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禹青的嘴裏得知,雲靈學院的預警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職能部門,因爲它分管了雲靈城所有的地域空間,而它的作用就是對人類世界還未出現的災難進行提前預警。

這裏面既包括了誤闖入人類世界的各種靈獸,也包括了擁有靈力修爲的人憑藉自己的實力,在人類世界作威作福,甚至還有一些警察無法完成的救援任務,也會被交到雲靈學院這裏。

因此預警部是一個責任重大又非常繁忙的部門,據說它對於靈獸的監測是靠着守衛東方大陸的靈力之塔,而其它突發事件,則是和人類官員的直接機密來往。

當夏凱率領其他三人走進時,一陣嘈雜的喧鬧聲音讓他不禁皺了皺眉頭,大廳內的人口密度超乎了夏凱的想象,放眼望去不大的空間內幾乎擠滿了上百號人。

“這些都是來做任務的?”夏凱驚訝的說道,他不明白其他學員爲何對做任務這麼熱情,好好待在學院修煉不是很好麼。

禹青在他耳邊悄悄說道,“在我們學院,做任務可是好處多多的。不僅每一個任務都明碼標價,完成即有相應的靈石獎勵。 逆仙 ,比如法術卷軸、靈符、甚至靈器…”

原來如此,夏凱點了點頭,執行任務學院不僅完成了對東方大陸的保衛,也讓學員們提升了實力,如此一舉兩得的事情,學院當然會大加鼓勵了。

夏凱擡頭看去,大廳一面碩大的牆壁上有一片由靈力結出的光影,就像一個巨大的電影屏幕一樣,一行行文字在上面實時的滾動着,一眼掃去,從A級到D級任務都有,其中C級任務數量最多,最難的A級和最容易的D級都比較少見。 每一條任務都註明了大概的內容,執行時間,以及任務獎勵情況。只要在場的勢力覺得自己能夠勝任,便可以拿着任務的編號到櫃檯登記,一旦登記成功,這個任務便會被打上標籤,從“大銀幕”上消失。

“大哥,你看,還真有承德小鎮的。”禹青欣喜的叫道。

夏凱擡頭看去,滾動的任務條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地點,承德市,任務等級A級,執行時間十天以後!

承德市是管轄承德小鎮的地級市,雖然跟自己家裏還有一段距離,但有這樣的任務出現已經非常巧合了。

可它的任務等級卻是A級,屬於四個等級之中難度最大的,只擁有一位大靈師成員的夏宗,能夠勝任嗎?

夏凱猶豫的皺了皺眉,如果是爲了獎勵的靈石或者是遙不可及的學院福利,夏凱覺得根本沒必要去冒這個險,到時候有夏宗成員受傷就得不償失了。

要知道此時夏宗的每一個人都是擁有百萬靈石卡的土豪啊,那點可憐的任務獎勵根本不值得爭取。如果其他人非要跟着自己,不接任務直接去家裏做客,也是完全可以的。

正當夏凱準備放棄的時候,一則醒目的公告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滾動的字條當中出現了一行放大的紅色字跡:十年一度的三院爭霸將在下一個學年舉行,雲靈學院的每一位學員都可以參加,報名門檻唯有一個,至少完成過一次A級任務。

三院爭霸賽?是和東方大陸的其它靈脩學院的比賽嗎?夏凱心中疑惑道,對靈脩界還知之甚少的他,還從未聽說過這個響噹噹的比賽盛事。

但當夏凱看到大廳內其他勢力成員的表情時,立即對這個陌生的比賽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因爲他們情不自禁而顫動的臉部充分說明了三院爭霸賽在他們心裏的分量。

“你們知不知道,三院爭霸賽是怎麼回事?”夏凱回頭向其他人求助道。

可沒想到自己的問題讓銀月三人臉色頓時一僵,禹青更是誇張的大叫道,“什麼?三院爭霸賽要開始了嗎?”

禹青的聲音一下子就引起了附近學員的注意,只是當他們發現這個聲音的主人僅僅是靈師等級時,都發出了不屑的冷笑聲。

“噥”,夏凱無辜的努了努嘴,頭往公告的方向偏了一下,顯然在這個大廳中,三院爭霸這四個字就像是某個****的名字一樣,一旦被人說出就會引起全部人的注意。


大大咧咧的禹青可沒有管那麼多,他朝夏凱所指的方向看去,神色瞬間變得複雜起來,準確的說,先是激動再快速變得興奮,最後又突然滿是失落的表情。

“十年才一次的比賽啊,怎麼我才進入學院的第一年就碰到了。”禹青低聲自顧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惋惜。


“這個三院爭霸賽來頭很大嗎?”夏凱又問了一句,此時的夏宗四人恐怕只有自己不知道這個比賽的來歷了。

“大哥,十年一度的三院爭霸賽,不僅僅是東方大陸靈脩界關注的盛事,更是西方魔法大陸,南越鬥氣大陸都極爲注重的實力較量!”

嘭的一聲,夏凱的精神之海彷彿被投入了一塊巨石一般,瞬間翻涌不止,本以爲所謂的三院可能就是東方大陸最具代表性的三大靈脩學院,沒想到這個比賽,竟然跨越了大陸,要跟魔法師和鬥氣武士較量?!

夏凱的心念一動,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淬鍊島修煉時,曾經看到過來自其他大陸的高手,從他們的裝扮上推測,極可能就是來自南越大陸的鬥氣武士。

當時的自己,連做他們對手的資格都沒有,可這一次,或許能跟其他大陸的勢力面對面的戰鬥麼?

“哎,我們也真夠倒黴的,要是早來幾年,或許修煉到大靈師甚至靈導師的等級,也可以上去大戰一番了。錯過這一次,下一屆就還要等十年啊。”禹青搖頭嘆息道。

“既然這個比賽這麼難得,我們夏宗也報名參加就是了。”沒想到夏凱卻語氣輕鬆的說道。

“啊?!”禹青猛然擡頭,眼裏滿是驚恐,“大哥,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其他大陸派出的頂尖勢力,可一點也不比雲靈學院弱啊。”

“沒錯,凱哥哥,我聽說三院爭霸賽只有一流和部分頂尖的二流實力纔敢參加,我們…”繆瑤也在一旁道出了自己的擔心。

“我們還是三流勢力,是麼?” 重生七零:小嬌妻有空間 ,“我就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想不想參加?還是願意再等十年之久?”

夏凱的話語讓三人同時一愣,他們擔心的太多卻忽視了一個最簡單的問題,自己心中真正的願望。

十年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儘管靈脩者因爲凝聚了靈氣的關係,通常壽命都要比普通人類長一些,但對於他們來說,二十歲到三十歲的時光又何嘗不是最珍貴的年齡段。

在這樣的年紀,不瘋狂拼一把,以後還會有現在的激情嗎?禹青三人互看了一眼,一股熱血從他們的胸口襲遍了全身,眼神交換中,他們都讀到了對方閃爍的決然光芒。


“我們,都想去!”禹青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夏凱嘴角一笑,他早就看清楚三院爭霸賽在夏宗三人心中的分量,這個答案其實早就埋藏在他們的心裏了。

“好,那我們就瘋狂一把,成爲第一個參加爭霸賽的三流勢力!”夏凱拳頭一握,一個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決定毫無顧忌的脫口而出。

……

學院預警部的櫃檯處,幾名負責登記的高年級學員疑惑地看着夏凱四人,因爲他們剛剛說出,竟然要接下一個A級任務。

可是從夏宗這個勢力的任務執行情況來看,他們竟是至今也沒完成過一個任務,第一次接受就選擇難度最大的A級任務,這在整個雲靈學院都是絕無僅有的。

雖然這段日子,因爲三院爭霸賽的關係,學院有意識的放出了比平時多一倍的A級任務,可這並不意味着它們的難度就降低了。

“我說,你們確定要接A級任務?夏…夏宗?”身穿黃袍的學員問道,靈導師的實力在雲靈學院有着不俗的地位。

“嗯”,夏凱堅定的點了點頭。 蔣文慶不置可否的笑道:“蕭凡,怎麼樣?是不是很想報復我?”

蕭凡不屑道:“就這?你帶十幾個人來砍我,我正當防衛,你覺得警察會相信你?”

“正當防衛?我笑了,你是不懂法嗎?正當防衛你這種窮逼用的上嗎?”

他完全是站在一個高處,俯視戲弄蕭凡。

在他眼裏,蕭凡不過如此。

蔣文慶的做法讓許倩暗呼,這纔是人才!

做事不衝動,有計謀!

一點也不像劉超那個傻逼!

“放心,就算我被抓,你也沒有好下場,你肯定比我先倒黴!”蕭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晃悠悠走到蔣文慶面前。

那把長刀被他撿起來,他故意舔了舔嘴脣,就這一個表情,蔣文慶已經有些慌了。

“蕭凡,你想幹什麼?警察馬上來了,你

就等着吃牢飯吧!”蔣文才躲在許倩後面對蕭凡喝道。

蔣文慶此刻已經慌亂,顧不得喝酒了,他真怕狗急跳牆,蕭凡直接給他開一刀。

“蕭凡,我勸你冷靜,你現在捅一個人只會判個四五年,你要是把我動了,你這輩子就得待在監獄!”蔣文慶決定嚇唬蕭凡。

實話說他本來吃定了蕭凡,可是蕭凡好像根本不吃那一套。

蕭凡不置可否的一笑:“想讓我入獄?那你也得脫層皮!”

說到這時,蕭凡的刀子已經離他越來越近了了。


“蕭凡,你得罪蔣家,不會有好下場的!你肯定牢底坐穿!”

“對啊,蕭凡,現在你只要跪地求饒,把陸嫣然送來,我就讓我哥取消報警。”

蔣文才彷彿在逗蕭凡,先不說蕭凡不會那樣做,報這樣的警難道還能取消?

就在這時,陸嫣然突然挪開面前的椅子,從背後一把抱住蕭凡。

她滿臉擔憂,聲音都有些哽咽。

“蕭凡不要!”

“不要殺人!你會坐牢的!”

李大洪的死,在他心裏久久徘徊,蕭凡好不容易混到今天,她真怕突然蕭凡被警方帶走,再也見不到他。

只可惜他低估了蕭凡,李大洪不僅不是蕭凡殺的,蕭凡以後還會跟這事沒有半毛關係,因爲張強替他辦好了,秋燁替他打通關係了,再者死的是個劫匪,就算查出來也算正當防衛,根本不用擔心。

蕭凡微微皺了皺眉,他本來就是拿長刀嚇唬嚇唬蔣文慶的。

“放心,我自有分寸!”蕭凡輕輕在她耳邊低語。

蕭凡也停了下來,把刀扔了出去。

只是這一做法,讓許倩等人正不屑的看着蕭凡,敢跟蔣家叫板,簡直是不知死活。

現在知道慫了?

可是下一秒他們就知道錯了!

“嗖——”

蕭凡身影一閃,頃刻到了蔣文才面前,一巴掌甩在他臉上。

“啪——”

這一巴掌清脆響亮,蔣文才原本剛剛恢復的帥臉又多了幾條血印。

要不了多久就會再次腫起來。

“得罪你了怎麼滴?”

蕭凡反手又是一大耳光:“報警啊?你不是很囂張嗎?”

蕭凡的兩大耳光下去,蔣文才已經暈頭轉向,臉巴子上已經清晰可見幾道觸目驚心的巴掌印!


蕭凡沒有停歇,又是一巴掌。

“你不是要報復我嗎?”

“還要我跪地求饒?”

“在我看來,你們兩兄弟就是一對垃圾,蔣家也不過如此!”

“還敢瞪我?你信不信我把你也捅了?”

接着,蕭凡一腳把蔣文才踹飛了出去。

蔣文才悶哼一聲,倒在地上嗚嗚嗚的嚎叫,叫聲堪比殺豬。

蕭凡這一番一氣呵成的舉動,瞬間讓全場死寂。

每個人臉上都目瞪口呆,他們無法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就在剛剛蕭凡丟下刀的那一刻,每個人都以爲蕭凡怕了,畢竟捅人是要坐牢的。

可蕭凡非但沒有怕,還變本加厲把蔣文才打的不成人樣!

“到你了!”

蕭凡冷笑一聲。

直接飛奔過去,一把掐住蔣文慶的脖子。

醫將婿 你不是很會玩嗎?”

蔣文慶見弟弟蔣文才被打的不成人樣,早就嚇得雙腿發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