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緒外飛,段羽走神的時候,戰鬥已經開始。

暴熊果然就像段羽所想的那樣,攻擊直來直去,但威力大的驚人,如果知道變通的話,那麼暴熊,也將是一號人物了。

暴熊的速度不快,但力量大的驚人,隨隨便便打出的一道攻擊,都能讓堅固無比的比武臺石屑橫飛,讓人驚歎不已,暴熊,是一臺戰爭機器,虐殺機器!

相比較餘暴熊,龍天翔的攻擊就有一些美觀了,頗有一種藝術風範,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的停泄之感。

暴熊雖然攻擊力非常的巨大,但是一直都沒能有效的打中龍天翔,只是不斷的轟中比武臺,原本整整齊齊的比武臺,被暴熊給轟擊的破碎不堪,而龍天翔不知道爲什麼沒有披上鬥氣紗衣,而是依靠着驚人的速度,不停的與暴熊周旋。

“狂風刃!”

龍天翔身形一閃,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暴熊的右側,口中暴喝一聲,右手伸出兩根手指,直指暴熊的右側面,一道像武器上刃口一樣鋒利的鬥氣,散發着絲絲寒光,劃到了暴熊的肚子上。

狂風刃剛以接觸暴熊,暴熊肚子上的皮膚就被整整齊齊的切開了一個小口,嚇的暴熊一身冷汗,連忙一個旋轉,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堪堪躲開了狂風刃。如果暴熊的反應在慢上一些,那麼,被開膛破肚也不是什麼難事。

暴熊先是一寒,然後暴怒起來,血液衝擊在暴熊的臉部, 蝕骨繭婚 ,應託的更加的猙獰,在這一刻,暴熊彷彿不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頭暴怒中的“暴熊”!

“獸化!”暴熊揚天怒號一聲,血紅色的鬥氣紛飛而出,纏繞着暴熊那巨大的身軀,片刻,便已經將暴熊的身軀全部包裹起來,結成一個厚厚的繭子!

“小熊,他使用了獸化?哎,你值得啊!”林殤端坐在萬森帝國的休息室中,搖頭嘆息道。

“隊長,熊隊長的獸化,是什麼級別的武技?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一名萬森帝國隊的隊員疑問道。

林殤這個時候高興,所以就多說了幾句話:“地階高級武技!”

“地階高級武技!”那名隊員大驚道:“低階高級武技,那豈不是贏定了?”

林殤笑了笑,說道:“是輸定了!小熊並沒有完全掌握獸化,強硬的使用出來,只能讓他輸的更快,而且,獸化對自己的身體還有着不少的傷害,也幸虧小熊的身體強度達到了九星武師的境界,不然的話,早就暴體而亡了。”

“啊?怎麼會這樣?”那名隊員驚訝道。

林殤笑了笑:“你以爲,低階高級武技,是誰都可以學習的?那是需要一定的前提條件的。”

“哦,我明白了。”那名隊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比武臺,繼續看着比賽。

林殤也是笑了笑,搖了搖頭,目光轉向了比武外,他在等,等救暴熊……

比武臺上,那血紅色巨大的繭子,已經凝實到了一定程度,一個光禿禿的紅色巨繭,就那麼的坐落在比武臺上,看着有些格格不入,尤其是紅色巨繭的旁邊,還有着一個英俊的青年,更加的怪異。

龍天翔微微一笑,再次大喝一聲:“狂風刃!”

手指發出一道鋒利的鬥氣,直接化向那巨大的紅色繭子。紅色繭子“次啦”一聲,被化開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露出了暴熊的身形。不過,在巨繭被化開的那一瞬間,暴熊動了,比沙包還大的拳頭,使出一個簡單但非常有效的直勾拳,打向了龍天翔。

龍天翔微微一笑:“偷襲嗎?”說着,身上便已經籠罩起了一層青色的薄薄紗衣,鬥氣紗衣!

“滾!”暴熊暴喝一聲,拳頭打向了龍天翔,龍天翔笑了笑,並沒有躲避,他對鬥氣紗衣十分的信賴,可是,這次,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鬥氣紗衣竟然被暴熊一拳打爆!

“什麼?”

PS:【今天開始,恢復更新了哈!希望大家能夠仍舊不留餘力的支持小秋,小秋謝過了哈~!外公已經出院,這幾天馬山去外地,就沒有什麼事情來困擾小秋了,小秋也可以好好碼字了,哎,有些小開心!】 “嘭!”

一聲驚天地的爆炸聲音傳了出來,號稱絕對防禦的鬥氣紗衣,竟然就這樣的被暴熊的一招直勾拳給打爆,驚豔全場,武狂的鬥氣紗衣,竟然這麼的脆弱,這讓所有人一瞬間都是接受不了,太有反常理了。

不是說,武師級別的武者,根本破不了武狂的防禦嗎?不是說,武狂級別,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嗎?不是說,武狂強者,能無敵與武師一下的武者嗎?不是說……

暴熊的獸化,實在是太變態了,將自身的攻擊力提升到了一定的極限,發出來的攻擊,竟然能夠一擊擊破武狂強者的鬥氣紗衣,攻擊力實在是變態至極!

“暴熊的獸化,果真相當變態啊!”就連段羽,都是忍不住的驚歎起來。

“給…力…”王浩然斷斷續續的說道,太給力了!

龍天翔中招以後,反應非常快,立刻飛身後退,青色的紗衣已經破碎,來不及再次凝型,只有躲避一條路可以走了。

暴熊再次仰天怒吼一聲,彷彿是遠古的兇獸一般,破碎無雙,戰無不勝!身形一閃,暴熊腳步如飛,貼身追上了龍天翔,一個上勾拳直接打了過去,暴熊出招永遠都是那麼的簡練,那麼的有效!

龍天翔大吃一驚,剛剛嘗試了暴熊可怕的攻擊力,他根本不敢與其對招,暴熊變態的攻擊力,已經在龍天翔的腦海中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陰影,速度加快,頭向後一仰,堪堪躲過了暴熊的這一擊!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全場觀衆再次震驚。震撼,絕對是震撼!暴熊的上勾拳剛剛劃過了龍天翔的下巴,向上打去,龍天翔仰起臉龐上,都露出了一縷笑容,在這一瞬間,暴熊憑空多出一個血紅色的利爪,以同樣的軌跡划向了龍天翔揚起的下巴!

龍天翔的額頭上立刻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感覺自己的全身的汗毛都根根直立起來,又一次大意,根本沒有時間躲避,這個時候,正好可以再次凝聚鬥氣紗衣了,龍天翔立刻凝聚起了鬥氣紗衣,首先凝聚在自己的下巴上!

“嘭!”

爆響再一次的發生,龍天翔應聲被拋飛,劃過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跌在了比武臺上,在空中飛過的時候,青色的紗衣再一次的化爲了飛灰,化爲了閃亮的小點……

暴熊再一次的破了龍天翔的鬥氣紗衣,而他打向龍天翔的那一隻血紅色爪子,還在冉冉生輝,鬥氣凝聚而成的,但看起來,卻像真的獸爪一樣真實!

全場寂靜無聲,全部被暴熊的這一招給震驚,武狂強者的鬥氣紗衣,難道就像紙糊的一樣?隨隨便便打上一招,就可以給打的粉碎?觀衆們都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這跟他們心中所想的一點也不符合啊。

“我靠,暴熊真他媽的強悍!”段羽雙手用力的抓住了椅把,直接站了起來,目光根本沒有離開過暴熊的身形,緊緊的盯着暴熊,口中呢喃的說道:“真的好像跟他打一場啊。”暴熊的強悍,沒有讓段羽懼怕,而是激起了段羽的好戰之心!

暴熊打出這一招以後,正在喘着厚重的粗氣,胸膛上下起伏,腦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好像非常痛苦一樣的用右手壓着自己的心臟,眼睛緊緊的看着龍天翔。


龍天翔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過了良久,龍天翔突然笑了起來,放肆的大笑着,正笑着,然後緩緩的支起了自己的身體,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一手捂着自己的額頭,口中的笑聲根本沒有斷過,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有些瘋癲的狂笑着。

“你笑什麼?”暴熊喘着粗氣,看着龍天翔大聲的質問道。

聽到暴熊的聲音,龍天翔纔是緩緩的停止了笑容,如同惡魔一般的泛紅色的雙眸,冷冷的看着暴熊,森然的說道:“暴熊是吧?你很強,我承認,你是唯一一個武師級別就將我打成這個樣子的人!”

龍天翔停頓一下,聲音突然變冷,冷的好像發自九幽寒泉一般,森然說道:“不過,今天不管如何,我要你死!”

暴熊眼睛好像都是有些睜不開的擊跡象,眯了起來,略微有些艱難的發出了一聲笑聲,說道:“你忘記剛剛被的打的沒有反擊的餘地了嗎?”

站在萬森帝國休息室的萬森隊的隊員們,開始雜亂起來,看着比武臺上站都是站不穩的龍天翔,嘲笑的說道:“那個龍天翔好像忘記熊隊長將他打的沒有一點還手的餘地,還在這裏說着大話,真是可笑啊!”

“對啊,龍天翔是不是有病,自負到這種程度,也是一種境界了!”

“我看啊,龍天翔只是說說大話,挽回一些自己的面子,然後就像縮頭烏龜一樣的跳下比武臺,灰溜溜的躲在龍雲帝國的休息室中,再也不敢見我們熊隊長的面了,哈哈……”

……

“你們冷靜的看着,小熊要輸了!”突然之間,一道聲音傳進了所有萬森帝國隊隊員的耳朵裏面,全部隊員都是一愣,然後都是扭頭看着林殤,不解的問道:“爲什麼啊?林隊長?”

“小熊完成不了獸化,他的身體,已經被獸化的副作用給侵蝕,最多3回合,小熊就會被龍天翔給打敗。”說完這一句話,林殤再次閉上了嘴巴,一個字也不說了,靜靜的看着比武臺上的變化。其他隊員也都是不再說話,靜靜的看着比武臺,他們沒有懷疑林殤說的話,因爲,他們根本沒有懷疑林殤的心!

比武臺上,龍天翔話音剛落,身形如箭,直接竄向了暴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沒有給暴熊一絲反應的時間,緊接着,暴熊就被龍天翔一個螺旋腿給直接踢飛!


踢飛以後,龍天翔並沒有停留,口中暴喝一聲:“狂風刃!”數十刀鬥氣凝結而成的風刃頓時產生,攜帶這呼呼的狂風之聲,迅速的飛射向倒飛中的暴熊!

暴熊的雙眼緊閉,已經是昏迷過去,獸化的副作用已經產生,讓暴熊根本沒有一絲的精力去抵抗,去反抗!只能做一隻棧板上的魚,任人宰割!

那雙十道風刃速度極快,頃刻之間,已經紛紛划向了暴熊,暴熊的胳膊,大腿,小腿,胸膛,腹部,甚至於腦袋,都是讓劃上了道道的血印,頓時,暴熊成爲了一個血人,全身上下佈滿了鮮紅色的血跡,跟剛剛戰無不勝的暴熊相比,實在是令人有太大的反差了。

“怎麼會是這樣?暴熊不是那麼給力嗎?這次怎麼這麼的不經打?”王浩然疑問道。

段羽冷冷的看着比武臺,他已經猜想到暴熊爲何會成爲現在這樣,口中呢喃的說道:“看來,高階的武技,也不是那麼好使用的!”

臺上的龍天翔,發出狂風刃的時候,身體已經動了,速度極快,在暴熊摔倒在比武臺的時候,右手一伸,一把緊緊的掐住了暴熊的喉嚨,而暴熊,就像死豬一樣,手腳都是無力的垂下,眼睛緊閉,已是不省人事了。

“我說過,我要你死!”龍天翔對着已經不省人事的暴熊,森然說道:“我要讓你後悔,後悔!”這一聲,幾乎是上龍天翔吼出來的,隨之龍天翔一把將暴熊拋向天空,空中再次暴喝一聲:“萬石風碎!”

狂風凜冽,大風亂號,比武臺整個空間,被風所侵蝕,處處充滿了風,一道道的風,猶如實質一般,又好像利劍一樣,憑空亂舞,聲勢巨大,然後,龍天翔大喝一聲:“去!”

所有的狂風都向空中的暴熊襲去,聲勢震天動地!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天空上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 林殤不知道什麼時候跳上了天空,身體不偏不倚,正好出現在暴熊的前面,將暴熊擋在自己的身後,而那萬石風碎的萬道風刃,已經在那一瞬間,轟中了林殤!

“萬物寂寥!”

林殤暴喝一聲,只見刺眼的光芒從林殤的身體上散發出來,林殤此時猶如天神降臨一般,萬丈光芒印託着林殤是那麼的高大,雄偉,甚至有一些神聖!

凡是被光芒所接觸的風刃,都猶如冰消雪化一般,通通化爲了光電,消失不見!而這光芒在抵擋萬石風碎以後,緩緩的灑下,斑斑的光點滴在了所有人的身上,讓人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十分的舒適!

“林殤!你想幹擾比賽?”龍天翔怒聲質問着天上被光芒餘暉襯托着猶如天神一樣的林殤,口氣有着說不完的憤怒!

林殤微微一笑,有些輕佻的說道:“如果我說是,那又怎樣?”林殤的聲音很小,正好只能讓龍天翔聽到,他不能讓別人聽到,不然的話,會引起公憤,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而是整個萬森帝國,雖然他討厭林傑森,討厭他的帝國,但血脈之中,畢竟有着不可磨滅的聯繫。

“你!”龍天翔伸手一指林殤,氣的說不出話來。然後龍天翔扭頭對着臺下的裁判大聲的吼道:“裁判,你是怎麼主持的,他妨礙比賽的正常運行!難道,你不來管管嗎?”

被龍天翔點名道姓的這麼說,裁判的臉有些掛不住,心中也有些生氣,但是這麼多人在這裏看着呢,自己畢竟是一個裁判,要主持比賽的公正性,倍感無奈,裁判輕輕一躍,跳上了比武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着抱着暴熊緩緩落下的林殤,沉聲問道:“林殤,你可知道,妨礙比賽正常進行,是會被取消比賽資格的!”

林殤將暴熊緩緩的放在了比武臺上,看着裁判笑着說道:“如果我說的不錯的話,比賽人員昏迷,應該是以失敗評判的,而不能讓對方繼續的打擊隊員,這是我們萬森帝國對各大帝國隊員的生命安全的一種保障,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錯?”

裁判頓時語塞,回頭看了一眼龍天翔,然後扭頭看向林殤,正色道:“比賽條例中,的確有這麼一項!”

林殤笑了笑,有些輕佻的對着龍天翔說道:“龍天翔,不好意思,比賽條例上有明文規定,我們認輸,但你不能在打擊暴熊了。”

龍天翔緊握着拳頭,幾條粗大的青筋都是爆立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萬森帝國隊認輸,我帶着暴熊去療傷,你贏了這場比賽。”林殤淡淡的說道。

龍天翔壓低着聲音,森然說道:“林殤!你別太過分了!”

林殤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同樣壓低聲音,只能讓比武臺上的人聽到:“我就是過分,又怎樣?你咬我?”林殤一點也不擔心裁判會將他說的話告知全場,因爲這裏的裁判,也是萬森帝國的人,更不會逞一時口快,給自己惹下無盡的麻煩,他怕林殤!

“你!”龍天翔再次指向林殤,氣的說不出話來,身體都是有着一些略微的顫抖,顯然是氣的不輕,可是,他也瞭解,他的確沒有辦法治住林殤,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咳咳!”裁判輕輕的咳嗽兩聲,示意讓二人注意場合,回頭看了一眼龍天翔,然後大聲的宣佈道:“龍雲帝國勝利,獲得一分!”

聽到裁判如此宣佈,龍天翔也沒了脾氣,只是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名裁判,然後給林殤放下了一句狠話:“林殤,我們的賬,一會兒就要算清楚,不然,我心裏不舒服!”

“隨意,我也有點看不慣你,正好,讓我撒撒氣!”林殤笑着說道。

“你!”龍天翔不再說話,而是直接跳下了比武臺,走回了龍雲帝國的休息室,他不再與林殤說話,因爲,他不想自食其辱,但是心中再次把林殤,連帶着林傑森,林家的祖宗問候個遍。

林殤看着龍天翔遠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輕聲唸叨道:“白癡!”說完以後,彎身抱起已經昏迷的暴熊,沒有看裁判一眼,跳下了比武臺,回到了萬森帝國的休息室中,爲暴熊治療傷勢。


“呵呵,林殤和龍天翔好像有矛盾啊。”段羽輕輕一笑,扭頭問向王浩然。

王浩然笑着說道:“那是自然,在上屆比賽中,萬森帝國是冠軍,龍雲帝國是亞軍,而且還都是林殤和龍天翔兩人帶的隊,最後也是林殤一招險勝,龍天翔輸的很不甘心,而現在,林殤又是出面救下一個將龍天翔打的頗爲難堪的暴熊,舊仇未除,又添新恨,二人現在已經是水火不容,針鋒相對了,看着吧,後面兩場比賽,他們都不會出面,而且一定是一隊勝利一次,最後的戰隊比賽中,一定非常的精彩!”

段羽有些疑惑,連忙問道:“爲什麼他們兩個在二人對戰中不出面?如果連着參加二人比賽的話,那麼就不用進行最後一場比賽了,直接就贏了比賽。”

王浩然頗有一些大師的風範,先是咳嗽兩聲,然後緩緩的開口說道:“這個,我要跟你好好講講,這就屬於帝國之間的潛規則了。”

“潛規則?”孔明連忙問道。

王浩然故意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說道:“別打岔,聽我講,再打岔我就不講了!”

“嘿,你個死胖子是不是長臉了?我們要聽,你就乖乖的好好講,不然,嘿嘿……”孔明揉着自己的拳頭,然後緩緩的走向王浩然。

王浩然有些驚慌,連忙說道:“別,別,我說還不行嗎?”


“你是不賤啊!不跟你動粗的,你還不老實,是不是?”孔明鄙視的看着王浩然,諷刺的說道。

“好了,別鬧了,讓胖子好好講講,我好奇的很呢!”段羽插話說道。

“還是小羽有良心,小明子,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別來聽昂!”王浩然牛13哄哄的說道,鼻孔朝天,頗有一種我是老二,只有段羽是老大,至於你孔明,只能排上老三的位置的感覺。

“胖子,你在給我比比噠噠的,我也饒不了你!”段羽假裝狠聲說道,說着,還學着孔明剛纔的樣子,揉着自己的拳頭,好像老狼看見肥羊一樣的眼神看着王浩然。

“我說,我說!”王浩然連忙說道,廢話,如果是孔明的話,他還有反擊的餘地,但是對象變成了段羽,那麼自己可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只是被虐的命!王浩然怕段羽發怒,連忙說道:“萬森帝國和龍雲帝國的戰鬥,誰都知道奪冠的的關鍵是林殤和龍天翔,不管兩大帝國哪個帝國勝利,都要給對方一些面子,林殤和龍天翔不能在一對一和二對二的比賽中對戰,必需在最後的全隊比賽中對戰,最後的比賽中,不管誰獲得了勝利,對方帝國的面子都能得到保全,所以,林殤和龍天翔不可能在二對二對戰的。”

“哦,原來比賽中,還要這樣的道道啊。”孔明若有所思的點頭說道。

“簡單的年度比賽,原來還有這樣的潛規則啊。”段羽笑着說道:“這個潛規則不錯,不管誰勝利了,兩大帝國的面子都能得到保全。”

王浩然說道:“這就是了,所以,接下來的比賽根本沒有看頭了,肯定是萬森帝國贏一局,龍雲帝國贏一局,最後的全隊比賽,纔是比賽的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