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艾希緩緩地站了起來,“那就幹。”

只是提出來要乾的是艾希,沒想到阻止我的還是艾希,艾希緩緩地揮了揮手製止了我,“王威統帥,有句話你可能沒聽過。那就是醫不上門,我們自己送上門去帝**首先是懷疑我們別有用心,等他們左盤查右詢問完了,這事情啊也就基本上沒戲了。”

我看着艾希,有些不太確定,“艾希,現在雷恩的部隊已經是凶多吉少了,他們還有那個閒工夫擺這個架子麼?”

艾希笑了笑,“將軍前兩天才剛剛見過艾爾溫,就忘了他的作風了?”

艾希說到這個讓我想了起來,明明艾爾溫的部隊早一秒出發都可能影響戰局的情況下,艾爾溫依舊端足了架子,如果不是艾希乾脆利落的轉身就走,要不我也不會明白那只是艾爾溫端的架子。

我笑了起來,站在原地,只是旁邊的雪心卻是問了出來,“可我們到底要等些什麼呢?”

艾希看着一旁的雪心,只是沒有了以前的冷眼嘲諷,居然只是淡淡的開口說道:“醫不上門說的就是啊,這個醫生雖然知道這家裏有病人,也絕不會上門的。一方面這主家不相信,難以讓主家有種被人詛咒的感覺。另一方面啊,這上門的郎中可不怎麼被信任呢。”

雪心愣了一下,迷茫的開口問道:“可是這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艾希搖了搖頭,“現在我們就是這個郎中,而帝王雷恩就是這個病患。我這麼說,你大概能明白些了麼?”

前夫,愛你不休 雪心點了點頭卻是依舊迷茫,“可是如果帝王雷恩一直不肯派人來向我們求援又該怎麼辦啊?難道我們就看着他們被消滅麼?”

艾希笑了起來,緩緩地開口說道:“放心吧,帝王雷恩就是想讓我們主動去幫忙所以纔會給我們這樣的一份戰報的。”

我愣了一下馬上將戰報拿了起來再一次的好好閱讀起來,只是並沒有發現什麼與衆不同的事情。

艾希走了過來從我的手中拿過去了那份戰報,緩緩的開口問道:“將軍,你看這上面畫的線。”

我向着艾希手中的戰報看了一眼,上面畫着各種各樣的線,而且其中摻雜了很多的顏色。但是我卻依舊沒有發現其中到底有什麼不同,只能開口問道:“怎麼了?”

艾希笑了笑,指着下面哪行刺客身形有可能是精靈一族的劃線。

我看着艾希不明白這其中有什麼不同,艾希緩緩的開口笑道:“就是這一行劃線才讓我注意到了這個地方,並不是顏色太過鮮豔,而是帝**的戰報中從來沒有用過這樣的眼色來劃線。”我吃了一驚,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這個信息實際上是帝**專門給我們看的?”艾希緩緩的點了點頭,“恐怕是怕我們被別的所吸引或者是沒有看到才故意用這一種特殊顏色來劃給我們看的。” “你的意思是說這份戰報是被帝**特意加工過的?”我吃驚地看着艾希,“那我們派過去的探子是不是已經不值得信任了麼?他是不是被策反了?”

艾希搖了搖頭,“將軍,帝**方面雖然故意在上面畫了這種顏色,但是我們的人恐怕並沒有被策反,而是被他們利用了。

可是說到這裏就又叫人想不明白了,帝**明明已經發現了我們的探子不光沒有策反,居然還讓他情報照送,雖然的確是一份被加工過的情報,可是情報上面卻又故意提醒我們。

我皺着眉頭開口問道:“艾希,帝**該不會把我們當傻子了吧?”

艾希搖了搖頭,“王威統帥,帝**不光沒有把我們當傻子,恐怕還覺得我們一定能明白呢。”

艾希這麼說我可就一點都不明白了,當然不光我不明白,一旁的雪心更是早就轉不過彎來了。

艾希看着我們兩個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卻還是盡職盡責的開始解釋道:“首先帝**發現了我們的探子,雖然我也不清楚是早就被發現了還是剛剛被發現的,但終歸是被發現了。所以帝**就打算利用這個人來傳遞情報,當然這個情報一定是帝**加工過的情報。只是他們在準備利用這個人的時候卻已經被倫恩這件事情半路上插了一手,戰場形式急轉而下。帝**不得不向我們拋出求援的信號,但是也如同我們擔心的那樣,帝**也擔心我們覺得他們心懷不軌,所以纔會專門在情報上面做文章,只不過就是爲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說到這裏,艾希有些自負的笑了起來,“當然,帝**也明白這樣一定會被我們看出來,所以他們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故意讓我們看出來,而這個探子也故意沒有收買,而是專門讓他參加這樣的戰鬥,到時候我們雖然知道帝**故意賣給我們情報,將那個探子找過來一問也會明白戰報上面說的是真的,就是給了我們帝**現在危險,不,可以說人類這個種族危險的信號。”

我大概明白了一些,緩緩的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帝**故意將信息告訴我們就是爲了讓我們準備好隨時跟他們聯手麼?”

艾希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將軍你只說對了一點,但是還有一點那就是爲什麼帝**爲什麼不派人來跟我們說這件事情,即便是我們有所懷疑但是還是會十分重視的,到時候我們開始談判什麼的速度也是十分快的,但是帝**沒有,王威統帥,你說這是爲什麼呢?”

我迷茫了,是啊,帝**這樣將情報夾雜在這樣的戰報之中,首先就又被我們忽視的危險,其次我們就算是看到了但是是否決定會幫助帝**也是難以確定的。

這樣的事情明顯對帝**十分不利,但是即便如此帝**依舊是沒有派出人來跟我們接觸,這其中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因爲帝**在等我們啊,他們居然在等我們先去找他們,到時候因爲我們是先去找他們的,所以我們的底價就會被壓得很低。”

雪心有些不敢確信的開口問道:“可是帝王雷恩的部隊已經處於劣勢了啊,他們這樣做真的有意義麼?”

艾希笑了笑,扭過頭去看着雪心開口說道:“如果我們找上門去,我們的所謂的援助就成了藉助帝**成爲屏障來抵擋精靈族,但是如果我們一支按兵不動,帝王雷恩如果不想自己被精靈族暗中支持的倫恩消滅,他們定然是會來向我們求援的,當然如果沒有精靈族在背後我們一定是不會救援的。但是此時此刻已經不僅僅是帝國內戰了,所以我們一定會出兵救援的。只是這個救援就成了帝**求着我們取得,所以我們無論是兵力佈置上還是糧草,甚至是土地上都可以有所要求。到了那個時候帝王雷恩就算是將倫恩以及他背後的精靈族擊退,但是也已經被我們剝削的差不多了。這就是爲什麼帝王雷恩他們死活不肯出來的原因了。”

雪心確實還是有些不放心,“艾希,他們如果一直不出來找我們呢?我們就真的這樣看他們被消滅麼?”

艾希看着雪心,似乎有些無可奈何,“雪心,你爲什麼不自己多想想呢,難道你真的要依靠我一輩子麼?”

雪心愣了一下,臉色稍微有些蒼白。

我趕忙打圓場道:“雪心王子,你以後總歸是要接手你姐姐的王位的,到時候你就不能在前線了,而艾希也終歸會接手我的權利,那時候你們分隔兩地,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要詢問艾希吧。你說是是不是?”

我趕緊轉頭對着艾希打眼色,但是艾希就像是沒有看到一樣乾脆利落的開口說道:“雪心王子,雖然我知道你很喜歡我,我實際上也很喜歡你。但是你這樣下去我真的可以依靠你麼?你真的打算讓我就這樣強勢一輩子麼?”

雪心本來好些的臉色突然變得煞白,直愣愣的看着艾希,艾希則是一點都不心軟的繼續開口說雪心。

我不得不開口打斷道:“雪心王子,假如這個時候你是帝王雷恩,你會怎麼做?”

看我說到了點子上,艾希終於還是停止了教訓,而是目光帶着期望的看着雪心,雪心緩緩的摸着後腦勺,開口說道:“如果我是帝王雷恩,那麼此時此刻必須是將正面的戰場形式穩定住,畢竟優勢就是優勢,最起碼在談判的時候能夠有利一些。最好能夠指揮士兵們打一場勝仗,這樣我派人談判的時候底氣又足一些。”

我點了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那麼如果戰場形勢並不像是你想象的那樣穩定甚至是吃了敗仗該怎麼辦?”

雪心斬釘截鐵的開口說道:“不會。這下面一場戰鬥定然是會勝利的,即便是損失很多的人手,我們也一定會取得勝利!”

我皺了皺眉,還沒來得及開口,艾希就已經插口打斷我道:“雪心你的意思是,即便是損失慘重也要奪回來一個小小的據點對麼?”

雪心點了點頭,“是的,這個據點要選好,一方面有重大的意義,但是對倫恩方面卻沒有什麼值得死守的必要。”

“輸人不輸陣?”我遲疑的開口,“這樣做真的有必要麼?”

雪心猶豫了一下,“應該是有吧?”

艾希看不下去了上去拍了雪心後腦勺一下,“什麼叫應該?既然是你的決定定然是有所原因的,將你的理由說出來我們也就知道到底是爲了什麼了。”

雪心尷尬的用手撫摸着自己的後腦勺,緩緩的開口說道:“首先,我們這一場戰鬥可以有效的提升士氣。第二麼,當然是爲了談判的時候有更多的條件。”

艾希笑了起來,而雪心也終於將自己放在後腦勺上面的手收了回來,看到這一幕我不由的覺得好笑了起來,怪不得以前沒有見到雪心有這麼一個動作,恐怕是跟艾希相處時間長了以後被打出來的習慣吧。

艾希止住了笑容,繼續淡淡的開口問道:“然後呢?”

雪心一下子有下意識的將手護在了腦袋上,才緩緩開口說道:“而按照帝王雷恩他們的做法,恐怕是想要等我們。但是如果是我的話,再等上幾天的話我一定會派人來跟你們談判的。”

超級忍者系統 艾希笑了起來,“你這不是都能看清楚麼?以後要多多思考啊。”

我卻是打斷了兩個人看似考問實則甜蜜的對話,“艾希,帝王雷恩既然給自己準備了那麼多的籌碼,我們該準備些什麼呢?”

艾希看着我,露出了頑皮的笑容,“王威統帥,實際上我們什麼也不用準備,只需要一個籌碼,那就是我們沒有打算和帝**聯盟這麼一個籌碼。”

我啊了一聲,怎麼也想不明白艾希到底是怎麼想的,明明說服我們要跟帝**聯盟,但是卻在關鍵的時刻又告訴我談判的時候做出不打算聯盟的舉動。

只不過我只是稍微驚奇了一下就立馬醒悟了過來,這是我們的籌碼,就算我們想要結盟也不能那麼幹脆地答應他們。一時間只覺得這件事情繞來繞去將我都要繞昏了。

不由得擺了擺手開口說道:“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兩個了,我可就當個甩手掌櫃不管了哦。”

艾希笑了笑,卻是拍了拍雪心的肩膀開口說道:“那我也休息休息,這件事情交給你了。”

我搖了搖頭快步的走出了帳篷,看向了遠方,在哪裏我們正在修復城牆,剛剛被我們攻克的要塞正駐紮着我們幾乎全部的軍力,靠着修繕要塞的藉口我們已經在這裏盤踞了十幾天了。

正當我看着發呆的時候,艾希和雪心也走了出來,只不過艾希走到我身邊,雪心卻是快步的離開了。

我沒有看艾希,反倒是像是自言自語一樣的開口說道:“艾希,你打算讓雪心來做這件事情麼?”

艾希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我轉過臉去看着艾希,有些憂愁的看着艾希,“你之前跟我說這件事情我們兩個不要插手,果真如你講的那樣只不過是想要鍛鍊一下雪心麼?”

艾希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既然已經知道了又何必問我呢?沒錯,我不讓你插手自己也不插手就是爲了讓雪心來擔負起這件事情,一方面是讓雪心得到鍛鍊,另一方面卻也是考慮到了雪心的身份,他畢竟是雪奈的弟弟,而且恐怕是雪奈最後一個肯真心信任的人了。而雪奈嘴上雖然說得已經對我們放走艾爾溫的事情看開了,但是恐怕並沒有,如果你我在牽扯再這樣的事情當中,恐怕你我定然是不被雪奈信任了啊。”

我嘆了一口氣看向遠處,雪心已經率領着一羣人走到了城牆前面,但是卻是制止了修繕這一面的城牆,反倒是對另一面沒有任何受損的城牆進行了加固。

當然這是爲什麼其實我也知道,那就是做出一副準備好應對帝**攻打過來的模樣,而此時此刻兩面的軍隊都無暇理睬我們,實際上我們做出來的只不過是一副準備好抵擋帝王雷恩潰敗之後,順勢攻來的精靈族。

當然這都是做給雷恩派來的使者看的,而隨後的幾步都是囤積糧食徵召士兵,這些都是做給帝王雷恩看的,讓他們覺得我們根本不會跟他們聯盟,已經做好了獨自應對精靈一族的準備了。

而實際上我們也沒有等待太久,當然對我們這樣坐山觀虎鬥的人來說並不算太久,但是對於那些在前線戰況一日不如一日的帝王雷恩來說可就是度日如年了。

帝王雷恩派來的使者很快就來了,只不過居然是兩個熟人帶隊,我並沒有去迎接,因爲這樣會讓帝**以爲我們很在乎這一次的和談,所以不光是我,連艾希都沒有出面。只是派出了幾個小小的官吏,而且是那種沒有什麼實權的小官出去迎接了一下。

然後按照我們的計劃,我們乾脆利落的晾了他們一天。第二天,雪心才裝作不能不來的樣子去見了使者。

只是剛從我這裏沒走多久,雪心就又回來了,這一次雪心卻是似乎回頭土臉。

我好奇地看着雪心,雪心坐在椅子上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他們來的人是艾爾溫,還有一個女子,說是你的老相識。”

雖然我不知道我還有那個老相識,但是艾爾溫來了也就說明了帝**這一次恐怕是真的想跟我們和談了,估計戰場形勢已經十分不利了,我們雖然可以藉此機會多獲得一些利益,但是也必須小心條件不能太過分讓艾爾溫猶豫不決,最後讓戰場形勢奔潰。

我看着雪心本來想說什麼,但是看着他灰頭土臉的樣子。我就明白雪心雖然有着地利但是恐怕在艾爾溫面前還是沒有支撐太久。

我站起身子來拍拍雪心的肩膀,艾希站起來對我使了眼色,我也明白這件事情最好我不要插手,要是讓雪奈知道我就不好了,更何況就算是艾爾溫再怎麼能言善辯,但是此時此刻帝**已經除了跟我們聯盟以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要雪心堅持住那幾個底線就足夠了。

但我看着雪心這幅垂頭喪氣的樣子,莫名就想起了當年我在艾爾溫手中受的那些苦楚。

我站起身子來緩緩地撩開簾子就往外面走,艾希在我背後嘆了一口氣卻也是乾脆利落的跟了上來。

我回頭看着艾希笑了笑,但是艾希卻是白了我一眼,卻是沒有停下腳步。我們兩個人快速的移動到了帝**使者的帳篷前,就已經聽到了裏面有兩個聲音在交談,只不過他們並沒有談及什麼重要的事情,不過是在閒聊打發時間而已。

但就是這樣的閒聊卻是讓我停住了腳步,因爲這個女聲我真的熟悉,我緩緩地撩開簾子,果不其然,齊琳坐在了艾爾溫的身旁,兩個人正在交談。

我的出現讓帳篷裏面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卻是艾爾溫率先反映了過來,“王威統帥,恭喜你們佔據了要塞,不知道我給你們準備的那個消息你們喜歡麼?”

我的目光卻是越過了艾爾溫看向了他身後的齊琳,距離我們在精靈族王城見面還不足一個月,但是她的變化卻是要比以前的三年還要大,這一次的她顯得十分的憔悴。本來自信的神色也因爲憔悴而消失殆盡。

齊琳顯然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本來應該已經習慣了我的目光,甚至應該已經對我視而不見的齊琳居然向着艾爾溫的背後退了一步,遮擋住了我的目光。

艾爾溫顯然也注意到了,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知道你跟我們的賢者是老朋友了,只不過此時此刻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談談結盟的事情吧。”

艾爾溫當然也是求之不得,緩緩的開口說道:“那是當然,只不過我們的賢者大人最近休息不好,不知道貴軍是不是可以給我們的賢者找個休息的地方呢?”艾希愣了一下,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我,當然這個時候我不離開是最好的,因爲艾爾溫乃至整個帝國對我來說都幾乎有着十分強烈的仇恨,如果我不離開,那麼很多的時候光靠我一個個人的情感就可以給帝**方面創造不少的麻煩,他們爲了讓聯盟的結成恐怕會讓出更多的利益給我們。但是此時此刻齊琳出現了,恐怕這個出現也是艾爾溫盡心算計的,一方面可以讓他們的賢者離開戰亂的戰場有效的避免了被海倫暗殺的風險;另一方面還可以取信於我們,畢竟連賢者都送過來了,也可以讓我們相信帝**方面是真心想跟我們和談的;但是最後一點纔是最關鍵的一點。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當然帝**方面也清楚的認識到了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帶來了齊琳,恐怕是也從我對齊琳的態度中嗅出了一些不同的味道。

雖然那一次精靈之行讓我對齊琳有些不滿,但是看到她如此疲憊憔悴那拒絕的話終究誰說不出口,我嘆了一口氣緩緩站起身子來開口說道:“艾希,我去送送齊琳。”

艾希看着我卻是沒有說話,只是目光看向了艾爾溫,“閣下真是好計策。”

艾爾溫直起身子來欠了欠身,卻是沒有解釋,顯然大家都這麼聰明說些別的恐怕只能讓人恥笑。

反倒是齊琳躲在艾爾溫背後似乎不肯出來,艾爾溫拉了一下齊琳,確實發現她還是躲在背後不肯出來,艾爾溫轉過身子去低聲的跟齊琳說些什麼。

齊琳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的從艾爾溫背後走了出來,艾爾溫在扭過頭來緩緩開口說道:“那倒是辛苦王威統帥能夠辛苦一下咯。”

我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的站了起來撩開簾子走了出去,齊琳猶豫了一下緩緩跟在了我的背後。

我站在帳篷外面,看着齊琳從帳篷裏面走了出來,齊琳蒼白的臉色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蒼白。

我看着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輕輕開口說道:“跟我來吧。”

齊琳點了點頭,雖然身上的華服依然華美,但是她臉上上一次那一份高傲卻是已經被消耗殆盡了。

我們一路上並沒有多說些什麼,沉默着走到了我給齊琳準備好的帳篷,我撩開簾子並沒有走進去,齊琳擡起頭來微微開口說道:“王威,謝謝你了。”

我點了點頭,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身子去就要離開。

卻是從背後被齊琳抱住,我驚呆了剛想要扭頭卻聽到背後齊琳緩緩開口說道:“別看我,不要扭過頭來。”

我的動作半中間停住了,卻是目光掃到了齊琳正趴在我的背後,腦袋頂在我的肩膀上。

“王威,幫幫我們好不好?”齊琳似乎有些疲憊,趴在我的背後。

我微微側過頭去,發現齊琳似乎緩緩流下淚來,我的背上一片潮溼。

齊琳卻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咬了咬嘴角,齊琳擡起頭來了緩緩地親到了我的脖子上。

我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起來,齊琳緩緩地咬住我的耳朵然後在我耳邊輕輕開口說道:“我這一次我就不走了,留在這裏好麼?你幫幫我們。”

我沉默了,然後半晌之後緩緩開口說道:“你痛苦麼?”

齊琳身子僵住,卻是很快就放鬆了下來,抱着我的手緩緩撫摸着我的身子,“你說什麼呢?我有什麼好痛苦的。”

我轉過身子來抓住了齊琳得手,然後目光直直的看着齊琳的眼睛,齊琳本來媚眼如絲的眼睛卻是慢慢的變得倉皇起來,然後不由得避開了我的目光。

我緩緩地開口說道,“齊琳你真的不痛苦麼?”

齊琳卻是突然暴怒了起來,一把甩開我的手,“我痛苦?我一點都不痛苦,只要我能幫到雷恩讓我做什麼都行。”

“哪怕是用你的身體?”我輕輕的開口說道。

齊琳身子僵硬了起來,沉默了半晌:“是的,讓我做什麼都行,哪怕是用我的身體。”

我笑了笑,拍了拍齊琳的腦袋,本來應該被我用愛慕眼光看待的女子此時此刻任我採擷,但是我卻是突然沒有了那份感覺。

我揉了揉齊琳的長髮,“好吧,如果你這樣覺得,那我也不說什麼。只是這種事情總還是要你情我願的,你雖然可以剋制自己的感情,但我終究還是不行。”說完,我轉過身子就往外面走。

一直當我撩開簾子就要走出去的時候,忽然聽到背後的齊琳低低的聲音,“謝謝你,王威。”

我笑了笑然後放下簾子走了出去,只是我還沒有走出去多久,那一股熟悉的灼燒感覺在一次的涌了上來,我呼了一口氣,雖然依舊是被灼燒,但是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強烈了,不知道是我的神經已經習慣了還是我身上並沒有太多的傷痕,只是讓我想不明白的是,這股灼燒的感覺已經有一個禮拜了,依舊是每天不定時的涌上來。

剛一開始我以爲是因爲我的身子並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後面卻依舊是疼個不停,不禁讓我有些懷疑,難道我的身子有什麼隱患?

只是後來我也想明白了,鳳凰不過是一滴血液就能讓我的身子恢復起來,雖然有了不小的副作用,但是顯然也可以看出來鳳凰的力量有多麼的強大。

恐怕強大到就是這麼一滴小小的血液也不是我這麼一個人類軀體能夠承受的。

我強忍着那種灼燒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做了下來,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告訴艾希了,畢竟這種事情恐怕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又何必讓艾希又擔心呢。

我坐在這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身上的灼燒感覺緩緩的褪去我才站起身子來,卻看到了艾希正不知道往哪裏走。

我喊了一聲:“艾希?”

艾希愣了一下然後扭過頭來看到我,迅速地就向我們走了過來,“王威統帥,聯盟達成了。”

我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實際上早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唯一讓人需要注意的是那就是我們從帝**方面拿到了多少好處。

艾希走到我身邊輕輕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艾爾溫走了。”

我哦了一聲,卻是沒有太過在意。

艾希卻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艾爾溫自己一個人走了。”

我嗯了一聲卻是愣了一下,然後皺起眉頭來不敢置信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艾爾溫沒有帶走齊琳?”

艾希愣了一下,似乎不知道齊琳是誰,但是很快就想明白了過來,點了點頭,“是的,他沒有帶走帝國方面的賢者。”

我有些想不明白,目光看向了艾希,艾希也搖了搖頭,“王威統帥,我並沒有讓他們留下他們的賢者作爲人質。”

我哦了一聲,剛想着他們爲什麼主動留下了齊琳,但是發現了艾希曖昧的眼神,不由得愣了一下無奈的搖了搖頭,“按照道理,你應該是留下賢者纔對是吧。”

冷情媽咪酷酷爹 艾希不置可否,我繼續緩緩開口說道:“按照習俗,他們應該留下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物來讓我們相信他們。但是帝王雷恩雖然是地位上十分合適的,但是從政治上面他是絕不可能的。但是作爲賢者,齊琳的身份也是十分合適的,更何況賢者是人類的賢者,在政治上面和輿論上面都可以解釋出來。所以按照道理你應該留下她來,但是你卻沒有開這樣的口,恐怕也是明白齊琳對我的意義是吧?”

艾希笑了笑開口說道:“要是王威統帥這麼想,那麼帝**方面的做法我也可以理解了。那就是帝**方面雖然沒有等到我提出來讓他們留下賢者的要求,但還是專門留下了齊琳,一方面我看齊琳這一次來臉色蒼白但是眼裏面含着決心,恐怕是有什麼事情要做。”

說到這裏,艾希的突然用胳膊輕輕碰了碰我,“王威統帥,你剛纔沒有中了美人計吧?”

我笑了笑,沒有接艾希的話,而是緩緩的開口問道:“你說這是一方面,那另一方面麼?”

艾希看我不想回答倒也是沒有繼續追問,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另一方面啊,那就是齊琳恐怕是對於帝王雷恩愛慕太深了吧。而齊琳又是將軍的老熟人,雖然政治立場完全不同,但是作爲老朋友,而且王威統帥又是一個念舊的人,定然是不會爲難齊琳的。但是齊琳恐怕並沒有那麼王威統帥那麼好。一定會利用你和他之間的關係好好影響王威將軍的決定。”

我點了點頭,“你說的倒是很有道理,只是這樣真的可以麼?畢竟賢者怎麼也說是一個政治立場上十分重要的人物啊。”

艾希搖了搖頭,“王威統帥你倒是說的不錯,只是你想沒想過,這樣一個賢者被迫留在了我們這裏,對於帝國來說什麼真的是一件壞事情麼?”

我皺眉艾希說的到底是什麼,因爲賢者什麼時候都是平民的希望。

艾希看我還是迷茫,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恐怕早就知道賢者是平民的希望,但是此時此刻如果雷恩他們發動輿論攻勢,因爲他們的平民戰鬥力太差,帝王雷恩纔不得不忍痛讓賢者到我們聯盟躲避,一方面可以做出自己大公無私爲了不讓賢者受難纔不得已放到賢者造成一個十分好的形象。另一方面,讓自己的人民覺得悲哀,因爲他們的戰鬥一再失利所以才讓自己跌賢者不得不去帝國勢力裏面避難,估計七天之後雷恩的部隊即將發起更爲強烈的反攻。”

我聽了艾希的解釋,不由得覺得這麼一個小小的事情裏面居然包含了這麼多的因素實在是讓我意想不到。

我略微猶豫了一下,“你說這件事情沒有什麼負面的影響麼?”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你終究還是成長了,這個事情實際上是把雙刃劍。因爲據我的消息,倫恩方面宣傳的一向是帝王雷恩囚禁了賢者,所以下面的貧民們都沒有收到賢者的恩惠。這其實也是事實,只不過囚禁賢者的不是牢籠,而是帝王精心佈置的甜蜜陷阱。這當然不是就飛缺這麼一個女子不可,只不過是不希望賢者分去了他的權利。這也是當時爲什麼帝王雷恩在第一次見到你們兩個的時候就選擇出來的兩個不同的選擇,只要殺掉你,那剩下的那個女子就無論是不是賢者,帝王雷恩都可以扶她上位,當然不過是名義上的。”

我愣了一下,艾希說的這件事情實際上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因爲當時我和齊琳一起出現,爲什麼帝王雷恩乾脆利落的選擇就要擊殺我,如果不是爲了將我的死亡隱藏在雪奈的刑場裏面,恐怕當場就會殺了我了吧。

艾希卻是並沒有理我,而是繼續緩緩開口說道:“當然這實際上對於倫恩方面雖然也是一個打擊,但是他屬下的士兵們也因爲不再擔心是跟賢者作對而放開了手腳。”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緩緩開口說道:“你跟他們的聯盟達成了有什麼條件?”

艾希緩緩的笑了起來,“王威統帥,這些東西啊都是好東西,只不過要是帝王雷恩撐不住了,那我們的條件就都沒用了。”

我恩了一聲繼續開口問道:“那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艾希點了點頭,“王威統帥,你可算是問到點子上了。那就是我們必須出兵攻擊倫恩的後方。”

我哦了一聲,要我們攻擊倫恩的領土,雖然這方面上我一開始的確想過。但是這樣實際上對我們來說可以算得上一件好事,要知道我們打下了領土我們是完全沒有理由交給帝**的,就算是我們沒有打過倫恩的部隊,或者說是沒有攻佔下任何領土,但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只不過我們看來要自己運送糧草什麼的,但是這對我們來說實際上並不能算的上損失,我們也可以藉此訓練新兵,精靈一族虎視眈眈的情況下我們訓練出來更多的部隊一方面可以震懾精靈族,另一方面對於接下來的對帝王雷恩的部隊也可以發動攻擊,可謂是一舉兩得。

但是這也不過是我想想而已,畢竟帝王雷恩那面也不是傻子,他們應該是不會讓我們這樣做的,但是此時此刻爲什麼我們沒有想到的卻被帝王雷恩他們做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