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破鐵,他不僅不能扔,還要好好保存!

“太坑爹了!”趙天驕極度鬱悶。

帶上‘絕世神兵’返回了甬道岔路,趙天驕剛要朝右邊的路口走去,卻是被寧思靜叫住了。

“天師,裏面的造化……沒有了。”

寧思靜皺眉道:“剛纔我看兩邊造化一致,心裏就有了懷疑。現在我知道了,這兩邊,都能通往地下湖水。”

“造化?一把廢鐵的造化!”趙天驕自嘲了一句,和寧思靜原路返回,離開了格格墓。

隨後,趙天驕將寧思靜收了起來,轉而喚出了獨孤勝寒,正在他要給獨孤勝寒加持狀態,離開這裏的時候。

突然的,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是寧思娜打來的。

“天師,你身邊的鬼軍,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竟然還有鬼君境的鬼!”寧思娜驚奇道。

趙天驕卻是有些發矇,鬼軍裏,道行最高的,也就只有獨孤勝寒,和卿伶幾個女鬼了,可是連一個鬼法境的都沒有,哪來的鬼君境?

“娜娜,你是搞錯了吧,我身邊哪有鬼君境的女鬼啊?”趙天驕隨後問道:“對了娜娜,你之前不是說,你們青煙盟的十大鬼君媚女過來要對付我麼,怎麼一直沒動靜了?”

寧思娜也愣了,沉默兩秒道:“天師,你還不知道呢?你身邊有個鬼君境的女鬼,在暗中保護你,將媚女攔了下來,使得媚女一直都沒有機會對你下手。周旋了幾日後,媚女返回了青煙盟,將冷月鬼君剛剛養練成功不久的千面妖姬帶走了,要去繼續找你報復!”

千面妖姬,趙天驕聽說過,這也是猛鬼十八養之一。千面妖姬的戰力不高,實力也不強,但卻屬於技術型的猛鬼,擅長幻化容貌,並能將其他之人的容貌外觀變化的猛鬼。 而趙天驕剛剛得知,想要解開十世宿命,需要集齊猛鬼十八養,這就有了十八猛鬼之一,千面妖姬的消息了。

“這還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啊。”趙天驕心裏一喜。

隨後,他又詢問了寧思娜幾句,便掛了電話。

獨孤勝寒耳尖,聽到了電話的內容,可她卻不知道關於陳無恥的事,使得開口問道:“主人爲什麼這麼說?”

趙天驕將在格格墓發生的事,大概說了一遍,然後笑道:“千面妖姬沒有什麼道行,尤其對方還是剛剛養練成功的,收服起來,應該不費力。只是這個媚女,道行高深,怕是不好對付。”

“娜娜說的那個暗中保護你的鬼君境女鬼,應該是雷姬無疑了。哎,可恨我的道行進展速度太慢了!”獨孤勝寒的語氣,有些酸酸的。如果她有鬼君境,哪怕是鬼法境的道行也行啊,不至於讓自己的主人,被別的女鬼保護。

趙天驕也沒想到,關鍵時刻,這個雷姬竟然會在暗中保護他。

“好了勝寒,我們還是先去神門吧。”

隨後,趙天驕給獨孤勝寒加持了狀態,直奔神門而去。

不多時,主僕來到神門。

這段時間,李芷煙因爲有養靈之體的緣故,在修煉上,進步還是挺快的。

畫符,唸咒,請神,完全不在話下。甚至神門的拳腳功夫,也練的小有所成,尋常三五個壯漢,都近不了身。

因爲在靈氣充足的地方修煉的緣故,使得李芷煙看上去,青春靚麗的容顏上,多了一些空靈的氣質。

使得趙天驕見到李芷煙,立刻就被對方的氣質給迷住了。

“媳婦,你現在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李芷煙見到趙天驕,也是滿心歡喜,自從趙天驕離開,她就擔心不已,即便此刻見了面,也是上下左右的仔細看了又看,開口道:“就知道貧嘴,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危險啊?”

李芷晴還有孟道靈也都圍了上來。

趙天驕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都說了一遍。

包括十世宿命,還有猛鬼十八養,也都說了出來。

“看來,你還是任重道遠呢。”李芷煙感慨道。

又閒聊一番,趙天驕得知吳道子對李芷煙傾囊相授後,便外出雲遊去了。

也就是說,李芷煙隨時都可以下山了。

而鬼軍戰將的武器雖然還沒都煉製好,但孟道靈也表態了,爲父親和門人的仇報了,她也不會死守山門,可以和趙天驕他們一併下山。

於是,趙天驕決定,先休息一晚,明天便回省城。

當天,趙天驕給沙樂打了一通電話,叫他明天去古樓街等他,對方自然滿口答應。

隨後,趙天驕又給高春和打了過去,可這貨卻是沒接。

“這是又去哪個天橋,給美女摸骨算命去了?”趙天驕嘀咕了一句,便收起了電話,轉而調戲李芷煙去了。

與此同時,這個時候的高春和,卻是沒在省城,而是在錦海市,一座古色古香的茶樓內。

“師父,是趙天驕的電話。”

雅間內,一箇中年白胖子,正專心致志的泡着茶。

這個白胖子,道號清水,是東北術法界掌座一清子的唯一弟子,在東北術法界地位超然。雖然沒什麼職位,也不管事,但任何一個堂主見了他,都會禮讓三分。

聽到高春和的話,清水輕嘆口氣:“這孩子命苦,在陰間出生,揹負十世宿命,百名鬼王窺視,天道規則注意……唉,本來出生就會死掉,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若非是他父母發下大願,永世留在陰間,給他換取一線生機,他哪裏會見到陽間的天日啊!”

“不過聽你描述,這孩子還是個小機靈鬼,和他父母一點不像。八成就是被那個茅山老賊道給帶壞了。哈哈……”白胖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倒了兩杯茶。

高春和不客氣的拿起一杯,喝了起來,然後道:“師父,聽你這話,你跟他父母關係不一般啊?”

“我和他老子,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他父母不在,我理應照顧,但我不方便出面……既然他給你打電話,你一會就去省城,多和他親近親近,如果他有什麼危險,就給我打電話。”

“師父你放心吧,這小子連劉道坤那老狐狸都給坑了不止一次,誰能讓他有危險?”高春和忽然眼珠一轉,嘻嘻笑道:“師父,這也屬於你給我安排的任務吧。那你給我一個獎勵唄,要求不多,一張字據就行。”

“字據?”清水一瞪眼:“你個兔崽子還真是跟啥人學啥人,連你師父我都坑,你是不是找死啊?!”

高春和笑道:“師父,我開玩笑的,別當真。”

“你開玩笑,老子沒心情開玩笑。你右手的符籙手,記錄多少符籙了?”清水問道。

說起正事,高春和收起玩世不恭:“一共六十九種了。”

“符籙手是術法界六大奇蹟之體中的一個,將各種功能的符籙,記錄在手掌中,便不需畫符,用靈力催動,就可無限使用,這也是六大奇蹟之體中,攻擊性較高的一個。不過,據記載,符籙手記錄符籙數量,最多也就是一百零八種,而這也要看資質而定。”

“老子的符籙手,資質比你好,但極限也就是一百左右。所以,你以後再記錄的時候,要謹慎一些,稀鬆平常的符籙,就不要記錄在手中了,免得佔據份額。”清水道。

高春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師父。關於我左手……”

“你左手我會繼續調查典籍的。實在不行,等我師父也就是你師祖出關,我去請教他。”清水不耐煩的揮揮手:“行了,你走吧。”

高春和點頭應是,然後出其不意的用右手在清水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後一邊往外走,一邊驚叫道:“哎呀師父不好了,你的爛桃花又要來了,你老人家自求多福吧!”

“臭小子,當初老子就不該將算命符記錄在你的符籙手上,讓你次次都給老子算,好桃花都被你算爛了!”清水氣呼呼的道。 然後,趙天驕又帶着二人,去了喪葬一條街的花圈店。

“這店鋪雖然是賣喪葬物品的,但這以前是劉家的產業,實際是捉鬼爲主。我們接手不用宣傳什麼的,直接開店營業就行。”趙天驕介紹後,對李芷煙道:“媳婦,以後你就是老闆娘,這裏就全權交給你負責了,孟姐你也幫襯着點,我再把沙樂安排在這裏,給你打打下手,跑跑腿什麼的。”

李芷煙臉一紅,輕啐道:“呸,誰要做老闆娘。”

話雖如此說,但李芷煙心裏還是美滋滋的。

孟道靈問道:“天驕,不是兩間店鋪麼,另外一間呢?”

“另外一間,是算命的鋪子,在古樓街那邊,我打算交給高春和打理,畢竟他就擅長算命。”

正說話間,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然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哈哈,天哥你可真夠意思,有這好事,第一個就想到兄弟我了。”

話聲落,高春和夥同沙樂走了進來。

趙天驕一愣:“你倆咋走一起了,你們好像沒見過面吧。”

“你直播捉鬼,視頻裏有沙樂,我見過,路上偶遇。”高春和笑道。

沙樂則是興奮的道:“天哥,你現在是真牛逼啊,幾天不見,不僅有房了,還有店鋪了,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昨天打電話的時候,沙樂就聽趙天驕說了大概,使得一見面,就激動的不行。

“天哥,我不管,以後我就跟你混了,你想攆我你也攆不走。”

趙天驕笑道:“那你就好好表現吧。”

聊了幾句,趙天驕便帶着衆人,去了古樓街的算命鋪子,也算是帶着李芷煙他們認認門。

兩間店鋪的規模,都不小,且都是二層樓。花圈店的鋪子,在後面還有院子倉庫。

在參觀完畢後,衆人在一起吃了頓飯,也算是爲了明天店鋪開業,慶祝一下。

而且,趙天驕也沒打算舉辦什麼隆重的開業典禮,明天直接開門營業,萬事從簡,只爲經營。

趙天驕雖然不愛錢,但也要自食其力。其次,捉鬼的鋪子,說不定啥時候就能碰到個十八猛鬼中的一個呢。另外,算命的鋪子,也能在暗中,收集一些猛鬼十八養的消息,和他前幾世的消息。

畢竟,他想解開十世宿命,就要照着這兩個目標發展。

當晚,趙天驕陪同李芷煙回了李乾文家。

從放假,二人就離開了,一走就是大半個月。

使得李乾文都以爲自己的寶貝閨女,被趙天驕給拐跑了。

而今李芷煙學道也算是小有所成,以後,也是要在這方面發展,自然,不能繼續隱瞞。

李芷煙便將自己學道的事,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李乾文唉聲嘆氣,神色複雜,最後只是囑咐趙天驕,千萬要照顧好李芷煙。

“李叔,你放心吧,小煙是我媳婦,我就算自己有事,也不能讓自己媳婦有事啊!”

李乾文陰陽怪氣道:“這還八字沒一撇呢,媳婦就叫的這麼溜。”

“咋沒一撇呢,我第一份彩禮都送上了。”趙天驕道。

李芷煙和李乾文一臉疑惑的看向趙天驕,後者問道:“什麼彩禮?”

“花圈店啊,小煙現在可是我的老闆娘呢。”趙天驕一本正經道。

李乾文恨不得給趙天驕一巴掌,你腦子有病吧,送彩禮送花圈店,這是正常人能幹出來的事?

李芷煙也是滿頭黑線:“趙天驕你這算盤打的可真好啊,自己當甩手掌櫃不說,還美其名曰,送我花圈店當彩禮?你覺得,衝着這份彩禮,我還能嫁你麼?”

“開玩笑的。不過,彩禮是真的有,看,媳婦,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法器!”趙天驕拿出從劉重基那裏得到的打鬼尺,遞給了李芷煙,並將打鬼尺的厲害之處,說了一番。

李芷煙立刻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然後按照趙天驕所說,注入靈力後,打鬼尺上的符文,立刻出現了金色光暈。

“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謝謝你天驕。”

趙天驕嘿嘿一笑:“你喜歡就好。不給我個吻,獎勵一下麼?”

李芷煙臉一紅,看了眼自己老爹,然後風情萬種的白了眼趙天驕。

與此同時,媚女再次來到省城,且剛剛通過青煙盟的情報網,瞭解到,趙天驕接受了兩個店鋪。

“真有意思,養鬼捉鬼,只怕這小子是術法界裏,僅此一個吧。”媚女一襲粉色長裙,妖嬈魅惑,粉色髮絲,在夜風的吹拂下,給她精緻嫵媚的面容,增添了一份夢幻般的吸引力。

而在媚女身邊,則有透明的虛影。這虛影時而給人真實感,時而又如同不存在。從玲瓏有致的身影上,不難看出,是個女性,可卻讓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彷彿她的容貌,無時無刻不在變幻一般,讓人難以捉摸。

“千面,這是你第一次出任務吧?”媚女問道。

這個虛幻的鬼影,正是猛鬼十八養之一的……千面妖姬。

唯一一個,擅長幻化之術,而且,即便是修道有成的術法人士,也難以看透,經過她幻化的真實容貌。

千面妖姬淡淡的‘嗯’了一聲。

“你會喜歡出任務的。因爲,在這個時候,你可以踐踏生命,予取予求,繼而明白,我們有多麼強大。”媚女咯咯嬌笑。

千面妖姬似乎不喜歡說話,再次淡淡的‘嗯’了一聲。

而此刻,媚女正走在一條繁華的街道,她的嬌笑,引來了不少行人的注意。

女的會嗤之以鼻,罵一句:妖豔賤貨。

男的則會目露驚豔,色與魂授。

甚至,還有男人,從街道旁的KTV裏,小跑走了出來。

“美女,一個人啊?這家KTV是我開的,進去玩玩?”一箇中年人,癡迷的看着媚女。

“皇朝KTV……”媚女嫵媚一笑,伸出玉手挎在男人的胳膊上,呵氣如蘭道:“好啊。不過,你可別後悔哦。” “怎麼會後悔呢,美女肯賞臉,我是求之不得啊!”中年男人受寵若驚,同時貪婪的目光,毫不掩飾的在媚女惹火的身段上巡視着,然後走進了KTV。

千面妖姬若有似無的虛影,無聲無息的跟在後面。

十分鐘後,KTV三樓的一間豪華套房裏。

那中年男人衣衫不整的倒在牀上,雙眼圓睜,嘴巴大張,整個表情,都扭曲到了極致。

而他,已經沒了呼吸。

似乎在死前,看到了極爲驚恐的一幕。

美女優雅的坐在一旁,嘴角帶着一抹鄙夷:“臭男人,也想上我,活該你倒黴。”

“正想找個身份,給趙天驕的小店開開張,你就來了,這就是你的命。”說話間,媚女伸手扣在男人的頭頂,將他的魂體抓了出來,然後搜魂。

在搜魂完畢後,男人的魂體也魂飛魄散了。

“葉峯,還真是這裏的老闆,最巧合的是,竟然還知道趙天驕店鋪前身的老闆。”

媚女似乎覺得一個人自言自語有些無聊,轉頭看向一旁的千面妖姬:“千面,你就不好奇,我接下來怎麼做麼?”

千面妖姬很不給面子的搖了搖頭。

“你也真是無趣。”媚女輕嘆口氣,然後直接道:“到了你出手的時候了,給我幻化成這男人的樣子吧。”

千面妖姬點了點頭,然後虛幻的魂體一飄,籠罩了媚女的嬌軀。

接着,只見媚女的樣子,逐漸的變成了男人葉峯的樣子來。

容貌,身高,服裝,氣質……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千面妖姬虛影一閃,出現在了媚女的身邊,淡淡道:“好了。”

她的聲音,也是那種飄忽不定,前一刻響在耳邊,下一瞬,又彷彿沒出現,讓人會誤以爲產生了幻覺。而且,上一秒軟糯甜嫩,下一秒,就是高冷成熟。

媚女拿出一面小鏡子照了照,然後驚歎道:“不愧是猛鬼十八養的千面妖姬,這幻化之術,足夠以假亂真……呀,就連聲音,也都變了,這不是以假亂真,我就是葉峯!”

隨後,媚女從青樓鬼窟放出一個厲鬼,將屍體吃掉。

她本可以直接找上趙天驕,將他殺了。

可媚女擔心,雷姬就在趙天驕身邊,使得媚女想到了一個能夠長久潛伏在趙天驕身邊的辦法來。

第二天,兩個店鋪,便開始照常營業。

不過一天下來,也沒什麼人,使得趙天驕便去了高春和那裏。

傍晚,沙樂和李芷煙收拾一番,就要關門,卻在這時,來了一箇中年男人。

從穿着和氣質上來看,是個成功人士,可他的神色中,卻是滿臉愁雲。

“呃……請問,你們老闆在麼?”

李芷煙問道:“你是說,之前的劉老闆麼?”

“對對,我找劉道純劉老闆,我是他的老主顧了。我叫葉峯,麻煩姑娘,給你們老闆打個電話,我有急事!”

李芷煙笑道:“劉道純已經把店鋪盤給我了,他們一家已經離開省城了。你有什麼事,和我說也一樣。”

沙樂連忙拉着李芷煙去了裏面,然後低聲道:“我說煙姐,我看這人,八成是遇到鬼了。現在天哥和孟道靈去了高春和那裏,就我們兩個,能行麼?”

李芷煙瞪了沙樂一眼:“這是咱們第一單生意,怎麼能往外面推。 冷漠系少女 況且,你煙姐我,早已經今非昔比了。”

葉峯見二人在裏面嘀嘀咕咕的,似沒了耐心,轉身就要走。

李芷煙笑道:“葉先生,我看你面無明光,印堂晦暗,是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了吧。實不相瞞,我也是修道之人,不妨說說你的急事。”

走到門口的葉峯,目中寒芒一閃,嘴角帶着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