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葉荒回答的很肯定。

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這次心魔徹底的被葉荒斬殺,主要還是因爲葉荒已經晉級超凡,看待事物的方式已經發生了改變,這樣一來原本抱丹境界的心魔自然就不能再與現在的葉荒抗衡,被消滅也都是正常之事。

“杜鵑,謝謝你!”

葉荒很是真誠的感謝,因爲如果不是杜鵑葉荒肯定不會發現潛伏如此之深的心魔,雖然現在葉荒也獨自擊敗了心魔,那是因爲葉荒做好了準備。

倘若讓心魔出擊的話,心魔肯定不會選在這個時間點,肯定是選擇葉荒心神最虛弱的時候,到那個時候葉荒甚至都有被心魔同化的危險。

“不客氣。”杜鵑沒有覺得自己幫上了太大的忙,畢竟這心魔是葉荒自己解決的,而那絕**也是自己主動要幫助葉荒的。


“杜鵑,你看一下,我這精神世界中還有沒有什麼隱患?”

杜鵑好像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能夠看穿潛伏在精神世界中的異常,這一點葉荒已經發現。

“沒有了,純粹、乾淨,只有這幾個字,一個蟲子都沒有了!”

葉荒長吁一口氣,本來是想將絕**拔出,沒有想到順帶着把心魔也給解決了,這實在是意料之外的收穫。

葉荒還想跟杜鵑寒暄兩句,結果被外界的一道聲音打斷。

“滴滴滴!”

這是安全局通訊器的聲音。

葉荒雖然在精神世界當中,但是對於身體的感知,還是很敏感的。

瞬間,葉荒便將所有人帶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既然已經將將問題解決,那麼在呆在這裏也就沒有什麼必要了。

衆人眼前一花已近回到了現世當中。

葉荒低頭看着手錶。

“看來又有的忙了!” 葉荒精神世界中過去了多久,外面就過去了多久,不存在在精神世界中待了幾個小時,但是現實生活中卻只過了幾分鐘的這種情況。

瞬間的場景轉換,也將初次接觸到這種奇妙經歷的瑩瑩搞的暈頭轉向。

當然,柳子凝和李靈的狀態也都相差不多,都像是剛看了異常大製作的玄幻電影一般。

瑩瑩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直到葉荒走道其面前。

“瑩瑩,瑩瑩?”

“啊?哦哦!”

瑩瑩面前的是葉荒,這才反應過來,也知道自己剛纔失態了,臉色又是便的通紅。

“瑩瑩,我要跟你說一件事情,關於安全局的。”

瑩瑩聽到是安全局的事情馬上打起精神,畢竟自己剛剛加入安全局。

“您說!”

葉荒聽到瑩瑩連敬語都帶上了,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必那麼嚴肅,也不是什麼壞事,就是剛纔大蛇局長給我發來了一封簡訊,說二級警戒狀態下,安全局大量招收了一些新鮮血液,但是這些新人都需要統一的培訓一下,而我,就是這個新人營的教官,而你,也就是這新人營的一員。”

瑩瑩這才瞭解。

原來是安全局的培訓。

但是這培訓和瑩瑩瞭解的又是有些不一樣,因爲在二級警戒狀態下,新人的培訓都不是一些規章制度之類的了,而是直接的更貼近於實戰的培訓。

“那我是不是應該叫你老師?”

“叫什麼老師!叫他光頭就行了!”

瑩瑩剛剛開口,還不等葉荒回話,就被李靈搶先一步接過。

葉荒回頭,卻差點和就緊貼在身後的李靈碰個正着。

“你幹嘛?”

葉荒見李靈緊緊的貼在自己身後不由得問道。

“我在和杜鵑說話啊!”

李靈就跟葉荒解釋了一句,手就有已經伸向了葉荒肩膀上面的杜鵑。


“小杜鵑,好杜鵑,不要在他肩膀上面好不好?來姐姐肩膀上面,你要是不喜歡的話,就是在我頭上也行。”


杜鵑沒有說話,也沒有什麼表示,看來是對李靈有些無語。

“好了,我出去有些事情,你們就現在家裏吧。”葉荒說着走向門外。

“喂,人可以走,杜鵑留下!”李靈一步越到葉荒前面攔住葉荒的道路。

葉荒只好跟杜鵑聯繫了一下,其實將杜鵑留下也挺好,不然的話肩膀上面頂了株植物,也太顯眼了一點。

“杜鵑?杜鵑?要不你先下來,我很快就回來。”

杜鵑久久沒有迴應,葉荒就當杜鵑同意了,就想用手強行把杜鵑拿下來。

但是手還沒有放到杜鵑身上,腦海中就傳來了杜鵑幽幽的聲音。

“你……你不要我了嗎?”

“喂喂!你不要亂說啊!你這話什麼意思,搞得我好像始亂終棄一樣!我只是出去一會好嗎?”

葉荒腦補的形象是一個小女孩哭唧唧的對自己說你不要我了嗎?

其實這個殺傷力還是蠻大的,葉荒也無法拒絕。

算了,我知道你在那裏太久了,太久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了。

“李靈,杜鵑說不喜歡和你在一起,因爲你太兇了。”

葉荒說完,直接一個閃身繞過了李靈朝門口跑去。

李靈根本來不及阻止。


瑩瑩和柳子凝都在捂嘴偷笑,李靈一臉鬱悶。

葉荒在走出大門之後還回頭看了一眼,確認李靈並沒有追上來。

這回葉荒出來,其實是曼月有事情,只說讓葉荒出來,也沒有說什麼事情。

想必應該是什麼必須面談的事情吧?

其實曼月根本沒有走遠,就在葉荒所處的這棟別墅附近,所以葉荒也根本沒有走多少步,就碰到了曼月。

曼月這個時候竟然換了一身衣服,不知道衣服從哪來的,難道曼月在附近也有一套房子?

“葉荒?這裏!”

葉荒小跑來到曼月身邊,其實現在的這身衣服更適合曼月,就是最平常的衣服,不是制服,也不性感,就是特別普通的衣服。

“曼月,什麼事還非得見面談?”葉荒開門見山。

“你知道的,現在我是你的助理,雖然很多事情我都給你整理好了,但是還是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去定奪。”

“能有什麼事情?”

“很多事情,葉荒,你要知道現在你可不是之前那個抱丹境界的人了,你現在是超凡境界的強者,而且還是安全局的高級執行官,所以你現在的責任很大,要處理的事情很多。”

“恩?都是什麼事情?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你要成爲安全局新人營的教官,你不知道嗎?”

“這個知道。”

“你還要帶領一個小隊你知道嗎?”

“恩?這個也知道。”

葉荒仔細想了一下自己的事情好像還真的很多。

這樣下去可不行,要跟大蛇說一聲,自己這次來鐘山市不是可不是爲了維護治安的,而是帶着目的來的。

若是因爲這些雜事,把真正的大事耽誤了可不好。

葉荒在想在這些事情,曼月也早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但是葉荒完全沒有聽進去,只是不停的點着頭說着是。

“……所以我這段時間也要住在你這裏。”

“好……恩?等等!什麼?你說你要住在我這裏?”葉荒原本還在神遊太虛思緒被這句話瞬間驚醒。

“是的,爲了工作需要,我也只好委屈自己一下了。”

葉荒有些頭痛,家裏已經有三個女人了,再加上一棵樹,現在又要來一個女人。

這讓葉荒如何應付的來?

葉荒想着突然肩膀一陣刺痛,正是杜鵑的根筋在輕微的刺葉荒的肩膀,那意思好像是再說,自己除了是一棵樹之外,也是一個女生。

“其實你大可以不必委屈的……”

“沒有關係,爲了工作嘛!”

其實曼月對於葉荒還是很有好感的,在成爲葉荒助理之後,曼月又詳細的瞭解了一下葉荒的生平,發現越瞭解葉荒,越是感覺葉荒神祕。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還有什麼是一個神祕的男人是更能吸引人的嗎?

葉荒不知道曼月的想法,想到反正已經住了那麼多人,在多一個似乎也不是什麼不可以接受的事情,也就同意了。

見葉荒同意了之後,曼月當即拉着葉荒向葉荒住的地方走去。

倒是葉荒有些迷糊,專門把我約出來,就是爲了這件事情? 葉荒在將曼月帶回來之後,還以爲李靈柳子凝和瑩瑩會有些其他的反應。

沒有想到三女的表現都是出奇的一致,表示歡迎曼月住下。

葉荒見幾人相處融洽也就放下了心。

這兩天過的實在是有些緊張,到了現在纔算是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葉荒就這麼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面。

杜鵑被擺在了桌子上面。

李靈看着杜鵑,不停的嘗試跟杜鵑說話,讓杜鵑變成小女孩的模樣。

如果杜鵑現在可以翻白眼的話,一定會翻一個大大的白眼。

化形哪裏有那麼容易?

多少精怪一生都是原本的形狀,不能化形,只有少部分的精怪,有了大機緣,比如說得到了一枚化形果,又或者是修爲到了高深處,才能勉強化形。

而剛纔杜鵑在葉荒精神世界內的投影,也只是自己的精神投影,如果杜鵑有機會化形的話,纔會可能變成那個模樣,而現在杜鵑其實還是處在一種很是虛弱的狀態,別說是化形,就是一些神通都是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