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小巧躬身退走,馮依琳說了一句:「我去給小姐打下手。」便也跟著離開了。

慕容泉采眼帶深意地看了眼林美玉,他倆是多年的夫妻,默契何其深厚?林美玉當即會意,對著尤七說道:「尤姑娘,我那有一些首飾,雖不珍貴,但卻十分精美,是大城裡出了名的煉器師煉製的,姑娘若是不嫌棄,隨我去看看,我送給姑娘。」

尤七眼中精光一閃,星辰一般的眼眸立刻靈動起來,說道:「好啊。」

林美玉大喜,當場拉住尤七的小手就走,說不出的親切:「姑娘的手真滑嫩,不知道可有什麼秘訣?」

尤七道:「夫人說笑了,哪有什麼秘訣?只是平常比較注意飲食罷了,無,待會我要出去轉轉,你也過來,到時陪陪我吧?」

無表示無所謂,等到林美玉她們都走了后,君清夜才開口:「慕容家主有什麼事?還得支開她們?」

慕容泉采哈哈一笑:「瞞不過恩公的眼睛,泉采確有一事相求。」

君清夜和他坐下后回道:「不知是何事?」

慕容泉采剛剛在笑,說明並不是真的有求於自己,應該是有好事。

慕容泉采先是給君清夜泡了一杯茶,方才繼續說道:「是這樣的恩公,小女已然芳齡二八,正值婚姻嫁娶之機,恩公年輕有為,泉采想讓小女攀個高枝,給恩公做個小妾,不知恩公意下如何?」

君清夜聽到慕容泉采前面的話便已經猜到了後面,連忙搖頭:「此事不妥,小姐尚還年輕,還有大把的優秀天才等著她,再者君某心中已有了小七,再容不下她人。」

「恩公……」慕容泉采還想勸一勸君清夜,然而君清夜卻制止了他,站了起來。

「此事休要再提。」君清夜一口話說絕,根本不給慕容泉采機會。

慕容泉采只好作罷。

時至中午,烈陽高照,這裡再有一月就要轉秋了。

君清夜和尤七等人早早落座在鎮長府的後花園內,佳肴一道接一道上來,看得君清夜和尤七瞪大了眼睛,好精巧的手藝,每一道菜都像是一件藝術品一樣,每一微小的細節都被慕容小巧修飾得極為精美,真是對得起慕容小巧這個名字!

「恩公,尤姑娘,無,請!」慕容泉采端起酒杯,席間六人和一妖一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君清夜這才拿起筷子,夾了一道「鳳凰上枝頭」入口,那絲滑柔膩的感覺舒服得讓君清夜差點想呻吟出來,在口中來回嚼動著,遲遲不想吞入腹中。

尤七也有這般感受,對慕容小巧的手藝驚嘆不已。

「卧槽!這可比那什麼靈藥、你們之前給我的飯菜好吃得多了!」無的眼睛最大,所以瞪得也是最大。

它口中的你們,不是指君清夜和尤七,而是慕容泉采和林美玉。

之前無生活在黑炎沼澤林的時候,一直是吃些生食,偶爾能吃得一些靈藥靈草,後來跟了君清夜生活改善了許多,有了靈藥和乾糧可吃,再到之前君清夜和尤七閉關的時候,慕容泉采和林美玉給了它熟食吃,它就震驚了,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好吃的東西?

真是太滿足自己的味覺了!

然而現在……無吃過慕容小巧的飯菜之後,感覺自己再也吃不下任何其他的東西了……

它的大舌頭在嘴唇上溜了一圈,享受著回味無窮的感覺。

「小姐的手藝真是令我無話可說,我還從未吃到過如此美味的佳肴。」

「多謝恩公誇獎,若是不夠,我再去做。」慕容小巧被人誇獎唇角露出喜悅的笑容。


慕容泉采哈哈一笑,這件事他尤為自豪,他也因為慕容小巧身體越來越虛弱,很久沒吃過自己女兒的菜了,如今吃到真是痛快之極!酣暢淋漓!

他之前叫慕容小巧做菜並不只是因為他想吃,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

「不瞞兩……三位,小女的幻眼附加屬性——餚就和做菜有關,不是某誇海口,小女的廚藝就算不是頂尖,那也是百萬無一的!」

君清夜和尤七大奇:「這屬性有什麼用途?」

馮依琳笑道:「可將任何攻擊轉換為美味佳肴,令其喪失殺傷力。」

「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幻眼附加屬性?」君清夜躍躍欲試,「不知可否讓君某開開眼界?」

。 尤七像看瘋子一樣看著君清夜,這傢伙不是想讓慕容小姐做他的對手吧?這簡直就是瘋子!

慕容小巧卻沒有想這麼多,君清夜是自己的醫師,他救了自己的命,既然他想要看一下自己的幻眼附加屬性那又有何妨?



「那要麻煩恩公與我切磋一番了。」慕容小巧這樣說道。

君清夜毫不猶豫地站起:「小事!」

果然……尤七撫了撫額頭,戰鬥狂魔一個……

「麻煩恩公待會手下留情。」這並不是慕容泉採的客氣話,他雖然對他女兒的實力十分有信心,但是君清夜解決掉孔絕嶺的事情他還深深地記得,他通過環識看到了一切。

「我會注意的。」君清夜微微一笑,「小姐,請!」。

二人離席,站到遠處,君清夜手中多出了一把鋒銳的刀,除了槍之外他最喜愛的便是刀了,劍在他看來太過綿軟,不能夠像刀一樣痛快地揮斬。

對付慕容小巧,君清夜直接將修為壓制到了氣眼中期……

林美玉皺了皺眉頭,他這是看不起自己的女兒么?雖然君清夜是她的恩公,但是他如此瞧不起自己的女兒讓林美玉心中極端不爽,心中暗暗道:「小巧,讓他見識見識你的力量,他竟然敢這樣瞧不起你!」

慕容泉采注意到自己夫人的眼神,淡淡地笑了笑,夫人哪!你是不知恩公的厲害,他不壓制修為我還真怕他傷到了小巧。

慕容小巧並不知道君清夜的底,所以她見君清夜居然將修為壓制到氣眼中期,不由得出聲提醒道:「恩公,你保持修為就好,我也能轉化你的攻擊的。」

君清夜心中好笑,你雖然有幻眼前期巔峰修為,但是實力應該和那些人一樣,只有相當於無殤帝國的一般修士的氣眼後期實力,這樣的實力我如何敢用真正的實力跟你打?隨便一下只怕是都會傷害到你……

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用氣眼中期的實力跟你打吧!

君清夜面帶笑容的「解釋」道:「小姐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幻眼附加屬性,並不是想和你打架。」

慕容小巧搖頭:「可是我想和恩公打一場呢!恩公有兩種異火,小巧也十分想見識見識,小巧還從沒見過同時擁有兩種異火的人呢!」

「呃……」

慕容泉采心中暗罵,小巧啊!你這是在作死啊!

「小巧小姐,正是因為他擁有兩種異火,所以怕傷了你,就讓他用現在這修為跟你切磋吧?」

「是啊!小巧,兩種異火的力量很難控制的!」慕容泉采也勸道。

林美玉只知君清夜有兩種異火,卻不知君清夜打敗了孔絕嶺,剛才因為護犢子心理,渾然忘記了君清夜擁有兩種異火的事實,此刻聽到他們提及,才猛然醒悟,恩公有兩種異火,而自己女兒一種都沒有,怎麼能讓他以同等境界的修為去和小巧打呢?

林美玉立刻說道:「我建議各退一步,恩公以氣眼後期的修為與小巧切磋一番如何?」

慕容小巧一想,覺得可行:「那恩公你就以氣眼後期修為跟我打一場吧,不要你用幻眼境的修為了,」

聽上去反而變成了慕容小巧很大度……

君清夜看了眼尤七,發現她點了點頭,於是無奈地答應下來:「好吧!」

君清夜的氣息立刻攀升到了氣眼後期的境界,慕容小巧立即感應到了一股慕名的壓力,心中吃驚的同時,臉上卻故作淡定。

「恩公的實力果然高強,氣眼後期就有這種逼迫力,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恩公小心了!」慕容小巧出言提醒一句,然後縱身而起,手持一把細軟長劍,身後的橙色幻眼顯現,君清夜發現這比單飛雄的要凝實上許多,看來極丹天國的修士也並不全是廢物嘛!

君清夜手中刀一躍而起:「九星連珠!」

這是君清夜最差的靈技了,本來應該是要用槍來使出的,用刀使出威力自然是弱了許多,不過威勢還在,因為本質上槍和刀都是一樣的,都是武器,而武器對於君清夜來說就是手的一部分,靈活依然靈活,只是釋放力量的方式有所差異罷了。

君清夜的「九星連珠」並不多麼厲害,至少就沒擋住慕容小巧的第一招靈技,這讓慕容小巧信心倍增,攻擊也因此變得更加凌厲了。

「恩公,現出你的異火吧!」慕容小巧臉上笑容在君清夜看來帶有一些不屑,君清夜看得出來那並不是刻意的,而是內心中確實這樣想而無意中表現出來的。

君清夜當然不會跟慕容小巧計較,有本事的人是不會去在意別人的眼光的,不過君清夜還是使出了自己的兩種異火,既然她要看,那便讓她看看好了!

依舊是九星連珠,可是同時附上了兩種異火的九星連珠威力無形中就上升了兩個檔次,立刻壓得慕容小巧還手不及,慕容小巧一咬銀牙,身後的橙色幻眼光芒閃爍,直接輻射到君清夜的刀上,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正如慕容泉采之前所說,慕容小巧真的可以將別人的攻擊轉換為菜肴!

而那菜肴的樣子……就是之前一刻君清夜的攻擊還沒有被慕容小巧橙色幻眼的光芒籠罩時的樣子……

世界太大,果真無奇不有,竟然真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君清夜看著自己的兩種異火分離出來的分身和武器變成的佳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似乎有了兩種異火的烘焙,讓這佳肴變得更加好吃了……

慕容小巧自鳴得意地笑道:「怎麼樣恩公?很厲害吧?」

「厲害厲害!」君清夜對她豎起了大拇指,旋即問道,「這真的能吃嗎?」

「嘻嘻!」慕容小巧聽到君清夜的誇獎,開心地笑了出來,「當然能吃,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君清夜納悶道。

「只不過啊……你要是吃了它,你的武器可就沒了。」

異火沒傷到本源就可以再生,根本不需要擔心,所要考慮的就是武器,不過君清夜可完全不在乎這武器,自己「七夜」魂戒中還多得是!

。 既然不在乎武器,君清夜就直接彎身下腰,雙指一勾,異火所制菜肴立刻被虛挖出來一點兒,飛入君清夜的口中。

君清夜牙齒一咬,突然感覺味覺好像在口中爆炸,那直衝而起的爆炸感,讓他如同徜徉在溫暖而不傷人的火海中一樣,十分舒適。

這種味道的食物君清夜從未吃過,簡直是前所未有,以至於他直接愣在了當場。

「怎麼了?」尤七看見君清夜忽然一動不動,不由得起身也嘗了一小口,結果和君清夜的反應大同小異,這種情況慕容泉采他們也是頭一次遇到,也相繼吃了一點兒,大家全都愣住了,包括廚師慕容小巧……

無簡直要哭了,它發現活著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它發誓今後一定要好好活著,當個美食家。

無現在一想到那些死去的人、妖就不由得搖了搖頭,暗嘆一聲,可惜啊……

它現在已經不知不覺確定好了它將來要走的路……

良久之後,大家才慢慢地回過神來。

「你這幻眼附加屬性靈技太棒了,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無雙盟?」君清夜直接開始拉人。

「無雙盟?」慕容小巧奇怪道,「那是什麼?」

林美玉和馮依琳下意識地看向慕容泉采,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他也不知道。

「無雙盟是我創立的一個組織,有一百多萬的修士。」君清夜自豪地說道,以他如今的修為就能白手起家走到這一步,算是極其不錯了。

眾人聞言皆是一呆,這也太誇張了吧?這豈不是說現在面前的這個年輕男子已經有了一百多萬的手下,這個勢力……隨隨便便也可以攻下一座城池吧?都能夠去和大國撕逼了!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我可以給你一個比較高的職位!」君清夜豪爽地說道。

「這……」慕容小巧覺得君清夜是在忽悠她,君清夜才幻眼前期的修為怎麼可能統領一百多萬的修士?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加入無雙盟還能讓你統領實眼境的高手哦!」尤七笑著說道,她現在是君清夜的道侶,自然要為他著想,有這樣一位天賦廚師加入,不愁吸納不了那些貪吃、實力又十分厲害的太先帝國的實眼境……

「實眼境!?」所有人聞言都是嚇了一跳,慕容泉采想到君清夜對付孔絕嶺的那一秒殺的一擊……他到底是誰?為何會這麼吊?

「沒錯,雖然只有幾千人。」君清夜嘆息一聲,慕容泉采他們忽然有一種捏死君清夜的衝動,心裡各有一萬多隻草泥馬在奔騰……

整個雪狼鎮最多也只有五六個實眼境啊!你妹!光你的手下就有數千……

我的手下都沒有實眼境強者,就我自己也才只是個實眼前期……慕容泉采如是想道……

「我真的是很想你加入我的無雙盟。」君清夜見慕容小巧沉默,於是又說明了一下,並且特意強調了一下是他的無雙盟……

慕容小巧看著君清夜真摯的眼神,不知為何想起了之前自己在君清夜面前呻吟的模樣,竟然鬼使神差地答應了下來……

「太好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本盟主的親隨了!」君清夜一句話就定下來了慕容小巧的職位。

作為盟主的親隨,那權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尤七深深地看了眼君清夜,不過還是對自己有十分的信心,最關鍵的是這段時間接觸下來,她對君清夜的性格了解了不少,她相信君清夜。

「我還是有點兒不信,你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大的勢力?」慕容小巧猶豫一下,還是將心中的疑慮說了出來。

「我看你不是有點兒不信吧?」君清夜也直接,「不過不要緊,你很快就會看到,在極丹天國我也會建造一個強大的勢力出來。」

眾人包括尤七一時間都被君清夜強大的自信感染。

這時,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很紛雜。

眾人環識一張,發現是那三位——單飛雄、蘇流雲和李太玄。

「他們來這幹什麼?」無吹了吹鼻子。

看他們著急而開心的樣子,幾人就猜到了他們來大概是做什麼的。

「慕容叔叔!」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看見慕容泉采,同一時間叫道,這默契……不參加雪狼鎮的合唱團真是浪費人才啊!

「你們來幹什麼?」沒有下人通報,也就是說他們是直接衝進來的,這等於不將他這個鎮長放在眼裡,鎮長府豈是什麼人說進就進的!?

看見慕容泉採的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蘇流雲連忙說道:「慕容叔叔,我是聽說小巧被君兄治好了才帶了禮物過來看看的!」

他是真的欣喜。

「我們也是!」另外兩人也不甘落後。

君清夜唏噓一聲,這慕容小巧的魅力還真是他,君清夜看著地上的那美味佳肴,忽然想到,他們會不會是被慕容小巧給抓住了胃才……

君清夜被自己的機智嚇了一跳,他發現這個可能性還真特么的大!

「小巧!你真的好了嗎!?」蘇流雲看見一臉紅潤的慕容小巧驚喜地小跑到她面前,一下子抓住了她的雙臂,他已經好久沒有看見慕容小巧這般模樣了!

慕容小巧從小就和蘇流雲關係好,此刻見到他是真正高興自己的病能好,也是開心地說道:「嗯啊!多虧了恩公!」

單飛雄和李太玄也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遏制不住的欣喜。

「還好當時我沒猶豫,將君兄請來了!」單飛雄用力地拍了拍李太玄的肩膀,借著李太玄將這番話說了出來,他這看似是在和李太玄說話,其實是在對慕容一家說。

他這是在邀功,證明一切都是因為他,若不是因為他,慕容小巧就不會被治好。

君清夜怎會如他的意?利用自己?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