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來想去,將所有的憤怒都遷到了沈星的身上。

都是她教唆的,否則霍擎天怎麼會不認他這個老丈人呢?

作為霍擎天的岳父,他明明在寧城可以橫著走,想怎麼威風就怎麼威風,可是如今他卻活得像一隻老鼠。

身無分文。

越想心裡越不公平。

他眼看著一桌子菜,氣呼呼地坐下,拿起筷子就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一邊吃一邊在心裡罵沈星不是東西。

為什麼小時候生下來的時候不掐死算了,省得現在這麼氣他。

沈江誠吃得正歡,手機急促地響了。

拿出來接聽,竟然是沈妍打來的。

沈江誠滿臉的驚喜:「妍兒?妍兒真的是你?這些天你去哪裡了?爸爸有多擔心你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

沈江誠握著手機,滿臉都是關切的表情。

「什麼?你現在還不想回來?為什麼不回來?你放心,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有我在,我看誰敢動你!」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像沈星一樣無情無義,爸爸不怪你,你身體不好,手裡應該有點錢。」

放下電話,沈江誠又吃了一陣,他一邊打著飽嗝一邊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因為吃得太多,又喝了桌上的酒,被外面的冷風一吹,沈江誠的胸口開始翻湧。

然後,他實在忍不住,就在路邊吐起來。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沈星和霍擎天上了車,接到周若雲的電話。

在電話里,周若雲向沈星道歉:「對不起星兒,我沒想到今天……」

「這不怪您。」沈星打斷周若雲的話。

今天的事情,怎麼能怪周若雲呢?沈江誠的嘴臉有多麼醜惡,她都看在了眼裡。

周若雲的氣質高貴而大方,周家以前家世也不錯,周若雲可以說是有錢有貌,沈星真的想不通她怎麼會嫁給沈江誠這樣一個男人。

「想什麼呢?」見沈星一上車就開始悶悶的,霍擎天關切地問。

「我在想,她當年是怎麼嫁給沈江誠的。」沈星如實的將心裡的疑問說給霍擎天聽。

因為在沈星看來,周若雲和沈江誠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

「上一代的事,就不要去想了,想想我們要去哪裡度蜜月。」霍擎天試圖轉移沈星的注意力。

呃,這個問題沈星的確沒有想過。

「不如你決定好了,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沈星想做甩手掌柜的。

「想偷懶?」霍擎天從後視鏡中看到無精打採的沈星。

此時的沈星依舊在想周若雲和沈江誠的事。

霍擎踩了剎車,將車停在路邊,伸手將沈星攬過來。

溫柔的看著她說:「也許當年沈江誠不是那個樣子的,而是後來變了,也許當年他掩藏得比較深,欺騙了你母親。」

「那你將來會變嗎?會不會也騙我?」

沈星睜著一雙眸子看著霍擎天。

「亂想什麼!」霍擎一在她的頭上揉了揉,弄亂了她整齊的頭髮。

「再胡說我可就要教訓你了,嗯?」霍擎天眼神里滿滿的都是寵溺。

「剛才沒有吃好,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不,我想回家。」

沈星伏在霍擎天的懷裡,輕聲說:「遇上你,真好。」

她的聲音很輕,很低,但是霍擎天聽清了,心跳加速。

他在她的額角輕輕吻了吻,說:「小妖精,你這是想勾引我嗎?」

沈星抬眸,嫌棄地看著霍擎天:「你自己意志不堅定,為什麼要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嗯,的確,是我的意志不堅定。」

可是,這樣一副軟玉溫香在懷,讓他如何可以堅定得起來?

「我們,好像沒有車裡……」

沒等霍擎天說完,沈星就一把將他推開:「你坐過去,好好開車!」

霍擎天被嫌棄了,也不惱,聽話得回到自己的坐位,將車發動。

一會兒就回到了沁園別墅。

沈星剛想推門下車,已經下車繞到副駕駛那一側的霍擎天直接將沈星抱了下來。

沈星想掙脫自己下地。

卻被一雙有力的雙臂緊緊地箍在懷裡。

晚風輕涼,吹過耳邊,輕爽得像是有人在唱歌。

霍擎天抱著沈星上樓。

將她放在床上。

就在沈星以為這個男人又要發瘋的時候,霍擎天卻站直了身體,對她說:「你先休息,我去做飯。」

沈星:「……」

看著沈星那一臉疑惑的表情。

霍擎天勾了勾唇角:「不用遺憾,晚飯後我會加倍補償你。」 沈星大腦短路似的轉了一個圈才明白霍擎天所說的補償是指什麼。

拿起床上的一個枕頭朝霍擎天扔過去,恰好被霍擎天接到。

「想要謀害親夫?呵呵,不給你機會。」霍擎天得意地揚了揚手中的枕頭。朝沈星揚揚眉,下樓準備晚飯去了。

沈星坐在床上,乾瞪眼。

霍擎天無賴起來,真是沒有人能比。

沈星躺在床上,闔眸,讓自己的大腦放空一陣。

今天本來是件高興的事情,後來被沈江誠攪混了。

不過,她內心還是很高興,母親是愛她的,她感受得到那種就算不說出來,也能通過空氣傳遞過來的母愛。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邪王的廢材狂妃 她也是有媽的孩子了。

沈星想著想著,眼角滾下一顆淚水。

身邊有響動,沈星剛要睜眼,卻被一雙溫熱的唇覆上眼瞼。

剛好將她的淚水吻去。

「想什麼呢?委屈成這樣?」霍擎天溫柔的聲音在沈星的耳邊響起。

沈星睜開雙眸,看著同樣注視著她的男人。

菀爾一笑,說:「我好像自從遇見你以後,運氣就變好了。」

「嗯?是嗎?」霍擎天輕輕吻了一下沈星的臉頰,「這麼會說話?」

「嗯,是。我在想我必須好好的抱緊你這棵大腿。」

沈星眯眼微笑著看著霍擎天說。

「好,我全身上下所有的零件都給你抱。」霍擎天幫她抿了一下擋在前額的發,「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老公的態度還讓你滿意嗎?」

沈星點點頭,說:「湊合。」

嗯?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他這樣大度,小女人竟然還說湊合?

還有哪裡對他不滿意嗎?

霍擎天心中有疑惑,自然不想憋悶著,心中這樣想,口中便這樣問:「覺得我哪裡做得不好嗎?」

「我想想。」沈星故做深沉,唇角卻勾起彎彎的笑意。

還想想?

霍擎天眉骨跳了跳,小女人這是故意的?

不禁抬手在她柔軟的腰際捏了一下。

驚得沈星一聲輕呼。

「別,別鬧。」

「嗯,想好了嗎?」霍擎天的聲音里除了寵溺,還有軟軟的威脅。

「其實,你很好。」沈星雙眸凝視著霍擎天,認認真真的說,「你已經很完美了,我找不出你哪裡不好。」

「嗯?這麼會說話?」霍擎天被沈星一通誇獎,反倒不好意思起來。

「我說的是事實。」沈星言辭誠懇。

難道不是嗎?

寧城男神中的男神,最有錢有顏的男人,是她的丈夫。

多少女人羨慕嫉妒她呢。

「你真的很好,真的,遇到你,是我這一生最榮幸的事。」沈星回想起他們初遇時的情景。

感慨頗深。

「哦,今天嘴巴怎麼這麼甜?我要嘗嘗,是不是抹蜜了?」說著,霍擎天就俯身低頭,要吻下來。

沈星伸手擋住他,霍擎天的唇吻在沈星的手心處,沈星覺得手心處是溫溫的,軟軟的。

那份溫暖一直從手心綿延到心底深處。

霍擎天沒有得逞,側了下頭,繼續追尋目標。

沈星阻止他:「你不是說去做飯?」

霍擎天:「吻你和做飯並不衝突。」 「那隻能說明你剛才的話是騙人的。」

沈星撇嘴。騙她說給她做飯。

「誰說我騙人?嗯?不調查取證就亂扣帽子,該不該罰?」

讓沈星竟外的是,霍擎天竟然抬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雖然拍的不是那麼用力,但是、但是打屁股這件事很丟人好不好?

沈星漲紅了臉,用力瞪著霍擎天。

霍擎天卻一臉的得意。

輕聲說:「起來,去吃飯。」

哼,就這麼白白的打了她?

沈星心中氣不過,可是,總不能也在他的屁股上還回來?

想像著那個畫面,竟禁不住笑出聲來。

「笑什麼?」見小女人笑得花枝亂顫,霍擎天不禁也露出笑容。

雖然他也不知道沈星笑什麼。

沈星忽然湊近霍擎天,在他的耳邊呼了一口氣,才說:「你說如果我要報復會怎麼樣?」

沈星向上揚揚眉。

嗯?報復?

小女人要怎麼報復?

沈星還是笑容滿滿。那笑里藏著不懷好意。

霍擎天彷彿一下子明白了。她輕輕地回敬了沈星一下,在她的耳邊吹了一口氣,然後說:「沒關係,隨便你怎麼報復,因為不管你怎麼報復我,我都會用我的方式『報復』回來。」

說完,霍擎天同樣對她也揚了揚眉。

那意思是,怎麼樣?

沈星一下子失了興緻。

「我去吃飯。」這個男人如此無賴,再跟他糾纏下去,怕連飯都吃不上了。

沈星識趣的下樓。

果然,霍擎天不曾說謊,他的確做好了飯菜,剛剛走到樓梯口的沈星就聞到了一陣飯菜香。

也許是肚子餓了的原故,那香味更加強烈的誘惑著她的胃。

匆匆下樓,坐在餐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