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跟着玄冥宗一起來的。”

“玄冥宗?哦,那個靈域四大宗派之一。”聞言,葉不凡點了點頭,似乎對這玄冥宗有點印象。

稍頓了頓,這時候葉不凡又是問道:“既然你現在一個人,那你可願意加入我清風庭?”

聽得這話,張林怔了怔,他沒想到葉不凡居然想要將他收下。

清風庭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在外面人看來,那是夢寐以求的地方,很多人擠破腦袋也根本進不來,能夠被葉不凡親自看中的,更是稀有之物。

然而,這些東西對張林來說卻不具備任何吸引力,“對不起,我還是喜歡過我自己的生活。”

“哈哈哈!我喜歡!”張林話剛落下,還未等葉不凡開口,這時候旁邊的徐老頭便大笑了一聲。

“孩子,什麼宗派、勢力的,都是狗屁,只有獨自生活在大千世界中,纔是自由人。”笑聲平靜下來,這時候徐老頭又是道了一聲。

“怎麼哪都有你?”見到徐老頭在那慫恿,葉不凡不爽的斜了徐老頭一眼,你不回來也就算了,還慫恿別人。

“哪是我慫恿,剛剛沒聽見麼,別人是不想加入宗派。”

“你…….”葉不凡被徐老頭氣的臉色發青,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咻!就在這時候,兩道輕盈的身影從遠處掠了過來,最後頓在了陸小雙跟前。

“小雙,怎麼了?出什麼事了?”身形剛至,其中一個女人便趕忙向陸小雙問道。

來者兩人,其中一個自然便是剛剛一直沒見到的凌雪,而另外一個,是一個看起來有四十左右的女人,雖然年齡已經不像陸小雙他們那樣,但那姿色,卻依然風韻猶存,在這個年齡段,也算是一大尤物,走在大街上必然會令不少男性心頭盪漾。

“師傅!”陸小雙突然一下撲到了女人的懷裏,竟然又哭了起來。

“他就是靈霄宮主?怪不得剛剛沒見到凌雪,原來是去搬救兵了!”聽到陸小雙叫那成熟女人,張林心中喃喃道了一聲。

“好了,不哭了,是不是又是清風庭的人?”她拍了拍陸小雙的後背,安慰了一下,似乎以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一般,一句點到正點。

陸小雙沒有說話,擡起頭輕點了點。

“葉不凡,我警告你一次,你的弟子要是再騷擾我靈霄宮的人,我跟你沒完。”

“玉兒!有話好好說,何必動怒。”見到女人黑臉了,葉不凡也顫了一下,似乎有些怕她。

靈霄宮主,唐玉,跟葉不凡一個年代的人,只不過在駐顏術的保養下,那張臉和身上的肌膚一直保持着三十多歲的樣子。

“別給我說那些沒有用的,你們清風庭就沒有一個好人。”唐玉臉色冰冷,雖然她也只是個聖靈境後期強者,但對神靈境的葉不凡卻絲毫不客氣。

“玉兒,這只是一場誤會,回去我會好好處理,相信我!”

“別叫的那麼親切,我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叫我唐玉或者靈霄宮主。”靈霄宮主似乎不吃葉不凡這一套,一句話又給頂了回去。

聽到這,張林隱隱感覺,這兩個人以前的關係肯定不是那麼簡單。 “哎!”徐老頭似乎對兩人的事很熟悉,看到兩人一見面又不和諧,他嘆息一聲,轉身走了開去。

受到靈霄宮主的冷淡對待,葉不凡也不知道該對靈霄宮主說什麼好,神傷的嘆息一聲,隨後也是飛掠而去,見到葉不凡離開,其他清風庭的人也都陸續跟了上去,場中一下子便只剩下了張林、大壯還有三個女人。

唐玉將陸小雙安慰了一下,隨後視線落在了張林身上,看到張林和大壯身上的傷,隱隱間她也知道發生了些什麼。

“我替小雙感謝你們。”簡單的一句話,可以看得出靈霄宮主這人平時應該就比較冷漠,不過張林也沒有去挑她的理,保護陸小雙說白了也是他應該向陸小雙償還的。

“呵,沒有什麼,遇到這種事誰都會出手幫一把的。”輕笑了笑,張林迴應道。

“你就不怕清風庭麼!”唐玉能夠感覺得到,張林也就只是個聖靈境初期選手而已,這樣的一個人清風庭動動手指頭就能讓其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對張林的勇氣唐玉倒是挺佩服的,但是她不知道剛剛張林其實是在一挑四。

“無所謂怕不怕的,該出手的時候就出手,如果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那修煉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聽得這話,唐玉怔了怔,帶着意味深長的神色看着張林,“你比葉不凡強!”說到這唐玉似乎不願再往下提起,話題一轉繼續道:“好了,不管怎麼說你也是爲了小雙,我唐玉也不是不知恩圖報的人,說吧,想要怎麼報答你。”

聞言,張林心裏偷笑了一聲,等的就是這一句話。“報答那就不用了,不過久聞唐宮主乃煉藥宗師,小子還真有一事要麻煩唐宮主。”

“什麼事,但說無妨。”

“我想向唐宮主討要一枚丹藥,靈魂丹!”

“靈魂丹?”聽到這個字眼,唐玉怔了怔,片刻後方才道:“靈魂丹是地級上品丹藥,你現在還用不上吧!而且這種丹藥現在能用得上的人已經很少,我也好長時間沒有煉製過了。”

靈魂丹乃恢復靈魂所用,能夠用得上靈魂丹的,實力最少都在神靈境之上,張林現在一個聖靈境選手,根本受不了靈魂丹那強大的衝擊。

“我現在確實用不上,但是我有其他用處,如果唐宮主能夠煉製的話,還請幫小子這一個忙,小子必當感激不盡。”張林當然用不上這東西,只是當初答應過血魂,要幫他恢復靈魂的。

“感激說不上,既然這樣那我就儘量吧!七日之後你來靈霄宮,如果煉製成功的話,到時候就有了。”唐玉是個心高氣傲的人,若是平時,張林要找她煉製靈魂丹的話,絕對是不可能的,但現在張林救過陸小雙,這也算是還個人情吧,除此之外,對張林她還是比較欣賞的。

“多謝唐宮主!”

“不用客氣,好了,既然沒事,我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另外,清風庭你也最好少跟他們來往。”臨走之前唐玉跟他說了這一句,這不由得讓張林感到這唐玉跟清風庭之間肯定是有什麼。陸小雙梨花帶雨的,有些不捨的看了張林一眼,隨後跟着唐玉離開了。

“你妹的,老子也出力了好不好,貌似從頭到尾跟我一點關係沒有,我連一句話都沒說上。”待唐玉她們離開之後,大壯這才鬱悶的開口叨咕了一句,至始至終唐玉都沒有看他一眼。

“呵,那你還想怎麼樣,人家那水靈靈的女弟子都被你泡到手了,莫非你還想泡那好幾百歲的師傅?”見到大壯又不懷好心了,張林忍不住戲謔他一句。

“她我倒是拿不下,不過說兩句話留個好印象也行啊,以後去靈霄宮跟凌雪勾搭也不怕她說是吧!”

“行了你,等你變得強大了,你一句話估計別人就會把姑娘送上門,現在你還是搞搞地下情算了吧!”諷刺了大壯一句,張林轉身便向別院行去,留下大壯在那弄眉擠眼。

別院當中,“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弄成這樣了?”見到張林跟大壯血淋淋的一身回來了,雷鳴一臉詫異,趕緊關切的問了一聲。

“沒什麼事,不用擔心。”張林看了雷鳴兩人一眼,沒有多說話,剛剛那麼大的動靜,也不知道雷鳴是真沒有聽到還是故意裝作沒聽到的。

翌日,當溫和的陽光鋪在大地之上時,一縷縷花香再度從窗戶縫飄進屋裏,鑽入了眼眸微閉的張林鼻中。


在大壯那大嗓門下,張林不得不睜開雙眼從牀榻上下來。調養了一夜,昨天受的傷也好了不少,現在看起來精神好了許多。

“大清早的你吼什麼吼!”撇了大壯一眼,張林不滿的道。

大壯沒有去看張林的眼色,推開窗戶讓清新的空氣流動進來,“還大清早,你看都什麼時辰了,要是在前世有手錶,現在最少也有九點鐘了,走吧,那邊估計也開始了。”

聞言,張林向窗戶外瞅了瞅,貌似是有些晚了。

“雷宗主他們呢?”

“他們沒好意思打擾你就先走了,剛走不久,現在去還趕趟。”

“哦!”輕應了一聲,張林稍稍整理了一下,隨後跟着大壯踏了出去。

清風庭這桃花島還是那麼美麗,空氣中帶着濃郁的花香,絲毫沒有因爲昨天張林他們的毀壞而有所改變。

此次集會是在桃花島上一個叫蝴蝶園的地方,離張林他們那別院並不遠,因此,倒也沒有什麼彎路,兩人順着大道直接行了過去。


一路上,張林和大壯看到不少人向蝴蝶園涌去,不過當這些人從張林和大壯旁邊走過的時候卻有意無意的看了他們兩眼,眼神很複雜,看不出什麼東西,想來都是因爲昨天和清風庭幾個人死拼的原因吧!

張林根本沒有去管這些,徑直向前行去,沒有多長時間,兩人便來到了蝴蝶園的門口。

門口沒有任何阻攔,當然,也不需要, 系統,我想學技能

園子很寬,同樣有着滿園的桃花,在那一株株桃樹之邊,竟然飛舞着各色的蝴蝶,美麗的蝴蝶煽動着輕盈的翅膀,似在嗅花,又似在嬉戲。遠處一清潭叮咚作響,水清而明,相隔甚遠,似乎都能感覺到那淡淡的涼意。

目光在周圍環視了一圈,在大壯那老驢進城般的目光下,兩人踏了進去。此時,蝴蝶園中已經有了不少人,一堆一堆簇擁在一起隨意的調侃着。

園中有一個開闊的地方,前面擺着一排椅子,兩邊各有兩排。

前面的椅子都還空着,而兩邊卻已經坐滿了人,這之中,正有雷鳴和靈霄宮主唐玉,當然,林耀天和風賢也在裏面,看這樣子,這兩排椅子應該都是給各宗派元首坐的,而其他人就只有站着聽的份了。

陸小雙和凌雪站在唐玉身後,見到張林和大壯行來,陸小雙衝張林歡雀的招了招手,這一幕,不禁讓周圍衆多男子心生羨慕之意。

衝陸小雙輕笑了笑,張林沒有過去,跟大壯找了個空的地方站在了那,倒是大壯,有些蠢蠢欲動想去跟凌雪搭訕一下,不過在張林那眼神下,他也沒有動。靜靜的等待沒有多長時間,伴隨着人羣中一陣騷動,這時候幾道身影在衆人的矚目下緩緩行了過來。 目光向前掃去,在葉不凡的帶領下,清風庭的高層一個個行了出來,待他們盡數坐在凳子上時,張林才發現,原來這一個個都是神靈境的強者。

見到葉不凡他們到來,人羣中的聲音也逐漸的小了,不少人的眸子中都帶着敬畏之色,看來對清風庭他們還是比較忌憚的。

“各位!”葉不凡臉上帶着鄭重之色,站起了身。“今天我清風庭請大家來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是什麼事,不錯,就在前幾天,兇殘的魔族人員已經破開魔碑,從魔界中衝了出來,魔界入世意味的是什麼,相信大家都很清楚,魔族不除,在座所有門派,所有人員,隨時都面臨着滅宗的危險,不光是我們,兇殘的魔族甚至會滲透到老百姓之中,到那個時候,這個大陸將沒有我們生存的餘地,因此,魔族必除。”

“魔君的兇狠大家應該都聽說過,除了當年的荒神大人之外,現在還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住,那天我和魔君交過一次手,最終也沒能攔住,所以今天才召集天下各路英雄,一起討伐魔族,爲了我們和平的家園,各路英雄拿出你們的實力吧!”

“魔族人員都很狡猾,實力也很強,等下會給各位發放一些傳音符,如果遇到不敵的魔族人員,使用傳音符後,離你最近的人會收到信息,到時候自然會出手幫助。”……….

葉不凡發表着慷慨激昂的講說,自己說完還讓衆人提出意見,對一些地方也進行了人員分配,看到這,張林倒感覺有些像村裏開大會了。

聽到後面,張林也沒再多聽,偏頭望向了大壯,“魔族人員究竟長什麼樣的啊?”

這個問題張林早就想問的,一直聽說魔族人員,但究竟魔族人員是人是鬼他也都不知道。

聽得這話,大壯想了一下,隨後道:“魔族人員究竟長什麼樣我也沒見過,但是之前聽我師父說過一次,所謂魔族其實也是人類,只是他們兇殘一點、沒有人性而已,魔族人的長相跟人類一樣,不過他們的額頭上都有着一朵黑色的蓮花印記。”

“什麼?”聞言,張林身形猛的一顫,臉龐上瞬間變色,眸子死死的將大壯盯着。

大壯被張林這一幕嚇了一大跳,趕緊摸了一下額頭,似乎自己額頭上沒有過黑色的蓮花吧!

“你怎麼了?看到什麼了?”大壯伸手在張林眼前晃了晃,這才讓張林回過神來。

“沒什麼!只是有些詫異而已。”張林搓了搓臉,刻意的去掩飾自己,有的事他是不能告訴大壯的。

看到張林這樣,大壯知道他肯定是有什麼事,但張林不願說大壯也沒有追問,“有什麼困難就跟我說,咱們是兄弟。”

張林點了點頭,臉龐上擠出一抹強硬的笑容,“嗯,兄弟!”

“這裏太悶了,我出去走走!”稍頓了頓,張林又是說道,話音落下,他向外擠了出去。

“我陪你吧!”

“不用了!”穿過人羣,張林行出了蝴蝶園,剛走出來,他的眼前就有些發黑,剛剛的衝擊簡直太大,讓他一時間難以平復內心。

“蓮花,黑色的蓮花,黑色的蓮花!”這不是當初莫小嬈額頭閃現的那印記又是何物。

想到這,張林心臟猛地在跳動,莫小嬈是他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女人,也是現在唯一真正屬於他的女人,兩者之間不僅有着肌膚之上的關係,感情上更是各自牽掛,如果莫小嬈真是魔族人員的話,張林真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想起莫小嬈神祕的身世背景,當初說的那些話,還有她身上的氣息,這一切不由得讓張林浮想聯翩,張林已經不敢再往下想,他現在很亂,腦子裏亂成一團,心臟就彷彿一隻不聽話的兔子一般,在胸口胡亂碰撞。

“不會的,她的印記若隱若現,應該只是巧合。”張林現在只能希望,莫小嬈額頭那黑色的蓮花和魔族只是巧合了。

臉上帶着濃郁的惆悵,張林失神的行走在桃花島的小路之上,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到了小島的邊緣。

清涼的海風拍打在臉上,這才讓張林稍稍回過一些神來,望着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張林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命運總是這麼捉弄人,現在他都不知道,究竟老天讓他穿越過來幹什麼。

“啊!!!!!”他雙臂展開,對着大海長長的吶喊了一聲。自己站在正義的一面,而自己心愛的女人卻跟自己對立,這種痛苦,有誰能夠知道,就好像自己是一名品行端正的警察,而愛人卻是一名毒販一般,真若是碰到一起,讓他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譁!天空中陽光明媚,伴隨着一道水柱的沖天而起,一條大鯨魚緩緩在遠處的海面浮起,這樣的天氣,鯨魚都出來透氣了。

“下輩子還不如變一條魚,最少沒有這麼多煩惱的事!”望着那悠哉的曬着太陽的大鯨魚,張林苦笑了一聲,不過不管怎麼樣,眼前的事還是需要處理。


譁!就在這時候,遠處的鯨魚再度噴出了一道水柱,緊接着張林見到,大鯨魚竟然奮力的扭動了起來,彷彿是在掙扎一般。

“血?”漸漸的,張林發現鯨魚周圍居然冒出了紅色的血液,慢慢向四周的海水滲透而去。

譁!水浪翻天而起,大鯨魚猛的向上一竄,整個身形有一半竄到了半空當中,而還未待它身形其他部位露出,在它下面彷彿有着東西拉扯一般,瞬間又是給大鯨魚扯了下去,在一陣水花當中,再也見不到了鯨魚的影子。

“怎麼回事?”望着這一幕,張林一驚,在他印象中貌似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整的了鯨魚吧!莫非是水怪?

打撈激情 ,一波一波盪到岸邊,水珠拍打在了張林的臉上。

咻!張林身形一動,身上被一層靈氣屏障包裹,一個猛子扎進了大海當中。岩漿都奈何不了張林,海水自然對他造成不了阻礙。朝着剛剛鯨魚消失的方向,張林箭一般向那邊掠了過去。

水下光線很暗,但是憑張林現在的實力想要看清百米內的東西還是不難。海水在血液的滲透下已經變紅,隱隱間張林還能看到遠處掙扎而產生的海水波動。

順着那個方向,張林快速的竄了過去,只是幾個呼吸,剛剛那浮現在海面的大鯨魚的身形便再度映入了張林的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