手!」看見皮卡丘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藤樹也不禁熱血沸騰起來,「那麼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快點放馬過來吧!」

第二輪換成小智先攻,他也不客氣,當即命令道:「皮卡丘,電光一閃(之後再接一記摔打)。」

「砰!」

眨眼間,皮卡丘便化作一道光衝到了柯波朗的身前,接著使勁全力一頭撞進對方的懷裡。

柯波朗只感覺胸口一痛,頓時一股巨力拚命推著它往後退去,它連忙腳下用力想要站穩身姿,卻不料皮卡丘猛地一個翻身,對著它的臉就是一尾巴抽了上去。

好快!

藤樹來不及驚訝,想都不想直接喊道:「柯波朗,迴轉球!」

柯波郎立刻旋轉起來,當即就把皮卡丘彈飛出去,可惜倉促之間這旋轉的速度不夠快,威力不夠大,以至於皮卡丘在半空中就調整好了姿勢,穩穩地落在地上,幾乎沒受到什麼傷。

不過,藤樹的目的也算是達到,暫時將皮卡丘的攻勢給打斷了。

「幹得漂亮!接下來輪到我們反擊了!柯波朗,旋風腿!」

指令下達,柯波朗低吼一聲朝著皮卡丘沖了過去,它先是助跑一段距離,接著猛然躍起身體倒立,以腦袋作為支撐點開始旋轉,如陀螺一般向著皮卡丘發出凌厲的踢擊。

面對氣勢洶洶的柯波朗,皮卡丘的臉上全然無懼,悍然迎戰。

「砰!砰!砰!」

一時間,腿與尾巴相遇所發出的撞擊悶響聲不斷在場地上空響徹,皮卡丘快如閃電,柯波朗迅如暴雨,兩隻精靈互不相讓,努力抓住對方任何一個破綻。

皮卡丘以極快的速度躲避並反擊,無數次讓柯波朗的攻擊落空,然而柯波朗的踢擊一波接著一波,幾乎是無窮無盡。

實際上不單是兩條腿,柯波朗的那條小尾巴也能用來攻擊,這大大提升了攻擊的頻率。

小智很快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不行,皮卡丘只是單純依賴速度來與對方周旋,技巧方面卻是有些糟糕,無論是躲避還是反擊都有著不少多餘的動作。

僅僅是一小會,皮卡丘的額頭便冒出了汗水,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起來,而這一點立刻被藤樹給捕捉到,經過了之前的教訓,他現在對精靈的體力是格外關注,立刻意識到這是個絕好的機會。

「就是現在!柯波朗,三倍足攻!」

趁著皮卡丘換氣的瞬間,柯波朗旋轉的速度猛然增快,飛起一腳踢在了皮卡丘的身上,隨後尾巴也是跟著抽了上去。

可這還沒完,三倍足攻顧名思義,總共有三次攻擊,每一次威力都會增強,一旦皮卡丘被最後一擊給打中,那結果恐怕是凶多吉少。

關鍵時刻,小智靈機一動,連忙命令道:「皮卡丘,(對準地面)岩石粉碎!」

「皮卡!」

皮卡丘大喊一聲,小拳頭上爆發出刺眼的白光,一拳打在了地上,腳下的地面頓時四分五裂,一道道裂紋蔓延開來。

保持著倒立旋轉的柯波朗當即失去平衡,一下子栽倒在地。

「不好!」藤樹大驚失色,急聲大喊,「柯波朗,快點站起來!」

可小智又怎麼會給他重振旗鼓的機會,立刻下達指示:「皮卡丘,給它最後一擊,報恩。」

「皮卡!」

皮卡丘仰天長嘯,身上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對著柯波朗一拳打了過去,只聽柯波朗痛呼一聲,整個人直接飛出場外,重重地撞在了洞窟的岩壁上。.. 「辛苦你了,柯波朗,好好休息吧。」藤樹拿出精靈球收回昏迷過去的柯波朗,苦笑著搖了搖頭。

比賽失敗,藤樹的心裡固然有著遺憾,但更多的是為打一場酣暢淋漓的對戰而感到高興,他邁開腳步,朝著正在誇獎皮卡丘的小智走了過去。

「這是拳擊徽章,請收下它吧。」藤樹拿出一枚徽章遞給小智,笑道,「說真的,我對你算是服氣了,尤其是皮卡丘,你究竟是怎麼訓練它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用這種方式來戰鬥的皮卡丘。」

「別在意,我只是暫時陪著它發神經而已。」小智有些無奈,要不是藤樹打得太急,沒有耐心耗下去,最後的勝負還未可知。

看看現在皮卡丘的樣子就知道了,整個身子都趴在地上,累得像條死狗一樣。

藤樹也是個實在人,還真以為小智是在說玩笑話,不禁大笑起來:「哈哈,看來你和我一樣都很喜歡格鬥技啊,不過我想給你提點小意見,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會,請說吧。」

「是這樣的。」藤樹摸著下巴組織了一下語句,隨即說道,「對於格鬥系精靈來說,身材體型是至關緊要的,皮卡丘雖然不是格鬥系,但你既然想讓它用這種方式戰鬥,那這方面也必須要注意。」

小智點點頭,接著又搖搖頭:「這些我都清楚,可這是沒法改變的事。」

每個物種都有其局限性,皮卡丘再怎麼鍛煉都是五短身材,最多也只能減減肥,變成一隻稍微苗條點的電老鼠。

「其實我倒是有些想法,試試看讓皮卡丘學習衝浪,這樣既能讓它更靈活,又能提高它的下盤穩定,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來幫忙哦。」

大概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這種類型的皮卡丘,藤樹顯得相當熱心和感興趣,而他的提議正好符合小智的心意,當即就答應了下來。

一行人離開洞窟順著原來的路返回,他們先是去了一趟中心給精靈恢復體力,接著又前往武鬥道館,在藤樹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訓練室。

在訓練室的角落擺著一台奇怪的器材,看上去就是一張巨大的氣墊床,上面擺了一塊衝浪板。

「這東西是用來模擬衝浪運動的。」藤樹介紹道,「雖然和真正的衝浪有很大差距,但卻是很適合初學者,站上去吧皮卡丘。」

「皮卡!」

皮卡丘大聲回應著,氣勢洶洶地踏上了衝浪板,只要是為了丘丘,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無所謂,區區衝浪又算得了什麼。

「好,要開始了。」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說著,藤樹按下了開關,衝浪板立刻開始小幅度地搖晃起來。

「皮卡丘,注意下盤要穩住,不要著急,慢慢來,控制好自己的方向感和平衡感。」藤樹在一旁做著指導,不時上前糾正它的動作。

而皮卡丘本身就聰明,再加上刻苦用心,一門心思想要打敗情敵,沒過一會動作便有模有樣起來。

藤樹看著看著,突然轉過頭來,開口道:「對了小智,我認識一個朋友叫做吉憲先生,他是濕原市的道館館主,你可以試著去拜訪他。」

「濕原市?」小智想了想,問道,「我記得是在神奧地區吧,那位吉憲先生有什麼過人之處嗎?」

「吉憲先生除了是道館館主外,還是一名職業摔跤手,可道館的主題卻是水系精靈。」藤樹回答道。

小智反應很快,接著他的話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那人擅長用訓練格鬥系精靈的方法來訓練水系精靈?」

「聰明!」藤樹豎起大拇指,「就是這樣沒錯,我相信你要是向吉憲先生討教的話,絕對會對皮卡丘有所幫助的。」

說來也巧,藤樹身為格鬥道館館主,卻喜歡用衝浪的方式來訓練精靈,和那位吉憲先生相比剛好是反過來的。

小智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你的主意是不錯,可我目前和同伴正在芳緣旅行,不方便跑到神奧去。」

「沒關係的。」瑟蕾娜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角,輕聲道,「你要是想去的話,我肯定會陪著你的。」

啊啊啊!怎麼又被她搶先了啊!

小遙暗惱自己的反應總是慢一拍,連忙說道:「我也是,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見兩人這麼為皮卡丘著想,小智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婉言謝絕:「謝謝你們,不過真的不用了,沒必要特地過去。」

其實,不單是要考慮到瑟蕾娜和小遙,他現在根本就不敢離開芳緣,畢竟他已經答應過暗黑洛奇亞,要徹底解除此次芳緣的危機。

「呵呵,你們的感情還真不錯啊。」

藤樹用曖.昧的眼神在三人間轉來轉去,看得兩個女孩臉都紅了,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唯有小智一臉莫名其妙地回看著他。

「你這什麼眼神啊,噁心死人了。」

「呃……咳咳。」藤樹無言以對,只能幹咳幾聲,「其實我是想告訴你,吉憲先生過幾個星期會來芳緣參加摔跤比賽,地點就在紫堇市,你可以抽空去看看。」

「好的,我記下了,謝謝你,藤樹先生。」

小智對藤樹由衷地表示感謝,雙方無親無故,藤樹卻主動幫了他那麼多,這其中固然有上次給他添麻煩的關係,但更多的還是出於本身的熱心。

至於紫堇市本來就是預定要經過的城市,再加上時間很充裕,試試看沒什麼壞處,更何況小智也很想知道,那位身兼職業摔跤手的訓練家究竟有多大本事。.. 由於皮卡丘的關係,小智等人又在武鬥島多呆了一段時間,俗話說人都是逼出來的,精靈也不例外,短短几天內,皮卡丘對於衝浪就已經完全上手,而且越來越熟練。

這其中固然有藤樹悉心教導的功勞,但更多的還是因為皮卡丘不想腦袋變得綠油油,所以每天都練到深更半夜,幾乎是拿著自己的命去拼。

不單是皮卡丘,小遙也在為了華麗大賽而不斷努力,只是情況不太順利,火稚雞的膽子實在小了,訓練的時候還好,可一旦進行實戰,這小傢伙就容易恐慌,而且注意力不夠集中,沒法很好地執行指令,可讓小遙頭疼死了。

好在也不全是壞消息,小遙的運氣還算不錯,刺尾蟲在前幾天進化成了甲殼蛹而不是盾甲繭,這意味著她馬上就能得到一隻狩獵鳳蝶。

當皮卡丘的訓練差不多告一段落後,小智等人告別了藤樹,準備前往凱那市,這一回他們沒有選擇去乘船,而是拜託乘龍載他們過去。

一來路程不算遠,二來皮卡丘正好要練習衝浪,這一路上的時間可以不用浪費了,畢竟三個月的時間看上去充裕,實際上一眨眼就過去了。

「凱那市那裡有舉辦華麗大賽啊,真令人期待啊。」小遙翻閱著指南書,臉上喜憂參半,「也不知道到時候甲殼蛹能不能進化,而且還要訓練,我有點擔心會來不及。」

「放心好了,估計再過一兩天,甲殼蛹就會進化了。」小智安慰道。

很多蟲系精靈都是這樣,只要每天能吃得飽,再稍微訓練一下,沒過幾天就能進化完畢。

「恩。」小遙點點頭,頓時安心了下來,她對小智的話一向很信服。

「對了,小智,這次的華麗大賽你會參加嗎?」聽小遙提起華麗大賽,瑟蕾娜突然想要問問看。

小智想了想,回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不會。」

「那個,所謂的意外是指什麼?」

「當然是某個娘娘腔。」

「我就知道。」瑟蕾娜有些哭笑不得,「說起來那位先生到底是誰啊,你都不肯告訴我們。」

小智奇怪地道:「咦,我沒和你們說過么,那個娘娘腔就是米可利啊。」

「米可利……這個名字好像有點耳熟啊。」

還沒等瑟蕾娜想明白,小遙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驚叫道:「米可利?!你是說那位華麗大賽大師,米可利先生嗎!」

「是啊,怎麼了?」

「不會吧!真的是他!」小遙簡直快要後悔死了,腦子裡回想著當初自己有沒有做出失禮的舉動。

不過這也沒辦法,那時候的小遙剛剛接觸華麗大賽,根本就不認識什麼米可利,其實別說是她,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沒認出來,畢竟米可利喬裝打扮的技術可不差。

仙子精靈原本趴在乘龍的頭上睡午覺,在被幾人的對話吵醒后,打著哈欠道:「布尼,布尼布。(真是的,怎麼一個兩個都那麼在意那個娘娘腔,老大你也和小皮一樣生病了嗎。)」

「我看你倒是一副有病的樣子,多學學皮卡丘去鍛煉身體吧。」小智立刻回敬它。

「布尼。(那可不是鍛煉身體。)」仙子精靈瞄了一眼正在努力練習的皮卡丘,不屑地道,「布尼,布尼。(那個叫發神經,我看丘丘只不過是三分鐘熱度而已,小皮不會真以為自己贏了就能得到那傢伙的歡心吧。)」

「你說呢。」小智沒好氣地道,心裡的想法卻是和仙子精靈差不多。

可惜現在的皮卡丘肯定是聽不進這些話的,小智也只能將錯就錯,陪著它繼續努力下去,至於最後的結果就只能看天意了。

……

幾個小時后,小智三人終於抵達了凱那市,這是一個靠著華麗大賽而發展壯大的城市,其規模在全球排名第九,這裡雖然沒有道館,但每個月都有華麗大賽,甚至一年一度的華麗大型慶典都是在這裡舉行。

「我的第一次華麗大賽就要從這裡開始了。」望著這座美麗的城市,小遙顯得非常激動。

更讓她高興的是,在吃完午飯後,甲殼蛹突然開始進化,變成了一隻美麗的狩獵鳳蝶。

這下小遙的難題算是解決了,不用再擔心沒有合適的精靈參加華麗大賽,然而新的問題又出來了,經過詢問得知,比賽在三天後就要開始,時間上有些緊迫。

「小智,請你這段時間來訓練我吧!」

想來想去,小遙決定還是去拜託小智,卡那茲市的那次華麗大賽給她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於她下意識地認為小智是箇中高手。

「這太不好吧。」小智為難地道,「你平時不是都找瑟蕾娜練習的么,更何況我來教你的話,效果不一定就會更好哦。」

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就不會教人,不誤人子弟已經很不錯了。

「不行哦,我想研究一下菜譜,你陪小遙練習吧。」瑟蕾娜有些抱歉地拒絕了。

自從上次被小智說了不怎麼會做菜后,瑟蕾娜就開始努力鑽研廚藝了,哪怕她知道小智只是隨口一說,但還是被她記在了心底。

「你是怎麼了啊,一天到晚都在看烹飪雜誌,最近喜歡上做菜了嗎?」小遙卻是根本不知道這回事,還以為瑟蕾娜是心血來潮。

「是啊,你想跟著一起學嗎?」

「呃……那還是算了吧。」

小遙摸著腦袋乾笑兩聲,雖然她很喜歡美食,但卻是沒什麼做菜的天賦,最多只能幫忙打下手,要是由她掌廚,那這飯也就不用吃了。.. 為了進行華麗大賽的特訓,三人特意找了一個偏僻的沙灘,小遙看了看四周,說道:「我們就在這裡練習吧,附近都沒什麼人,不用擔心會打擾到人家。」

「小遙,姑且先問一下。」瑟蕾娜有些擔心地道,「你確定要派狩獵鳳蝶出場嗎,有沒有想過用什麼表演來通過第一輪審查?」

「放心吧,這可是我的出道戰,我早就在腦子裡設想過無數方案了!上吧,狩獵鳳蝶!」

說罷,小遙先是助跑幾步,緊跟著一個優雅的跳躍迴旋,精靈球應聲彈開,一道亮眼的白光從球內躥出,狩獵鳳蝶揮動著蝶翼,一團團晶瑩剔透磷粉飄散開來,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熒熒之光。

「出場滿分!」小遙激動地揮舞了一下拳頭,用期盼的目光看向兩人。

瑟蕾娜笑著點頭:「很漂亮哦。」

「作為開場來說是還不錯。」小智也是難得誇獎一句,看來小遙事先做足功課了。

「嘻嘻!接下來還有好戲呢!」

得到兩人的肯定,小遙不禁有些得意,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示接下來的表演,不料她剛拿出道具就被小智出聲打斷。

「你打算丟飛盤?」

「是啊,怎麼了?」

小智表情怪異,嘆氣道:「說真的,還是換一個吧,這個點子實在是太老土了。」

小遙不服氣地反駁:「可是,小惠小姐和她的狩獵鳳蝶就是用這個表演的啊,我看效果很不錯呢。」

「她是她,你是你,而且你也知道,那場大會沒有什麼高手,整體水平不行。」雖然這話不中聽,但卻是事實,小智可不怕得罪人,更何況對方又不在這兒。

「高手都被你一招打趴下了。」

「會被一招打趴下,說明這人本來就不是高手。」

見說不過他,小遙扁扁嘴,鬱悶地道:「那你說該怎麼做嘛,人家想不出別的了。」

「我記得銀色旋風這個絕招不錯。」小智用系統查看了一下狩獵鳳蝶的資料,「不過它才剛剛進化,應該還不熟練,總之先試試看吧。」

聞言,狩獵鳳蝶從小遙的頭上飛起來,快速扇動翅膀,緊接著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順著風飄蕩而出,在空中形成一個旋轉的風柱,陽光的照射更是為這個絕招增添了幾分魅力。

可才施放沒多久,銀色旋風突然停了下來,這讓原本非常高興的小遙頓時愣住了。

「沒事的,再多練習練習吧。」瑟蕾娜安慰道。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唉,可比賽過幾天就要開始了,怎麼想都來不及,我看我還是老老實實地丟飛盤好了。」小遙看上去有點沮喪,狩獵鳳蝶也跟著垂下了腦袋。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旁邊突然有人接下小遙的話,「不過你要是用那種三年前就用爛的招數去參加華麗大賽,恐怕最後的結果也只會是貽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