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敢肯定,十個殿堂武士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我,你對我可以說是狠之入骨了吧。”

“不要說的那麼直接嘛,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切……”

雙方的一陣對話之後,又是十分沒有營養的對話。

接着又是……

(唉,別打我,日子不好渾啊,碼字累啊,偷閒來段省略號。)

時間又是一天天的過去了,龍神族那邊沒有動靜。

咒樂園一邊也沒有任何動靜。

那些在佔領區過着膽戰心驚日子的人,更是一個個的怨聲不斷。什麼時候,十大高手成了縮頭烏龜了。

咒樂園裏的人,這些高手那是提升實力去了,簡直就是就是天天聊天打屁,沒事拉上一個人找個旮旯來上一架過過癮。

龍神族的人也是鬱悶,他們本來想盡快就是拿下咒樂園,可是面對着一個焰神,外加一羣不知道實力的高手,沒有把握的仗還是不打的好。

於是,就等着喚醒龍神族的精英,好一舉拿下對方。

結果讓阿提納等人差點沒吐血,其實在之前老柯在知道自己對於殿堂武士的研究全被舞毀了之後,己經吐了一次血了。

尤其是最重要的一張光盤都找不到了,老柯差點沒想跳樓,可是己經在地下夠深的了,沒法再跳了。

基因被冷凍了億萬年,居然進入的動物似的冬眠狀態,這是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好不容易解凍了三個試管,結果成長之後的三人,大腦完全是假死狀態。

不得己,阿提納等人狠心的把三人改造成以微電腦代替人腦的生化戰士。

剩下的基因可不敢輕易的動手,再沒找到解決辦法之前,阿提納等人先派了一些被改造的科研人員出去先拿下的楓嵐,然後抓回來幾個異能者改造成生化戰士先保證基地沒問題,接着一點點的擴大,控制了三大帝國。

反抗太過於微弱,這讓阿提納不禁擔心這是不是一個圈套,加之不明咒樂園的實力,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潛意識裏,阿提納等人一聽到高手,就擔心是啥殿堂級別的人物,所以沒有萬全準備他不想冒險。如果他們知道號稱最強的高手在咒樂園只是混日子,而且實力連三等戰士都不如,早就進攻了。

當然了,咒樂園裏頭龍宇很痛苦的。

龍宇天天的除了抱怨,連吃飯的時間都被擠掉了,因爲以前得罪的太多,太多人把他當成目標了。因爲除了這些高手,聊天打屁之外,被拉出去的那個人就是他。

一日三戰,不……一日五戰也不在話下。 恩,這還差不多,小佳同學。

××××××××××××

龍宇的臉都綠了,每次都是被累的死去活來的才被入回家睡覺,第二天,興致勃勃的衆人又敲開龍宇的門。

在龍宇的慘叫聲中,悲慘的一天又開始了。

不在爆發中戰死,就在爆發中累死。

龍宇是深深的有所體會,爲了儘快解決戰鬥好休息,龍宇管他是好招。壞招。陰招還是損招,如今是隻要能打服你的就是好招。

車輪戰中,龍宇仰天長嘯一聲。

看也不看兇狼沙利的拳頭,龍宇十分不爽的躺到了沙地上。

沙利可沒注意龍宇這個大膽的舉動,龍宇就一下子消失了。

嚇得沙利一個轉身發現身後並沒有人。


再轉,身後還是沒人,擡頭望向天空,蔚藍的天空沒有半個人影。

沙利額頭上冷汗直冒,心道,這小子什麼時候擁有這種速度了。

腳下不自覺的移動一下,似乎踢到了什麼?

沙利低頭一看,氣的鼻子都歪了。

龍宇正躺在地上,閉着眼睛喘着粗氣。

沙利狠狠的踢了龍宇一腳,氣道:“起來,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休息。”

“機器還有能量耗盡的時候,老子可是人,三天三夜沒休息了,你們還想不想我活了。想累死我就直說,沒必要這麼折磨我吧。”


“我不管,給我起來,告訴你,我還想試試新招,不想死的就起來,不然打上的話保你殘廢個一兩天的。”

“你打吧,我認了,現在痛也比累強。”龍宇搖了搖頭一副死也不起來的樣子。

“媽的,算你狠。”沙利一轉身,正看到蒂斯和穿刺者等人正在切磋,立刻湊了上去。

幾個人一看,就如老鼠見了貓一般,轉身就跑。

“我有那麼可怕嗎?”沙利摸着下巴剛剛的鬍子喳,自言自語的說着。

“說實話,你並不可怕,只是有些讓人害怕,你的名頭在那呢。”

蒂斯在遠處邊上笑着說着。


“哈,沒了聖十字,你的實力不知道落後了沒有。”沙利把兩隻拳頭握的咯咯作響,一步一步向着蒂斯行去。

“你想幹什麼?”蒂斯的右眼開始一個勁的突突跳着。

“打架。”

“媽的,你偷襲。”


勁風颳的不遠處的龍宇生痛,可是懶的連動彈一下都不願意,任由勁風將自己吹飛。

舞拿着一瓶飲料蹲在龍宇的面前,依舊是一付冷冰冰的樣子放到龍宇身邊。

“還是你好。”龍宇握着舞的小手,嘻嘻笑着。

舞沒有動,道:“他們也是爲了你好。”

“好到想累死我。”

“他們不是都一樣在累嗎?”

龍宇握着舞的小手,微微側了個身,嗅着舞身上散發出的淡淡的香氣,嘴角掛着微笑打起了輕微的呼聲。

看着龍宇睡去,戰鬥中的沙利和蒂斯停了下來,幾個人躲到了遠處輕聲的談論着。。

斯德克爾也出現,站到兩個人的面前。

“怎麼樣?他的成長可怕吧?”斯德克爾微笑着看着兩人。

沙利驚訝的點頭,道:“是非常的可怕,我沒要想到普通人可以如此驚人的成長,在一個小時之前,他只能接得下我的三招不敗,剛纔己經能接得下我的三十招還有能力反擊。”沉思一下,沙利繼續道:“如果我出全力,他絕對能挺的過去十招。”

“希望在大戰開始之前,他能成長的更快。對他的安全有好處。”

“這個不用擔心。”斯德克爾信心十足的看着龍宇身邊的舞,自信道:“相信那個少女不會看着龍宇出事的。”

蒂斯和沙利點了點頭。

“我很意外。”三人的身後,一身黑袍的死神莫菲悄然而至。

“像個鬼似的,你意外什麼?”

莫菲冷聲問,“我沒有想到焰神真的不是傳說,那個小子是從那裏救的那個少女。”

“好像是在冰魔的領地吧。”

說完斯德克爾,微微一禮,重新消失在空間縫隙之中。

餘下三人也各自離開。

×××××××××××××

暴風雨前的寧靜有些靜的恐怖。

一個半月的時候,龍神族除了用改造人和生化戰士鞏固自己在三國中的地位之外,並沒有人們預想的入侵咒樂園。

但人們相信,這個時間一定不遠了。

不打敗咒樂園內的高手,就永遠別想統治整個大陸。

莫爾城在荒廢了一個多月之後,偶爾在這裏出現的也只少量的無家可歸的流浪者,這裏成了天堂,撤離時來不及帶走的超市中的商品成了他們的佳餚。

儼然成了流浪者聚集的地方。

嚮往常一樣,在享受了一頓好酒之後,這些流浪漢滿足的躺在一堆的酒瓶子堆中,打着飽嗝,互相聊了起來。

砰……

樓頂被撞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紛飛四賤的碎石砸的流浪漢們頭破血流哇哇直叫。

落地的是七個人。

其中六人身高足有三米五。

五個穿着深藍色制服,似某國的軍裝的人面無表情的掃視了一下流浪漢。

掃視了一下流浪漢們,爲首一人冷聲道:“不論在那個時代,你們永遠是社會的寄生蟲,根本沒有資格活。”

輕輕的一揮手,超市內的立刻變成空檔檔的一片。

貨架也好,人也好,就連地上零亂的雜物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就似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爲首者點開了自己的手錶,阿提納三維立體的圖像出現在眼前,“阿提納,有什麼事情嗎?”

“西爾少校,在行動之前,我還是要提醒一次,裏邊有一個拿着妖的年輕人和一個焰神一定要活捉,不息一切代價。爲此,我可是派了六名殿堂武士,這可等同於如今我們的全部戰力。我相信你一個人完全可以解決他們這些人,六名殿堂武士是用來對付黑焰魔龍的。”

“你是要活的,還是死的。”

“死活不論,不過當然是活着的最好。還有一件好消息,羅納將軍的基因正在解凍當中,一旦成功解封,我們的時代又將來臨。”

“這確實是一個好消息,不過希望你不要出錯。三位將軍的基因可是非常的特殊,能夠成功的急凍成功己經相當的困難,一旦解凍失敗,損失的將是一位將軍的生命。”

“這個我清楚,所以我需要那個少年的基因,只要解開他的基因密碼,我可以將他的基因重新和羅納將軍的基因溶合,到時候的羅納將軍會更加強大。”

“抓人我們來,你的目的是研究。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情,我們要行動了。”

“祝好運。”

三維立體圖一消失,七個人跨步走向咒樂園的方向。

空蕩蕩的街道少有的會有一兩隻流浪的動物從身邊跑過。

接着慘叫着倒在地上。

全身就像被抽乾了的血液般的死去。

“來了……好強很強,不是對手。”

斯德克爾微閉的雙眼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