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已經拋棄了她,她為什麼還厚著臉皮對別人抱着這麼大的夕陽?

她自己都放棄了自己,為什麼還指望別人愛她?

紀國航舌戰群儒帶着紀氏所有的財產投入有色金屬開採項目之後,賀顏深就知道紀氏撐不了多久了。

紀氏所有的財產加起來竟然沒有華熙的百分之十,根本不需要他費心費力去設這麼大一個局去將紀國航套進來。只要他稍作打壓,紀氏就沒有幾天了。

那天見到紀紹棠之後,他腦子裏只剩下親近她和擁有她,法人授權的文件也沒有讓她簽了,新的公司那好的上市被推遲了。

布朗先生已經派了人來接手華熙,賀顏深在媒體的眼皮底下進出華熙,卻已經不是為了工作,而是演戲。

程見秋還是回來,經濟報紙上都談到了他的壓力這件事上,很快B市人都會知道賀顏深是華熙前總裁。 此言令包恢三人神色皆有些波動,他們彼此相顧一眼,一時無言。

何岩叟心裡感慨,甚至驟然莫名有些傷感。他微嘆了聲,把玩著茶盞,若有所思。

文履善也雙唇緊抿,默了頃刻,低低道:「學生今日與謝府的長懷公子見過,我們也曾談到過這一點!他與我那孩兒似頗有幾分情義!所以,他,倒是提了一個法子!」

文履善的話教何岩叟眼前一亮:「對對!長懷公子與重幻是頗有幾分交情,我怎麼將他給忘記了!」

「這位謝府公子有些奇的!竟然要了個刑部郎中的職位,還願意屈尊跑去主動跟著大理寺旁觀學習,不知有何目的?」包恢想到這茬,奇道。

「先莫管他有何目的,履善你說說他有什麼法子?」江萬里一揚手,阻止了包恢的疑問。

「他說,此事只可用個釜底抽薪的法子!」文履善想起白日里謝長懷的所言,緩緩道。

釜底抽薪?

「怎麼個釜底抽薪法?」何岩叟急問。

「這個就要寺卿大人配合了,好好查一查劉管家!」文履善唇角輕揚了下,深邃的目光中隱隱泛出一絲輕寒。

何岩叟微怔,但是很快露出恍然之色,似乎有幾分明白文履善之意。

而江、包二人也相視一下,若有所悟。

……

依舊是漫天的烈焰,肆虐著整個無邊無際的樹林,火紅的光亮燃了半邊天空。似地獄血色的漫延,摧枯拉朽地將所有生機勃勃都給吞噬殆盡。

她還是赤著腳在奔跑,耳際那一道凄厲尖銳的女聲如同如影隨形的鬼魅,貼著她的耳根,焦灼如錐,扎入她嬌嫩的孔竅,鑽進骨血里,如附骨之蛆,揮之不去——

「快跑!快跑!——」

她到底該跑到哪裡去呢?

去哪裡?

可是,她沒有得到任何答案,只能拚命地跑,漫山遍野地跑,跑過溝壑,跑過山丘,跑入愈發漆黑的夜裡。

任由那些棘草、枝葉毫不留情地抽打刺傷她瘦小的身體,直到一個踉蹌,整個人墜入無底的黑暗——

「啊——」

趙重幻霍地睜開眼,一個打挺坐了起來,渾身輕顫。

她茫然四顧,望向昏暗的周遭,下意識輕撫過自己微微潮濕的額頭,這才回神想起自己正身處皇城司的大牢中。

驀然,她無力地失笑了一下,有些慶幸。

幸虧周圍沒有其他人,否則犀存或阿昭又可能要挨她飽含凌厲的一掌了。

她收回視線,然後輕輕地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身體。

只聽身下的稻草隨之細簌的動靜在安靜的夜中被無限放大,配合著那些獄客的豪邁呼嚕之聲,在暗淡道幾乎不可見的天光中。

趙重幻恍惚了幾息,緩緩起身走到那扇窄小的窗格前。

她仰頭努力盯著窗外那一方巴掌大的天地,黎明破曉的微光已經侵入,將昏暗的監舍襯得愈發晦暗難明。

腦中似依稀盤旋著噩夢裡那尖銳高亢的女聲,以及她自己散逸在黑暗中的驚叫恐懼。

她撫過戴著人皮面具的臉龐,皙白的手定在額頭上那一處青蓮印記,依舊安靜無息——

卻令人感到窒息。

可是,這到底是什麼呢?

種蠱之人到底是何用心?

她身上究竟藏著什麼秘密?

思及此,趙重幻不由有些茫然地微微一嘆。 ……

(小天使們晚點訂閱哈,我明天替換)

……

……

昨天有一個讀者在微信里和我說,再過一年我就要30歲了,突然不知道該找個什麼樣的人結婚了,只是今年特別想結婚,卻等不到那個理想的人。

雖然這幾年,身邊不乏有合適的結婚對象,也有讓我怦然心動的人,但每每只要把感情一放到現實生活中,就突然怕了。

可能是缺少對愛情,對未來生活的信心吧,即使是有一份真愛放在我面前,我也會不停的質疑他為什麼愛我,他是不是只是玩玩,如果結婚,將來的那幾十年,他是否會出軌變心,又是否會待我始終如一。茶作為藥用歷史悠久,簡單來講喝茶對腎的影響是以好的效果為主的。但凡事都有兩面性,所以,對喝茶的影響好壞也是因人而異的。下面我們就這一問題來說說喝茶對腎功能到底有何影響。

總的來說喝茶對腎好處多多

從茶的藥理性來講,喝茶對腎是有利的,不管是哪種類型的茶,鞣酸、茶多芬、維生素對調節血脂、尿酸都有特別大的功效,普洱生茶就更為明顯了,有肥胖、血脂高、尿酸高的朋友不妨試試。每天飲量控制在5-10克,對腎結石患者有排石作用。

其實,解茶醉的方法極為簡單,只要保持有足夠糖分的攝入即可。很多茶人都會隨身常備一些糖果盒含糖量高的糕點,感覺身體不適時立馬吃些。

而且在參加茶會時,主人大多會準備一些差點,精巧又管用。千萬不要覺得不好意思,一定要適時享用,以防茶醉。無論何時,總是品茶的好時節。約三五好友於高樓平台上,煮一壺老茶,談生活紛爭。

跟好友調侃,看那是朕為你打下的江山。忽而有些若有所失的惆悵。

如果正好趕上山雨初歇,月華如晝,趁著現在,一起喝茶學茶。喝茶可以培養氣質,多喝茶,多讀書,多旅行,多了解新鮮事物,讓自己做到說話有底氣。

我堅信茶人即是年事已高,卻也是溫文爾雅精神矍鑠。就像一本閱不盡的書,每一頁都有不一樣的令人信服的內容。

上了年紀的人都喜歡喝茶,茶中有歡樂悲喜,茶中有百感交集。品茶,不就是品人生么?

或許年輕時沒有文人蘇軾「枯腸未晚禁三碗,生聽荒城長短更」的豪邁,不及茶神陸羽「惟美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的神韻。

未經詩聖杜甫「不寄他人先寄我,應緣我是別茶人」的情分。我們相識於一個社交平台,因為當時都在聽RINI,接着打開了話匣子。我們的對話框持續更新了大半年,我們談生活談音樂,彼此分享日常。有天他分享了一首歌給我,我猛然發現他總是那麼剛好,方方面面都對了味。我喜歡他的浪漫。

所以,我在平安夜告白了。

可是,聖誕那天,我哭得稀里嘩啦。

今年偶然,我買了人生第一張黑膠,沒有唱片機,或許只是為了紀念吧。

雖然只是一部小小的手機,但卻藏着一個人太多的秘密。

如今社會,手機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基本涵蓋了他所有的重要信息:身份證明,社交關係,個人存款等等,都可以通過一部手機,看得明明白白。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手機是絕對的個人私隱,一定加了重重密碼,沒有人可以輕易看到裏面的內容。

但有個人可以是例外,那就是自己最愛的人。

男人如果非常愛你,那麼對於你來說,他的手機,一定是可以隨便看隨便玩的。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關鍵在「熬」。

但「熬」不是不思進取,而是不斷沉澱,積蓄能量。

有些人熬著熬著,成功了;但有些人熬著熬著,卻消失了。

竹子熬了4年,長了3厘米,但到第五年,每天長30厘米,最終可達15米之高。

但,有多少人,沒熬過那3厘米?

曾國藩少年讀書時,天賦極差。相比較小他一歲,卻14歲高中狀元的左宗棠,17歲中秀才的李鴻章,他的起點並不高。

但他的成就卻超過了很多人,這得益於他的勤奮和堅持。

修身、學習其實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堅持,每天進步一點點。

當我們面對一個複雜的問題,不知道如何解決時,我們的大腦便會自動將其優化,從而用更快捷的方式進行解決。

可這種解決方式,不過是一種取巧。

當一個人在自己固有認知下,便會糊裏糊塗地行走在隨心所欲的路上,從而錯失更好的機會,更多的選擇。大多數人之所以活得累,一是因為太認真了,二是因為太想要。

其實在人的一生當中,有很多東西本來就是不屬於我們的。

倘若慾望太多的話,只會是徒增人生的負累,讓身心背負着沉重的包袱,生活也會變得越來越累。

有一句話講得好:「對於不知足的人,沒有一把椅子是舒服的。」

一個人如果追求的東西太多、貪婪無度,就會失去生命中的靈性與智慧,喪失對一切的判斷,從而做出錯誤的決定,走上歧途。

當人生過半,真的就要學會知足,卸掉心中沉重包袱了。

《了凡四訓》中說道:「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從后種種,譬如今日生。」

過往的事,時至今日當做沒有發生;之後的事,都可以像今天一樣重新來過。

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要沉湎於過去,活在當下才是人生最好的活法。

在古時候,有個書生進京趕考,卻遭人暗算導致落榜,此時,青梅竹馬的戀人也離他而去。

書生從此一蹶不振,每日鬱鬱寡歡,以酒度日。

一日,他碰見一位高僧,便請教如何解脫,高僧不曾多言,只讓他跟着自己三天即可。陸盡歡:「……」

她給忘了邵默雖然走的是傲天式男主路線,但是目前根本沒經過掃盲那隻鳥就是她在「盼郎歸」中 楚瀾愣了下,「雨嫣,阿姨在公司開會呢,要不……」找你爸爸去?

謝雨嫣打斷了她的話,「你自己說的,有什麼事就找你,怎麼,說話不算數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楚瀾在想,如果事情不是很嚴重,就讓謝黎墨去處理一下好了,畢竟她還忙著。

謝雨嫣哭著說,「還說不管什麼事都可以告訴你,我還以為你真的會趕過來,不過是說謊騙人!」

楚瀾感覺事情不太對,「雨嫣,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謝雨嫣委屈的說,「庄強又欺負我了,還打我……」哭的特別傷心。

楚瀾說道,「好,你等著,阿姨這就趕回去,你告訴庄強,再敢欺負你,我找他算賬!」

掛了電話后,楚瀾打給了謝雨嫣的老師,老師說,庄強又跟謝雨嫣對上了,不但罵還打了起來,庄強的媽媽跑學校罵了雨嫣幾句,雨嫣特別委屈。

楚瀾說道,「我這就趕回去,下午再把那個庄強的媽媽叫過來,憑什麼罵我們雨嫣!」

楚瀾打開網頁,剛好一個半小時後有一個航班,趕緊下單,匆匆收拾了下,跟幾名高管打了個招呼,讓他們先討論,她必須趕回南部去,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機場,又以最快的速度辦好值機手續,還好沒誤了航班。

下了飛機匆匆趕到學校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學校有營養餐,謝雨嫣中午沒回家,這會兒正在教室上課,楚瀾跟老師了解了下情況,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庄強的媽媽已經在等著,知道謝家的權勢,這回沒怎麼罵,只是一味的指責謝雨嫣脾氣不好,說一句就動手打人,「你得讓她改改,我們是比較軟弱的,你要是碰上那種硬茬,這孩子肯定得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