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她當時恐怕以為,自己對她只不過是玩玩而已吧,

龍弛在這一瞬間,心中閃爍過了許多往事和念頭,帶著緊張,龍弛看向了正在跟龍飛宇交談的林靜靜,等待著她的決定,

林靜靜看著眼前的龍飛宇,心中有些糾結,

林靜靜心中,龍飛宇是自己的孩子,是肯定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原諒自己,畢竟,孩子是無辜的,但是,林靜靜卻是無比的討厭龍弛,因為當年極深的愛,才會造成如今極深的恨,

「執意尋仇,一無所有;放下一切,終回初心,」龍飛宇一字一頓的道,

執意尋仇,一無所有;放下一切,終回初心,



林靜靜默念著這幾句話,忽然醒悟了過來,看著龍飛宇點了點頭:「孩子,我答應你,以後不再當什麼神火教教主了,」

龍飛宇直到這個時候,才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情緒如同潮水一般湧向了心頭,龍飛宇的眼中,眼淚也是掉了下來,一切的情緒,在林靜靜說出這句話以後,驟然爆發了,

龍飛宇緊緊的抱住了林靜靜,自己的,,媽媽,

周圍的人,在這一刻歡呼了起來,

周圍的人其實也是十分緊張,在剛剛,如果林靜靜拒絕,那麼,神火教依然存在,不會因為教主是一個女人就改變什麼,那麼,所有人依舊還會受到神火教的威脅,

而林靜靜答應了,從此以後,再也不當神火教的教主,那麼就意味著,懸在眾人頭上的大石頭,終於消除了,

而龍弛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

即使是林靜靜對自己怨恨,可是林靜靜只要能夠開心一點,快樂一點,這就足夠了,

而且,神火教的威脅也消除了,龍弛的心中,顯然也是一松,自己作為龍家的家主,壓力也是很大的,

而正在眾人歡喜的時候,蕭璇兒卻是瞳孔一縮,

蕭璇兒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教主要自己叫她林弛,林靜靜,龍弛,一個取姓,一個取名,合起來,不就正好是龍弛嗎,

蕭璇兒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機會,教主卻沒有對龍飛宇下手,原來,教主和龍飛宇,竟然有著這樣的關係,

這讓蕭璇兒很是惱怒,

蕭璇兒很討厭在神火教之中的感覺,但是卻是絲毫不希望教主完全的放下神火教,

蕭璇兒深深的明白,本來龍家聯合了申屠家和夏家之後,已經勉強能夠對付神火教了,而蕭家,則是可以隱藏幕後,看兩者相鬥,

但是如今,教主如果要解散神火教的話,那麼自己的家族蕭家,就處於一個極其被動的境地了,人家想要滅掉蕭家,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因為教主的這個決定,蕭家已經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

蕭璇兒的眼中閃爍著冷芒,悄然離開了人群,

而此刻,沒有人去再去注意蕭璇兒了,因為她的存在已經無關緊要,林靜靜的手中掌控著神火燈塔,神火教不會反叛教主而聽從蕭璇兒的,單憑所謂的聖女一個人,就如同海洋里的魚,能夠翻起多大的波瀾,

龍飛宇抱著林靜靜,抹了抹眼淚,低聲道:「好了,媽媽,你知道嗎,當聽到你決定,不再當神火教教主,棄惡揚善的時候,我心裡多開心,」

林靜靜也是抱著龍飛宇:「好了,媽媽知道,這些年你過的很好,媽媽也很開心啊,恍惚一過,多少年了,我的孩子已經長得那麼英俊,而且居然那麼天才,小小年紀就修鍊到了魂王……」

龍飛宇抹淚一笑:「是啊,媽媽,這裡人多,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說說話,」


林靜靜點了點頭:「好,孩子,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說說話,」

林靜靜和龍飛宇說著,母子二人身形忽然疾速涌動,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而掉落在地上的玄魂鞭,也隨著林靜靜的離去而消失了,

周圍的觀眾雖然看不出他們是怎麼離開的,但是也是帶著唏噓和感慨,一邊議論著,一邊離開了……

待眾人離去以後,迎親隊的眾人皆是左右環顧,

「這……這新娘子,還娶嗎,」迎親隊負責人悄悄湊到了丙的身旁,低聲問道,

丙沒好氣的指了指身下的牛:「還娶,你沒看見牛都給嚇趴了嗎,」

「額……」迎親隊負責人悻悻的帶著迎親隊伍離開了,

而李嬌胖身上穿著大紅色的喜服,受了傷無力的躺在了地上,身上被玄魂鞭擊打的傷痕也是血流不止,

龍弛連忙上前去,想抱起李嬌胖,

不過……龍弛嘗試了一下以後,就放棄了……

就算他是魂皇,抱起體重將近一噸的李嬌胖,還是有些費力的……

「你沒事吧,」龍弛關切的問道,

「弛哥,現在林靜靜也回來了,我那麼胖,你還會要我嗎,」李嬌胖的身體躺在地上,語氣中充滿了傷感,

這是緣分的捉弄嗎,

李嬌胖失落極了,她當年,竟然因為走火入魔,胖成了現在這副樣子,

李嬌胖根本就不必像林靜靜或者王雨涵一樣戴一個人皮面具,因為她現在已經胖得完全變了樣子了,而且還在持續增胖中……

「唉……如果能夠找到『焚魔』就好了,剛好可以消除我的走火入魔……」李嬌胖無力的嘆了一聲,但是,李嬌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雖然,傳說中的焚魔,是皇級靈草,但卻是祖級的萬靈噬心花的伴生靈草,這古楚帝國之內,哪裡去找祖級的萬靈噬心花, ‘‘跟我玩逃跑?’’韓秋撇撇嘴,對於魔族青年的舉動,他並不意外。手中把玩一張卡片,帶着不知明的笑意。

‘‘發動魔法卡‘閃電 布雷克’!’’

將手牌中的一張牌送入墓地,破壞對手場上所有的怪獸!

天空猛的降落無數的閃電,巨大的雷光閃爍,瞬間與魔族大軍相撞。

轟~~

無數的魔族被轟殺,化爲了灰燼,不到一分鐘,整支魔族大軍都被破壞殆盡。除了比爾莫斯以外,魔族幾乎沒有了存活的人。

魔族青年遠遠的離去了,但看到背後的景象還是目瞪口呆,無法形容自己內心的震撼。

數十萬的魔族大軍被如此輕易的殲滅,難道對方是個下位神級別的魔法師?不然禁咒的威力不可能這麼大。

如此密集而強大的雷電,他自然認爲是什麼強大的禁咒,腳下的步伐加快,消失在天際。

與魔族青年一起的魔族,不過是幾個小頭目,同樣被雷光波及,化成了灰燼。

‘‘吼~~’’

比爾莫斯的控制時間過去了,猛的掙脫了蛛絲的束縛,一看周圍的狀況,變得越發的狂暴。

‘‘嘭!’’

‘‘嘭!’’

‘‘嘭!’’

沉重的腳步聲緩緩自城中傳出,一隻巨大的黑龍緩緩踱步而出,巨大的龍翼將後方所有的一切遮蔽,三個巨龍頭昂立,深邃的眼睛直直盯着比爾莫斯。

巨龍居然是青眼究級龍,但此時卻是詭異的黑色,一種暗黑的能量透射而出,讓人驚駭。

暗黑青眼究級龍!

‘‘這張卡不受對手任何魔法、陷阱、怪獸效果的影響,此卡每破壞對手一隻怪獸攻擊力提升500點!’’

在原著中,暗黑青眼究級龍是不存在的,但是如同千年智慧輪一樣,現實中的卡也被加了進去,所以……

比爾莫斯看見暗黑青眼究級龍後,心中也是震顫,但魔族人的兇性還是讓它衝殺了上來。

‘‘呯’’

比爾莫斯的能力還未觸及便被彈開,只能肉搏似的,一手擒向了暗黑青眼究級龍的龍頭。

被暗黑後的青眼究級龍,眼中透露出幾絲的邪惡,看到衝上來的比爾莫斯,眼中的嘲諷不屑之色更濃。

暗黑究級龍的巨翅如蒲扇一樣煽動,速度達到一個極致,切割向了比爾莫斯的身軀。

比爾莫斯擡手一擋,噗的一聲,鮮血飛濺,比爾莫斯的手臂居然被整齊的切下,飛舞着掉落。



還未來的急慘呼,比爾莫斯的身形便被抽飛,在天空倒飛。

唰的一聲,究級龍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猛的飛到了比爾莫斯的上空,暗黑毀滅彈猛的爆發,穿過了它的身軀。

巨大的爆炸聲夾雜無數的火光,比爾莫斯小山般的身軀瞬間被殲滅,連一絲痕跡都未留。

‘‘嗷吼~~’’

暗黑青眼究級龍發出恐怖的嘯聲,身軀又龐大了幾分,攻擊力再次上升500點,變成了5000點。不斷的在半空中盤旋,宣揚着此處的勝利。


……………

龍騰帝國中。

龍騰帝國既然是大陸中最強大的帝國,本錢自然不低,而此時在帝王的議廳中,卻是一片愁雲。

若是平時,放眼一看議廳,絕對會被其中的陣勢給震住。

卡吉拉大帝、萊特大帝、本絲大帝等大陸的君主聚集在了一起,分別坐在一方的議廳的一邊,正中央的是龍騰帝國的卡吉拉大帝。

除了各國的大帝以外,一個蒼老的老者十分惹人注意,黃金色的鎧甲,上面銘刻了數條巨龍圖案,而且頭頂上有一個黃金色的尖角,章示了他的身份。

龍族!

而且是龍族中地位十分崇高的長老,光是他的氣場就讓無數的人爲之震顫。

龍族身爲大陸的最強種族,其中的力量自然十分的巨大,龍騰帝國可以與之聯合不可謂不是一個奇蹟。

‘‘魔族的大軍越來越多,現在整個大陸上的居民都充滿了恐慌,現在除了我們的萬國聯盟,也就只有神盟和白龍教兩股力量,獸族一向與我們人族不和,而且位置偏遠,他們不大可能支援我們。所以我希望集結所有的力量,共同對抗魔族!’’卡吉拉大帝緩緩的開口,雖然嘴中說着要聯合,但其中的野心卻不小。

在平民看來,這位大帝是希望早日消滅魔族,帶來和平,但在這些同樣是一方至尊的大帝眼中,卡吉拉有着統治大陸的野心。

如果所有的勢力聯合,無疑會誕生一個問題:誰當領導者?

而憑藉卡吉拉大帝的力量與勢態,他自然是當之無愧的首領,時間一長,他便可以理所應當的掌控全部勢力,而且麾下的將士對他也會忠心耿耿。到時無人可纓其鋒芒。

雖然幾個大帝都明白,但卻也只能嘆氣,這也是唯一的方法,不然魔族的大軍遲早會征服所有的人類。

‘‘王上!’’

一道火紅的身影飆射了進來,一個紅袍的老者臉上帶着急切,手中拿着一個絢爛的水晶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了進來。

雖然冒失,但也沒有人說什麼,老者是龍騰帝國一個下位神級別的老祖,按輩分甚至不下於龍族長老,自然沒人敢指責。

‘‘特林長老,怎麼回事?如此慌亂?’’卡吉拉大帝眉毛一挑,不知道這位老祖宗爲何如此的失態。

特林長老也不多話,平緩一下激動的情緒,手中一道魔法打出,水晶球一陣的變化,最後如同投影儀一樣放出了一幅幅畫面。

而畫面中正是韓秋殲滅魔族大軍的畫面!

遮天蔽日的雷光以及最後那個恐怖到極點的黑龍,無一不震撼着衆人的心神。

而在卡吉拉的旁邊,一個蒙面的女子驚訝的叫道:‘‘是他?!’’ 龍弛卻是渾身一顫:「你說什麼,焚魔,你是說焚魔,我龍家有一株,」

當時,龍飛宇將三株焚魔拿去拍賣,一株是龍業拍買了下來,另一株是蕭修賢買走了,另一株,這是由凌都拍賣會,或者說皇室,收藏了,


而最近的一次拍賣會,據說仍然是蕭家以高價拍賣了下來,

可惜的是,李嬌胖只不過去寄拍了毒皇留下的,四分之一的地獄散,卻根本沒有參加拍賣會,

聽到龍弛的話,李嬌胖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蕭璇兒嫵媚的身體卻是化作了極速前進的閃電銀蛇,朝著蕭家的方向,

唰,

很快,蕭璇兒的身影直接跨過了蕭家的大門,直接停在了蕭若然的書房門口前面,

「父親,」蕭璇兒喚了一聲,

書房中,蕭若然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璇兒,你不好好獃在教主的身邊,怎麼回到蕭家了,」

蕭璇兒聲音急促道:「父親,事情有變,要變天了,」

蕭若然眉毛一動,連忙將書房的門口打開,看見蕭璇兒臉上充滿著焦急的神色,沉聲道:「璇兒,快進來,告訴我怎麼回事,」

「哐吱」蕭璇兒一進書房以後,將門關了起來,急促道:「父親,不好了,要變天了,你知道嗎,神火教的教主,居然是一個叫林靜靜的女的,而林靜靜……」

蕭璇兒挑簡單的說,將事情的大致和要害飛快的說了出來,

蕭若然眼睛微眯,冷然一笑:「既然是這樣,那麼,我們蕭家便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隱居幕後了,」

蕭若然的眼中,閃爍過了一陣冷然的光芒,

林靜靜和龍飛宇的速度均是極快,二人來到了洪河邊上,在奔騰的洪河旁邊坐了下來,

洪河之中,空氣潮濕,有淡淡的味道傳入鼻中,

龍飛宇和林靜靜,在洪河旁邊坐著,身體均是放鬆了下來,

龍飛宇此刻的心情已經平靜了下來,看了一眼林靜靜,如果不是體內那種親情相連的感覺,龍飛宇甚至會以為,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一個妙齡少女

修鍊一途,隨著修為的增高,會延長修鍊者的壽命,而且修鍊者的衰老速度也是會減緩,

如林靜靜這般的魂皇九轉巔峰,樣子不過是二十多歲的模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