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開始納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佛牌。

後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明明沒有睏意的,但是仍舊不知不覺得就睡着了。

這一覺睡可叫一個沉啊,等我醒來的時候,再看周圍已經黑漆漆的了。

喊了幾聲那幾個丫鬟的名字,可是一個回答的都沒有。

而此時在我的身後,我覺得有種涼涼的很不舒服的感覺。

心中雖然害怕,但是仍舊硬着頭皮往後看去,好在後面雖然有點奇怪之處,倒是不至於會嚇到我。

在我的正身後有一個一人大小的洞,此刻正有一陣陣的涼風從那個洞裏面吹到了我的身上,就是這陣涼風才使得我感覺到了那陣奇怪的涼意。

我朝着洞裏面看過去,只見裏面一片漆黑我,哦就覺得納悶了,誰會閒來沒事兒,在這個地方挖一個洞呢。

但是,我睡覺的時候,可還沒有發現。

仔細看了一眼發現,原來本來是有牀幃子擋在洞口上面的,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應該是一開始的時候,還沒有起風,所以那牀幃子好好的,正好我的身子又不去接觸牀幃子,當然就發現不了。

但是應該是在半夜的時候,那裏面起了涼風,把身後的牀幃子都給吹起來了,自然也就露出來一個大洞。

心中雖然好奇,但是,這麼隱晦的地方,我想來不是什麼好地方,索性重新將牀幃子擋住,然後有將另一牀閒着的被子拿出來放到洞口的地方結結實實的給擋住了。

擋住牀幃子之後,我還是覺得這個周圍的環境有些不對勁。

想着既然叫不醒丫鬟,索性自己就起來點個蠟燭吧。

他們這個地方應該是保持了古代的生活方式,連一個點燈都沒有,我白天的時候看了在牀邊有一個燈架子,上面還有蠟燭,只是好像也沒喲看到火柴,不知他們平日裏面都是用什麼來點火的。

我想了想之後,將放到燭火旁邊的兩塊石頭拿起來了,想來這個東西應該是火石,就是他們用來點火用的東西。 摩擦了幾下,還真有火苗。最後總算是把蠟燭給點上了。

但是當我忙忙乎乎的點上了蠟燭之後。差點沒被眼前的景象給嚇死。

就在我的眼前,緊貼着我的臉。竟然站着兩個骷髏頭的人,

我啊的一聲大叫起來。那一張骷髏頭可真是嚇人。

滿臉黑漆漆的,就像是在我們看鬼片的時候,忽然出現一個十分恐怖的畫面的場景,嚇的我的心臟都不跳了。

“你……你幹什麼?”我開口像那人問道。

那兩個骷髏也不說話。只覺得他們的身上冰涼正從鼻孔裏面噴出來一陣陣的白色的煙霧來,單單是靠近他們的站着。也能夠感覺出來那中陰涼之氣,我覺得自己都快要被這中陰涼之氣給凍僵了。

這兩人毫不客氣的拉起我的胳膊。就將我往外面扯。

那人的力道很大,而且他的手上全是骷髏,咯的我的肉生疼生疼的。

我不由得又驚叫了一聲,“疼!疼!”

尼瑪的!

這倆骷髏纔不管我呢。他們那手就像是機械手一樣,扣在我的胳膊上面就不撒手,一開始我想反抗。但是他們直接就一邊一個的把我提溜着走,弄得我的胳膊生疼。我被疼怕了,想着,還不如直接順從着走呢。

果然順從這走就好多了。

他們拉着我上路。從門口出來之後。朝着西面走,兩邊都是樹木,走到路的盡頭,我心裏面暗忖,這倆二貨是不是不認識路了啊。

當然了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爲這倆骷髏雖然長得醜,但是,並不是二貨。

他們夾着我,往草叢裏面走去。走了兩步,忽然聽了下來。

其中一個人照例抓着我,另一個人則死死的掐着我不讓我亂動,我現在搞不清楚形式,還真不敢大喊大叫。

若是這人是害我的,也就是說是老太歲的人的話,現在這個院子裏面都是老太歲的,我喊破喉嚨也沒有用。

若是好人的話,是來搭救我的,雖然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小的不能夠再小了,但是仍舊是有些可能,若是真的是讓我給遇到了這麼小的機率,卻因爲自己瞎幾把喊給喊出事端來,我到時候哭都沒地哭去。

想到這裏,我決定先靜觀其變。

日娛假偶像 這心態一靜,我真個人也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瑞奇給過我一個佛牌,說是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對着那個佛牌喚他的名字就可以。

想到這裏,我趕緊的從袖口當中將那個佛牌拿出來,幸好剛纔沒給弄丟了,現在還在,雖然這倆骷髏在這裏,但是看他門的樣子也是笨笨傻傻的額,估計只要我不逃跑,幹什麼他們都不會管的。

雖然這樣想,但是我還是小心的避過了,他們兩個骷髏,背過身子,然後朝着四面佛牌喚了幾聲“瑞奇,瑞奇。”

這個時候,我也看清了,這是一個黑色的牌子,說是四面佛牌,但是又不是,因爲他的顏色是純黑色的,佛牌裏面可沒有這樣的顏色,再仔細看看,上面好像是畫着一個活靈活現的九尾狐,難道是因爲瑞奇是九尾狐所以纔會得到這個佛牌。

九尾狐的佛牌?

一開始的時候,我對着他喚瑞奇的名字,他並沒有反應,我還以爲不管用呢,剛要放棄的時候,就看到這佛牌閃光了幾下。

金光閃閃的。

轉頭看到那倆鼓樓頭還在用手在地面上扒拉着,其中一隻骷髏大概是看到了我手中的東西,因爲他的一隻骷髏手正在拉着我,所以就只好伸出另一隻骷髏手來抓我手中的佛牌,我哪裏肯給他,飛快的將佛牌藏在自己的袖子當中。

因爲我看到這個佛牌的時候,看到上面的九尾狐跟小時候的小狐狸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我下意識的就吧這佛牌當成是瑞奇自己了。

眼看那骷髏已經要伸出手來向我我的袖口當中去抓了,我心中未免有些着急,這瑞奇怎麼來不來啊。

一面將九尾狐佛牌藏好,一面從懷中拿出自己的四面佛牌,朝着骷髏那隻已經伸過來的手上就死命的砍去。

四面佛牌打在那隻骷髏上面,猛地金光一閃,接着就聽見骷髏頭嗷嗚一聲,然後只聽咔嚓一聲,他的手竟然就這樣直刷刷的從他的手腕子上面斷裂開來。

雖然我是非常抵制這寫骷髏的,但是砍斷他的手卻是在我的意料之外,隨之我就明白了,我手上的四面佛牌能夠打得過這些骷髏。

立即興奮的往邊上一跳,手上舉着四面佛牌給那些個骷髏看,意思是隻要他們再上前一步,我就動手了。

雖然骷髏傻歸傻,但是,但凡是有點思想的東西,都會要命,他們也佈列外,自從知道了四面佛牌的厲害之後就,有些俱憚的看着我手中的四面佛牌。

其中一個骷髏站在我的面前,另一個骷髏就趁着我不注意轉到了我的身後。

我心中緊張的不行,這裏兩個骷髏看看來還是很聰明的,他們的一開始的目的可能只是想要抓我,但是這會兒,我砍了他的手,他是不是非常的恨我。

就在我緊張的時候,忽然眼前白光一閃,一下子就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人,我本來是嚇了一跳,但是轉頭一看,發現不是別人,竟然是雬月。

當下,我這心裏面就像是一個大石頭一下子落了下來一樣,整個人也開始癱軟起來。

好在雬月反應快,他一把扶住我,他一邊扶着我,一邊唸了咒語將符紙定在骷髏人的身上。

那骷髏人吃了雬月的一擊,旋即變得行動遲緩起來。

我看後趕緊的對雬月說,瑞奇還在這裏人,讓雬月趕緊的想辦法去救他,不過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雬月好像還不知道我給小狐狸起的名字叫做瑞奇。

而恰在這個時候,就看到瑞奇忽然的從天而降了。

我心中大喜,趕緊的跟讓雬月想辦法逃出去。

瑞奇的手中拿着一個小包袱,他到了我們身邊之後,用最快的速度交給雬月,然後將我攔了下來。

本來以爲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趕緊的走就行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雬月竟然連一個招呼都沒有的打,直接轉身扭頭就走了。

他大概是用的瞬移的辦法,所以他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雬月!你……”

我想要去追着雬月走,,但是身子卻被瑞奇給攔了下來,我開口問他怎麼回事兒,瑞奇沒喲時將你我解釋,他讓我趕緊的回道先前我休息的那個房間,然後安心睡覺,不管外面發生天大的事情都不要睜開眼睛。

這個時候,我哪裏肯聽瑞奇的話,扭着身子不肯去,瑞奇急了,他念了一道咒語,我忽然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直逼的我差點沒將自己僅僅喝下去的哪一點水都給吐出來。

這下子更加的生氣了。

但是,還沒等我把火氣釋放出來,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房間當中,這時候,外面的冷風一吹,我整個人才鎮定了下來。

無論是雬月還是瑞奇他們這麼做肯定有他們這麼做的理由,我在呢麼能夠在這個時候耍脾氣呢。

想到這裏,我一聲不吭的,回道了牀上,閉上眼睛,雖然心底的情緒依舊強烈,但是我始終都裝作一動不動的模樣。

這樣躺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我才漸漸的平靜下來。

長吁了一口氣,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可能是經歷了這一段時間的事情,自己也確實是累了,竟然還真有一陣睏意襲來,就這樣我慢慢的入睡了。

入睡之後,我睡的並不安慰,總覺得外面有什麼動靜,亂糟糟的,吵得人睡不安寧,我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外面是什麼人在宣化,也想要張開口來給外面那些宣化的人說讓他們閉嘴,但是都沒有用,我的眼睛像是千金沉一般,無論如何都睜不開,而我的身體也沉的厲害,動都動不了。

最後索性我就放棄了,自己也舒舒服服的睡覺起來了。

一覺睡得天昏地暗,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竟然模糊的發現自己的四周都站着人,他們都一動不動的看着我。

我心裏面納悶就使勁的看,終於這纔算是看清了,原來是雬月和蘇溫柔他們。

腦袋昏昏沉沉的什麼也想不起來。

只是在忽然的一瞬間,我才意識道,自己不是跟瑞奇?

咦?

瑞奇?

我的小狐狸,我的腦袋一下子變得無比的清楚,我記得我是跟我的小狐狸待在一起的,想到這裏,我不由分說的從牀上站起身來,喊道“瑞奇?瑞奇?”

我喊出聲音之後,還真有一聲奶聲奶氣的聲音迴應了我“媽媽,我在這裏呢?,”

低下頭果然看到一個長得晶瑩剔透的孩子正躺在雬月的懷中仰着頭看我呢,我心中一頓,這可不就是我的小狐狸啊,可是我明明記得……

還沒有等我想清楚,雬月開口道,“莫瑤,其他的事情我會慢慢跟你解釋的,你現在不要費勁去想了。”

我擡頭看了一眼雬月,他的眼神中是前所未有的溫柔和平和,那是一種說不出來上來的感覺,但是是我喜歡的那種。 雬月說的,讓我不要自己亂想。但是這並不能阻止我對這些事情產生疑問。或者說是困惑,當然了。即便是我現在對整件事情都充滿了疑惑,唯一讓我感到安心的是,我的雬月和小狐狸現在都十分的安好。

所以說,這已經是對我來說最好的答案了。

想到這裏,我朝着雬笑着說道。“你們現在安全,已經是對我來說。最好的答案了,其他的對我來說一點點都不重要。所以,你可以不用告訴我的。”

我說這話的意思,其實並不是說不想讓雬月告訴,而是在暗示雬月如果他們實在不想告訴我這件事情。我可以不用知道,但是在我的心裏面對着些事情仍舊是充滿了疑惑的。

聽到我的話之後,雬月臉上頓了一下。然後才說道,“這件事情本來就是跟你息息相關的。既然你這麼的想知道,也是理所應該的,那我就告訴你吧。”

他這話說的有些勉強。 貴妃你又作死了 雖然說是要告訴我了。但是還是讓我有些不開心。

什麼意思?什麼叫跟我息息相關的所以才告訴,如果是跟我不想管的,意思就是不告訴我了唄。

這個時候,既然雬月已經說了,我自然是洗耳恭聽了。

但是,這心裏面總覺得有口氣得找個機會撒出來。

瑞奇在我的懷中安穩的睡着,蘇溫柔從我的手中接過瑞奇,準備給他找一個舒服的睡覺的地方,就在找個時候,豔姬拿了一個搖牀突然出現子我們的面前,蘇溫柔輕聲的虛了一聲意思是讓大家保持安靜。

她滿臉笑意的從豔姬的手中接過搖牀,輕聲的對豔姬道者謝“你這搖牀來的可真是時候。”

豔姬朝着她點點頭,臉上依舊是冷冷的,倒是不說這豔姬有多麼的高冷,而是她始終都是保持這個樣子,對誰都是不苟言笑,即便是對雬月,她也是冷着一張臉。

當然了,包括蘇溫柔在內地我們早已經偶讀習慣了。

蘇溫柔忙手忙腳的在搖牀上面鋪的舒舒服服的,這纔將瑞奇放在裏面,我看着這麼小的瑞奇心中其實是高興的,雖然在我剛纔的意識當中瑞奇已經變成了那麼大的人,看着也很好,但是我仍舊是希望我能夠真實的跟隨者瑞奇慢慢的長大,到了他長大的時候,我也就慢慢的變老了。

我深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若不是雬月提醒我,我差點都忘記了雬月要告訴我關於之前發生的事情。

雬月將我拉倒我們的房間,他一遍輕輕的將我攔在懷中。

但是呢,這個時候當我看到雬月的臉的時候,我就想到了剛纔的時候,他說的那番話,所以就有些彆扭,當他攔着我的時候,我就用胳膊肘子使勁的在的胸脯上面搗了兩下。

雬月這會兒傻傻的,他大概是一點也想不到,我竟然會因爲這點事情而生悶氣吧,他愣愣的看着我,看到他可憐的眼神,我忽然覺得這會兒又沒有那麼生氣了。

我瞅了瞅他說道,“那你接着說吧。”

雬月的眼神中雖然還有不解,但是仍舊順着我的話開始往下說了。

開始的時候,我心中還是有些生氣,因爲剛纔的那種情況下,我以爲雬月會哄我幾句呢,可是,根本就沒有,他竟然直接就開始說他自己的事情了。

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在生氣,但是聽雬月說的話,說道後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開始被雬月的話所吸引,哪裏還有時間生氣。

從一開始說起。

我們先前的時候是在寺廟裏面,當時的時候,小狐狸是在老號妻子的手中,這件事情是我們都知道。

但是,其中我不知道的事情是,老號的妻子之所以要帶走小狐狸並非是因爲我先前知道的那個原因,也就是說她當時是騙我的。

她真實的原因是爲了小狐狸身上的一個東西,而且那個東西是有時間限制的,只有在你這個時間段上拿下來的纔算。

而由於老號的妻子偷走了那一件東西,從而也引發了後來的我們要去那個幻想出來的景象去把那件東西給找回來。

在幻想之境的時候,我和小狐狸也完成了真正的心靈身上的契合,纔有了佛光普照,這也正是老好的妻子的目的。

當然了,如果不是老號的妻子的話,我們也能夠完成心靈契合,但是時間要長遠的遠,必須要等小狐狸真正的成年才行。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當時在意境裏面的時候,我經歷了千辛萬苦,然後終於看到小狐狸長大,其實是跟我們現實中是一個道理,不過是在現實中的一個縮印版,使得我們在短時間經歷了這番成長經歷,然後完成了心靈的契合。

“那我們完成心靈上的契合,跟他們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問道。

雬月搖搖頭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示意我繼續聽他說。

我正聽在興頭上,當下點點頭,表示我繼續聽。

雬月解釋道,

其實他們想要搶奪的並不是小狐狸自己,真正意義上來說,他們想要搶的其實我和小狐狸的合體。

我們只有在達成心靈契合之後,才能夠真正的實現佛光普照,而能夠幫助那些人實現自己野心的也就是我們的佛光。

佛光?

我喃喃的說道,可是在我的身上哪裏有佛光啊,跟之前完全一個樣子啊。

雬月搖搖頭指了指我的胸口說道,“這佛光並不是你我可以看到的,而是在你的心底,只有到了一定的成都,他纔可能會暫時的出現。”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既然我和小狐狸都是在佛光普照的人,而且可以幫助被人完成霸業,如果可以幫助被完成霸業,是不是也可以完成雬月完成霸業,這說的不正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嗎。

雬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瑤瑤頭道,事情根本沒有我想的那麼容易,還有在寺廟裏面的那些人其實都是一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半吊子,他們不懂,他們以爲得到小狐狸就能夠完成霸業,其實根本就不是。

我點點頭,現在我也算是明白了。

按照雬月的說法,也就是說,現在其實真正的厲害的是我和小狐狸在完成契合之後,然後達成佛光普照之後,才能夠幫助有些人完成霸業,而且前提是這個人得有佛緣。

這就難了。

我一直在想,有佛緣的人必將是慈善之人,若是此人慈善的話,那又怎麼會強人所難呢。

當我吧我這個因爲說給雬月聽的時候。

他冷笑了一聲道,“瑤瑤,你未免把這個世界想的太簡單了。你忘了,這個時間的人除了好人和壞人之外,還有一種人是最能夠矇蔽人的眼睛的,那就是道貌岸然的僞君子。”

雬月說道這裏,我頓時懂了,隨即也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說的道貌岸然的僞君子不正是老祖嗎。

若真的是老祖的話,那依老祖的實力,我們豈不是還是要受人壓制。

我心中十分的擔憂,總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令人頭疼的事情。

想了半天,我沒有任何的思緒可以避過這一難關的,便問雬月究竟應該怎麼做。

雬月道,“其實還是有一個辦法的。”

我一聽雬月說是有辦法,眼前一亮道,“那你到時快說啊,我真怕到時候老祖來看了,我們一切都來不及了。”

雬月指出,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和瑞奇兩人當中出一個霸主來,當然了這也要看我們兩人到底有沒有佛緣。

現在他們都沒有辦法斷定我們是否有佛緣。

所以必須要還要去做一件事情,才能夠確定,若是我們兩人當中不能夠有一個人有佛緣的話,那我們現在只能等着老祖來將我們拿下了,若是我們其中有一人是有佛緣的,那一切就都好說了。

“可是,這佛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我問道。

雬月在說來說去都是跟佛緣有關係的東西,可是我現在臉佛緣到底是什麼東西還一點都不知道呢。

雬月點點頭道。“我們自然會然個你知道的,因爲你和瑞奇到時候還都需要去驗證到底誰有佛緣吶”

“可是我們現在都已經佛光普照了,還不能夠說明有佛緣嗎?”我繼續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