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魔力強化的攻擊怎麼可能被徒手接下!!”

莉莉婭並不知道露米亞斯長弓的祕密,自然也不會知道她擁有強大的腕力。

“呵呵,不管使用什麼樣的手段。在腕力方面我是絕對不會輸的。話說回來,不切換魔力沒關係嗎?”

莉莉婭沒有回答。她嘗試掙脫,但是露米亞斯的腕力遠遠超過了她的想想。任憑她如何掙扎也逃不掉。

露米亞斯察覺了其中的理由。“原來如此,在實體化的狀態下被抓住的話……即便切換魔力也無法起到效果嗎?那就不客氣了。”

露米亞斯將莉莉婭拎起狠狠的摔在地上。還沒等她掙扎,露米亞斯一拳打在她的腹部。地面的黃土瞬間崩潰,大片的土地陷了進去。 【大型戰場 第三戰鬥區域 草原】

劇烈的聲響引起了諾諾的注意,當她趕到時莉莉婭正倒在坑中。即便身體處於強化的狀態,莉莉婭所受到的傷害也絕對不小。她的右手被露米亞斯緊緊抓住,左手抱着腹部。雖然臉上的笑容變化不大,腹部的痛楚卻使她的眼角出現了淚珠。

“莉莉婭!?露米亞斯!!你這傢伙!!!”

露米亞斯放開莉莉婭立刻轉身伸手去抓迎面衝來的諾諾。雖然諾諾非常憤怒,但還不至於失去判斷能力。她身上的魔力變成藍色,穿過露米亞斯後魔力變成了綠色。諾諾抱起莉莉婭立刻與露米亞斯拉開了距離。諾諾讓莉莉婭坐在地上。

“莉莉婭!沒事吧!?”

莉莉婭勉強笑了笑。“雖然有點痛……不過沒有傷到骨頭,沒關係。”

“露米亞斯就給我吧。”

“不要!露米亞斯有我擊敗!”

莉莉婭的態度非常堅決。

“使用那個吧。”

“……好吧。”雖有有所猶豫,諾諾還是點頭答應了。

莉莉婭勉強站起身,兩人將手牽在一起。她們的臉上是毫無動搖的自信笑容。強大氣流散開的同時從兩人相連的手開始,粉紅色的光芒迅速蔓延的兩人的身體。強大的魔力從兩人的身體溢出,絲狀的光芒散開後立刻在月之魔導書能力的影響下被分解了。

莉莉婭身上的細小的傷口瞬間恢復了。

【大型戰場 圓形石板空間】

過度的專屬與戰鬥,使在場沒有一個人察覺到。人羣中多了兩個人。她們分別站在詢的兩側。左側的拉比斯依舊抱着那隻枕頭,那隻枕頭是拉比斯最大的特徵,她從來沒有將其放開過。眯着的雙眼幾乎閉合,緩緩搖晃的腦袋有着一定的節奏感。右側是弗萊婭。和平日的印象不同,此時她的心情似乎不錯。臉上是自信的笑容。

正在大家專注於戰場時拉比斯突然開口了。


“鬼~人~模~式~。”

拉比斯的話引起了所有人(詢除外)的注意。他們將視線轉過去時,自然察覺了詢身旁的兩名圓桌騎士。此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也只有詢了。但是“鬼人模式”這個詞彙引發了詢的疑問。

“鬼人模式?”

回答他的是弗萊婭。“惡作劇至上的最高傑作,以多種魔力按照一定比例融合而成的強化能力。進入這個模式的話……想要擊敗她們就變得困難了。好在月之魔導書在場,如果她們的魔力泄漏到外空氣中會發生什麼應該不用我說吧。”

詢思考了片刻。“接觸到的物體全部爆炸……?”

“沒錯。”

終於詢分別看了看兩側。“拉比斯!?弗萊婭!?什麼時候過來的!?”

面對詢的反應,弗萊婭顯得有些失望。“嗯~反應並沒有法姆說的那麼誇張嘛……”

“……驚訝的次數多了,自然也該有免疫力了。對這種狀況也漸漸開始麻痹了。”

“不過反應還是那麼遲鈍……”

“專注於一件事時,任誰都”

詢的話斷了,拉比斯抓住了他的手。這行爲立刻被身後的嵐發現了。還沒等嵐開口拉比斯猛地回過頭,她的另一隻手牽住了嵐的手並將她拉到自己身邊。

面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就連嵐自己也在拉比斯的威脅下不敢吭聲。

隨後弗萊婭繼續說明。“鬼人模式最麻煩的地方在於瞬間恢復能力。只要不是致命傷,無論多嚴重的傷勢都可以瞬間恢復。對了,諾諾和莉莉婭的另一個稱號……詢應該也知道吧?”

“嗯,多少聽說過。應該是‘跑者’吧?”

“呵呵,這個稱號可不是因爲她們持續奔跑的戰鬥方式才被成爲跑者的哦。這之中還有別的含義。既然已經進入了鬼人模式,那麼應該也差不多了……”

【大型戰場 第三戰鬥區域 草原】

諾諾和莉莉婭鬆開了相連的手,她們的手中各出現了一條繮繩。兩道褐色火焰從地面升起,兩人將手中的繮繩丟進火焰中。這些火焰和一般魔法所召喚的火焰明顯不同,火焰的內部的確存在魔力,但是表面有一層白光。這層不明的物質將火焰穩定並控制住火勢。隨後兩匹黑馬從火焰中走出。它們的身上燃着白色的火焰,零星點點的火星時不時從腳下捲起。

夢魔,這時兩姐妹對它們的稱呼。當然他們和傳說中的夢魔並沒有直接關係,單純出於外形而這麼稱呼他們。當然其中也有一定的其它因素,比如帥氣之類的……

艾利塞斯走到露米亞斯的身旁。那兩批黑馬的存在似乎讓她非常不愉快。


“這兩批馬又怎麼回事?”

諾諾和莉莉婭分別騎上了夢魔。

“使魔力安定的手段多少是有的,更何況我們是這方面的專家。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此時兩人手中的繮繩發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

“原來如此……”

諾諾和莉莉婭騎着夢魔跳到半空,那兩匹馬在毫無支點的空中奔馳着。露米亞斯和艾利塞斯散開跑進兩側的草叢中。但是成排植物間的距離較大,面對空中的敵人將其作爲掩體幾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諾諾俯衝向艾利塞斯靠近。艾利塞斯止步後立刻擡起手中的長槍,強的形狀發生了變化。槍的尖端分開,在那背後隱藏了兩個類似槍管的物體。隨後強力的衝射電流噴出。雖然有些意外,諾諾的應對還是非常到位的。她輕易的避開攻擊繼續靠近艾利塞斯。

艾利塞斯迅速側移避開了夢魔的踐踏,還沒等她反擊諾諾已經騎着夢魔回到天空。戰鬥看似陷入例如僵局,實際上局勢對艾利塞斯非常不利。騎馬的諾諾在行動力方面得到的大幅度的提升,無論艾利塞斯如何攻擊都傷不到對方絲毫。即便擊中,也會在鬼人模式的效果下瞬間恢復。相比之下艾利塞斯卻要不停的迴避諾諾的攻擊。她的攻擊主要是衝撞和踐踏,雖然是近距離的攻擊卻絲毫不容大意。夢魔的移動速度很快,在那中速度下的衝撞和踐踏可想而知。被擊中絕對不是什麼有趣的事。爲了避開這些攻擊,艾利塞斯的體力消耗非常劇烈。照這樣下去,被擊中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另一邊露米亞斯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不過,她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因此而遜色。莉莉婭的正面衝刺來了,此時露米亞斯的行爲令她非常意外。露米亞斯居然正面向莉莉婭跑去。

“正面迎擊!?辦得到就試試看啊!!”

這行爲激怒了莉莉婭,她稍稍俯身撫摸着夢魔的脖子。迴應她的暗示,夢魔衝刺的速度加快了,白色的火焰從腳下捲起形成一陣火焰旋窩散開。


在雙方快要接觸的瞬間,露米亞斯側身繞到莉莉婭的側面。她伸手試圖將莉莉婭抓住。這行爲的確讓莉莉婭捏了把冷汗,她的身體向馬的另一側傾倒並迅速將右手縮回。露米亞斯沒能抓住莉莉婭,卻將她的袖子撤壞了。這一切僅僅在發生在一瞬間,如果莉莉婭的應對再稍微晚一點的話她恐怕已經被拉下馬了。

露米亞斯的奇襲以失敗告終。一度失敗之後莉莉婭自然會有所警惕,再度嘗試幾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露米亞斯並不這麼認爲,她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動搖。

莉莉婭停在空中,由於剛纔發生的事她一時間不敢輕易靠近露米亞斯。

“如果能將魔力釋放到空氣中,我一瞬間就把你炸掉!!”

莉莉婭猶豫了片刻轉身向高空奔馳,採取行動的同時她用手指吹響了口哨。這聲音引起了諾諾的注意,她也立刻停止攻擊向天空跑去。兩人的行爲引起了卡里薩的注意。

此時卡里薩依然在飛船內通過窗口觀察戰鬥的動向。

“她們在做什麼?似乎並不打算朝我這邊來……”

卡里薩查看下其它窗口。

“在那種距離……能夠直接攻擊她們的手段並不多。使用主炮嗎……不,還是算了。”

卡里薩沒有發動攻擊的原因在地面,通過窗口她察覺了什麼。露米亞斯似乎在準備做什麼。

諾諾和莉莉婭在空中奔馳着,她們被白色的火焰包圍着。在空中盤旋一週後兩人同時向下滑落。她們的速度非常驚人,彷彿兩顆墜落的流星。

地面,露米亞斯和艾利塞斯已經匯合了。露米亞斯看向艾利塞斯,她什麼也沒說只是淡淡得微笑着。沒有任何暗示,艾利塞斯卻理解了她的意思。

“不準失手哦。”

說完艾利塞斯變成了魔導書。

長弓出現在露米亞斯的左手,她的右手聚集了大量白色魔力迅速形成一支長度足足一米五的箭矢。高濃度的魔力促使箭的周圍時刻盤旋的氣流,強烈的光芒照亮了周圍的一切。搭上長弓後她拉開弓弦將箭指向了空中,整把弓被拉的嚴重變形。

這行爲自然也被靠近中的兩姐妹察覺了。

“姐姐!好像情況不太妙啊……”

“居然還有這手段。沒關係!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她最多射出一支高速箭!贏的是我們!!”


話雖這麼說,諾諾也非常不安。她並不認爲露米亞斯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會使用這樣的手段。此時她也非常不安。

露米亞斯鬆開了箭矢。被射出的並不是箭矢,而是一道粗壯的白色光束。強大的氣流瞬間將周圍的植物連根拔起,夏莉在結界的保護下沒有受到氣流的影響。她依舊整理這自己的軍火。光束和高速箭具有相同特性,從露米亞斯鬆手到光束吞噬兩人的過程沒有任何人反應過來。光束向着天空無限得延伸着……

夏莉確認了一把p90的**後將其放進一旁的揹包中,她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嗯~~!總算結束了!”

但是結束的並不只是槍支的整理,大型戰場的第三站也在此刻結束了。周圍的地面還散落着大量的rpg火箭筒和重型機槍炮臺…… 【大型戰場 圓形石板空間】

三回戰在露米亞斯和艾利塞斯的合作下成功擊敗了惡作劇姐妹。這場戰鬥的確存在運氣的成分。萱並不知道有惡作劇至上這樣的騎士存在,如果月之魔導書艾利塞斯沒有被加入第三組的話……戰鬥會變得非常艱難。但是這和萱預計的有所不同,她對這個結果抱有明顯的不滿。

三回戰結束後需要恢復的魔女有劍刃的魔女Sword、侵蝕的魔女卡里薩、致命的魔女露米亞斯、夏莉、大氣的魔女琉璃、貝璐羅茲、月之魔導書艾利塞斯以及霜寒的魔女雪女。

這時大家正圍在水晶球周圍聽萱說明四回戰的安排。這次萱的態度比前幾次都要認真。

“在四回戰的成員安排前,我給大家一個心裏準備。詢,你怎麼看這個四回戰?”

直到現在詢依然在分析諾諾和莉莉婭的能力,並試圖考慮在沒有月之魔導書協助的情況下擊敗她們。當萱發出疑問時他的思緒自然被打亂了,他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四回戰……”

詢稍稍低下頭思考了片刻。

“首戰我們投入了較強的戰鬥力,畢竟首戰的一次性通過有着重大的意義。對手是貝奇。雖然她很強,但是在騎士中像她那樣的強者到處都是。二回戰庫維斯,他的實力和貝奇相當。然後是三戰……如果我站在騎士那一邊的話,我會在三回戰或四回戰中安排異常安排強大的騎士。首戰和二回戰一般都會把主力投入,但是到了三回戰和四回戰……投入主力就會有所猶豫了。三回戰出場的諾諾和莉莉婭……她們的能力的確特殊,但是戰鬥力方面在騎士團內也並不算突出。那麼四回戰出現強敵的可能性非常大。”

“很好,就如詢所說的。四回戰想要取勝恐怕非常困難。不過詢,什麼是‘如果我站在騎士那一邊的話’?這種主觀的想法是不行的,應該根據敵人的情況展開分析。”萱的態度並沒有變,她認爲詢分析出這個結果是理所當然的。要求嚴格這一點也絲毫沒有變。即便細小的問題萱都會毫不留情的指出來。

不過目前的狀況的確不容樂觀……萱犯了一個錯誤。三回戰投入的艾利塞斯和露米亞斯,很明顯她認爲對方會在三回戰投入強敵。這麼一來四回戰她不得不將小權投入了。

不出所料萱的視線轉向了小權。

“抱歉,我的判斷有誤。小狐狸,四回戰不得不將你投入了。沒什麼問題吧?這個四回戰你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小權多少也察覺了,事情將會演變成這樣。“嘛,也沒有別的辦法。正在好之前的戰鬥中我多少也有些不滿。”

“那就拜託了。”

“嘿嘿!交給我吧!”

萱低頭稍微思考了片刻看向詢。

“詢,你覺得這個大型戰場騎士會是誰安排的?圓桌騎士內在戰略方面比較突出的是誰?”

詢沒能馬上給出答案,他回想起平日圓桌騎士們處事的身影。“很難說……首先拉比斯排除。”

說到這裏詢從別後感覺到強烈的寒意,但是當他回頭看向拉比斯時她的態度並沒有明顯的變化。詢回過頭繼續說。

“圓桌騎士中工作能力最爲突出的是法姆。不過她的作風比較強硬,和萱有些相似……如果是她的話應該會在三回戰採取措施。因此應該不是法姆。法姆的哥哥馬克……他的確有可能在四回戰做手腳,不過按照我對他的印象……在首戰做手腳的可能性似乎更大。羅斯塔沒有時間參與這類活動。羅潔莉娜……她是個捉摸不透的人……”

詢的視線早已經停在了弗萊婭的身上,此時她的臉上是期待的笑容。這笑容意味着什麼,站在旁邊的人也有不少人理解了。詢的話卻停在了這裏。這行爲讓弗萊婭感到有些不愉快。


“詢?爲什麼不繼續說下去?在這種地方停下很失禮哦。爲什麼只有我沒有提到?”

詢無奈的笑了笑。“關於這次大型戰場騎士的安排……估計就是弗萊婭進行的。”

“切!沒意思……”

不滿的態度過後弗萊婭突然又露出了笑容。“對了,大型戰場有一個共同的條件。你們可能不知道。每場戰鬥都是有限定時間的,這次的時間爲一小時。如果在一小時之內魔女並沒有被全滅的話也同樣是挑戰者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