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的空間不是很大,只有兩個立方大小。

裡面的東西也不是很多,也沒有他所說的長劍,不過裡面卻是有許多珠寶黃金,足有七八口箱子,另外還有兩個小盒子。

那兩個小盒子明顯的看起來檔次要高許多。

黃宇意念一動,那兩個小盒子便落在了手中。

打開了其中一個盒子,這個盒子稍稍要大一些。

打開之後,黃宇瞪大了眼睛,吃驚不已,裡面擺放著的東西是靈石,居然是靈石,足有數十枚,而且不是一般的靈石,這是中品靈石。

中品靈石,那可就珍貴了,比起下品靈石要珍貴百倍,也就是說,一枚中品靈石可以兌換一百枚下品靈石,甚至是更多。

對於修鍊者來說,靈石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對於元丹境以上的修鍊者來說,沒有靈石,要想提升修為,實在是太難了,這也就造成,一些資質極高,但沒有足夠靈石修鍊的人,止步不前,浪費了大好的資質。

這樣的人,可不在少數。

當然,一些資質極好之人,一般都會被吸收到各大宗門之中去,在這些宗門裡,得到培養。

而即便是在那些大宗門裡面,靈石也是稀罕物,中品靈石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只有修為達到元神境的修鍊者,才有資格使用中品靈石。

「呼……」

黃宇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中品靈石,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盒子裡面居然有中品靈石,而且數目居然有三十枚之多。看來那黑岩子是個大財主。

這一個盒子之中是靈石,對於另外一個盒子,黃宇更為期待了,到底那個盒子之中是什麼呢?

屏住了呼吸,黃宇打開了另外一個盒子。

這個盒子之中,擺放著一個瓷瓶,還有一張符篆。

這符篆並不是一般的符篆,而是特殊的玉石符篆。

與一般的符篆不同,玉石符篆的製作要求更高,需要制符之人有極其強大的精神力,制符的水平也要超出一般制符者很多。

玉石符篆與一般符篆最大的區別在於,一般的符篆只能夠使用一次,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而玉石符篆不一樣,這玉石符篆可以使用多次,根據製作符篆的玉石不同,玉石符篆的威力和使用的次數分別不同。

「露露,這是什麼符篆?」黃宇將那枚玉符拿在手中,問道。

「這是元靈符。」

「元靈符?什麼是元靈符?」黃宇微微一愣,問道,「這元靈符又有什麼作用?」

「元靈符,就是將一些強大玄獸的元靈抽取出來然後注入到符篆之中,形成元靈符,這元靈符可以釋放出強大的元靈來戰鬥,這一枚元靈符是長臂石猿的元靈符,長臂石猿相當於元神境的武者,這一枚元靈符可以使用三次,三次之後,就失去能量,沒有用了。」露露打了個哈欠,說道。

元靈符,可以釋放出長臂石猿的元靈進行戰鬥,黃宇眼睛一亮。

這對於自己來說,簡直就是量身定做的。

如今,黃家面臨一場大劫,黃大石又受了傷,即便是得到真正的療傷丹,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徹底恢復,而有了這元靈符就不一樣了。

利用這元靈符對付蘇家和陳家,那簡直輕而易舉,這一枚元靈符可以使用三次,去蘇家一次,陳家一次,滅掉了蘇陳兩家,那麼黃家在柳林鎮再無後顧之憂。

驚喜不已的黃宇將手中的元靈符小心的收了起來,嘴角揚起笑容,心中暗付,蘇家,陳家,既然敢打黃家的主意,那麼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收起了長臂石猿元靈符之後,黃宇將目光放到了另外的那瓷瓶之上。

拿起來細細一看。

培元丹,居然是培元丹。

培元丹,顧名思義,可以固本培元,用來打基礎是最好不過的,看來那黑岩子早就已經想好了,自己利用這培元丹,可以把基礎打牢靠,讓自己的真氣變得更加渾厚。

打開一看,這瓷瓶之中,培元丹有三枚,足夠自己使用了。

收起了培元丹,黃宇看了看黑岩子的屍骨,拿出匕首,在地上挖了一個坑,將黑岩子的屍骨埋了下去,並跪下,磕了三個響頭。

做完這一切之後,黃宇才站了起來,轉身離開。

才出石室,就聽到了「轟隆、轟隆」的響聲。

「不好。」黃宇暗呼,「石室要塌了,這黑岩洞似乎也承受不了了。」

黑岩洞一旦坍塌,自己可就麻煩了。

黃宇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石室塌了無所謂,但要是整個黑岩洞塌了的話,那些強大的玄獸定然會出來,那麼自己還有機會可以逃離么?

結果很顯然,自己根本沒有可能從那些恐怖的玄獸口中逃離掉。


「黑岩子啊黑岩子,怎麼說,你給了我這麼多好處,也算是我半個師尊了,作為師尊,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陷害一把我這個當徒弟的,真是……」黃宇鬱悶不已,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露露,現在該怎麼辦?一旦黑岩洞坍塌掉的話,我們很難離開這裡。」

「主人,太不仔細了,其實那黑岩子早就給了主人離開的辦法的。」露露道。

「黑岩子給了我離開的辦法?」黃宇微微一愣,回想一下,但卻怎麼也沒有想起來,「露露,你就別吊我胃口了,到底是什麼辦法?」

「元靈符,主人可以使用那長臂石猿的元靈符離開這裡。」露露眨巴了她那美麗的眼睛道。

「元靈符?」黃宇呼道,「那元靈符只能夠使用三次,這樣就耗費一次,那豈不是虧大了?」

「使用了一次,主人不是還有兩次可以使用嗎?如果不使用這元靈符的話,主人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看是小命重要還是這元靈符重要?主人自己去衡量呢。」露露一聽黃宇這麼說,不由翻了翻白眼道。

「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黃宇實在是捨不得那元靈符,要知道,那元靈符一旦施展開來,可是相當於元神境的強者,持續時間半個時辰,這足以讓自己在關鍵時刻保住一命了,如果這樣就使用掉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我是沒有其他辦法了,主人你自己看著辦吧,到底是自己闖出去呢?還是利用元靈符幫助,當然,如果主人想闖出去的話,倒也有可能的,不過概率只有萬分之一。」露露說道。

「萬分之一?」黃宇白眼直翻,這不等於送死,「那麼,如果我現在出去,沒有遇到危險的話,就不使用元靈符,遇到危險之後才使用元靈符的話,行不行?」

露露一聽嘆了口氣,道:「主人,你想的太簡單了,這裡一旦坍塌,所有藏在黑岩洞的玄獸都會出來,其中有十分強大的,甚至有二階,乃至是三階玄獸,如果主人要是遇到三階玄獸的話,根本沒有使用元靈符的機會,所以,主人,我認為,你還是先在出去之前使用元靈符,將長臂石猿召喚出來的比較保險。」

黃宇聞言無奈嘆了口氣,如果真有三階玄獸的話,自己不過是先天三層的修為,還真是連使用元靈符的機會都不一定有。

「哎……看來只有使用元靈符了,沒有其他選擇。」沒有猶豫,黃宇拿出了元靈符,一股真氣輸入其中,頓時一道白光閃過,元靈符化作了一頭高大的長臂石猿,如同電影中的金剛一般,威武霸氣。

「吼……」

一聲吼叫之後,揮了揮長長地手臂,猛地在地面上砸出一拳,將面前擋住的石頭猛地掀開。

黃宇立馬朝著面前走去,而長臂石猿緊跟在黃宇身後。

黑岩洞在坍塌,不斷的有巨大的石頭掉落,黃宇抵擋了幾塊之後,感覺消耗極大,此時長臂石猿在黃宇的指揮下,將他護在了面前,每一顆巨大的石頭,都被長臂石猿狠狠地砸碎,擊飛。

一路飛奔,黃宇心中是感慨不已,這樣危機的情況下,自己聽從露露的話,將長臂石猿放出來,絕對是明智的選擇,如果不放出來,自己甚至都可能被掉下來的巨石砸死了。 「吼……」

一邊狂奔,一邊還聽到許多吼叫聲。

無數恐怖的玄獸,都從黑岩洞傾巢而出。

而黃宇,在長臂石猿的保護之下,沒有哪一隻玄獸或者野獸,敢來挑釁。

重生九零全能學霸 ,元神境界的氣勢,讓這些一階二階玄獸不敢靠近。

不過一路狂奔出來,黃宇也發現了不少恐怖的,達到三階的玄獸,其中就有一隻吊睛白虎,那畜生可不懼怕長臂石猿,霸道無忌,呼呼的在路zhongyāng,晃晃悠悠,沒有一點擔憂的樣子。

黃宇可不想與這傢伙糾纏,所以,沒有去挑釁,而是從一邊超過。

「呼……」

在經歷一番生死逃亡之後,終於出了黑岩洞,來到了入口的樹林邊。

讓黃宇驚訝的是,邊上那一隻狐豹居然還在外面遊盪。

這畜生,還想報仇,不過,沒有機會了,之前都沒有在自己面前討到好處,如今有長臂石猿保護,這傢伙簡直是找死。

那狐豹,也注意到了黃宇身邊的長臂石猿,氣機一頓,慌亂的朝著外面奔去。

但黃宇哪裡會放過它,既然敢來找自己麻煩,那就要有死的覺悟。

「長臂石猿,殺了它。」黃宇抬手一指。

「吼……」

長臂石猿吼了一聲,跨步朝前,奔著那狐豹沖了過去。

那狐豹速度雖然快,但畢竟連玄獸都不是,而長臂石猿可是三階的玄獸,實力堪比元神境,恐怖無比,幾個呼吸,就追上了那隻狐豹。

被攔住后,狐豹智慧不差,知道自己逃不過,頓時嗚嗚叫喚起來,趴在地上求饒,但長臂石猿可沒有同情心,是元靈符釋放出來的能量體,對於狐豹的求饒叫喚,毫不留情,一巴掌拍了下去。

咔嚓一聲,那狐豹腦袋瞬間被砸碎,血跡四濺。

「叮,恭喜玩家擊殺26級狐豹,獲得經驗值260,生命能260。」

「叮,恭喜玩家獲得人階下品身法,踏風追。」

「叮,恭喜玩家完成任務探索黑岩洞,獲得療傷丹一瓶。」

任務完成,這一次收穫極大,可以說是賺翻了。


不說這元靈符,光是靈石,自己就得了三十枚,還是中品靈石,其他的黃金珠寶數不勝數。

擊殺了那隻狐豹后,黃宇騎在長臂石猿身上,飛快的朝著柳林鎮奔去。

此時黃宇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黃家出事了。

所以,此時黃宇是心急如焚。

將近一個時辰的路途,在長臂石猿狂奔之下,僅僅一炷香多一點的時間,就趕到了柳林鎮,而長臂石猿在柳林鎮大門之外,便到了時間。

踏入柳林鎮,黃宇急急忙忙,朝著黃家飛速奔去,此時黃家所在的方向,燈火通明,果然是出了大事。

「希望小姨和黃老他們不要有事。」黃宇恨不得腳下生風,能夠跑得跟快。

幾分鐘之後,黃宇終於趕到了黃家大院外面,此時整個黃家都被包圍了起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遠遠就可以聞得到。

「該死。」黃宇臉色大變。

「什麼人,給我站住,不知道蘇家辦事嗎?趕快離開這裡。」黃宇才走到黃家不遠處,就被蘇家護衛給攔住了。

「死。」黃宇此時怒極,水果刀瞬間出手,飛刀術,刀光一閃,那護衛,眉心處多了一道血口。

「叮,恭喜玩家擊殺12級蘇家護衛,獲得經驗值120.」

「殺了他,這人是黃家的。」一看同伴死了,其他幾個護衛,瞬間圍了過來。

黃宇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這些小角色糾纏,猛地釋放出了自己先天武者的氣勢,腳下發力,瞬間越過了他們,來到了黃家門口。

猛地一拳打翻了一個正在與鄭忠打鬥的蘇家護院后,黃宇來到了門口,此時黃大石苦苦支撐,身上已經多了數道血跡,院子中已經躺下了不少屍體,其中大多數都是黃家的。

在不遠處,其中一人,正是蘇家的蘇天鴻。

「少爺快走。」看到黃宇,黃大石頓時呼喊道。

「想走,哼,來不及了,黃宇賢侄,老夫等你已經很久了,你沒想到會有今天吧?」蘇天鴻看到黃宇,臉上掛起笑容,一揮手,他身邊的那些身著黑衣的護衛,一個個急速躍動,幾個呼吸便將黃宇圍了起來。

這些護衛,可不是一般的護衛,是蘇家的底牌,他們身穿的黑衣,一腳上綉著一隻霸氣的黑虎,被稱為黑虎衛。

和蘇家一樣,黃家自然也有底牌,黃家的底牌,便是黃天衛,不過此時原本三十人的黃天衛只剩下區區五人,其他人都已經死了,連這五人一個個都受了不輕的傷。

「不用,黃老,你把這枚丹藥服下,放心療傷,蘇家既然敢對我黃家動手,他們,死定了。」黃宇拿出療傷丹,倒出一枚,給黃大石服下,然後冷冷的看著蘇天鴻,這蘇天鴻果然是個人物,本以為他最快也要明日才會有所動作,不料想,在這個時候,就對黃家發動了攻擊,如果自己再慢一步的話,自己可真要後悔莫及了。

「黃宇賢侄,我勸你還是乖乖投降,束手就擒,免得受那皮肉之苦。」看著黃宇,蘇天鴻格外開心,前幾日,自己被玉石聯盟壓得喘不過氣來,憋屈得很,今日終於可以舒暢一把了。

「蘇天鴻,你做夢,你以為你就贏定了么?」黃宇冷冷的看著蘇天鴻,眼中殺氣瀰漫。

「哈哈,笑話,黃宇賢侄,難道你認為你還有翻身的可能么?玉石聯盟現在忙著大將軍墓的事情,哪裡顧得上你,何況,就算是沒有大將軍墓,你認為玉石聯盟會為了區區一個黃家而和我蘇家作對么?」蘇天鴻嘴角上揚得意不已,「告訴你吧,黃宇賢侄,我兒蘇廣已經拜入了中元劍宗,成為中元劍宗的內門弟子,玉石聯盟會為了你而與中元劍宗交惡么?」

「哼,對付你,還用不著找幫手,我一人足矣。」黃宇看著蘇天鴻,輕慢的說道。

他哪裡來的自信?看著黃宇面不改色的樣子,蘇天鴻心中疑惑不解。

不對,不對,他在拖延時間,忽然蘇天鴻看到了氣勢不斷攀升的黃大石,蘇天鴻頓時臉色一變,黃大石身受重傷都那麼厲害,擊殺了自己幾個先天後期的強者,而且圍攻都沒有能夠擊殺他,如果不是黃大石,黃家大院,早就被自己攻破了,這黃大石明顯已經突破先天圓滿,達到了元丹境,如果不是那樣的話,黃宇在之前就應該死於刺殺了。

黃宇如此鎮定,顯然是給那黃大石什麼靈丹妙藥,拖延時間,讓黃大石吸收藥力,想到這裡,蘇天鴻輕喝一聲:「去,給我殺了黃大石。」

「你們找死。」黃宇冷哼一聲,拿出元靈符,輸入真氣,長臂石猿那高大的身軀,頓時出現在了眼前,猛地一拳砸在了地上,頓時地面裂開了數條裂縫,「長臂石猿,給我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吼……」

長臂石猿,得到了黃宇的命令,長嘯一聲,巨大的身軀一晃,便來到了那幾個黑虎衛面前,恐怖的氣勢,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在長臂石猿面前,他們雖然有先天中期,甚至是後期的修為,但根本不夠看,差距太大了。


幾個呼吸,那十來黑虎衛,便成了長臂石猿拳下亡魂。

「怎麼會這樣?」 緋聞影后,官宣吧! ,心中震驚,整個人如同霜打的茄子,怎麼也沒有想到,黃宇居然有如此底牌,那長臂石猿如此恐怖,十來黑虎衛,居然在幾個呼吸之間,就成為了屍體,怎麼也不敢相信,嘴裡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我看花了。」

而此時剩下的那些黑虎衛都心生卻意,不斷後退,不過,長臂石猿得了黃宇的命令,在他沒有阻止之前,自然是不可能停下來的,殺了他十幾個黑虎衛之後,一步一步,朝著蘇天鴻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那些黑虎衛不斷後退。

「家主,退,我們快退,這是長臂石猿,是三階玄獸,實力恐怖無比,相當於元神境的強者,我們根本不是對手。」一黑虎衛護在蘇天鴻身邊,大聲喊道。

「哼。」蘇天鴻聽到喊聲頓時清醒了過來,心中不甘,沒想到一下子蘇家的家底就耗去了大半,此時的蘇天鴻臉黑得可怕,看了看一步一步朝著他走過來的長臂石猿,沒有懼怕,看向黃宇的眼神,充滿了怨毒之色。

「蘇天鴻,你沒想到我會有這樣一張底牌吧?」黃宇看著蘇天鴻,見他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能夠如此淡定,倒是有些意外了,難道這老傢伙嚇傻了不成?

「的確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殺了我這麼多黑虎衛,要付出代價的,長臂石猿又如何。」蘇天鴻冷冷看著黃宇,拍了拍手,道,「把人給我押出來。」

接著從蘇天鴻背後,出來一黑虎衛,那黑虎衛押著一人,黃宇一看,頓時吃了一驚,這人不是別人,居然是趙婉兒。

「小姨,你……你沒事吧,蘇天鴻,放了我小姨,不然我滅你全家,誅你九族。」 【ps:大家節日快樂!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