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剛起,北閻王卻已是接著說道,「對了林風,我正有事找你。」

「嗯?」林風抬起頭,望向北閻王。

北閻王雙目精亮,意味深長的一笑:「閻皇著我通知你,何時若有空,前往閻皇殿一趟。」

閻皇殿?

何時有空?

默喃著北閻王這句話,林風若有所思,不禁好奇道,「閻皇並未規定時間?」

「沒有。」北閻王淡笑搖頭。

奇怪!

林風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別想那麼多,到時你自然會知。」北閻王徐徐開口,金色眼瞳爍光粼粼,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我明白了。」林風點頭應道,拱手道,「多謝大人指點,那我先告辭了。」

「好。」北閻王道。



離開北閻王殿。

一路而行,林風眼中變幻萬千,思索未定。

相當的奇怪!

閻皇找自己是為何事,並非召見,而是讓自己有時間前往閻皇殿一趟,卻不知所為何?

「有時間……」林風輕喃,若有所思。

若是正式召見,那麼現在自己前去一趟亦無妨。

但若按北閻王所言,眼下自己卻是時間緊迫,並不是那麼適宜前去。心中暗嚀,林風點了點頭,已然有了決定。既不急於一時,那也無謂急急忙忙前去,等到一切塵埃落定,處理完紫滿樓那件事再去不遲。

反倒是北閻王最後一句話,自己留了心。

正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星空強者,煉化天階寶物易如反掌!」林風目光粼粼,心之暗忖。

是實力等階的關係么?


還是其它?

有沒有可能,自己能像星空強者一樣煉化天階寶物?或許自己其它地方沒有能與星空強者相媲美,但有一點卻是等同。那便是分身的體質,七魄合一,如今與星空強者並無太大區別!

有可能么?

「試試便知。」林風目光輕亮,心中念道。

然,目光落向左手羅盤,不知不覺間已是到了午時,亦是自己與伊蓮約好的時間。

「不知查的如何了。」林風暗忖。

事情,一件一件的辦。

眼下這件事,對自己來說最為重要。

紫滿樓!



裕隆茶莊。

「不負所托。」伊蓮微笑的遞過一疊厚厚的資料。

林風伸手接過,目光粼粼,暗道伊蓮做事卻是乾淨俐落,仔細快捷,短短不到一天時間,便將紫滿樓查了個底朝天。一頁一頁的資料翻過,一目十行,林風目光粼粼,清晰閱讀,對紫滿樓瞬時了解許多。

此人,堪稱梟雄一個!

為達目的,誓不罷休,表面溫順柔和,實則如毒蛇那般。

陰險,狡詐,毒辣!

「紫淵說的沒錯,以陰澤老怪的腦袋決然想不出這等『奸計』。」

「對症下藥,紫滿樓對紫瑤的了解相當之深,紫瑤受其擺布,被他控制,敗的…並不冤枉!」

……

啪!林風眼眸寒徹。

越是如此,越感心中糾痛。

自己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紫瑤那時的無奈和痛苦,走一步痛一步,每個剎那彷彿都在出賣著自己,刀入心口!

「混賬!」林風咬牙沉喝。

看著這疊資料,對紫滿樓的恨意已是無以復加。

自己,決不會放過這人渣!

「在查他底細時,伊蓮無意得知一個消息,不知大人是否有興趣聽?」伊蓮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林風目光望去,見的伊蓮這副表情,心中輕凜。

似乎,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說。」林風沉然開口。

… 現在,郝仁是有嘴也說不清了。他總不能說,自己把鐲子的靈氣給吸收了,鐲子就變成那樣。得,這個黑鍋自己就背著吧!

「那我走了,山哥!」郝仁默認了。

「讓阿九帶你從雨佳山房的後門走,那裡有我的車子!」霍寒山說著,向郝仁揮了揮手。

郝仁跟著阿九來到雨佳山房的後門,那裡真的有幾輛小轎車,他們上了其中一輛。阿九發動車子,很快就駛向郝仁來時的林蔭大道。

「九哥,諸家昊平白損失了個鐲子,他不會一直死咬著我不放吧!」郝仁問阿九。

阿九笑道:「一個鐲子算什麼,最多值個一兩百萬,在四大世家的眼裡就是九牛一毛。不過,你耍了諸家昊,他肯定會記恨你一段時間。」

「這可怎麼辦?」郝仁還真有點擔憂。四大世家對來他說,就是山一樣的存在。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到哪兒也能闖出一片天來,但他還不捨得離開龍城。再說,自己還有四個弟弟妹妹呢!

「沒事的,這事霍少給你擔著,最多給諸家昊送一個同樣價值的東西,就抵過了。諸家不敢不給霍少的面子!」阿九很有把握地說。

「那就太感謝了!」郝仁這才放心。


車子很快就進入市區,阿九將郝仁放在福田街道辦的大門口,然後開車遠去。

郝仁獨自往家裡走,看著滿街的行人,心中一陣發苦。他平時雖然不大方,但也絕不貪人財物。 你胖了麼寶貝 ,因為諸家昊的一個鐲子,他成了別人眼中的小偷。


別人的看法可以不管,甚至是霍寒山的態度也可以忽略,但是如果讓霍寒煙也把他當成那種人,那就太不值了。

這可是他心中的女神啊!

接下來的幾天,郝仁一直為這事悶悶不樂,就連上班都沒精打採的。

時節已經進入深秋,天氣漸漸變冷,人們紛紛穿上毛衣和外套。樹葉在北方的掃蕩之下,滿街亂飛。郝仁的心情和這肅殺的季節都有得一拼。

這天下午,劉少澤打來電話:「兄弟,晚上下班不要安排別的事了,我請你吃飯!」

王妃長安 ,開口就是拒絕:「不想去,最近狀態不好,幹什麼都沒勁!」

電話那頭的劉少澤說道:「不行,今晚非去不可!」

「給個理由先!」郝仁學著星爺的口吻。

「你嫂子要給你介紹對象!」

「算了吧,最近沒心情,再漂亮的女孩我也看不上!」郝仁還是不同意。

「牛逼了吧,保你看到你就放不下!聽你嫂子說,這是個女神級的。怕我向你透底,對我也保密呢!」劉少澤神秘兮兮地說。

「哥哎,我真的哪兒也不想去,最近深身難受!」郝仁開始找借口。

「誰信啊,你自己就是醫生,別人那麼重的病你都能治,難道治不了自己嗎?」劉少澤武斷地認為,醫生就應該是健康的。

「『醫不自治』你沒聽過嗎?就是鐵拐李也治不好自己的腿!」

「嘿,我早就聽說,你以前是個瘸子,後來憑自己的本事把腿治好了。你比鐵拐李還神!等你百年之後,這八仙就變成九仙了!」劉少澤笑道。

「呸,烏鴉嘴!」郝仁笑罵了一句。得,他好不容易找了個理由,還把自己繞進去了!

最後,劉少澤下了死命令:「你今天晚上必須來,不來不行。你要是不來,你嫂子這個媒人可不好交待,以後面對人家女神都沒面子!」

劉少澤把自己的老婆都抬出來了,郝仁無法拒絕,只好應道:「好吧,晚上你來帶我!」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郝仁回想起劉少澤的話來,突然有點期待,他說的那個女神,到底是誰呢,不會是霍寒煙吧!

於是,郝仁又花痴了一下午,一直痴到劉少澤再次打來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了新華醫院的樓下。

看看快到下班時間了,郝仁和喬大年說了一聲,就脫下白大褂,套上自己的一件舊外套,就下了樓。

劉少澤正在車裡悠哉游哉地聽音樂,看到郝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兄弟,今天是相親,你怎麼也弄件新西裝穿穿。你這樣隨便,明顯是敷衍人家女神嘛!」

「你再說,我可不去了啊!」郝仁笑道。

「別,別,兄弟,我說自己的還不行嗎?」劉少澤是怕了郝仁。

車子開出醫院,往市中區的方向駛去。

「哥,我們今晚去哪裡吃?」

「市中區的一個飯店,雖然沒什麼名氣,但是菜不錯,你嫂子單位聚餐,固定選這一家。」劉少澤說道。

「行,聽你安排!」郝仁既來之,則安之。

「上午給你打電話,你說你最近心情不好,怎麼回事?有什麼為難的事嗎?說說看,看看我能不能幫一把!」劉少澤關切地問。

「沒什麼!」郝仁總不能說是因為被霍家人誤解的事,如果這樣說,勢必會提到鐲子的事,這件事自己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

最後,他來了句:「可能是季節的原因吧。我這人有點多愁善感的,每年到換季的時候,總有幾天心情不好!」

郝仁的這句話又被劉少澤抓住了:「人家女人是每月總有幾天心情不好,你怎麼每年總有幾天心情不好!」說完,劉少澤一陣大笑。

郝仁無語。這幸虧是劉少澤在開車,要不然非點他的笑穴不可,讓了一次笑個夠。

車子開到一個鬧市區,劉少澤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劉哥,這兒沒有飯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