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看得到在神座上的許辰,此刻再一次閉上了眼睛,身體僵硬,氣息全無。

「又死了?」

四面八方的人再次聚目眺望。

江族大帝臉上帶著殘暴,繼續出手:「不將你碎屍萬段我不會停手!」

他鐵扇邊緣露出鋒芒,在空中揮動,瞬間有無數道靚麗神光綻放,下一刻彷彿變成無數的刀鋒砍在了許辰身上,就見許辰的身體上布滿傷痕,不一會支離破碎,似乎要被分屍。

在他這不斷的摧殘中,天穹上的大帝神座再一次飄搖,變得虛幻,似乎下一刻就要消散。

「似乎真的死了……」

八方來人緊張注視。

「生命共享!」

忽然,魯九陰的聲音再次響起。

天地間那一根連接許辰和降命塔陣的紅線又一次綻放光亮,很快就看到無窮生機再次匯聚到許辰體內。

而許辰那支離破碎的身體,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又合併在一起。

同時。

天上飄搖虛幻的大帝神座,又一次奇迹般的凝實。

「唰!」

許辰的雙眼再一次睜開。

「又活了!」

眾人忍不住的出聲。

江族大帝臉色徒然陰沉起來,他看了看許辰,隨後又看向後面那密密麻麻的戰盟武者,以及眾武者中那高舉的黑色寶塔。

「看來是你們這群人和這座黑塔搞的鬼!」

低吟一聲,江族大帝露出一絲緊迫,放棄了許辰,忽然直衝黑塔而去:「那我就先毀掉這塔!」

他的鐵扇展開,雷霆喧囂。

對面。

來自戰盟的所有武者皆是一陣慌亂。

面對一尊大帝的進攻,沒有人能保持平常心。

「別慌!」魯九陰的聲音傳出:「保護黑塔,你們也看到了,只要黑塔還在,只要我們還有一個人活著,那所有人就都會像許辰一樣,絕不會死!」

他話音落下。

「吼!」

雷龍咆哮,一口將魯九陰連同周圍的十多個准帝吞下,砰的一聲,雷龍炸開,裡面的十個人紛紛身體碎裂,變成屍體墜落下空中。

然而黑塔之上光芒閃爍。

明明變成屍體的十個人全部詭異的再度睜開了眼睛。

「起!」

正墜落的魯九陰忽然一個踏腳,傷勢痊癒,再一次衝天而起。

「真不會死!」

下面圍觀的人震驚。

這是什麼塔,難不成是域外神器?怎麼會有這麼逆天的功效!

「我知道了。」

江族大帝忽然陰沉的停下了腳步,他目光森冷的看著黑塔,片刻后沉聲開口:「太古降命塔!生命共享,不死不滅之逆天之物!這東西早已經遺失在歲月長河之中,更是被天道所摒棄,你們怎麼會擁有!」

魯九陰回到原先的位置,經過剛才的一瞬間死亡,他臉色很不好看,此刻冷漠道:「你既然認識這是什麼東西,那應該知道你殺不掉許辰!所以在許辰證道成功之前,現在馬上逃亡還來得及!」

江族大帝怒急而笑:「我殺不掉許辰?只要將你們這群人全部殺死!他許辰便必死無疑!」

清穿之嬌養皇妃 砰!

他忽然踏步,沖向戰盟所有。

「想把我們全部殺光?那你就來試試吧!」

魯九陰絲毫不避讓。

戰盟來了十萬人!其中准帝強者不知多少,他們合力,哪怕大帝級強者也很難一瞬間把他們全部擊潰。

「死!」

江族大帝瘋狂出手,與戰盟十萬人衝殺,鐵扇一揮便殺死一片,幾個揮灑間,十萬人瞬間死了九萬!堪稱驚人。

然而轉瞬時間一過,黑塔再次轉動,死去的九萬人便那樣詭異的再次復生!

不能在一瞬間把他們全部殺死,但凡只要有一個人還活著,那所有人就都死不了!

這是來自太古的逆天黑塔。

「再給我死!」

江族大帝憤然出手,再次全力殺人,但一次又一次,每次下來眾人都能復活,他終究是不能把所有人滅絕。

他與戰盟的強者在僵持。

另一邊,陳族大帝在和麒麟糾纏。

地上,黎族大帝被許辰重傷凄慘,正在掙扎著恢復。

三尊大帝,此刻卻是紛紛離開了許辰身邊,在沒有一個人能阻擋許辰。

「果然,我命不該絕。」

大帝神座上,許辰冷眼看著三尊被各種原因纏住的大帝,他目光中神光璀璨,沒有了阻礙,此刻全力接受大帝神座的蛻變。

「嗡!」

天地之間,被中斷了三次的法則之力再度降臨。

被干擾了三次的浩瀚神力沖刷許辰的身體。

可以看的到。

許辰閉上了眼睛,此刻的他體內體外的傷勢正在飛速的癒合,並且有晶瑩神光綻放。

「唰!」

大帝神座上的光芒,隨著沒有外人的干擾而越來越濃郁,法則的降臨,大帝境界的蛻變,此刻步入正軌。

在神座上的許辰,氣息在飛速的壯大。

他大大小小的傷勢此刻完全痊癒,乃至於氣色都變得正常,紅潤,皮膚晶瑩,同時屬於他的強勢氣壓也再一次緩緩瀰漫開來。

「鏗鏘!」

許辰的全身都在發光,尤其是體內傳出金鐵碰撞的聲音,每一次聲音響起,都有一股璀璨的神光閃爍一下,猶如夜空中的閃電,短暫但是卻明亮。

這是力量在蛻變,法則在融合。

「掙掙掙!」

漸漸他體內傳出的聲音越來越極速,體外綻放的神光越來越絢爛,最後光芒不再閃爍,宛若變成一顆恆久的太陽在發光,與此同時是他體內有一絲壓迫九天,叫人窒息的絕強氣息,在悄然間覺醒!

「嗡!」

隨著蛻變越來越多,許辰整個身體上的光芒越來越驚人,就像是要化成火焰焚燒一樣,這種光極致的晶瑩,把他身體血肉都映照清晰剔透,如同最聖潔完美的聖人。

之後甚至於他的每一根髮絲都被重塑,飛揚間迸濺神光,璀璨晶瑩。

他在蛻變,如同火焰中即將涅槃新生的絕代神靈。 發生在許辰身上的變化越來越驚人。

他全身晶瑩剔透的神光奪目絢爛,氣息驚人攀升,引得八方眾人紛紛瞪大眼睛。

「許辰要成功證道了!」

「似乎已經不可逆轉,他的傷勢和實力已經全部達到巔峰,甚至比之前更強。」

「黎族大帝他們失敗了。」

眾人下了定論,現在的許辰已經全面復甦,不再是之前垂死的樣子,想要再殺許辰已經變得非常困難。

「江知!別再管那些人了,許辰要證道了!」

左側,被麒麟纏住的陳族大帝嘶吼,同時更加瘋狂的出手,只見混沌始麟在他手中已經被打的血肉模糊,身體支離破碎,到了死亡的邊緣,但卻依然頑強的阻攔,讓陳族大帝一步都不能靠近許辰。

「我看到了!」

江族大帝江知低吼:「但戰盟這群人布置了太古降命塔,不殺光他們如何殺許辰?!」

一句話讓天下眾人沉默。

江族大帝說的不錯,有太古降命塔存在,戰盟的人不死絕,許辰就絕不會死,但是要殺戰盟的人,許辰就會騰出證道的時間。

這是無解的局面。

「如此許辰證道一事便不能阻了?」

陳族大帝沉默片刻,與江族大帝對視,隨後一起看向許辰。

只見大帝神座上的許辰,此刻全身綻放金色光芒,比太陽還要耀眼,坐在虛空,彷彿是那鎮壓諸天的至尊,至高無上。

許辰已經完好無損,在想殺許辰,難了。

「那麼……」

兩尊大帝對視一眼,忽然陰森的看向身前阻攔他們的阻力。

「我就先滅掉這頭麒麟吧,它不日怕是會成為戰盟又一尊大帝級戰力,先宰了他也算不虛此行!」

陳族看向混沌始麟,殺機再度沸騰,許辰殺不掉,那殺這頭本就虛弱,現在更是垂死的麒麟卻是輕鬆多了!

另一邊,江知點頭,迴轉頭看向戰盟眾人:「那我就把這群戰盟的人全部殺死,毀掉他們的黑塔,這也算摧毀戰盟一大底牌!不過我一個人恐怕輕易做不到。」

「黎兄!你還沒恢復過來?!差不多便上來助我一臂之力吧。」

江知看向下面已經重新凝聚完整的黎族大帝,召喚對方上前。

黎族大帝雙眼頓時睜開,他不甘心的看向許辰:「這個許辰當真阻止不了了?」

「不行了,他的命的確很大。」江知點頭。

黎族大帝憤然冷哼,隨後轉頭:「那好吧,先殺掉戰盟這些人和這頭麒麟我們也算不虧,許辰的命就等我們殺掉這些阻礙后再合力擊殺!」

「所言甚是,我們三人合力,就算許辰證道成功了,也不過是更難殺一點而已,並不是殺不了,且讓他再苟延殘喘片刻。」

江族大帝揮手:「來吧,你我合力,先把這些人殺光。」

黎族大帝沉吟了一下,站了起來:「我依舊重傷,實力只有平時一半不到,不過對付這些人,應該沒問題。」

「轟!」

他登天而上,與江知並肩,橫掃戰盟所有來人,目光均如死神:「你們這群人敢參與大帝之間的戰鬥,死了也是你等活該!」

掙的一聲,他拔出長刀,刀光銳利,忽然便斬殺而出,籠罩全場三分之一的人,其中包括凌寒雪等許多神獄的舊部。

「擋住!」

凌寒雪眾人頓時嚴陣以待,一起合力組成劍陣,拼盡全力對抗。

「砰!」

天刀落下。

儘管凌寒雪等人用盡全力,儘管黎族大帝還是重傷之身,實力連平時一半都沒有,但是大帝與大帝之下的恐怖差距仍舊瞬間顯示出來。

只見這一刀所過,包括凌寒雪在內的所有人,全部如同脆弱的泥土被雷電擊中,砰的一聲,便爆炸而亡,不留任何的懸念,沒有絲毫能夠阻攔的餘力。

「撐住啊!」

另一邊的魯九陰在嘶吼,此刻出現了絕對的危機,兩尊大帝一起出手,他們足以被全滅。

然而。

江族大帝的鐵扇展開,萬鈞雷霆纏繞這毀滅法則降臨,落在了每一個人的頭上。

「轟!」

一片狂轟亂炸中,剩下的人頃刻大片死亡,眨眼的時間而已,就見在場十萬人統統化成肉泥,血灑虛空。

「螻蟻終究是螻蟻。」

妖精兩萬歲 黎族大帝看著場內死絕的十萬人冷哼一聲,目光看向了黑塔。

「我還沒死!」

忽然一個聲音傳出,只見血霧轉動,魯九陰的身形再次凝聚而出,剛才他化身閃躲,避開了死亡的危機。

「生命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