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博馬上又強勢起來,「說了,我親自去接你的,你老老實實地在海家住著,等我去接你,我會跟海銘鋒說,我沒有過去接你之前,都不讓你離開東城的。」

若晴「……」

剛剛那個柔得都可以滴出水來的男人是誰?

「海家的家主夫人怎麼樣了?」

戰博得知若晴過去的當晚,家主夫人便醒轉,本能的反應也和海家人一樣,覺得若晴自帶錦鯉體質,她一去海家作客,成了植物人的家主夫人都醒來了。

葉箐醒來,本與戰博無關,不過他還是替海銘鋒開心。

因為,葉箐醒來,海東宸那個小鬼頭就不會再跟他搶若晴了。

戰爺確實和一個三歲的孩子爭風吃醋。

「今天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有海家主的深情包圍著她,在她昏迷不醒時,對她的護理也很到家,她醒來后,一天比一天好,醫生都說她創造了奇迹。」

葉箐恢復得是很快。

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在家裡休養上一年半載的,就能恢復如初。

「她既然在恢復當中,以後那小傢伙就不會再纏著你了,他有他自己的媽,你是我孩子的媽。」

若晴失笑「你的孩子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想要,還不容易。」

戰博一語雙關。

都說小別勝新婚,等他去接回若晴,要吃一頓飽的。

他讓若晴留在東城多玩幾天再回來,一是他還要處理很多事情,二是,若晴現在不方便嘛。

接了老婆回來,看得著,吃不到嘴,那種滋味不好受。

若晴笑道「還是遲點再要孩子吧。」

她還有很多仗要打。

此時懷孕,不利。

「嗯,不急,咱們的婚禮還沒有舉行呢,老婆,等我接你回來,我們的婚禮事宜也要提上日程了。」

領證都好幾個月了呢。

他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

籌備婚禮還需要一段時間。

等到舉行婚禮的那天,他肯定能站在她的身邊,完成他們的婚禮。

「你現在回公司還是回家?」

「回公司。」

「記得用冰塊敷臉。」

戰博哦了一聲,「我會的。」

「消腫后,我要和你視頻通話,確定你用冰塊敷了臉,消了腫。」

等她回去,她絕對會找明楓算帳的。

「好好好,我都聽老婆的,老婆別生氣哈,也不用擔心我,我這麼大個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只要你開開心心的,不再難過,我就會好好的。」

對於戰博來說,若晴安好,便是他的晴天。

「你這是什麼語氣?嫌我嘮叨了?」

「沒有的事,我就喜歡聽我老婆嘮叨我。」

某少的求生欲非常強烈。 紅薯干磨成面帶回家,當天晚上就和了一盆麵糊。

李秀紅和的,一大盆。

在李星星的要求下,往裡加了兩瓢麵粉,變成了二合面。

第二天,懷著對菜煎餅的期盼,李星星難得沒睡懶覺,早早地起來刷牙洗臉,到廚房一看,發現李婆子已經烙了厚厚一摞煎餅,盆里的麵糊只剩底兒。

地面上支了一張三條小短腿的黑鏊子,直徑六十厘米,正面微微凸起,磨得油光發亮,底下燒著軟柴火,就是玉米棒子皮、枯草、蘆葦之類,然後李星星就見老人家舀一勺麵糊放上去,右手的長條形竹坯子對著麵糊一推一轉,由外向內合攏,一張薄薄的煎餅很快成型了。

煎餅熟透的時候,老人家已就著左手邊的小水盆兒把竹坯子刷乾淨了,把煎餅揭下來反放到成摞的煎餅上方,油布擦一擦鏊子,繼續烙下一個。

簡直超能力!

李星星就不會,因為六十年後流行機器煎餅,長方形,方便快捷。

圓圓的手工煎餅倒也有,賣得比較貴。

「姥姥,您起得太早了吧?」

李婆子一笑:「年紀大了,醒得早。」

盆里剩下兩勺麵糊的時候,李婆子開始做菜煎餅了。

李星星沒見過這種古老的烙餅方式,蹲在跟前看著李婆子把蓋簾上烙好的一摞煎餅翻過來,取最上面有點破爛的兩張煎餅放到鏊子上。

底下,是剛攤好成型的一張煎餅。

然後往煎餅上鋪切碎拌好的白菜餡兒,餡兒上也鋪三張煎餅。

鏊子底下添柴燒火,烙熟了,翻過來再烙,而且不時地轉動,覺得差不多了,再把菜煎餅對摺起來,用竹坯子挑到李秀紅端來的菜板上。

「星星,你先吃,我再烙一個。」一個根本不夠吃。

李星星哦了一聲,飛奔到切菜的桌子前,盯著李秀紅切煎餅,抓起一塊,燙得左手換右手,直跳腳:「好熱,好熱!」

李秀紅又好氣又好笑:「急啥?沒人跟你搶。」

「聞著香嘛!」煎餅烙得焦黃酥脆,白菜餡兒熟得恰到好處,味道著實不錯。

李秀紅搖搖頭,把剩下的菜煎餅放進盤子里,端給李老頭兒和十三姥爺,又一人給盛了一碗早早做好的紅薯稀飯。

一碗飯,兩塊菜煎餅,對於十三姥爺來說,已是難得的好生活。

李星星在飯桌上咬著煎餅笑,「這算什麼好生活?十三姥爺,您好好保養身體,和我姥姥姥爺一起,爭取再活五六十年,到那時,雞魚肉蛋吃不完,衣裳鞋襪穿不完,反而是粗糧成了大家養生的稀罕物,玉米面兒、紅薯干真的可以貴過大米白面。」

十三姥爺不敢想象:「我聽你吹牛!」

「十三姥爺,您別不信啊,要不咱們打賭。」李星星覺得自己穩贏。

「打賭就打賭,反正你贏不了。」十三姥爺活了五十多歲,從來沒聽過普通老百姓能過上雞魚肉蛋吃不完的好日子。

從古至今,都沒有。

他小的時候,老李家日子過得很好,畢竟李老頭兒做莊頭兒,李婆子又是主家下嫁過來的廚娘,但也沒過上天天有雞鴨魚肉吃的滋潤生活。

李星星眨巴大眼睛:「我要是贏了呢?」

「你贏了,姥爺我就把自己珍藏的寶貝送給你。」雖然爹娘留下的好東西都叫前妻改嫁時帶走了,但十三姥爺手裡仍有一兩件寶貝。

李星星笑嘻嘻地道:「我贏定了,您就擎等著您的寶貝換主人吧!」

正說著,門外傳來郵遞員叫李星星的名字。 另一邊,忍界已經是沸騰了。

能夠再次看到這樣的懲罰,全忍界的lsp們紛紛起立,對系統是千恩萬謝,說不完的愛意和感激。

原本,作為這群無欲無求的傢伙們,已經不再關注,系統到底會出什麼問題,給什麼獎勵。

畢竟對於他們而言,一切都是無用功。

因為他們沒有實力,也沒有最強的智商,更沒有劇本,他們能做的,只能是看。

可是,可是….

他們有著一顆好色的心啊!

雖然他們做不到,但是不代表他們不能看懲罰啊!

每每看到這一幕,他們心中的小宇宙就會瞬間爆發燃起!然後紛紛聚精會神的聚集在屏幕前,等待著,眼前的直播間,播放她們最喜歡的內容!

與此同時…

霧隱村。

蹲坐在房間內的照美冥苦笑著,撩了撩自己紅褐色的髮絲。

面對系統眼前所浮現的提示框,不由得讓她有些為難。

【是否現在選擇進入?】

【是】

【確定】

「喂,根本沒有點否的機會啊…」,照美冥苦笑著吐槽道。

現在的她,只能是無奈的選擇是的同時,並且在心中默念,希望對方長得不要太丑,不然的話,自己絕對是下不去嘴巴的。

畢竟親一個不認識的人,實在是太強人所難了。

當然,另一邊不出所料的,肯定是凌白本人。

畢竟是系統宿主,不管怎麼做,怎麼選,肯定拿到福利的肯定是凌白。

這邊,糾結許久的照美冥長嘆一口氣,終於是做出了決定。

隨著照美冥做出選擇之後,凌白和照美冥兩人,便被一陣強烈的空間吸力所帶走。

身體,也隨之消失在了房間內。

等到一股莫名的,從腦中浮現的暈眩感散去之後,緊隨其後浮現在兩人眼前的,便是一片極其美麗的森林。

樹木層層疊疊,陰影互相遮蔽,鳥兒們在天空中歡快的歌唱。

四周溢出來的花香,簡直是讓人陶醉不已。

四處張望,不難發現,不遠處,有著一個圓頂的,銀白色的小型涼亭。

涼亭的四周,被淡淡的綠色的所包裹,一點兩點的鮮艷紅花,也是點綴著這些美妙的環境。

而涼亭內,正端坐著一名英俊的小男生,一邊恭敬的給照美冥沏茶,一邊緩緩地,整理著滿是鮮花的桌面。

「這裡就是系統所傳送的地方嗎…真美啊。」,照美冥一邊嘀咕,一邊邁步走向涼亭。

聽到聲音的凌白緩緩扭過頭,連忙站起身的同時,恭恭敬敬的對著照美冥微微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