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找我,到底是什麼事。

冷著臉,徐林殺氣沖沖的回到了飛信辦公大樓。

「張經理,找我什麼事。」

徐林恨不得一口氣吞了張小龍。

只是身為技術狂人的張小龍哪裡會管這些,一見徐林到來,就直接說道,「徐總,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好,你說吧,將你的那個很重要的事情說出來。」

徐林故意加大了很重要這三個字的聲音,仍是不給張小龍好臉色看。

張小龍只當作沒看到,哪怕是看到,張小龍也不會管太多,說道,「徐總,我建議立即撤掉我們的積分系統。」

「什麼?」

徐林以為自己聽錯了,「張小龍,你再說一遍?」

「我說的是,我們要立即下架我們的積分系統。」

「你瘋了。」

終於聽明白了。

徐林感覺張小龍瘋了,「你是不是腦子抽風了,這個業務我們才上線多久,你就要下架。再說了,要下架得一個下架理由呀。」

「徐總,你聽我說。」

「最近我看了看我們的飛信,大家為了這個積分系統,天天都在刷積分,這嚴重干擾了我們發展即時通訊的初衷。」

「干擾,哪裡有,最近我們的用戶數量不是大漲嗎?」

「徐總,大漲只是表像,如果一但刷積分的事情嚴重,未來我們的飛信將停止增長。而且,不但停止,我們的用戶甚至連即時通訊都不會怎麼用。」

「我說,張小龍,你從哪裡想到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我現在只知道,我們的註冊用戶以及活躍用戶,都在每天不斷的增長,這已經代表著我們飛信的潛力。這個積分系統我就覺得很不錯,我是不可能答應你換下來的。」


剛才被王建宙表揚,如果這一個被換下來,徐林不被王建宙給罵死。


而且,徐林已經有一些防著張小龍了。

他感覺這傢伙是不是在坑自己。

靠,飛信表現一好,就給自己出狠招。

想想似乎很有道理,自己是飛信的ceo。飛信出了任何問題,總部首先找的就是他徐林。哪怕這事情不是他的主意,但誰叫他是ceo,誰叫他是公司的最高負責人。

這傢伙不是想逼走自己吧?

這倒很有可能。

據傳聞當時王建宙是想讓張小龍擔當ceo,如果不是高叔叔在一邊幫忙,這個位置,還真輪不到自己呢。

只是可惜呀可惜,一個吊絲你就想成功上位,不好意思,沒門。

這個世界,不是有點能力就可以成為人上人的,如果沒有點關係,你絕對爬不上頂端。

想通這一點,徐林卻顯得不是那麼的憤怒了,看著張小龍,說道,「張經理,要上這個積分系統的是你,要下架的也是你。好逮,我這個ceo還真不管事呀。要不,你向總部反應一下,你當這個ceo好不好,你覺得如何?」 「這……」

話說到這份了,張小龍再不懂公司管理方面,也算是徹底的知道了,眼前這個徐林,對自己有意見了。本想再說點什麼,只是,最後心裡只能嘆一口氣,離開了徐林辦公室。

「哼……」

看著張小龍離去,徐林不屑的看著張小龍,「遲早有一天,我會將你趕出公司。」

這是徐林在辦公室鬥爭當中一慣的手法,在icq,他也是這樣一步一步爭搶上去。

現在回到國內,也是一樣。

受此影響,徐林在後面的時間裡,大都時候不再採用張小龍的提議。

甚至,在技術上面,徐林都繞過張小龍,直接讓下面的程序員負責。

像其中的msn等級系統。

最初徐林是想按張小龍的提議,也根著qq一樣,弄星星,月亮,太陽,皇冠這樣的等級。可是,現在徐林,則是完全否定了張小龍的提議。他自己搞出了一個,搞出的則是鐵銅銀金……式的等級系統。

可是,在這樣的等級推出之時,似乎並沒有對整個的飛信用戶產生特別大的作用。

只不過,因為飛信這一段時間一直以來都在不斷的增長,徐林並沒有發覺這一點。

甚至,在飛信用戶一直不斷增長的時候,反而給了徐林一種幻覺。

這種幻覺讓徐林覺得,好像,他推出來的各類設置,都得到了用戶的支持。

像這個等級系統,現在大家都在不斷的升級,也為了升級,不斷的選擇了掛機。

隨後,徐林在等級系統之後,再一次的推出了專屬移動的表情系統。

這個表情系統徐林可是費了一些功夫。

他專門找了一些美術設計師,為他們移動,專門設計了一套表情。

在徐林認為,全新的移動表情,完全比qq的表情更為的豐富,也更為的好玩。

如果不是時間的關係,他們還想弄與qq一樣的魔法表情。

一系列的設置,在飛信不斷的增長當中,似乎都得到了用戶的支持。

這讓徐林有一些飄飄然了。

感覺在中國搞即時通訊,真的是太容易了。

也不知道之前的騰訊,msn之類,為什麼會失敗,他們真是太腦殘了。

看吧,現在他們只是隨便推出幾個系統,飛信就一直不斷的增長。

連續的勝利,連續用戶人數不斷的增長,有一些沖婚了徐林的頭腦。

按現在飛信的發展,什麼三年打敗qq,不需要三年,兩年,不,一年多的時間,他就覺得,完全可以滅掉qq。看吧,現在只是過了兩個月的時間。飛信的註冊數量已經突破了3000多萬,再過一年,肯定可以突破1億,甚至是超過qq的註冊數量。

這麼想,不是沒有原因。

徐林也不認為,自己這是太想當然。

以他的看法,雖然飛信比qq推出時間更后,但飛信卻有自己的優勢。

他有幾億的移動用戶在做支撐,有一些從來不上網的用戶,他們都用起了飛信。

這已經在用戶基數上面,有超過qq的基礎。

想到這裡,徐林則是越來越大膽起來。

在這一些免費的系統出來之後,徐林開始轉向了收費系統的研發。

飛信會員。

飛信秀。

各類廣告業務。

一鼓腦兒的,全都推了出去。

「天吶,這個徐林,這是在作死么?」

看著徐林最近一段時間,每次都不通知自己更新整個系統,張小龍氣得都有一些發抖。

「徐林,你到底想怎麼樣?」

實在是忍不住,張小龍再次衝進了徐林辦公室,直接叫起了徐林的名字。

「哦,這不是我們的張經理嘛,什麼事,這麼生氣。」

「哼,你難道不知道?」

張小龍瞪著徐林,「徐林,我問你,為什麼不通知我更新整個的msn設置。我可是公司的首席技術官,一切技術方面,都是我負責。」

「很好,你的確是公司的首席技術官,但我問你,我是什麼職位。我是公司的直接負責人,任何業務,都歸我管。怎麼,難道我這個ceo,還要向你這個首席技術官彙報工作?」

「你……」

張小龍一時語塞,忍了忍。

「你不通知我沒關係,我不在乎這個。我在乎的是,徐林,你到底想將飛信弄成怎樣。你這樣下去,飛信會被你玩死的。」

不管怎麼說,飛信是張小龍開發出來的。

飛信就是他的孩子,雖然張小龍也認為,飛信並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

但是,做為自己的孩子,眼看著徐林這般虐待,張小龍心如刀割。

「張小龍,你什麼意思?」

聽到張小龍的話,徐林也怒了。

「難道我會讓飛信完蛋么?告訴你,我比你更想讓飛信成功。」

「既然如此,為什麼你最近要推出這麼多的系統。你要知道,現在我們的飛信只是新生期。很多的設置,很多的系統,我們得一步一步。等級與表情之類也就算了,雖然不如企鵝qq,但為什麼這麼快要推出收費,為什麼,你這是要害死飛信呀。」

張小龍有一些抓狂。

他觀察qq好久,qq當年的各類功能,哪裡有一下子推出的道理。

更不用說,收費的會員設置。

qq是等了差不多兩年時間,這才推出。

可沒想,這個徐林真是瘋了,這才兩個多月的時間,飛信就開始收費了。

「害死飛信,張小龍,害死飛信對我有什麼好處。不要以為,你才是即時通訊的專家。飛信雖然是開發的,但是,我比你更了解整個即時通訊市場。在我負責即時通訊市場的才時候,你還在一直寫程序喝奶呢。難道,我要你教?」

徐林是真怒了,再次說道,「為什麼推出收費,推出收費又有何不可。qq早就開始收費了,我們的飛信為什麼就不能。再者,我們的飛信有我們飛信的收費優勢。我們甚至不需要推廣充值渠道,我們只需要扣話費就可以完成充值。你看,現在幾乎30%以上的用戶,都成為了我們的會員……」

「你……」

不說這個話費充值還好,一說,張小龍更是抓狂。

「徐林,就你這破會員系統,直接來一個充話費話會員,還有哪個不會成為會員。」

「切,你知道什麼。」

徐林一點都不以為然,「張小龍,這叫運作,懂不懂,有移動資源,為什麼不用?像你種只知道埋著頭寫程序的蠢材,我敢打賭,你一輩子都當不了ceo。」

ps:一切為了和諧,新書改名為重生之激情歲月,其他不會受影響。 「徐林,你……」

張小龍一直是個技術狂人,從來不知道有什麼辦公室鬥爭。<.

同時,張小龍也對權力沒有太大想法。

這也是為什麼移動沒有讓他負責飛信,但張小龍也不在乎的原因。

他一直覺得自己只適合搞技術,並不適合負責整個的公司運作。

但是,此時這一句話由徐林罵出,張小龍卻感覺到自己被羞辱了。

哪怕他再不想擔當ceo,也感覺自己好像被打了一巴掌似的。

「你什麼你,難道不是么?」


這一次,徐林算是豁出去了,要斗,就要將張小龍鬥倒。

「你怎麼不想想,為什麼飛信是你開發的,移動也不叫你擔當ceo,而是請我來。」

「難道,你還不明白你與我的差距么?」

「現在看到了吧,蠢材就是蠢材,非得我說這麼直接,你這是何苦。」

徐林陰險的笑著。

這幾個月以來,徐林也算是徹底的摸清了張小龍的性格。

他保證,張小龍聽后絕對會抓狂,甚至,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件。

果不其然。

畫愛為牢 ,眼睛里散發著陣陣不甘。

最終,張小龍做出了一個決定。

「好,徐林,你厲害,我辭職。」

張小龍準備完全放手。

他一刻也不想呆在移動了,更一刻也不想與這樣的人共事。

「辭職。」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