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事情,她都承認了,唯獨不肯定承認,「我不是因為席錦榮沒錢,才沒跟他在一起的,而是他太不懂我了,一心想著我來養,他一個大男人也不知道找一份工作,還有他媽,處處為難我,我跟他在一起這麼久,一直都是無名無分,甚至他媽還想著讓他跟他前妻和好,你說我如何能不難過,不傷心?」

「我離開他,是經過沉思熟慮的,我也很痛苦的,也好我身邊還有你,要是沒有你的話,我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張文玲一直深情款款地望著史國智。

席秋怡倒是做出了噁心的動作,嫌棄地說:「張文玲,我是讓你坦白一切,可不是讓你表白的。」

「我說的就是事實。」張文玲仍然想牢牢地抓住史國智。

「行,我不管說什麼,你現在有什麼話要跟我二哥說?」

趕緊說完了,然後趕緊了斷了。

她一秒鐘都不想見到張文玲這個噁心的女人。

「我剛才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我是不會再和你二哥在一起了。」

「你是怎麼認識他的?」席錦榮問張文玲。

「我們就是在一次偶然,就認識了。」張文玲可不會老實交代清楚。

然而,席秋怡卻插話:「再詳細一點。」

杜美華也忍不住問張文玲:「你是不是還在和我兒子在一起,你就背著我兒子,就跟他在一起了?我沒有冤枉你,對不對?」

席秋怡盯著張文玲,意思就是非要張文玲回答她媽的話。

「我還沒離開席錦榮,我就已經跟國智在一起了,不過,我那是不知道,該怎麼跟席錦榮說清楚,也怕傷到他,又害怕他會一時想不開,所以我才會一拖再拖,如果早知道今日鬧成這樣,我早就跟他說明一切了。」

「你是愛他的嗎?」席錦榮語氣顯得非常冷靜地問張文玲。

「嗯,我是愛他的。」

席錦榮又忍不住瞥了史國智一眼,年紀又大這麼多,長相又發胖,又有肚子,他真想不明白,張文玲會看上這樣的男人。

心間泛起了諷刺。

「你以前也說過愛我的。」

「那都是以前了,現在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了感情。」張文玲堅定說道。

聞言,席錦榮覺得這話諷刺至極,原來以前不過就是在哄他罷了。

「你現在就是第三者,見不得光,你難道就害怕他媳婦找上門,把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打了?」

「席錦榮你說太難聽了吧!什麼叫狗男女?我們是相愛的,國智現在是不愛他的媳婦,他們是沒感情的。」張文玲這麼對他們說,其實也是在告訴自己。

席秋怡斜睨了史國智一眼,「男人都是一個德性,自家媳婦就說沒感情,外面的小花小草,就是有感情,可張文玲你知不知道,你自欺欺人的樣子,真的很搞笑。」

史國智這種男人,她最清楚不過了。

真要是被史國智的媳婦抓姦在床,史國智只跟他媳婦,乖乖回家,然後乖乖認錯,說什麼,都不會跟媳婦離婚的男人。

畢竟出軌而離婚,付出的代價太過於大了。

史國智不可能會同意的。

而張文玲呢,就會想著自己與眾不同,想著每個男人都是像她二哥一樣,愚蠢不堪,想著上位,可惜,卻不知道像史國智這種精打細算的商人,只是想玩玩她而已,只要有錢,沒了張文玲,還有其他更年輕的女人。

張文玲的下場,只會被拋棄。

當然,她哪怕是知道,她也不可能會去提醒張文玲。

「席秋怡,你說我搞笑?自欺欺人?那你跟宋多金呢?宋多金還不是一樣出過軌,他才回到你身邊的?這說明什麼?只能說明你就是有手段而已,要是沒有唐小芯,你什麼都不是。」張文玲生氣譏諷她。

席秋怡倒不生氣,而是輕鬆地笑了笑,很大膽地承認:「是啊,無論是我,還是宋多金,都是因為唐小芯,我們才有今天,可又如何?我們夫婦能有今天,也離開我們兩個彼此的支持和努力,當然,像你這種人,是不可能會有我這種體會和經歷,因為你永遠都是別人的第三者,一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二哥!」席秋怡側目看著席錦榮,「張文玲是什麼樣的女人,你現在心裡應該也有數了,你接下來怎麼做?繼續糾纏嗎?還是保留一絲的尊嚴,跟我和媽回去?」

席錦榮沉默,哪怕是他不甘心,現如今他還能怎麼樣?

張文玲都已經為了錢,跟了別的男人,也見識到了以往張文玲,在自己身上所使的手段,在另一個男人身上使用。

難道還要把張文玲帶回去,互相折磨嗎?

不,他嫌臟,也會顯得自己毫無尊嚴。 「升雲啊!黃然一直以來就是你帶的,你說說你的想法吧!」老人看著李升雲,慢慢的說,其他人也看著李升雲。李升雲站了起來,輕輕的點點頭……

「主席,黃然這個小傢伙,我想大家都應該很了解,他愛過愛家是肯定的,不過這個小傢伙也有點胡鬧,非洲這件事情雖然他做的有點過了,甚至危害了我國在非洲的一些利益,但是我認為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太去計較……」李升雲慢慢的說。

「為什麼,說說你的理由……」老人笑著說。

「首先黃然他是一個愛國的中國人,他建設武義縣,投資華夏軍校,還有軍火公司,他的那些科技,這一切都表明他是一個愛國的中國人,他沒有想過去危害國家的利益,他卻一直為國家做貢獻,他為了國家掏多少錢你們是清楚的,華夏軍校的3500億美元。武義縣3000億人民幣,而他的產品更是比國外便宜了很多倍,這大家是很清楚的……」李升雲慢慢的說,大家都點點頭。老人也點點頭,讓李升雲接著說。

「第二,那就是黃然的家人和女人以及事業都在中國,他不可能與國家鬧翻的,他為什麼把自己的家人留在中國而不接到加彭呢,因為他認為國家會好好保護他們,不會讓他們收到傷害,黃然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他不會放棄自己的家人的,所以黃然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危害國家利益的,但是如果我們這個時候給他施加壓力,從背後捅刀子的話,那就是*著他與國家作對,這就得不償失了。他的實力大家很清楚,別說他的拿下手下,他的財產。就是僅僅他一個人,就夠麻煩的,我手下有一批人你們可能知道,據我了解,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能制伏他,那就是他身邊的一個女人,但是那個女人是不會這樣做的,那些人的危害你們可能不了解,像黃然這樣的高手,一個人就能搞亂一個國家……」李升雲慢慢的說。

「第三,那就是他的科技,我不知道他那裡來的這麼多先進科技,但是我敢肯定,他肯定有更加先進的科技,僅僅這一點,我們就不能和他為敵……」

「第四,那就是非洲的那些事情對我們國家而言,我認為是有很大的利益的,黃然的手下裡面,有一大半是中國人,使我們原來的軍隊,而龍牙的高級將領大部分都是中國人,他們是不會對自己的同胞小手的。龍牙現在侵略了剛果,他們的戰鬥力是有目共睹的,美國五萬軍隊,僅僅一晚上就被消滅掉,這樣的戰鬥力,在非洲是一股強悍的能力,他們那批人對於特種作戰非常的精通,我手下的那批人真的和他們戰鬥,輸贏還不一定呢,但是我手下僅僅幾十人,他們卻幾萬人,這個比例是恐怖的,而且黃然手上掌握著一門先進的練兵方法,這個方法我們暫時不知道……」李升雲慢慢的分析道,把黃然的厲害說了出來,這個時候大家都沉默了,仔細的考慮著。

「怎麼樣,大家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老人想了一會兒,慢慢的問。

「主席,我也同意李將軍的意見,我們根本就沒有必要緊張,我們只要保護好我們就好了,非洲那些地方,利益根本就沒有多少,就算黃然統治了非洲,對我們也不一定代表著威脅,反而是一個巨大的機遇。現在那些國家都在準備,準備去非洲折騰一番,但是最後結果是好是壞還不一定的,我們就沒有必要插手了,我們保持中立,戰爭是一件勞民傷財的事情。還有一點,那就是黃然現在在我們民眾眼裡,是英雄,是偶像,這一點,必須要考慮的……」一個老人慢慢的站了起來,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大家也贊同的點點頭。

「恩,好,既然這樣,我們就放手讓他們鬧騰吧! 醉顏令之傾世妖妃 我們什麼也不管,我們建設好自己就行了,還有,趁這段時間,把南邊的問題給解決了吧!他們這段時間沒有閑功夫管這些事情了,小傢伙還真是膽子大,這樣的是事情估計就他自己敢幹,那些人也撤了吧!免得誤會……」老人輕輕的笑了笑,大家都點點頭……

「柳姐姐,老公在非洲建立什麼華龍共和國,是不是想當皇帝啊!那要是他當了黃然,那我們不就是妃子了嗎,那誰是皇后啊……」張穎可愛的說,臉上充滿了笑意。

「你這小丫頭,沒看到是共和國嗎?不是帝國,沒有皇帝的……」柳晴輕輕的笑了笑,周圍的女孩也輕輕的笑了笑。

「媚兒姐姐,情況怎麼樣啊!」龍雅琪看著魅狐走了進來,關心的問,大家也都關心的看著沒回。

「呵呵,都撤了,看樣子國家做出了決定,我們公司不會有事情的,我的小寶貝這麼大的本事,國家那裡干隨便就翻臉啊!所以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努力給我們的老公賺錢,打仗可是需要很多錢的……」魅狐輕輕說,大家都笑了笑。

「珍珍,你怎麼出來了,挺著大肚子也跑出來,媽不是讓你好好休息嗎?」柳晴看到吳珍珍走了出來,關心問,趕緊把吳珍珍扶到沙發上。

「姐姐,才四個月,你看你們都緊張的,十月懷胎,我這還不到一半呢,我都無聊死了,天天讓我歇著,還不如讓我工作呢,對了,爸媽呢!」吳珍珍這個時候說到。

「呵呵,你現在的工作就是好好養身體,給我們生個孩子,到時候老公不知道多高興呢,爸媽出去買菜去了……」龍雅琪笑著說。

「呵呵,我想老公了……」吳珍珍這麼時候慢慢的說,其他人聽到這句話也有點傷感……

「好了,我們都別這樣了,我們努力工作,爭取讓老公早點回來……」魅狐笑著說,這段時間華夏科技公司可是發展很快,新能源產品已經研究出來了,而武義縣那邊的廠區也基本上弄好了,宣傳更是鋪天蓋地,新能源產品即省電又方便而且更加先進和小型化,讓廣大民眾都很喜歡,價格比那些普通產品也貴不了多少,雖然沒有開始銷售,但是民眾一直就很期待。

而葉凝家的大型購物連鎖商場華夏購物也在國內各大城市建設了起來,國外的事情由於黃然的原因,沒辦法開戰,只好在國內開始進行了。全國各大城市,超大型的購物中心華夏購物建設也基本完畢,看見那建築就有一種威嚴,讓人有一種想進去看看的衝動……

而在剛果,人民也慢慢的接受了剛果被佔領的事實,想起前幾天黃然的那番話,他們心裡也慢慢的思考著……

在黃然佔領剛果的第二天,在布拉柴維爾的廣場上,聚集了首都的幾十萬人,五千龍牙分散開來,境界著守衛,黃然站在一個巨大的高台上,看著下面的民眾,那些民眾都緊張的看著黃然……

「大家好,今天把大家集中這裡,是想讓你們知道,我的來意。也許你們認為我們是侵略者,是儈子手,是魔鬼,但是你們真的滿意現在的生活嗎?你們現在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苦難、悲慘、孩子不能上學、有的家庭甚至吃不上飯。貧窮、落後就是你們的真實寫照,難道你們天生就該貧窮嗎?你看看你們的總統,他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他拿著你們的血汗錢,過著奢侈糜爛的生活,在看看這些官員,哪一個不是富足的,你們面前,就是我們從他們家裡搜到的東西,你們看看,這就是你們的血汗錢……」在廣場最前面,一箱箱的鈔票擺在那裡,而且是世界上最流行的鈔票,黃然當時找到這些鈔票差點笑出來,竟然還有這麼傻的人,不把錢存銀行里,竟然藏在家裡……

民眾們這個時候都瞪大眼睛看著,一箱箱的鈔票,估計有幾億美金,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的,這些錢難道就是總統他們的財產嗎?這個時候民眾有點不平衡了,為什麼總統有這麼多錢,而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卻連飯都吃不飽,一個個看著那幾個綁在柱子上的官員,眼睛裡面露出了怒火,黃然輕輕的笑了笑,剛才運用功法,用迷惑的聲音來引導人民的思想……

「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們的總統,你們一直敬仰的總統嗎?可笑,他們拿著你們的血汗錢來揮霍,他是一個合格的總統嗎?我們是來解救你們的,我能給你們富足幸福的生活,你們可以去加彭看看,那裡的生活怎麼樣,那裡的民眾現在生活的怎麼樣,現在我就處決了這幾個人渣,而這些錢,也將歸還你們,因為這是你們的錢財,我敢肯定,你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你們很快就會發現,誰才是真正的對你們好的人……」黃然的聲音充滿了魅惑力,真氣在飄蕩,這些普通人很快就被植入了一種思想,這個思想會慢慢的在他們心中發芽,最後長大……

「行刑……」黃然一聲令下,幾個龍牙舉起了手中的槍,一陣槍響,那些官員就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好了,你們排好隊,不準亂,領了錢以後,回去老老實實的,我們並不像殺人,知道嗎?」黃然慢慢的喊道,然後就離開了高台。而那些民眾排著隊,慢慢的從龍牙手裡面領了一疊厚厚的美鈔,這些錢對於他們來說,可是數額巨大的,幾十萬人,幾億美鈔沒人都領了上千美金。要知道他們平時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幾百美金,這一下子就幾千美金,他們心裡這個時候徹底迷茫了,這些侵略者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難道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是來解救自己的嗎?

(啥都不說了,先給你們弄了兩章,嘿嘿,加油吧!) 「張文玲,從今往後,我們兩個再也沒關係了,麻煩你以後見到我,就當不認識,也請你離我遠一點,不然,我就把你所做的事,公佈於世,讓所有人都認識你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女人。」

一聽這話,張文玲有些生氣,忍不住駁嘴:「你說誰不要臉了?當初是你非要跟我在一起的,然後跟陶紅雲離婚了,現在咱們都已經分開了,你還要來怪罪於我?你不覺得你很過分嗎?」

「我過分?張文玲你心裡沒數嗎?」被她這麼指責,席錦榮覺得自己特別無辜。「要不是你一直嗲聲嗲氣地跟我說,你愛我,你喜歡我,哪怕是不在乎名分,你都要跟我在一起,我呢,就是傻乎乎地以為你真心愛我的,我才跟陶紅雲離婚的,為了你,我變得一無所有,現在倒是成了我的錯?」

「那個時候,我是喜歡你,很喜歡你,可後來你都變了,你不再像你以前的自己了。」

席錦榮自嘲:「是啊,我變得沒錢了,你就不再喜歡我了,對吧!」

「我才不是這樣的人,是你自己變得墮落了……」

「行了!」席秋怡打斷她的話,「我倒是覺得你們都是半斤八兩,誰都說不得誰。」

如果她二哥,不貪圖張文玲所謂的喜歡,那麼他也不會不顧一切去跟陶紅雲離婚。

而張文玲,完全就是為了她哥的錢在一起,現在有了史國智,就要假惺惺地裝出一副非常高貴的模樣。

哼,說到底,就是想當婊子,還想著立牌坊。

「話都已經說清楚了,我們回去吧!」

說著,席秋怡站了起來,提著小包,正打算要走,史國智喊住了她,「你手上的照片能不能給我?」

「我為什麼要給你?這是我花錢請別人,辛辛苦苦拍攝的,你想要,那就要把我所花的費用,通通給我,我再想要不要給回你。」

照片的作用,無非就是讓她二哥看清楚張文玲的為人,現在她二哥都已經看清楚了,那她自然就不再需要了。

要麼就燒毀,要麼哪天她不爽了,她就直接給史國智的媳婦送去。

繼而,席秋怡不管史國智有多聲喊她,她都沒再搭理史國智。

帶著席錦榮和杜美華,離開了這裡。

看著他們的背影,史國智狂怒不已,把家裡的僅好的東西,都給砸了。

當即把張文玲嚇得面色泛白,身體直哆嗦。

「國智……你別這樣,你會嚇到我的。」

她跟史國智在一起時間不長,經常都是看見史國智對她體貼,溫柔的一面,還從來見過如此粗暴瘋狂的一面。

她好害怕史國智會動手打她。

「嚇到你?」

張文玲在一觸及他的目光,便立即點頭,「嗯!」

史國智嘴角一勾,嘲諷至極,「張文玲,該是我說,你把我給嚇到了,我不僅僅不是你的第一個男人,還給我找來了天大的麻煩。」

張文玲想了想,自然也是知道他說的就是照片。

「可你之前不是說了嗎?你家那位就是母老虎,你都不喜歡她的,就算是她看到我們的照片,她最多也是生氣,不會跟你離婚的。」

聞言,史國智給她一個白眼,現在他都已經知道了張文玲的真面目,他之所以沒那麼快離開張文玲,還不是因為早之前他在張文玲身上花了不少錢,好歹也是給他玩個夠本,再將張文玲給甩了。

「我的事,不用你過問。」

張文玲瞬息間能察覺到了,史國智對她的態度,與以前完全不同了。

她還不斷地安慰自己,她以後會想辦法把史國智給哄好的。

……

一直待在樓下的劉金園,在見到席秋怡他們走了出來,他這也才放心離開,繼續忙自己的事。

席秋怡並不知道,而是回到了她媽的住處后,她也沒坐幾分,她就說要回家看孩子了。

杜美華看著席錦榮垂頭喪氣,情緒非常低落。

她想著過幾天後,席錦榮就會振作起來了。

於是她就開始忙自己的事。

一個星期後,席錦榮確實是意識到了,自己以前的過錯,他就想跟他媽商量一下,讓陶紅雲同意跟他復婚。

這話最是杜美華想要聽到的。

她就特別高興的,跟席秋怡轉達了這話。

總裁大人好粗魯 聽了這話,席秋怡目光定定地看著她媽臉上的笑容,她現在是半點都笑不出來。

「你這是怎麼啦?」

「媽,你應該是在做夢吧!」

「什麼?」

「如果你不是在做夢,你怎麼會說怎麼好笑的笑話呢?」

「秋怡!」杜美華不滿看著她。

「上一次因為你慣著棟樑,讓陶紅雲送去軍校,現在你又還想讓二哥,跟陶紅雲複合,你不覺得這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嗎?」

見她如此生氣,杜美華心底不由生出了一抹自我懷疑,「難道真的不能複合了嗎?好歹不管怎麼說,錦榮都是兩個孩子的爸。」

「你現在說再多這些,那都是沒用,當初二哥跑到陶紅雲的店裡,是個什麼樣的,難道你心裡沒數嗎?更何況人家陶紅雲,現在已經有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她現在是不可能會再接受我二哥的,你再看看二哥他,他有什麼本事?身無分文,還剛被張文玲給拋棄了,換作是個女人,都不會再要二哥這樣的男人。」

「秋怡你有點過分了,無論如何,他都是你哥,你怎麼把他貶得這麼低?」

「反正這事,你別找我,我也不會幫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席秋怡撒手不管,杜美華也是沒辦法了,只好回去跟席錦榮說,讓他自個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把陶紅雲給打動了,複合了之後,陶紅雲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那都一家人的,不分彼此,以後她們家的日子也會好起來了。

席錦榮還沒出現在陶紅雲的視線里,陶紅雲就已經從宋多金嘴裡得知,關於席錦榮的一切。

現在他出現了,陶紅雲也是對他愛答不理的。

當席錦榮不存在一樣,她忙她自己的生意。 非洲,原來的加彭和剛果的領土,現在被黃然成為華龍共和國,而六月一號兒童節這一天,被黃然定為華龍共和國的國慶日,但是世界上卻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承認華龍共和國的存在……

美國、歐盟、日本、印度、韓國等國同時發表聲明,要制止黃然的暴行,幾個國家同時宣布,將派出軍隊進入非洲,制止黃然的暴行,這次所有的國家都下了血本,美國五十萬部隊。三個航空母艦群同時出發,歐盟各國也組成了三十萬聯軍,一個航空母艦群。而印度這次竟然也排除了三十萬,僅有的一艘航空母艦也向非洲進發,日本和韓國,兩個小國沒有航空母艦,卻派出了十萬陸軍,每一個國家五萬人,而世界上還有一些國家,也宣布進入非洲,那些國家的聯軍加起來也超過了十萬人。一百三十萬大軍,五個航空母艦群,參與的國家將進了三十個,這次事情玩的大了……

而俄羅斯、中國等國家,卻沒有做出聲明,只是口頭上說譴責,卻沒有派出一個部隊。

「隊長,這次我們玩大了……」張青看著黃然,擔心的說,這次可是動真火了,一百三十萬部隊,可不是五萬十萬的,僅僅那些戰鬥機,就能把現在的華龍共和國給掀個底朝天。

「怎麼,害怕了……」黃然淡淡的笑了笑,臉上還是掛著那迷人的笑容。

「害怕,怎麼可能,自從進了龍牙之後,我張青就沒有害怕過……」張青笑著說。

「呵呵,既然不害怕我們幹嘛緊張,忘了我們的主席的方法了嗎?非洲這麼大,比我們中國大多了吧!我們幾萬人散開,他們能怎麼樣,我們慢慢的跟他們玩,我們三萬人,他們一百三十萬,一個人沒人四十個任務,也並不是很多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隊長的意思是說我們散開跟他們打游擊?」張青這個時候疑問的說。

「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黃然反問著說。

「沒有……」張青搖了搖頭,慢慢的說。

「那就去執行吧!著急大家開會,媽的,這次要玩就玩大的,他們不是想玩嗎?先在這裡跟他們玩,時候他們疼了,他們就知道,這塊肉不是他們吃的……」黃然笑了笑,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我的子民們,我們到了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我們華龍共和國,馬上就要面臨一場大的戰爭,他們那些國家,不想讓我們過上好的生活,不想讓我們平靜的生活,我們能同意嗎?不能,我們堅決抵抗到底,我將領導我的士兵,和這些人鬥爭到底,你們放心,我們總有一天,會把這些人打出去,打出非洲,打到他們的老窩,華龍是我們的,非洲也是我們的,我的教徒們,你們是偉大的,你們是堅強的,你們都是聖子的孩子,聖子保佑你們……」黃然通過電視和網路,發布了一段視頻,宣布了自己的決心。一百三十萬軍隊,從海陸空三個方面進入了非洲,而非洲的一些國家,也參合了進來,華龍周圍的國家,都為聯軍提供方便,整個非洲這個時候亂成了一鍋粥……

「隊長,我們走了,呵呵……」大炮扛著那把狙擊步槍,後面跟著十幾個人,一個個面帶微笑的,好像去旅遊似地。

「呵呵,去吧!等把那群不知死活的東西給打走,我們再輕功,到時候給你一個一品大員,讓你也過過當官的癮。」黃然看著大炮,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輕輕的笑了笑。

「放心吧隊長,我大炮肯定要讓他們後悔進入非洲,呵呵,我們走了……」大炮擺了擺手,然後領著十幾個人走了出去……

同樣的場景有很多,龍牙三萬多士兵,被分散成許許多多的小隊,分散到了非洲各個國家,他們化整為零,為了華龍的未來而奮鬥,他們要跟一百多萬的軍隊斗,要和三十多個國家斗,他們才是真正的勇士……

「隊長,大夥都散了,我們怎麼辦……」張青這個時候關心的問。

「我讓你找的人都找過來了嗎?」黃然這個時候問道。

「都找回來了,全部是高手……」張青笑了笑。

「好,我們要進入敵人的後方,呵呵,他們不是說我們是恐怖分子嗎,我們就當恐怖分子了……」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張青聽到這話也有點興奮。

「呵呵,走,我們也離開這裡,下次我們回來的時候,就是我征服這裡的時候……」黃然輕輕的笑了笑,張青點點頭。

「浩然,弄好沒有啊……」黃然走了進去,看見在忙碌的尹浩然,輕輕的問。

「呵呵,老大,你看吧!怎麼樣……」浩然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架子上,一張人皮面具擺在那裡。

「呵呵,很精緻嗎?戴上就可以了嗎?」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來,我給你弄,帶上去沒有任何的感覺,嘿嘿……」尹浩然笑了笑,輕輕的拿起那張人皮面具來到黃然的身邊,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溫柔的給黃然貼在臉上……

黃然感覺臉皮一涼,然後就沒有任何感覺了,尹浩然這個時候輕輕的在黃然臉上撫摸了一遍,真氣慢慢的輸出,最後輕輕的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