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凱旋擺了一下手,無奈的道:「哎,不要去管它了,這傢伙的性格有些怪癖,不要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待就行了。」

其實,因為主僕契約的關係,所以戎凱旋也能夠隱約的猜到黑熊呆瓜之所以如此害怕自己的緣故。他有時也是後悔,如果沒有火種靈源焚燒靈魂的經歷,那麼呆瓜絕對不會變成現在的這般模樣了。

不過,到了這個地步,縱然是他,也是無可奈何了。

淬星老人等連連點頭,他們終於明白了過來。

原來是這頭黑熊性格關係,所以才會如此的特別。

在這個世界上,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會發生。雖然一位老祖級強者擁有這樣的性格確實是令人扼腕,但也並非沒有。

戎凱旋上前。向著江海晏道:「前輩,您急召晚輩前來,不知有何貴幹?」

江海晏的神情一凝,道:「凱旋,我們急召你過來,是想要問你一件事情。」她朝著淬星老人使了個眼色,淬星老人微微點頭,主動的道:「凱旋。我們聽說你就要遠離鎮魔大陸,並且歸期遙遙,不知是否當真。」

戎凱旋心中一驚,他的這個打算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啊,為何江海晏等人就能夠說出來了。

沉吟了一下,戎凱旋問道:「師父,您是聽誰說的。」

淬星老人苦笑一聲。嘆道:「是猿天尊前輩以飛符秘法告知大師姐的。」

江海晏緩緩點頭,道:「不錯,老身昔日正在閉關修鍊之時,一道飛符突兀出現在老身面前。」她雖然已經晉陞老祖,擁有一身強大神通,但是說到此處之時。眼眸中卻依舊有著一絲驚駭之色:「慚愧的是,老身竟然不知道這張飛符是何時出現的。」

任何人在修鍊之時,都是自身防禦能力最差之時。她既然沒有能夠察覺飛符何時出現,就等於那飛符主人若是想要取其性命,她也會一無所知了。

深吸了一口氣。江海晏繼續道:「老身觀閱了一遍,才知道這是傳說中猿天尊大人的飛符。它說你即將離開鎮魔大陸。要我將師父臨終前遺留下來的寶物立即交給你。」

「什麼?」戎凱旋的臉色微變,道:「無名老祖……」

「正是。」江海晏手腕一翻,取出一件儲物空間,道:「師父在離開之前,將此物給我,要我在你準備前往鍾離大陸之時送給你。」她輕嘆一聲,道:「師父本來預計你要用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時間修鍊到巔峰宗師之後才會成行,但沒想到,區區數月你就能夠晉陞宗師,並且在初期之時就打算前往鍾離大陸了。」

戎凱旋接過了儲物空間,他手中輕撫著,心中卻是一陣感激。

昔日廣場拜師考驗之時,雖然無名老祖最終挑選了戎凱易,但他對戎凱旋卻一直是不遺餘力的支持著。

直至他臨終之時,也不曾忘記給他留下一份禮物,這份恩情確實令人難忘。

江海晏看著戎凱旋,沉聲道:「凱旋,師父還有一句話要我在你臨走前轉告你。」

戎凱旋神情一動,肅然道:「前輩請講。」

「師父要你記住,你永遠是鎮魔大陸上的修者,哪怕外面的花花世界令人眼花繚亂,也希望你不要忘了本分。」

戎凱旋心中微動,這句話他並不是第一次聽到。在初遇猿天尊之時,它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似乎這些超級強者們都十分重視這一點。

他隱隱的覺得,其中必有什麼自己尚不知曉的緣故。

抬頭,戎凱旋沉聲問道:「前輩,無名老祖為何說出這樣的話呢?」

江海晏猶豫了一下,道:「老身本來也不知道,但猿天尊的飛符中還提到了一件事情。」她緩聲道:「各大陸的新晉老祖之爭在數年後即將開啟,它希望我能夠為了鎮魔大陸的名譽報名參加。」

戎凱旋雙目一亮,頓時恍然。

新晉老祖之爭,代表大陸參加。

他終於明白這兩位為何會慎重的提及此事了。

而且,看他們的態度,這種爭奪似乎並不僅僅是事關榮譽了。

不過,這些猜測暫時無法證實,他也就放過一邊了。

「前輩,兩位師父,弟子確實打算前往鍾離大陸,不過在此之前,弟子還想要去看看凱易呢。」

江海晏微笑著道:「你放心吧,凱易師弟還滯留在風洞,雖然他的進步沒有你這般誇張,但也十分的了不起啦。」她一揮手,道:「與他道別去吧。」

戎凱旋點了一下頭,身形一晃頓時遠去。

黑熊呆瓜張頭張腦的正要跟上之時,王曉曉卻是抬手召喚,這個憨大個猶豫半響,似乎是認清了形式,知道誰才是最靠譜之人,於是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江海晏、淬星老人和蕤散真人臉色微變,雖然面上都擠出了一絲笑容,但背心處卻早就被那涔涔冷汗所浸濕透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風洞之中,依舊是罡風呼嘯,永無止境。

只是,這些曾經給他帶來巨大麻煩的罡風已經不再對他構成絲毫的威脅了。

他就這樣信步而行,猶如閑庭散步般的走在風洞之中。無論身周的罡風如何猛烈,可是一旦來到他身周就自動轉彎繞行,哪怕是巨大的,蘊含了無以倫比風之力的狂風,也像是受到了某種巨大力量的牽引繞了開來。

戎凱旋就像是風中王者,傲然行走在無數臣民之中,接受著他們的膜拜和恭迎。

罡風過處,所有的痕迹都被抹除的乾乾淨淨,除了岩壁上那無數狂風留下的印痕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哪怕是瀰漫在虛空中無處不在的天地靈力也是隨風流轉,如同過眼雲煙般,不在一個地方滯留。

可是,在戎凱旋的眼中,他卻彷彿是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罡風雖然強烈,但有一種力量卻能夠無視自然之力而留存下來,那就是靈魂的力量。

這種無形無色的力量任憑罡風如何兇猛,也無法撼動分毫。

戎凱旋似乎看到了一條條清晰的痕迹,當這些痕迹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往往會形成某種特殊的影像。朦朧中,他似乎看到了無名老祖,這位一手創造了自由城的偉人,他在風洞中修鍊多年,在這裡留下了屬於他的傳奇和痕迹。

除此之外,他還在這裡看到了許許多多不同的人物。這些人物有的相識,有的不知。根據殘留下來的痕迹多寡,他似乎看到了一部與風洞有關的多彩多姿的美麗畫面。

靈魂的存在,竟然以另一種方式將風洞的傳說記載了下來。

但可惜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看到這偉大的一幕。

此刻的戎凱旋並不知道,他所看到的東西極為玄妙,哪怕是一般的登天封神強者也難以看到。

如果他不是與特殊靈體們精神意念相同相連,也斷然無法達到這等奇妙的高度。

豁然,戎凱旋的眼眸微動。他在無數痕迹中找到了一個熟悉的氣息,身形晃動間,立即加快了速度,朝著風洞深處行去。

足足半個時辰,戎凱旋來到了風洞第八層深處。

這裡,已經是極為接近第九層深穴,別說是先天強者。哪怕是初入階的宗師,也很難承受此地的罡風之力。對於低階修鍊者而言,這裡是絕對的禁地。

可是,戎凱旋的耳中卻聽到了一道道如同雷鳴般的怒吼聲。

「哈,哈,哈……」

戎凱旋的目光閃爍。他遙望著前方,那裡,有著一個健壯的人影正全力以赴的揮舞著雙拳,他的雙拳舞動之時,猶如一朵盛開的巨大蓮花。那蓮花在虛空中翻騰滾動,就算是強大的罡風在蓮花之下也要為之顫抖。

「轟……」

蓮花盛開到了極致。竟然將眼前的一團八級罡風生生轟散了。

戎凱旋的雙目一亮,他暗中點頭,也是頗為佩服。

第八層深處的罡風團已經相當於中期宗師甚至於是後期宗師全力轟擊的水準,但是在戎凱易的攻擊之下,卻是轟然爆裂。

這說明他這一式的威能之大,已經超越了後期宗師的傾力一擊。

當然,僅僅掌握這一擊之力並不是說戎凱易就擁有與宗師後期強者一戰的實力。對於僅有先天境界的他來說,這一擊的消耗遠比宗師要多得多,肯定無法堅持太長的時間或者是無法接連釋放。

不過就算如此,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了。

身形微微晃動,戎凱旋的身形立即消失原地,當他下一刻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了戎凱易的身邊。

此時,又是一道罡風呼嘯而至,戎凱易沉腰坐馬,雙目炯炯,手中雙拳開始微微發顫,似乎想要再度轟出那雷霆一擊。

可是就在這一刻,他的眼前一花,頓時看到一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

他詫異的瞅了對方的背影一眼,立即是驚喜交加的道:「凱旋。」

他是戎凱旋的追隨者之一,對於戎凱旋自然是知之甚詳,一見到他的背影,頓時叫了出來。

戎凱旋轉頭,微微一笑。

戎凱易卻是臉色大變,點著戎凱旋前方,叫道:「小心。」

那巨大罡風並沒有因為戎凱旋的掉以輕心而放緩速度,而是依舊以最初的高速朝著他們衝擊而來。

戎凱旋臉上笑容不改,似乎並沒有將身後的罡風放在心上。但是他的一隻手卻朝著後方伸出。

那團巨大的罡風剛剛來到戎凱旋的身前,頓時停頓了下來。隨後,巨大的罡風團開始了迅猛的收縮,就像是一隻巨大的氣球泄了氣一般,僅僅是片刻之間,戎凱旋面前的罡風團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戎凱旋手上的那一團僅有拳頭大小,但卻蘊含著無與倫比威能的小風球。


戎凱易膛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他心中的驚駭實在是難以用言語形容。

自從戎凱旋離開之後,他就全身心的投入風洞修鍊之中。雖然僅有短短數月,但他已經衝擊到了先天中期境界,並且徹底的鞏固了無名老祖所傳授的三絕招之一。

他以為自己的修鍊速度已經是極快極快的了,但是在見到戎凱旋露出的這一手之後,他就明白,自己比人家依舊是差得遠了。

「凱旋,你……哪裡學到的?」戎凱易上前,給了戎凱旋一個大大的擁抱之後,終於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戎凱旋嘿然一笑,道:「很簡單,與風之力打交道多了,就自然而然的掌握了。」

其實,發現並且掌握這個力量的乃是風系特殊靈體。但是因為他們之間的神秘聯繫,所以戎凱旋也能夠輕易的使用這門技巧。

戎凱易似懂非懂的點著頭,不過他並不會感覺什麼奇怪,因為在他的眼中,戎凱旋已經創造過了太多的奇迹,所以此刻的表現並不會讓他覺得震驚。

「凱易,你的實力很強了。」戎凱旋點著頭,由衷的說道。

戎凱易難為情的摸了摸腦袋,道:「凱旋,我是你的追隨者,如果不能跟上你的腳步,那你還需要我幹嘛呢。」他輕嘆一聲,道:「慚愧的是,雖然我已經全力以赴,但距離你卻是越來越遠了。」

戎凱旋心中一驚,他從戎凱易的話中聽出了一絲頹喪的問道。

心念電轉,他豁然不屑的一笑,道:「怎麼,知道追不上,所以放棄了?」

戎凱易一怔,他的雙拳豁然握緊,厲聲道:「不,我沒有放棄,永遠也不會放棄的。」從他的身上,湧起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戎凱旋更是能夠從這股氣息中感應到了如同雷動般的心跳之音。

看著滿臉通紅的戎凱易,戎凱旋欣慰的一笑,他知道,這傢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死板的凱易師兄。

只要他認準了一個道理,就會埋頭一路走下去,無論前方有多少荊棘曲折,都無法讓他回頭。也正是因為有著如此堅韌不拔的意志品質,戎凱易才能夠達到今日之地步。

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戎凱旋道:「凱易,我這次過來,是想要通知你一件事情。」他緩聲道:「我就要離開這裡,前往鍾離大陸去了。」

「那麼快?」戎凱易先是一怔,隨後道:「我陪你同去。」

戎凱旋微微一笑,他輕輕舞動著手中的球形罡風,道:「我現在的力量,已經不會遜色於老祖。凱易,你若是想與我同去,一路保護我的話,那就儘力提升吧。只要你能夠做到如我這般強大,那麼我在鍾離大陸等著你過來。」

戎凱易雙拳再度拽緊,那指甲都嵌入了細肉之中。

戎凱旋屈指一彈,罡風脫離手中,朝著遠方彈去。

「轟……」

一道巨響在遠處爆起,兇猛無比的罡風能量席捲而來,其中甚至於還帶著一些碎石土片。



這裡的洞穴被罡風吹拂無數年,早就變得堅硬而圓滑,平時連一點兒的碎石都沒有。那麼此刻風中的雜物,自然就是適才那一下轟擊的結果了。

戎凱易的雙目愈發的亮了起來,他清晰的感應到了這一擊的強大之處。雖然從戎凱旋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氣息僅有宗師級別,但是這一擊的力量卻似乎已經不遜色於無名老祖了。

也唯有無名老祖這等級別的強者,才能夠將這處洞穴內久經考驗的岩石打出一些坑窪碎片。

戎凱旋伸手一翻,取出一個儲物空間,道:「凱易師兄,這是我為你準備的一些修鍊資源,你盡量使用。嘿嘿,我在鍾離大陸等著你。」

戎凱易不再推辭,他平靜的接了過來,重重的道:「凱旋,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此刻的他僅是一名先天,但卻誇下了這等海口。可戎凱旋卻從他的話中感應到了最強烈的自信。

他心中隱隱的有個念頭,既然王靜堂能夠以心靈之力創造奇迹,那麼戎凱易呢,他一樣也能。

心中豁然一動,戎凱旋訝然轉頭,臉色微變,他嘿然一笑,道:「凱易師兄,我不打擾你的修鍊了,告辭。」他身形微動,已然是化風遠去。

戎凱易最後看了眼他離去的方向,轉身,他的心跳如雷,目光如炬,豁然一聲低吼,整個人都像是一朵盛開的白蓮花,迎著那無盡狂風搖曳而去……

ps:今天就兩更了,休息一下^_^(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今天晚上八點,白鶴來群里和書友們侃侃^_^希望有空的朋友多來捧捧場啊!

※※※※

戎凱旋緩步而行,他的每一步踏出,似乎都與空間中的某一個節點相連,他體內的真氣靈力逐漸凝聚,整個人就如同一座隨時都會噴發的火山一般,醞釀著無以倫比的龐大能量。

手腕微微一抖,驅風杖、四階靈劍同時取出,那木鐲子上更是遁出數道光輝,所有的特殊靈體都被他釋放了出來。這些特殊靈體一旦出現,頓時隱匿身形,仿若是遁入虛空不見了蹤跡。

做完了所有的準備之後,戎凱旋的臉上這才閃過了一絲冷笑。他昂首闊步,直接的走出了風洞。

風洞入口不止一個,但是,當他循著原路離開之時,卻立即見到洞外一字並排而立的四位蒙面人。

他們就這樣背負雙手,傲然而立。

四個人雖然不多,但他們站在這裡,就像是四座高大的山峰一般,帶給了他人巨大的壓力。

戎凱旋隱隱的感應到了,這竟然是四位老祖級強者。

如果是一般宗師見到這許多老祖,只怕唯一的念頭就是跪下來請安問候。不管這些老祖為何來此,都絕不是他能夠應付的。

可是,戎凱旋卻是怡然不懼。他平靜的行了一禮,道:「晚輩見過各位前輩,不知各位前輩遠來有何貴幹。」

這四位老祖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戎凱旋微微一笑。道:「在鎮魔大陸的人族之中,老祖級強者雖然不少。但如此四人組隊還要藏頭縮尾的。卻是沒有。」他雙目炯炯,朗聲道:「各位莫非是來自於鍾離大陸?」

那四人對望了一眼,他們突兀的動了。

身形晃動之間,四位老祖竟然是同時出手。四隻如同鋼爪般的手掌分別朝著戎凱旋的手臂、胸前,腦袋和左腿抓去。

戎凱旋氣極而笑,對付他一介宗師,竟然是四位老祖齊上,真是不要臉之極。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戎凱旋確定對方是真的不擇手段了。

他身形微微晃動,陡然一步跨出。

這一步妙到毫巔,一旦踏出之後,他的身體搖擺了一下,似乎就此消失在這四位老祖的精神意念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