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頭衝身後的倆人笑了笑然後第一個邁步走進了旅社內

剛一進去我就知道里面絕對被華蓮那不着調的傢伙動了手腳了因爲我完全感覺不到八妹和戒癡氣息的存在了甚至連這倆人的靈力都完全感知不到了這還不說也不知道這羣外來的傢伙到底做的什麼手腳此刻的旅社內空無一人這讓我原本就揪着的心徒增一些憂慮啊

次奧救人我所欲也;全身而退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了個去也想當年華蓮他爸媽要是把那十來分鐘用來散步該有多好啊可惜假設不成立就特麼別談結論了算了小太爺自打戰勝了那上萬個小夥伴出生到這人世間就特麼沒打算活着回去管他前面是刀山還是火海我都得挺直了腰桿走一遭不可

我這邊還沒尋思完呢戒癡和尚跟八妹也都通過那道氣牆進入到旅社內部

“阿彌陀佛不知道對方的七殺大陣都是哪七殺”戒癡和尚一進來就開口說道不過小太爺也是剛剛進來你問我不等於是白問一樣嘛

“賈樹你帶路我們跟在你的身後”八妹此刻倒變得相當的有主見起來直接給出了下一步的方法這讓我着實沒有想到

“好你倆跟緊咯千萬別走散了啊”我點頭應允後領着戒癡和八妹開始在旅社內尋找起熊雅麗的下落

我帶着這倆人一連推開了樓下三個房間的房門裏面都是空無一物這讓我相當的鬱悶這尼瑪華蓮是打算跟小太爺玩一出空城計嗎

當我們一行三人來到第四個房間門口的時候我轉過身朝八妹問道:“如果這個房間裏還是什麼都沒有的話咱幾個就退回到最初進來的地方別最後整得進不去出不來可就糟啦”

“阿彌陀佛賈施主顧慮的極是小僧剛剛也是這樣想的”戒癡這臭不要臉的聽我說完馬上就把我的想法變成他自己的了真尼瑪是臉大不嫌寒磣

“別等下一個我這就回去看看”八妹說完轉身就打算往進來的地方走去卻被我一把拉住“別一個人行動你能確定對方不會是打算將我們三人分散開來然後逐一擊破嗎”

八妹一抖露袖口將我拉着她的手給彈開然後非常無奈的說道:“你看看說去查看入口的人是你不讓我去的也是你你到底想幹嘛啊”

“阿彌陀佛刀八我認爲賈施主說得極有道理不妨開完這個門再議吧”好吧我算是發現了眼前這戒癡和尚就是個牆頭草哪邊對他有利他往哪邊兒倒

我真是懶得搭理這倆人於是雙手用力猛的推開第四個房間的房門

待續 特麼的就算是一坨屎也有遇見屎殼郎的那天小太爺不就不信這個邪了我非得挨個房間徹查一遍不可哪怕把迎賓旅社翻個底兒朝天我也在所不惜

於是我領着身後這倆人逐個房間查找着從一樓找到二樓再從二樓回到一樓最後去了樓後面的小院內別說人影啊連個鬼影都特麼沒發現

直到此刻我絕對有理由相信我曾經是個天使真的在降臨人世間時上帝慈祥地對我說:“去吧孩子你是個爲了藏貓貓而生的男人”

當我將整個迎賓旅社查看了三遍以後我累得坐到前面服務檯的座位上嘴裏呼呼的喘着粗氣然後邊從兜內掏出一根菸放在嘴上邊拿着煙盒衝八妹晃了晃

看到對方搖頭後我將自己嘴上的香菸點燃然後瀟灑的吐出一個菸圈伸着懶腰朝八妹問道:“八妹你是怎麼將我從對方手中救出來並擡到樓下的”

聽我說完八妹滿眼的疑惑然後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就是跟戒癡和尚將你擡下去的啊怎麼了”

八妹回答完了以後我就感覺這裏面有些古怪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至少對方不問我要煙這一點就不符合她平時的習慣於是我將腦袋扭到戒癡和尚那邊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跟八妹這邊出現危險的呢”

就見戒癡晃着丫那大腦袋眼珠子亂轉一氣後開口回答道:“我接到八妹的求救電話這才及時趕到並和八妹合力將你擡到樓下的”

聽戒癡和尚說完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但我依舊不動聲色的詢問道:“最後那三個亡魂是你們倆誰收拾的”

就見戒癡跟刀八對視了一眼然後刀八開口說道:“看你昏倒了以後我就與戒癡合力將那三個亡魂打散這才救了你的性命怎麼你都記不得了嗎”

“謝謝謝謝”我將還剩一半的香菸丟到腳下並一腳上去踩滅後繼續對眼前這倆人說道:“要不咱三個人再檢查一次吧這次你們倆先走我殿後”

戒癡先是看了看刀八發現對方點頭後馬上應允道:“可以”隨後戒癡走在最前面刀八跟在戒癡的身後我作爲殿後人員跟在倆人的後面

此刻我從外界吸收的靈力加上自身恢復的靈力至少已經達到平日裏的五成於是我心中默唸口訣並保持着吸收外界靈力的狀態下將體內的靈力拿出絕大部分放在雙手等戒癡推開房門刀八跟進去的那一瞬間我雙手結印直接照着刀八的腦袋就拍了上去

耳邊就聽得“啪”的一聲巨響刀八的半拉腦袋就那樣憑空消失不見了還沒等戒癡反應過來呢我將體內的靈力集中在雙手與雙腳快速的殺到對方的身前一個外獅子印刻在對方的胸口窩上

“你你你是怎麼發現的”假的戒癡和尚看了看胸口上的大洞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的我問道

我倒退幾步全身戒備的朝對方說道:“人之初 性本善玩心眼都滾蛋”說完以後戒癡一翻白眼身體轟然倒下

我來到這倆人的屍體邊用腳踢了踢這倆人發現他們的身體此刻發生着急劇的變化原來一個大美妞兒和一個小和尚此刻則變爲兩個鬍子拉碴的老爺們看來這七殺大陣的第一陣我應該是闖過去了

正當我洋洋得意的時候從我背後傳來了八妹熟悉的聲音:“你這人怎麼這麼冒失啊也不等等我們倆就進來”

“阿彌陀佛對方可是沒少在這七殺陣上下工夫啊單單是這阻斷外界與這裏的結界就非常人所能夠辦得到的”戒癡和尚的聲音緊跟着也傳了進來

尼瑪這特麼還帶無限死循環的嗎整個兒一個盜夢空間嘛剛剛收拾了兩個臭不要臉的這又給我整出來倆想到這裏我掐好手印朝剛剛進門的這倆人問道:“今天晚上與我們交手的人叫什麼名字我昏迷以後都發生了什麼事情戒癡你是什麼時候過來的趕緊麻利的給小太爺交代清楚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賈樹你怎麼了我是刀八啊”八妹邊說邊朝我走來“站住再過來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啊”我站在原地大聲的朝刀八吼道

“阿彌陀佛賈施主莫要動怒聽小僧給你詳細說明一下”戒癡和尚貌似察覺到了什麼於是將武器插入到地面的磚縫中雙手合十的給我講述起我昏迷那會兒的事情來

八妹聽戒癡這樣說也停了下來站到我們倆人之間等着戒癡繼續講述

“送走那兩個查閱前生的和尚以後我正坐在佛堂前吃着齋點忽然接到千魔斬的訊息說聽到九聲哨令石的求助信號於是小僧趕緊聯繫假幣不遜等人趕往千魔斬所說的地點

當我們一行四人到了地點以後發現小區內部早就被魔界涌出的信徒所佔據於是藉助不遜尊者的法術我們幾個人悄悄的匿行到了你們所在的房間內正趕上開啓魔界大門的老傢伙要殺你跟刀八千魔斬及時出手偷走了魔石救下了你們二人我則跟不遜擡着你一路跑到樓下直到刀八跟千魔斬下來與我們匯合之後這才與對方形成對峙的局面

後來的事情你醒來以後也都看到了進來了一個我們不認識的男人不知用什麼辦法偷走了假幣手中的三塊兒魔石並給出了熊雅麗所在的地點隨後消失在我們的眼前至於千魔斬跟不遜則去追趕那些魔界的信徒去了我還有刀八跟你一起來到了站前的這家賓館事情的經過那就是這樣請問賈施主還有什麼疑問嗎”

聽戒癡說完我知道這次這倆人絕對不是假冒的了於是鬆開結印將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述給他們倆人知曉

等我講述完畢以後華蓮那個臭不要臉的傢伙再次祕術傳音到我們的耳中“哈哈剛剛不過是七殺大陣的第一陣罷了不怕死的話你們繼續往前走啊”

待續 “去你大爺的你說走就走啊小太爺偏要在這裏抽根菸然後再決定走不走”由於我不會祕術傳音於是只好衝着空氣大聲的嚷嚷着害的八妹跟戒癡紛紛捂上耳朵看來我的嗓門通過長期的主持婚禮鍛鍊得還是夠大的嘛

等我罵完八妹來一一句給我跟戒癡都整樂了“姑奶奶又不是廣場上算卦的嘮不出那麼多你愛聽的嗑有本事你出來啊”沒看到華蓮那孫子露面後八妹鄙夷的繼續說道:“特麼的就是一縮頭烏龜還好意思放狠話出來得瑟呢”這話我愛聽真說到我心坎裏去了而且不光是我愛聽戒癡小和尚也拼了命的點着頭看來我們的口味是一樣滴

看我掏出香菸八妹再次問我要了一根這樣纔對嘛我熟知的八妹就應該是醬紫這就跟廣告詞裏“熟悉的味道”是一樣一樣一樣滴

將手中的菸蒂掐滅後我衝身邊這倆人點了點頭隨後邁步開始朝着旅社一樓的房間走去

當我打開第一道房門的時候迎面撲來一股味道非常香的淡灰色霧氣隨後我才發現在第一個房間內到處充滿了這樣的氣體

“咱進不進去”我扭過頭來詢問身邊的這倆人

戒癡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邊八妹後沒有回答反倒是八妹猶豫了下開口說道:“賈樹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房間裏一定存在着陷阱至於進不進去你自己拿主意但我絕對會跟在你的身邊的”

我相信八妹的第六感絕對沒錯可問題是事到如今我如果不走進去就可能會錯失找到熊雅麗的機會畢竟有些人去死都和我沒關係;但有些人弄死我我都放不下熊雅麗就屬於後者

我盯着八妹思考了片刻然後說道:“這樣我先進去你們兩人在門口給我把風一旦出現事情外面也好有人負責接應”

“阿彌陀佛也只好如此了”戒癡聽我說完後握着手中的兵刃衝我點頭說道

“你小心點兒一發現有任何不對的事情就趕緊出來”八妹則關心的對我說道

“知道了”我衝這倆人擺了擺手隨即進入到霧氣繚繞的房間之內由於可見度太低又沒有燈光我只好摸索着往前前進我是這樣計算的我每一步是半米寬度則是我的肩寬差不多也有半米反覆走上幾個來回基本就能將整間屋子趟遍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嘗試一下我的辦法挺有效的

約莫能有七八個來回後我發現這屋子裏沒有熊雅麗的存在於是我開始摸索着朝門口走去可剛跨出去一步就感覺一股惡風從我腦後襲來我一低頭“唰”的一下一個黑乎乎的物件兒貼着我的頭皮閃過驚出小太爺一身的冷汗啊

尼瑪對方絕對是利用小太爺視覺上的弱點來進行攻擊的這就跟在黑夜裏你與人動手打架你就跟瞎子一樣胡亂的揮舞着自己的拳頭而對方卻戴着夜視儀一樣太特麼不公平了

而且我又不可以開口去求助這屋子如此狹小一旦八妹跟戒癡和尚這倆人都擠了進來以後我怕咱三個人會誤傷到對方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體內的靈力全部伸展出身體希望能在我的體外形成一層厚厚的靈力圈一旦對方進入到我靈力感知的範圍我將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以及應對措施

可讓我異常糾結的是可能是跟屋內這層氣體有關係我的靈力居然釋放不出來不對應該說是釋放出來的部分非常的微弱只能貼在衣物外面形成一公分左右的厚度這跟我打算用靈力充滿整個房間的想法相差的也忒多了吧

這特麼虧吃大了還沒等我想好應對措施呢就感覺右臂發麻我潛意識的往旁邊一閃身剛落在我胳膊上的兵刃划着我的胳膊再次消失在霧裏留下我捂着胳膊拼命的想着應對辦法

揉了幾下胳膊發現只是發麻並沒有出血的情況這得感謝我將靈力附着在身體外面的緣故饒是如此我還是隱約的猜測到了攻擊我的武器應該是棍棒一類的東東如果是尖銳的武器的話那麼我現在這條胳膊就得血流如注咯

後來我想明白了對方之所以選用這種兵刃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會反光對方應該是沒少利用它們手中的兵器害人否則業務不會這麼熟練滴

當務之急我必須要衝到門外才有可能擺脫現有不利的局面可當我剛一邁步朝門口出發的時候就感覺到兩股不同力道的物件兒夾着屋內的霧氣朝我面門攻來

我一低頭再次躲開了對方的攻擊而且由於我身後就是牆壁攻擊我的人手中的兵刃重重的敲到了牆壁上面發出了沉悶的響聲

“賈樹你沒事兒吧”屋外八妹聽到聲音之後關心的詢問我的安危爲了避免讓他們倆人也深陷險境我趕忙開口回答道:“別進來等我出去”

我話還剛說完就感覺從左中右三個方向有物體朝我襲來小太爺此時也顧不得體面了藉着剛剛低頭的姿勢來了個就地十八滾直接能骨碌出去一米多遠可當我剛剛爬起來的時候迎面又是一棍子砸了過來害的我連退兩步後背再次頂到了牆壁上

次奧這特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啊對方擺明了要跟我玩拉鋸戰消耗我的體力和靈力絕對不會讓我走出這個房間這尼瑪可如何是好

可現實是殘酷滴對方根本就就不會給我思考的時間這尼瑪就跟大學考試一樣不論你上課學還是不學最後答題的時間都是一樣的真特麼操蛋

而且最讓我不能容忍的就是攻擊我的這幾個傢伙絕對是商量好了的連我逃跑的路線都給我規劃出來了每次都是將我打到半場的位置後再將我逼回到後面的牆壁附近次奧我又不是中國國足再不濟也能衝得出中場啊痛定思痛之後我決定啓用我的祕密武器

待續 說是祕密武器其實說白了還是大家熟知的吊炸天之所以說是祕密武器是因爲我自打聽了怪蜀黍的建議後就不打算使用這傢伙了可事到如今不使用吊炸天看樣子是不行咯

這就跟吸毒一樣一旦嚐到了甜頭就會使人慾罷不能因爲過去使用吊炸天使用得順手了現在讓我完全依靠自己的靈力來對付敵人有些過於困難而且眼下又是非常時期因此我還是決定臨時啓用對方來幫助自己應對當下的困難爲好

我快速將自身的靈力輸入到對方的體內然後將自己的想法灌輸給吊炸天就見這貨貪婪的吸取着我的靈力後慢慢的爬到我的後背在我躲過對方几次攻擊之後變爲一個超大號的烏龜殼掛在我的身後

眼見着吊炸天變化成功之後我快速的開始朝門口方向衝去面對接下來的攻擊我一般都是採取躲避的姿態並將身體的後面讓給對方

屋內的這幾個敵人不知有詐當發現我後門大開之後紛紛藉機攻擊我的後面隨後一聲聲清脆的聲音在我的身後響起“砰、砰、砰”

可惜都只能敲在吊炸天的身體上卻完全傷害不了我了我連爬帶滾的來到門口當依稀的看到戒癡跟八妹的身影之後我就跟見到親人一樣用盡全身的力氣衝了出去

“賈樹你沒事兒吧”看到我狼狽的樣子後八妹有些擔心的詢問我

“阿彌陀佛賈施主裏面的情況如何”戒癡這個二貨看我如此狼狽的樣子難道還猜不出來裏面有多兇險嗎

我簡明扼要的將裏面的事情說給眼前這倆人知曉後在將吊炸天變回毛毛蟲的形態放到肩膀之上點上根菸等着這倆人給我一些合理性的建議

戒癡聽完以後看了眼八妹隨後衝我笑了笑便不再說話八妹將手中的分水峨嵋刺插在腰間然後來到門前“賈樹看我給你報仇”

說完以後八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胸口起伏的頻率也開始加大忽然間一口鮮血以霧狀的形態從八妹的口中噴入到房間內轉眼之間屋內觸碰到鮮血的霧氣全部被染成了鮮紅色

就在我一腦袋問號看着八妹所做的一切的時候八妹又連着吐出十幾口鮮血出來這着實讓我爲八妹的身體擔憂啊

那特麼可是血啊不是口水更不是鼻涕失血過多可是會死人滴於是我擔心的對八妹說道:“悠着點別貧血啦”

戒癡和尚拍了下我的肩膀晃着丫那光禿禿的大腦袋對我說道:“賈施主莫要擔心刀八不會因爲這幾口血就會讓身體出現任何的不適的阿彌陀佛”

這算是什麼回答不過看戒癡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知道八妹應該是沒事兒這就跟一個人準備自殺從二十樓跳下去結果摔到地上後發現自己居然沒事兒簡直就是奇蹟一般;接近着這貨再次爬到二十樓縱身一躍再次跳了下去結果這次依舊沒事兒絕對的傳奇啊;然後這貨再次來到二十樓大頭朝下的再次跳了下去結果摔倒地面上的時候依然沒事兒樓下看熱鬧的人起鬨的喊道:“別特麼跳了又摔不死我們都看不下去了”好吧路人都習慣了是一個道理滴

戒癡和尚絕對是曾經見過八妹使用過同樣的方式來對抗敵人並且事後八妹的身體並無大礙因此纔會對我說出這番話來既然皇帝不急那我這個旁觀者就更別操那份兒心啦於是我叼着香菸看着事態進一步的發展

最讓我感到驚奇的就是屋內的霧氣接觸到八妹的鮮血之後開始變得血紅;變得血紅不說餘下那些沒有被染紅的霧氣就跟有生命一樣開始紛紛後退生怕被八妹的鮮血觸碰到可饒是如此也擋不住八妹一口接着一口的鮮血朝裏面噴來

當八妹噴完最後一口血霧之後靜靜的站在門口看着裏面的動靜

不大的工夫滿屋子的霧氣就都變爲血紅色隨後就聽到裏面發出瘮人的慘叫聲八妹攏了攏頭髮後回頭朝我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這尼瑪絕對跟當下的情況不符看得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屋內的慘叫聲持續了能有幾分鐘然後一切再次歸於平靜八妹將兩柄分水峨嵋刺提到手中邁步就往屋內走去

“你等我一會兒”我快步的衝到八妹的身後一把拽住對方的肩膀擔心的朝對方說道

“賈樹你別進來整個屋內都有毒”八妹將分水峨嵋刺交到單手然後用空着的手拍了拍我拽她肩膀的大手之後柔聲的對我說道

我無助的看了看身邊的戒癡和尚發現這丫衝我點了點頭示意我沒事兒之後我才鬆開拽着八妹肩膀的手並叮囑對方說道:“當心點兒遇到危險馬上求救我就在門口”

八妹回頭衝我笑了笑然後毅然的鑽進房間內我站在門口頭皮發麻的聽着裏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不大的工夫我透過血霧依稀的看到八妹貌似拽着什麼朝門口的方向走來

“撲通撲通”接連兩聲過後我看到兩具被嚴重腐蝕的屍體呈現在我跟戒癡和尚的眼前隨後八妹再次回到屋內又從裏面拖出了一具屍體

看着眼前這三具屍體我感到一陣陣的反胃這尼瑪死得也忒慘了點兒吧就見這三個人血肉模糊尤其是臉部完全看不出一點兒生前的樣貌

其實說血肉模糊是我的形容能力欠缺這麼說吧整個臉部都呈現一種黑灰色灼傷的樣子而且皮膚上面起了好多水泡跟皮膚絕對不是一個顏色的有些地方的皮膚則完全的脫落了露出裏面早已發黑的真皮算了大中午的我別形容了省的大家吃不下去飯大家就知道死得挺慘的就行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戒癡和尚只看了一眼就閉上眼睛然後盤膝打坐在三具屍體前面開始爲這幾個人超度反倒是八妹就跟沒事兒人一樣來到了我的身邊

待續 “你到底用的是什麼東西啊搞得嚇人呼啦滴”我本想用腳踹一踹地面上的屍體可當我擡起腳來的時候看着對方那極其恐怖的臉以後我放下了擡起來的腳糾結的衝八妹問道

“沒什麼啊只不過我噴出來的血液中含有高濃度的芥子氣罷了”八妹一臉無辜的衝我回答道問題是當我聽到芥子氣這三個字的時候當真被嚇得半死

“你你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是芥子氣嗎”我感覺自己的上下牙開始不停的碰撞這尼瑪是什麼體質啊居然能將那種東東保存在體內我還是離這丫頭遠一點的好省的回頭她再搗鼓出點我不知道的氣體讓我死得比這三個人還要難看

“阿彌陀佛”戒癡和尚聽我問完後先是口誦佛號隨後繼續說道:“賈施主如果休息好了的話前面還有五道殺陣等着我們去破呢”擦這死禿驢的言下之意就是讓我別磨嘰啦趕緊去破了七殺陣救出熊雅麗來

我無奈的白了戒癡和尚一眼後不願意的回答道:“小太爺知道接下來要幹嘛用不着您老在這指手畫腳的你要是真牛逼的話下一陣由你帶路好了”

我本意就是想激對方一下哪兒成想啊這死禿驢脾氣還挺倔聽我說完操起手中的扁鏟與禪杖的結合體快步的朝第二個房間走去完全不等我和八妹

“我的賈樹啊你就少將戒癡了他沒出家之前也是個性情中人受不得別人的氣”八妹應該是沒少跟這小和尚接觸一語道破天機可惜木已成舟我再想改口一來我拉不下來這臉二來那死禿驢也未必會領我的情算了天要下雨孃要嫁人隨他去吧

隨着戒癡和尚來到了第二個房門咱三人站定以後戒癡和尚口誦佛號然後快速的拉開了房門

我本以爲會出現跟第一道房門一樣的情況可沒成想啊什麼也特麼沒發生既沒有煙霧飄出更沒有敵人的偷襲除了屋內黑黢黢的以外貌似這個房間沒什麼古怪的地方

看到如此情景後戒癡和尚鬆了口氣衝身旁的我跟八妹說道:“阿彌陀佛看樣子我們要去下一個房間探查究竟啦”

還未等我回答戒癡的話語呢我肩膀上的吊炸天就開始變得躁動不安起來特麼的這貨平時挺老實的啊看丫瘋狂扭動的樣子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兒

可還沒等我喊出當心二字的時候就看到從屋出一隻觸角“嗖”的捲住了戒癡和尚的脖子八妹見狀趕緊掐緊手中的分水峨嵋刺衝了上去我則雙手結印準備在對方的觸角上面來那麼一下子

問題是戒癡和尚接下來的舉動讓我們倆不得不停了下來就看這死禿驢右手掐住兵刃左手連連向我們倆擺手那意思應該是沒事兒就在我跟八妹停下往前衝的身體的時候戒癡和尚被卷着他的觸角給帶到了房間內隨後房門“嘭”的一聲關上戒癡和尚就這樣被關到了房間內

我次奧別管剛剛我跟這死禿驢發生了何種的不愉快但畢竟這哥們是我的同伴啊我稍一停頓後馬上衝到了門前用盡全身的力氣拽着門把手希望能將這死和尚給解救出來

“咱是繼續往前闖關還是等戒癡出來一起走”可接下來八妹的一句話直接給我幹蒙圈子了

“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這尼瑪是要棄戒癡一個人在屋內戰鬥嗎這也忒不講究點了吧雖然我現在還不是你們所謂的隊長可八妹你這種沒有團隊精神完全個人英雄主義的樣子真的是太遭人恨了

“往前走還是等他”八妹相當不耐煩的重複說了一次

“咱怎麼也得把他救出來再說啊就這麼走了他出來還不得恨我們倆不管不顧啊”我將心中的想法直接透露給了眼前的八妹

“哈”八妹冷笑了一聲“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即使你掛了他都不會掛”八妹笑着對我說道

“爲什麼啊”難道這和尚是不死之身嗎否則八妹這話是從何說起的啊

“如果連個章魚精他都對付不了的話那死了也是活該”八妹真是一句一個大霹靂啊聽得我矇頭轉向的

看我糾結的樣子八妹繼續解釋道:“剛剛捲住戒癡的時候我通過觸角上的吸盤就看出來對方是個什麼玩意兒了因此即使戒癡不阻止我我也不會繼續出手幫忙反倒是你長點腦子好不好啊別一遇到點兒破事就衝動”

“那要是裏面有好多隻魷魚怎麼辦”我真心不懂八妹嘴裏的這個精那個精的還是擔心着戒癡和尚的安危

“是章魚不是魷魚好不好”八妹無奈的衝我解釋道

“有什麼區別啊”我對海洋生物當真瞭解的不夠全面最多也就是在大排檔裏面烤點魷魚爪魷魚板兒什麼的冷不丁的聽八妹說起章魚給我的感覺基本跟魷魚沒什麼區別

“章魚八個爪爪上的吸盤沒有柄和齒環而且章魚體型巨大一隻上了年紀的章魚甚至可以去捕捉鯨魚懂了嗎”八妹給我普及了一下這二者之間的區別問題是我依舊聽得是稀裏糊塗

就在我打算繼續詢問這其中差別的時候就聽到開門的聲音隨後我跟八妹看到一個滿腦袋墨汁的和尚一手拿着武器另一隻手掐着一直超大號的爪子走了出來

我本想詢問戒癡和尚安危的可當我看到丫那操行的時候將到了嘴邊的問候語全部轉化爲哈哈大笑而且不單單是我在笑連八妹也跟我一起笑了起來

“阿彌陀佛賈施主刀八你們倆別笑了好不好”戒癡和尚用丫的袖子擦拭着臉上的墨汁一臉無奈的衝我倆懇求道

“你去山西黑煤窯挖煤去了”“還是掉墨缸裏了”前半句是我問的後半句八妹調侃戒癡的由此可見咱倆當時看到的戒癡和尚有多狼狽

“這隻章魚精還是有些道行的只不過小僧在最後一擊的時候未成留意被它噴了我一頭一臉的墨汁學藝不精慚愧慚愧”這小和尚還特麼挺謙虛就丫拿出來的爪子至少有兩米長你說這章魚精得有多大的個兒而且屋子內那麼狹小章魚精要是噴墨汁的話根本沒有躲閃的地方換誰也得被噴一身啊你慚愧個粑粑啊所以說嘛謙虛過度就特麼是虛僞的表現

待續 “對了咱這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啊這要找到熊雅麗估計得找上個十天半拉月的”八妹手中掐着分水峨嵋刺糾結的衝我們倆說道

“哈哈”不等我跟戒癡回答華蓮的狂笑聲再次傳來“人家都怕打不過陣中的怪物還有怕時間不夠用的當真是可笑啊可笑”

“次奧你姥姥個腿兒你特麼有完沒完啊不服的話出來單挑”我怒斥這個臭不要臉的躲在幕後的傢伙而八妹和戒癡和尚則站在我身後默默的聽着

“既然你們趕時間那我就成全你們讓你們直接進入第二陣好了”華蓮接下來說的話讓我們在場的三人大吃一驚

我次奧敢情進來拼到現在我們才走到第二陣那剛剛的算是什麼可還沒等我們驚訝的表情轉變回來呢賓館內所有的門就都被打開了數不清的妖魔鬼怪開始朝着我們殺將過來

我連回罵華蓮的工夫都沒有了面對眼前數不清的妖魔鬼怪我只能收攝心神將身體內餘下的靈力釋放出來然後掐好結印等着對方的到來

至於戒癡和尚和八妹反倒顯得非常的從容不迫可能是這倆人見過太多這樣的情形了

第一個衝到我們身前的是兩隻旅行箱大小的蜘蛛精同時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蜘蛛的構造

原來蜘蛛跟人一樣也長眼睛啊當真是讓我學到了不少的知識啊不但長眼睛這些傢伙成精之後牙齒也能夠看到了從嘴裏露出的那兩根獠牙怎麼看怎麼噁心巴拉的這還不說這倆破蜘蛛渾身上下毛乎乎的一點美感都木有還是趁早消滅的好

我這還沒觀察完呢一隻蜘蛛就朝八妹撲了過去估計這貨也認爲我們三個人之中八妹最好欺負

可惜丫的選擇是錯誤滴我敢說我們三個人之中最不好惹的應該就是八妹別的不說一個月能流血一個星期還不死的傢伙絕對是惹不起滴

就見紅光一閃那蜘蛛的兩顆獠牙就被把妹的分水峨嵋刺給擋開了隨後另一柄分水峨嵋刺則狠狠的刺入了蜘蛛的下顎處並從丫的腦袋上面紮了出來我本以爲這蜘蛛就算掛了可沒曾想啊這傢伙臨死之前居然拼盡全力的張開丫那噁心巴拉的大嘴朝着八妹噴出一口濃綠色的汁液隨後才死去

濺落在周圍地面上的濃綠色的汁液在地面上發出“吱啦吱啦”的聲音就跟被強酸腐蝕般這讓我非常擔心八妹的安危

可我發現噴到八妹身上的那些汁液根本就沒有腐蝕八妹的身體不但沒有腐蝕反而快速的溶入了八妹的皮膚內這讓我不由得大吃一驚

另一隻蜘蛛一看毒液不起作用趕忙從口器內噴出一股蜘蛛絲來看樣子是打算將我們粘住

就見戒癡口誦佛號躲開對方噴來的蜘蛛絲隨後一扁鏟上去就將那蜘蛛的腦袋切了下來前後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誰特麼說出家人不殺生的這尼瑪速度也太快點了吧還沒等我這個俗人出手呢就搞定這隻蜘蛛精了

可緊接着衝過來的這三個妖精當真是要了我們親命咯我也不知道那三個妖精的真身是什麼但這三個妖精居然能變爲跟我們一模一樣的形態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於是現場就出現了我跟自己對打八妹跟八妹對磕和尚跟和尚pk的奇葩局面

如果單單是外表變得一模一樣的話我還能理解但那些妖精居然連本事也變得跟我們一模一樣這就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了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超級大農民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