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上蒼憐惜,給了他重新再來的機會,這一次,絕不能放棄這個機會,一定要改變家人命運,迎回母親,讓一家團圓!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聽到辰夜話中的意思,肖奎怒笑不已,手心輕輕鬆開,那凝聚了在場多人能量所形成的利箭,是以一種極爲恐怖的度,對着前方衆人,暴射了出去。

無形利箭度極爲恐怖,所過之處,幾乎是出現了一條丈許長的真空地帶,在這裏,就算是空氣,都被那股強大能量氣息壓迫成了一片虛無。

“我先來!”

鐵奕天最喜歡的戰鬥方式便是以硬碰硬,因此這剛開始,他當仁不讓!

黑色鐵棍,直接朝着前方砸下,猶如雷鳴般的巨響,馬上在空間中炸響而起!

瘋魔緊隨其後,槍如雷電,在鐵奕天被震開之時,點在了那無形利箭上。

領主巫師 葉爍隨即閃掠而出,白扇如刀,帶起凌厲之意,怒劈而下!

最後,辰夜破空掠去,天刀上,刀芒暴涌,無堅不摧的緊隨在葉爍攻擊後,斬於衝來利箭之上。

“蓬蓬蓬蓬!”

連續四道聲響,利箭上的衝擊之力的確強大無比,他們四人聯手之力,竟然是各自被震的飛快後退,嘴角邊上,都是有着血跡滲透出來。

不過,辰夜四人,並非是普通的力玄高手,這一次被震退固然顯得十分狼狽,可那無形利箭,也最終是在空間中,微微顫了一下後,方纔咔嚓一聲,爆裂化成虛無,融入到了空間中。

無形利箭被破,肖奎臉色變了一變,他知道,就憑這一擊,是無法同時擊殺所有的人,可是,那出手的四個人,只是受了一些傷而已,並不是太嚴重,這就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難怪他們能夠在大華帝都造成那樣大的動靜,更是敢衝擊天一門!

“肖奎,交出我爺爺和林老!”抹去血跡,辰夜怒喝。

“想讓本座放了那倆個老傢伙,嘿嘿,沒那麼容易”

肖奎獰然一笑,旋即手掌揮動,廣場上,上千人直接將辰夜等人包圍在了裏面,肖奎獰聲喝道:“辰夜,你們這些人,的確很難纏,可螞蟻多了也能咬死象,我天一門衆多弟子,就不相信耗不死你們。”

天一門的行事方式,辰夜他們已經見識過一次,不得不承認,這個門派,有那麼一些凝聚力,至少死士訓練的很好。

若是這樣的上千人一同自爆的話,在肖奎看來,對方即便個個是地玄境界的高手,也都要極其狼狽,到時候,還不是仍由自己擺佈?

可他並沒有親眼看到,帝都皇宮中,辰夜是如何度過那數十人的自爆,因而就不清楚,辰夜所擁有的底牌是什麼。

即便辰夜半點底牌也沒有,他們陣容中,皇玄高手都有一位,豈會在乎了天一門,若非是要留着紫萱出其不意去解救老爺子與林老,在場的這些敵人,根本不會容他們有太多的反抗。

“哈哈,辰夜,你夠優秀,也夠狠,但比起本座,你狠的還不夠!”

肖奎大笑,旋即厲聲大喝:“給本座殺了他們!”

一道道的身影,鋪天蓋地的向着正中心處衝去,每道身影上,淡淡的死亡氣息,徐徐蔓延着。

衆人眉頭略是皺了皺,天一門的人,或許遵令行事,天霜門的這些弟子,有必要這樣一起送命嗎?天霜門固然也是得罪了辰夜,但與天一門有着截然不同的性質。

天一門如果抵擋不住,被連根拔除在所應該,可天霜門絕對不會,卻偏偏還要這樣做,天霜門門主不是腦袋被踢壞了,那就是,這裏面,一定有着不爲人知的隱祕。

看來,天一門中,祕密不少!

辰夜冷然一笑,正欲驅動古帝殿與天地洪荒塔的時候,突然,一道清脆聲音,由遠至近,清晰傳來!

“天一門掌控大華皇朝多年,本姑娘還以爲有什麼了不起的,原來,也只是懂得以多欺少,真沒意思啊!”

在這道聲音響徹的同時,有着數十道漆黑的身影,如電一般的射來!

辰夜眉頭頓時一挑,其餘的所有人,則是目光中,有着非同一般的驚訝來。

那數十道身影,度非常之快,只是一瞬,便是掠進了人羣中,旋即,殺戮開始。

但這些身影,雖然與人一般無二,可是散出來的氣息,卻並無人類的氣息,所呈現出來的生機,也是極其的紊亂,彷彿命不長久。

除此之外,一個個都是身子有種僵硬之感,同時臉色鐵青!

“鬼屍,風三娘!”

道道身影之後,又有倆道曼妙身姿,快降落辰夜身邊,左邊一人,風姿卓越,韶華雍容,卻有着一股濃烈的野性,極大的讓人有種征服之感,除卻風三娘外,還能是何人。

右邊同樣是爲女子,年輕了一些,長飄飄,紫色羅裙,而歲月,並未帶走她臉龐上的純真,依舊是有着令人憐惜的嬌弱。

“羅靈姑娘,風姑娘,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辰夜萬萬沒有想到,她們倆人會趕過來,當年在青陽鎮,固然也是想要藉助風三娘之力,以及讓羅靈整頓青陽鎮,好爲日後上天一門作準備。

可時至今日,他自身的實力,身邊人的實力都已足夠,自然而然就忽略了她們。

“你這話問的,我們都在青陽鎮,怎可能不認識?”

看着辰夜,風三娘眼瞳中,也是有着欣喜之色,畢竟曾經都生死與共過,後者對她,也算恩重如山,若非是辰夜,鬼墓她根本進不去。

不過此時此刻,依然有着一抹戲謔:“嘖嘖,小鬼頭果然是惦記着小měinǚ多一些,本姑娘老了,哎!”

聞言,辰夜略是尷尬的笑了笑,不過他對風三孃的性子也算是瞭解,當下怪笑道:“風姑娘,你在青陽鎮,那可是許多人心中的女神,現在,就沒必要來笑話我了吧?”

“好啊,幾年不見,連我你都敢打趣了,哼,先辦正事,完了後在算一下帳!”風三娘冷哼了聲,神色中,似有那麼幾分生氣的樣子。

辰夜就不由楞了下,算賬,算什麼賬?就爲方纔那句玩笑話?顯然不可能,青陽鎮大名鼎鼎的風三娘,還不至於如此小氣!

不愧是鬼真人煉製出來的鬼屍,風三娘顯然也是得到了鬼真人的真傳,除卻修爲因爲時間關係,自不可能三年時間就有着非凡地步,這些鬼屍,卻叫辰夜大爲羨慕。

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這一具,這些年來,隨着他也算是際遇頗多,可就是這樣,也不過纔在通玄境界中橫行。

可這數十具鬼屍,不怕陽光不說,論威力,似乎被辰夜這具還要來的強大一些,人比人,真的會氣死人的。

有着那數十具鬼屍嵌入,肖奎的整個部署頓時被打亂,鬼屍悍不畏死,攻擊,防禦,都讓天一門與天霜門的réndà爲苦惱。

即便是自爆辰夜衆人,被鬼屍緊緊護在了裏面,縱然自爆威力不凡,怕也難以對衆人構成致命的威脅。

一旦失去了衆多弟子,也無法得到想要的結果,所有心血,就會從此白費了。

他們有着顧忌,鬼屍在風三娘控制下,殺戮的更爲狂歡,短短時間中,已是不下百餘人喪生。

“肖奎,再不放了我爺爺和林老,你天一門,就沒了!”辰夜揚聲喝道。

肖奎也是極有果斷之人,情知繼續下去,只能讓門下之人死的更快,當即揮手,將所有人都撤了回來,然後看向辰夜,怒喝道:“來人,將那倆個老東西帶上來!”

廣場盡頭,是一方山壁,山壁下方,一道石門緩緩開啓,大約十多分鐘後,倆道蒼老的身影,在好幾個人,近乎是攙扶之下,慢慢走了出來。

“爺爺,林老!”

辰夜雙眼,驟是有着無窮無盡的恨意暴涌着。

老爺子他,全身上下,被手臂粗的鐵鏈,猶如毒蛇般緊鎖,而那條鐵鏈,卻是從老爺子雙肩琵琶骨穿出穿入,隨後穿過大腿

整個人,面無半點血色,其人更如一具乾屍一般,鐵鏈穿過的地方,那血,都已凝固,變成了漆黑之色。

林老狀態看上去是要好一些,然而,同樣如此萎靡,蒼白的臉色,那直接是讓人知道,這幾年來,他們一直是被關押在見不到陽光的地方。

而今陽光照射下來,倆位老人,竟都不適應,顫巍着的身子,如果沒有人扶着,只怕他們都會被風輕輕的給吹散。

紫萱等人眼瞳中,同樣是怒火涌動,那念晨,更是在眼神深處,有着內疚之色浮現

三年時間,僅是三年時間!

當年的倆位老人家,縱然古稀之年,但都有着通玄境界的修爲,老態龍鍾,走路龍行虎步,可現在,幾若行將就木,那裏還能看出,鎮國王爺的風範,那裏還有着通玄武者的氣度?

婚後鬥愛,高冷老公太深情 望着那倆道不chéngrén樣的身形,辰夜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着,拳頭緊握着,指甲刺穿了手掌,鮮血一滴一滴落下,滔天的殺意,頓時瘋狂的翻涌着,這一刻,他只想殺人!

“肖奎,今天,我若不將天一門踏平,我誓不爲人!”

聲音嘶啞而平淡,卻是讓得天地,都在隱隱間顫抖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更新最快最穩定,][更新最快最穩定,]滔天殺意籠罩整個天地風雲激盪雲霧翻涌一時間電閃雷鳴涌動天地間彷彿一句話攪動了天機

“辰夜”

葉爍與鐵奕天重重的攬住了辰夜的肩膀他們能夠感受到後者此時此刻的心情他們更加知道他的一切努力除卻解救母親之外爲的只是想要家裏人的平安與zìyóu

紫萱嘴脣輕咬着貝齒她同樣能夠清楚感受到辰夜心中之痛這三年中二人幾乎都在一起後者的努力她再清楚不過

所幸在某種程度上辰夜已經做到了如今的結局固然顯得不是那麼完美可至少他想關心守護的人都還活着

在那般殺意籠罩下所有天一門與天霜門的人均是心頭有着寒意浮動卻只有肖奎一人陰沉着臉着辰夜片刻後大笑:“踏平我天一門辰夜你做夢”

聽到這話辰夜仰天深深的吸了口氣而後輕笑:“放心我會讓你明白我的話不含半點欺騙性”

肖奎臉色這時不由自主變了變他已經在世間中度過了數十年時光曾經也年少過自然很明白年少時候的心性那是一種無法隱忍更是恩怨極度分明只要有了實力就容不得半分委屈

可辰夜所展現出來的卻像是一個如他這般混跡紅塵多年的老狐狸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就可以將心情控制好的人絕對是最可怕的一個人尤其是極度憤怒狀態下的控制

一念至此肖奎心頭上也是寒意大起旋即雙手一動直接將辰老爺子與林老抓到了身前喝道:“辰夜想要他們活着乖乖的聽本座條件否則”

“夜兒快走快走”

雖被囚禁三年生不如死可那鐵鏈之後當老人張開眼睛的時候依舊有着一道他人所無法模仿的精芒閃爍出來

辰老爺子眼光依舊犀利辰夜很優秀小小年紀已在力玄境界中可對手實在太強

辰夜搖了搖頭着肖奎笑道:“說吧什麼條件”

肖奎漠然道:“很簡單你自廢修爲永遠留在我天一門當人質本座答應放倆個老傢伙回去享享天倫之樂”

“我都不在如何稱得上是天倫之樂”

辰夜輕笑了聲目光中頓時寒意大盛:“肖奎懶得與你廢話了我心裏的殺意已是無法繼續壓制了”

“辰夜只要你上前一步倆個老傢伙就”

話音嘎然而止肖奎眼瞳頓如死魚般眼珠子死死的鼓出他眼睜睜的着一道身影幽靈般出現他的面前然後輕輕鬆鬆的帶走了辰老爺子與林老而他只能着

因爲他周身的空間竟被凝固任他是地玄高手也無法破開

“皇皇玄高手”

肖奎目瞪口呆面如死灰無論他怎樣自信面對皇玄高手都提不起半點反抗之心

“倆位爺爺”

手掌揮動將鐵鏈從倆位老人身上切除之後辰夜重重跪倒在地

三年前大華皇宮中如果不是老爺子他們這一衆人未必可以平安的離開爲了他們老爺子明知上天一門會有怎樣下場可依然堅決的留下將他們給趕走

當年的風采此時此刻那裏還有半點

而林老他更加不需要隨老爺子一同去受苦可僅僅是爲了他們這些晚輩爲了讓天一門的人放心更爲了他與老爺子之間的友情義無返顧在天一門遭受三年非人之苦

每一個人都說他辰夜這些年來付出太多承受了太多可與倆位老人比起來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倆位爺爺對不起讓你們受苦了”

雙腿所跪處一道裂縫都是清晰的呈現出來辰夜心中之恨已是無以復加

“夜兒快起來起來只要你們好好的我們受些苦也是值得的”

辰老爺子縱然一代軍神殺伐果斷此刻忍不住老淚縱橫辰夜能夠來到這裏不但是他修爲大進更是叫人明白大華皇朝中的事情已經完美解決了

他很欣慰

辰夜告訴他的那個夢雖然只是夢可辰老爺子心中明白前者沒有將之當成是夢而事實上當辰老爺子知道天一門插手皇室與辰家的恩怨之後他就明白如果沒有意外那麼這個夢將成爲現實

意外在那裏意外就是辰夜重新擁有了一身xiūliàn天賦

他改變了夢境亦是改變了命運辰老爺子怎不欣慰如若不然死後他怎有臉面去黃泉下見他的親人們更加沒有臉去面對那些忠於他爲了辰家可以連命都不顧的下屬們

“大家都好好的就等爺爺和林老回去了”

辰夜輕輕握着倆位老人那乾枯不成樣子的手片刻後輕輕放下道:“紫萱好好照顧倆位爺爺”

說完辰夜身影快若閃電般的來到肖奎之前那份恨意與殺意再也不曾有絲毫的隱忍迴盪於天地中頓時再度攪動着天地如驚雷劈落一般

“肖奎你該死啊”

凝固空間瞬間碎裂開來肖奎身影情不自禁的連退了數十米有餘這纔敢對上辰夜目光感受到那股必殺之意他目光中有着深深恐懼對方陣營中可是有着一位皇玄高手啊

“現在知道怕了有些晚了啊”

辰夜懸立於半空居高臨下着肖奎瘋狂之中卻是涌動着一絲絲的戲謔:“但我還是願意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贏我便還你zìyóu從此再不打擾”

“辰夜”

雖然忌憚對方的皇玄高手可辰夜畢竟不是當即喝道:“想與我堂堂正正的決一死戰好辰夜本座給你這個機會”

聞言辰夜大笑:“肖奎殺你不需要太多的人”

天際之上陡然一點幽芒閃現旋即增幅開來只是一瞬間猶若黑幕般籠罩着整個天一門自那漆黑的正中心一道身影閃掠下來伴隨着身影掠動龐大黑幕竟也一同的衝了下來

這般威勢着實不凡可肖奎對自己有信心無論那辰夜如何施展其本身只有力玄五重境界而自己地玄二重境界彼此間的差距他相信絕對能夠擊敗辰夜

至於敗了辰夜之後他會否能與他所說的那樣從此不來打擾肖奎已經不是很在意有這等人物在手中作爲人質相信即便那位皇玄高手都是不敢輕易的出手

這般念頭驅使下肖奎不閃不避迎着那黑幕與身影閃電般的衝出地玄二重天的修爲全數施展強大的勁氣直接是導致周圍空間出現了一圈圈水波般的漣漪尖銳的音爆之聲不斷炸響

倆道身影劃破長空在衆目睽睽之下轟然相撞

這個時候只聽得虛空中一聲宛如驚雷般的怒響瞬間之後龐大的能量氣勁自兩者轟擊處洶涌而出恐怖的氣勁居然是將那瀰漫天空的黑幕都衝散了許多陽光從黑幕縫隙中傾灑而進令得下方廣場終於是不在漆黑一片

似佔了上風的肖奎卻是臉色猛地一變他現那方黑幕中竟然是涌動着強大的吞噬之力配合着對手攻擊自己的同時也是吞噬着自己的勁氣

如此形勢下肖奎那一身地玄境界的修爲自是無法巔峯揮而辰夜在吞噬之力的幫助下有着摧枯拉朽之勢在黑幕將要散去之時一舉轟散了對方的勁氣旋即撞向他的胸膛處

“噗嗤”

肖奎噴出一口鮮血身體也是被那股龐大力量震得對着地面墜落而去

望着那竟是一招就落敗的肖奎天一門與天霜門的人個個臉色更加蒼白下來越級而戰的高手他們並非是沒有見過越階而辰夜越階一戰竟還能贏得如此乾淨利落

一舉擊潰肖奎辰夜眼瞳中殺機暴涌而出所謂給肖奎一個機會那是因爲辰夜要親手擊敗他這樣才能給後者臨死時候最大的恐懼

肖奎不是蕭無魘他沒有後者的修爲沒有後者的手段凌霄殿更不是天一門所能夠比的而辰夜也今非昔比混元珠之後對於吞噬之力的運用遠不是以前可以相比

僅僅是隨便擊殺了他實在難以彌補老爺子與林老三年的痛苦

“肖奎就讓你親眼去天一門是如何一寸一寸被我踏平”

辰夜張狂大笑掌心一揮天際上頓時耀眼五彩光芒從天而降霎時間便是將整個天一門都是籠罩了進去

重生而來後那相同的夢就如惡魔般始終都不曾離開過

這些年時間中沒有人可以瞭解揹負着這個夢辰夜的心是多麼的焦急與悲痛

所以即使在今天過後這個惡夢或將永遠離開命運也隨之改變可他的心都是不曾有太多的放鬆因爲那畢竟是他曾經親生經歷過的事情

因爲現在的他還不到放鬆的時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在那五彩光芒包裹中,除卻天霜門門主之外,其餘所有敵對之人,均是感覺到一股無可匹敵的強大吸力,牽引着他們,身不由己的向着那散五彩光芒的東西而去

“辰夜大人,請手下留情,這一切,都與我天霜門無關啊!”

廣場上,五彩光芒的吸力,固然是帶不走全盛時期的天霜門門主,可他依然是感覺到,如果被光芒吸收走的話,除了死之外,再無任何的路可以走。

“現在才求饒,你不覺得晚了一些嗎?”

辰夜森然輕笑,掌心連連揮動,一道一道的身影,接連不斷的,被五彩光芒帶走看着門下的弟子,一個個的,猶若是螻蟻般,被隨意的帶走,肖奎與天霜門門主肝膽俱裂,更是恨意滔天,可他們無能爲力!

除此之外,他們更是能夠聽見,一道道的慘呼聲及求救聲。

二人連忙放眼半空之上,只見,五彩光芒收斂着,一尊龐大的鐵塔,便如擎天之柱一般,毅力在天地之間,而透過鐵塔上的一扇扇門戶,他們能夠隱約瞧見,那些人,正在塔中,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辰夜!”肖奎與天霜門門主不由的怒喝!

聽到二人的怒喝聲,辰夜笑得極爲暢快,似乎這麼多年來,他從來都沒有這麼的開心過。

“怎麼,也知道心痛了,也知道了無可抵擋時的那種悲哀了?可還不夠啊,遠遠不夠!”

眼睛死死盯着那張有些瘋狂的臉龐,肖奎臉上有着一抹悽然,聲音嘶啞的說道:“這一切,都是我利益薰心,你若要報復,我甘心情願被殺,請你網開一面,放過其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