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不會向你這種人道歉!”

李欣怡握着拳頭怒道。

“不道歉是吧,好啊,你硬氣,我就讓你知道硬氣的代價是什麼!”

胖女人怒了,轉身看向保安,說道“表哥,看你的了。”


“那我借十萬塊錢的事情?”

保安看向胖女人問道。

“放心,十萬塊錢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嗎?”

胖女人笑道。


wωω☢Tтkan☢¢O

“好嘞!”

得到胖女人的許諾,保安立刻走向李欣怡怒道“快點道歉,否則就別怪我對你出手!”

“你敢!”

李欣怡害怕的看了看保安,她畢竟是個女人。

“我不敢?”

保安冷笑,下一刻,他走到李欣怡的面前,拉住了李欣怡的頭髮,往後一拽。

碰。

李欣怡根本擋不住保安的力道,何況頭髮還是女人的軟肋,一下子就被保安給拽倒在地上。


“不要啊,不要欺負我媽媽……嗚嗚嗚……”

旁邊的葉詩詩衝了上來,她雖然才五歲大,可是看着李欣怡被別人欺負了,她顧不上一切對着保安又打又捶,可是她畢竟太小了,她的拳頭,也只能給保安撈癢癢而已,哪裏能撼動這名保安分毫。

“小兔崽子,你給我滾到一邊去。”

保安毫不留情,一腳踢在了葉詩詩身上,將葉詩詩給踢倒在地上。

“啊!不要欺負我的孩子!”

李欣怡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紅了,充滿了血絲,不顧自己的頭髮疼痛,拼命的掙扎。

“給我老實點跪下道歉!”

保安很是兇狠,雙手抓着李欣怡的頭髮,隨後用膝蓋死死的將李欣怡的腦袋壓在地上。

“哈哈哈……三八,敢跟我鬥,這就是你的下場!”

旁邊的胖女人看到這一幕,咧嘴大笑。

太殘忍了。

就連周圍的人羣火冒三丈的,哪有這麼欺負人的?還這麼欺負小孩子!還是不是人啊!

“爸爸,爸爸……爸爸!”

卻在這時候,躺在地上的葉詩詩瘋狂的大叫,這是她唯一的指望,只有爸爸才能救她!

“呸,小雜種,你還有爸爸,真是笑死人!”

胖女人走到葉詩詩的身邊,一腳朝着葉詩詩踢了過去。

卡扎。

下一刻骨裂聲傳來。

與此同時,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人羣驚訝的朝着葉詩詩看去,只見葉詩詩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男人。

劍眉,星目。

他的身上似有一股利劍出鞘的氣息,無比銳利,叫人不敢與之對視。

葉一凡終於來了。

剛纔的一瞬間,他聽到了女兒的叫聲,當他出現的時候,胖女人正好朝着葉詩詩一腳踢去。

看到這情況,葉一凡徹底怒了,毫不客氣,一腳踢來,直接將胖女人的腿骨踢斷!

“啊!我的腿,斷了,斷了!啊,救救我,快送我去醫院!”

胖女人倒在地上慘叫連連。

一旁壓制着李欣怡的保安,這才注意到了葉一凡的出現“踏馬的,你是誰,敢多管閒事?!”

“我是你的死神!”

葉一凡冰冷的看向保安,看到被保安按在地上的李欣怡,下一刻葉一凡的眼神裏殺氣蔓延。

“找死!”

保安上下看了看葉一凡,但卻遲遲不敢動手,因爲葉一凡一股氣勢,如同死神降臨一般,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面對死神的感覺!

“成全你!”

葉一凡冷冷看向保安,一腳踢來,轟隆一聲巨響。

這一腳的力道何其之大,居然直接將這名保安給踢出了學校之外!

甚至聽不到他的慘叫聲,因爲他已經與死神相遇!

“爸爸……嗚嗚嗚……”

身後葉詩詩撲了上來,拼命的抱着葉一凡,哭得稀里嘩啦的。

“詩詩,都怪爸爸不好,爸爸來遲了。”

葉一凡心疼的抱住葉詩詩。

隨後,他來到李欣怡的面前,伸手將李欣怡給扶了起來,這一次李欣怡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從葉一凡的手裏奪過葉詩詩,兩人抱在一起哭泣。

“媽媽,是爸爸保護了我們,每次都是爸爸保護我們,爸爸是最偉大的。”

葉詩詩躲在李欣怡的懷裏說道。

“他……”

李欣怡沉默。

心裏充滿了痛苦,她不想接受葉一凡的幫助,可是她還能指望誰?

這種矛盾的感覺,太折磨人了。

“啊!”

旁邊再次傳來胖女人的慘叫聲“我的腿斷了,快幫我叫救護車。”

胖女人的求救聲充滿了絕望,可是周圍的人羣和之前一樣,沒有人願意上前幫忙。

“不用這麼麻煩,我送你過去。”

葉一凡走向胖女人,冰冷的說道。

“爸爸,不要幫她,她欺負我和媽媽了。”

葉詩詩突然跑到了葉一凡的身邊,看着葉一凡說道。

她還小,但是她恩怨分明。

“詩詩,看過踢足球嗎?”

葉一凡看着女兒微笑,葉詩詩恩怨分明的樣子,和他很像。

“看過啊。”

葉詩詩好奇的看着葉一凡。

“爸爸踢足球給你看。”

葉一凡微笑,隨後猛地一腳,直接將一百八十多斤重的胖女人給踢向天空中,漸漸地消失在人們的視線…… “我擦!”

周圍的人羣目瞪口呆。

葉一凡的這一腳,直接把胖女人給踢向天空,漸漸地看不到人影了!

“他一腳,將那個胖女人踢得都看不見人影了!”

“這一腳到底多大的力道?”

“不會真的飛到醫院去吧?”

“太可怕了吧?胖女人還活着嗎?”

“看着爽啊,之前那個胖女人如此欺凌弱小,應該有這樣的報應。”

“就是,還有那個保安,真不是東西,這種德行,根本不配做幼兒園的保安!”

人羣嘩啦啦的叫着,議論紛紛。

葉一凡則是一隻手抱着葉詩詩,無比寵溺,另一隻手牽住了李欣怡的手,說道“我們去開家長會。”

這一次,李欣怡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抵抗,而是任由着葉一凡牽着自己的手離開。

等到葉一凡和李欣怡徹底消失,一羣家長們還在看着天上,尋找着胖女人的蹤影。


其中一個家長立刻對自己的孩子說道“以後不能得罪葉詩詩,知道嗎?”

“對對對,葉詩詩的父親太厲害了,這一腳誰都扛不住,弄不好,她父親是個隱世高手,功夫了得呢!”

“踢足球的,也沒這麼厲害,這一腳……反正我看了爽歪歪。”

……

學校的洗手間旁。

李欣怡用水擦着臉上的塵土,衣服全都弄髒了,眼圈也被胖女人打成了熊貓眼。

葉一凡和葉詩詩站在一旁看着李欣怡。

“爸爸,你真厲害,那些同學的家長都在誇獎你呢。”

葉詩詩得意的看着葉一凡,很是開心,說道“以後再也沒有敢欺負我了,再也沒有人說我是野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