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現場響起了一陣刺耳的掌聲,循聲看去,只見那鼓掌之人,竟然是文天明。

他鼓了幾下掌后,臉色一凝,陰測測地說:「你是誰?看上去挺牛逼的嗎?」

林飛看了文天明一眼,說:「我叫林飛,來找我姐姐林燕……姐,真是你嗎?」

話沒說完,林飛就看清楚坐在文天明旁邊的一個衣著暴露的角色美女就是他姐姐林燕,當即驚訝不已。

一向樸素的姐姐竟然變成了這樣……林飛一時間實在難以接受。

「不……不是……這位先生,你認錯人了!」

林燕捂住臉不敢和林飛對視,不停地搖頭否認,可那聲音明顯已經哽咽,情緒開始顯得激動起來。

單憑這自帶哭腔的熟悉的聲音,林飛已經確定對方就是他姐姐林燕無誤了。

至於林燕為何說不認識他,林飛其實也能理解。

林燕一向人窮志堅,自尊心特彆強,如今深陷這種污穢之地,無顏面對林飛,也是情理之中。

「喲?林燕,我的燕燕,他叫林飛,該不會真的是你親弟弟吧!既然是親弟弟,那為何不認他呀?哈哈,我文天明最喜歡學習雷鋒做好事了,姐弟相逢的場面多感人吶!」文天明笑道。

只是,文天明這麼一說,林燕也更加覺得羞愧難擋,無臉見人了。

「你叫文天明?你爸是誰?」林飛忽然問道。

「沒錯,我就是文天明,至於我爸是誰,你……呵呵,沒資格知道!」文天明不屑地瞥了林飛一眼,說道。

「嗯,的確,因為我壓根不想知道。」林飛點頭說道:「一方副職的獨生子,整天只會花天酒地,不務正業,的確不太好意思說自己的老子是高官啊!」

「你……」

文天明臉色大變,他沒想到林飛居然對自己的老底摸得如此清楚,當即意外之餘更多的是慍怒。

這個叫林飛的小子實在太不知趣了,我沒立刻追究他踹門的罪過,他應該對我要感恩啊!

沒想到林飛居然一言不合就開懟,一點都不給他面子。

簡直就是豈有此理嘛!

(本章完) 「我怎麼了?」

林飛冷眼看向文天明,說:「我說的一點都沒錯,對吧?」

「哼~」

文天明怒極而笑,冷哼一聲后,說道:「林飛,看在你是燕燕的親弟弟,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哈,馬上給我把面前所有的烈酒都給喝了,或許我會考慮一下,放不放過你,不然……」

「不然會怎麼樣?」

林飛眼睛一眯,玩味看向文天明。

「不然你就得死!」

一說完,文天明就一屁股坐回到沙發上,端起那杯還沒喝的啤酒,敬了一下林飛后,一飲而盡。

「是嗎?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我好怕啊!」

林飛聳了聳肩,說:「可是我酒量不好怎麼辦?」

「簡單!多喝幾瓶就機會變好的了!」

文天明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烈酒,略顯不耐煩地催促道:「快點吧,我可沒什麼耐心啊!」

「否則等一下你真的要死了,可不能怪我哦!」

「哈哈,就算他再能打,也不代表他的酒量好啊,也不看看桌子上都是些什麼酒,全特么是烈酒,不用說一瓶,就算只喝半瓶,估計都要吐血了。」一個藍毛小弟嗤笑道。

「沒錯,我們文大少家裡什麼都不多,就是錢多和好酒多,現在桌子上的這些,也只是他酒窖的一小部分而已,可全都是從國外原裝進口的上等好酒啊!」另一個黃毛小弟點了點頭說道。

「林飛?這個名字好像在哪兒聽過……」

「聽過個屁,管他林飛李飛呢,他今天得罪了我們文大少,就插翅難飛!」

「對!插翅難飛!」

一眾小弟越說越嗨,雖然不盡相同,但意思都一樣,就是覺得林飛鐵定會被這些烈酒給嗆死!

「好吧!」

林飛一臉委屈,隨後拿起其中一瓶俄國進口的伏特加,打開瓶蓋一聞,立刻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

而且還越咳越厲害,大有把肺給咳出來的趨勢。

「啊?小飛,你沒事吧?」

一直低頭不敢和林飛直視的林燕,聽到林飛忽然咳聲大作,立刻擔心地抬頭問道。

「姐,你終於肯認我了?」

「不是……我……」

林燕被林飛這麼一說,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由於關心林飛身體,居然自己就把自己給暴露了,這下想要再度否認,也就難了。

罷了,紙始終都是包不住火,既然都知道了,倒不如爽快點承認。

「小飛,沒錯,是我!」

林燕臉色堅定,說:「如果我說我到現在還是清白之身,你信嗎?」

「姐,我信!」

林飛點頭,眼含熱淚,這才是他林飛的親姐姐。

「你信就好,至於什麼原因,我到時候再跟你說吧,現在你趕緊從哪裡來就回那裡去,還有,姐姐知道你高考成績很好,我為你驕傲!」

說完,林燕別過頭去,哭著吼道:「林飛,我現在要你走,馬上走!聽到了沒有?」

「姐姐……」

林飛哽咽著,伸手擦去眼角已然墜落的幾滴淚珠,隨後臉色猛地一變,堅決無比地目視前方,搖頭說道:「不,姐,換做以前,什麼我都聽你的,但是這一次,就讓我叛逆一次,不把你救出去,我絕不罷休!」

「哼,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想從我雷老虎手中要人,你經過我同意了嗎?」

忽然,一道爆喝聲從門口傳來,放眼看去,只見一位身高約莫一米九幾,身穿黑色真皮夾克背心,滿身肌肉紮起,每走一步,整個樓層的地板乃至窗戶,都有一種強烈的震顫感,膽小之人聽了,皆感到發自內心的恐懼。

雷老虎?

誰呀?

怎麼聽都沒聽過呢?

林飛聞言眉頭一皺,儘力搜索腦中記憶,可愣是沒能想起有雷老虎這麼一號人物!

「喲,怎麼把雷老闆給驚動了呀!」

文天明笑著站了起來,朝門外剛剛到達的雷老虎拱手打了聲招呼,接著說:「雷老闆,區區小事,我想就不用勞煩您老人家出面了吧?」

「呵呵,文大少,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合適了,來者是客,我們金豪打開大門做生意,只要是來光棍的客人,我們必定會好生招待,但……如果是成心過來搞事之徒,那就得先問過我雷老虎的拳頭,答應不答應了。」

雷老虎拱手回了一個禮給文天明,但所說之話,卻沒有絲毫的謙讓之意,甚至字裡行間無不顯示出他人如其名的霸道性格。

其實,雷老虎也只是最近一個星期內才崛起的一位人物,此前充其量不過是道上混的一個小頭目而已。

但也不知他是不是走了狗屎運,突然一夜崛起,在背後某一股神秘力量的支持下,居然橫掃了江雲市整個地下世界的力量,讓那些大佬們個個都俯首稱臣。

隨後,金豪KTV直接就建在以前江雲市地下世界一哥的一家娛樂產業之上,迅速成為整個江雲市人氣最旺的娛樂場所。

頓時,雷老虎如同橫空出世般,威名響徹整個江雲市。

「雷……雷老闆……他是我弟弟,求你放過他……這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突然,林燕站起身,撥開文天明,一支箭地衝到了雷老虎的跟前,一臉懇求道。

「哼~」

雷老虎冷哼了一聲,伸手一把抓住林燕的長發,繼而一扯,林燕驚叫了一聲,痛苦地被一下扯到了雷老虎身旁,而後只聽到雷老虎沉聲說道:「林燕,我不管你之前幹什麼的,但現在你既然在我的地盤上,那就是我的人,你弟弟過來砸場子,你說我就這樣放過他,可能嗎?」

「雷老闆……」林燕聞言臉色一陣慘白,偷偷地看了一眼林飛,眼神很是絕望……

林飛,對不起,是姐姐沒用,救不了你!

「的確不可能!」

林飛忽然插話,笑看著雷老虎,說:「因為……我也沒想過,要放過你!」

「……」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足足寂靜了將近一分鐘后,立刻爆發出一股鋪天蓋地的嘲笑聲。

「哈哈~」

「你聽到了沒有?林燕的弟弟說不會放過雷老闆!」

「是啊,雷老闆是誰啊!就憑他還能惹得起嗎?」

「雞蛋碰石頭,不自量力!」

頓時,嘲諷之聲四起,所有人都覺得林飛肯定是瘋了,不然怎麼會說這些胡話?

雷老虎,是他林飛能輕易招惹的嗎?

(本章完) 「小飛……你給我住嘴,還不快點給雷老闆道歉?」

林燕臉色大變,渾身顫抖地沖著林飛怒喊,在她看來,林飛的行為,無疑是愚蠢的,她這個做姐姐的,怎麼可能會眼睜睜地看著弟弟深陷險境呢?

「姐,你聽我說,這個什麼雷老虎雷老貓的,我不怕!」

林飛朝著林燕淡然一笑,信心滿滿地說道,的確,以他自己現在的實力,區區一個雷老虎,實在是不足掛齒。

但,他的這一番話,聽在其他人耳里,就跟吹牛比沒兩樣。

「呵呵……」

雷老虎聞言,先是一愣,接著咧嘴一笑:「聽聽,大家都聽聽,這位小夥子多自信啊,你們呀,也得好好學學,做人都得個小目標啊,比如得像這個小夥子這樣,學會吹牛比!」

「哈哈~」

沒等雷老虎說完,現場立刻爆發出一陣嘲諷的笑聲。

起初還以為為何林飛如此囂張,雷老虎卻還好聲好氣的呢,原來人家雷老虎純粹只把林飛當成腦殘,只會吹牛比了。

像林飛這樣的極品,雷老虎還是第一次見到,除了覺得林飛傻得可愛之外,也決定浪費時間好好陪林飛玩一玩。

「你說我是雷老貓,對嗎?不怕我對嗎?」雷老虎笑著問林飛。

「對啊,你就算長得再強壯,還不是人一個,難不成還會飛了?我也是人,用得著怕你?」林飛不以為然,噘嘴說道。

「哈哈~」

雷老虎又問,「那你要怎麼才能怕我呢?」

林飛搖頭:「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怕你的。」

文天明插話道:「雷老闆,剛才這小子跟我打賭,說要準備把桌面上的這些酒都給喝了,不如我們先來看看他是不是有這個能耐?」

「哦?」

雷老虎聞言,掃了一眼桌子上那堆進口咧嘴,心想你麻痹的,果然夠敗家,這些可都是上等好洋酒啊,貌似有好幾瓶還是我苦苦尋找卻未果的絕版呢,不行,不能白白便宜林飛這小子了。

隨之,雷老虎腦子靈光一閃,計上心頭了。

「嗨,文大少,你看這樣可不可以,好酒可不能讓林飛這小子一人獨佔了,我也加入吧,就讓我來和他賭,這裡的酒誰先喝醉了誰就算輸,如何?」

文天明笑了,連連點頭:「好啊,難得雷老闆這麼好興緻,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迷霧圍城(下) 只是我可要友情提醒一下雷老闆您,桌面上的可都是烈酒,你確定喝多了沒事?」

雷老闆一拍胸口,咧嘴笑道:「文大少,你放心好了,想當年,我可是一連喝遍全國無敵手,人家送我一個外號,叫酒神!」

酒神?

我呸!

看你等一下醉成什麼樣!

文天明強忍著不笑,連聲稱是,接著說:「那行,雷老闆,一切就按照您說的去辦。」

「嗯~」

雷老虎滿意地笑了笑,接著看向林飛,指了指桌上問:「小子,你準備好了嗎?」

林飛雙手交叉在胸口,點頭:「雷老貓,我都等到快睡著了,你丫的一個大老爺們磨磨唧唧像個娘們似的,你咋也不臉紅呢?」

「艹!」

「怎麼說話的你?信不信我特么撕爛你的嘴……」

雷老虎身後的幾個保安,聽到林飛的話后,急著跳出來指著林飛的鼻子大罵,但話沒罵完,就被雷老虎給一手擋住了。

一個眼神瞪過去,這些個想要爭表現的保安們,立刻就像焉了一樣,全部沒聲了。

「呵呵,小子,嘴巴硬是沒用的,來吧!」

雷老虎瀟洒地往桌上手一掃,拿了一瓶伏特加,豪氣地用牙齒一咬,把瓶蓋咬開后,挑釁地看了林飛一眼,頭一仰,就像喝水般咕嚕嚕地把整整一瓶酒給瞬間全喝光了。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