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來看這個建築簡直可以稱得上是這裡最破的建築,因為這本書上的痕迹,不是文字而是。。。。傷痕,目測有幾百道刀痕,也不知道這是何時留下的,反正總外觀來看甚是恐怖,彷彿是巨龍撕咬過一般。

這一刻的想法深深的印在楊封天的腦海里。

這個巨大石書的右下角,那裡有一個小小的門,這裡就是這座建築的入口,和這個巨大的建築相比這裡無比的渺小,就好比空氣中的一絲塵埃。

輕輕打開門,露出了裡面的情景,這裡面有一個小桌子,在桌子的旁邊坐著一個面色蠟黃的老人似乎在睡覺,他兩鬢斑白,整個人彷彿經過了千秋萬載,沒有絲毫奮發向上的活力,只有蒼老的一個心,生命正在不斷的流失。往後便是一個個巨大的書架,緩緩看去足足有上百個架子,並且這還只是一樓,誰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多少本書,多少個字,多少個人在這裡留下一絲痕迹。

「你好!老師!」楊封天輕輕對著那個老人說道。

那個老人緩緩睜開雙眼,似乎睜開眼需要多莫大的力量似的,極其的費勁。

「你要讀書?還是借書?」老人淡淡的說道,話語中儘是疲倦。

「我來讀書也要借書。」楊封天回答道。

「借書的話得辦一張借書證,你交三十塊金幣就可以辦了,並且以後每個月都要繳納三十塊金幣,當然也有個例外,只要在一個月內讀五千萬字的書就可以免費了。」當老人說道最後面那一句的時候,不禁自嘲的笑了笑,顯然是覺得有些多餘。

「好的給您這三十塊金幣。」楊封天有點驚喜,這下可以省下三十塊金幣了。這倒不是楊封天犯病,而是依他精神力的強橫還真有可能完成這些任務,並且保質保量。

之後楊封天拿出來了,他的修靈證和三十塊金幣遞給老人,老人不一會就辦出來了一張借書證。借書證是淡黃-色的,十分普通就是一張陳舊的黃紙而已,上面印著萬書閣三個大字。

「謝謝老師。」楊封天謝過老人便走進萬書閣開始讀書。

其實楊封天的本意是要什麼書都讀,而不是選材而讀,因為他堅信既然能夠編輯成書並且放到萬書閣裡面的書一定有它存在的價值。但是楊封天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看的是什麼。

沒錯第一個便是關於靈器的,對於這個他是一竅不通,到現在他依舊不知道靈器的等級分佈是什麼。再其次就是關於靈獸的,從他每次和靈獸作戰基本上是瞎打就可以看出對於靈獸楊封天還是一竅不通,所以這也是十分需要的。至於其它的嗎還是慢慢看吧,首先得先把這幾本看完。

看著外面的一個路牌,上面寫著所有書的所在地,楊封天很快就用精神力掃了一遍然後銘記於心。隨即便速速找到關於靈器的書籍區。

只見這裡有幾個人正在看書,沒錯是幾個,這麼大的一片區域就幾個而已,當然剛開學一般來看的是不可能太多的,就算看誰不想借本書回宿舍舒舒服服的看啊!


其實楊封天也有過這種想法,但是他想到回了宿舍那幾個傢伙萬一再鬧騰鬧騰不助與他的學習記憶,所以他選擇了安靜的萬書閣。

在萬書閣楊封天也不僅僅是看書,他也在運轉著九天聖光訣進行修鍊靈力,因為他真的需要時間,其實在讀書的過程中他的獨滄然!創世聖術也在不斷地修鍊著,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他看書是完全用精神力來看,當然還有楊封天不知道的感知力,所以這樣起到了修鍊的作用,精神力在一次次的看書中不斷磨練著,越變越強。

楊封天坐在一個小木凳子上面,從書架子上面拿出來了一本叫做《靈器大全》的書,這本書目測保存的十分完好,只是外表沾染了歲月的痕迹,其他的都是完整的,沒有絲毫破碎的地方,也是在十神學院這種校規嚴厲到極點的學校誰不把這裡的書當做自己家的傳家寶供著。

翻開書,裡面先介紹了靈器的由來和等級制度。

靈器乃遠古時期器神所創,創造了修靈史上第一個靈器,靈器是用靈力催動的靈器,可以大大增加修靈者的各項能力指標,對於修靈者有不可預估的提升。器神之後百家崛起,使得靈器這個新名詞應用更加的廣泛,也有了各種各樣的靈器,而靈器的層次在那個時候也有了劃分。

分別為靈器、聖器、神器。這三個大階又分為四個小階,低級、中級、高級、頂級。

此刻楊封天終於知道了靈器的級別分化,全身心都是激動,以前在地球的時候咋沒這種感覺呢!

之後楊封天的一下午就在萬書閣度過了,他瘋狂的看著關於靈器的書籍,使得他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一切,全身心都投入到書本當中,他的知識量正在不斷的增加,不斷的膨脹。同時他的靈力和精神力也在他的不知不覺中悄然增長。

突然整個萬書閣裡面響起了一個聲音。

「六點已經來到,小同志們你們該回家了,十分鐘后萬書閣就要關門,你們必須在十分鐘之內撤離,否則你們就等著明天六點出來吧!」之前那個來人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萬書閣中,久久不能散去。

老人的話驚醒了陶醉在書海中的楊封天,這個時候他已經讀了十幾本書了,差不多都有幾百萬字,可以說是十分迅速。這個老人的話正好提醒著楊封天該回去了,不過提醒的也算是時候,再不回去恐怕宿舍裡面就要抓狂了。

楊封天拿了這裡的三十多本書,準備今天晚上將它們一舉攻破。

走到老人面前,楊封天把剛才拿的書整齊的擺在桌子上面對著老人說道:「老師!我要借這些書。」


老人抬起頭看著這些書,顯然是有些驚訝,不過隨即又安靜了,臉上還帶著一絲不屑,他斷定楊封天肯定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帶上這麼一摞書,他是準備看一個月嗎?

「恩!給!把這上面的書號抄在這上面,對了你只有四分鐘的時間了。」老人在萬書閣呆了這麼多個年頭,顯然有點疲倦了,這時候突然有個樂子想要捉弄一下楊封天。別看只是抄書號,萬書閣裡面的書足有千千萬萬,書號更是長之又長,想要在四分鐘之內抄下來又豈是楊封天這種修為低下的新生做得到的。

… 聽見老人的話,楊封天倒是沒多覺得老人是在刁難他,反倒是覺得這是他應該做的,畢竟人家都那麼大歲數了,這種小活定然是由晚輩來干,更何況他借了這麼多的書。至於那四分鐘,人家萬書閣天天都是六點關門,總不能因為借書而延遲吧!

楊封天把書攤開,然後看向書的同時把精神力覆蓋到書號上面,於是將書號記得清清楚楚,然後一記狂草在那個本子上記下,然後不斷地重複之前的動作,沒想到一分鐘后就寫完了所有的書號。當然這個沒想到是老人,而不是楊封天。

「好…..你可以走了。」老人聲音有點顫抖地說道。

「好的!老師!再見!」楊封天沖著老人擺擺手道,然後便走出了萬書閣的小門。

楊封天走後老人站起來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孩子好強的精神力,如此年紀便是把精神力修鍊到如此地步,此子前途無量,改天得找牛華問問,這孩子到底什麼來歷。

回到宿舍。。。

「我去!大…楊封天你幹嘛去了?」封妖大聲說道。

「對啊!怎麼這麼晚。」林lang和天華附和道。

「我不是和林lang說了嗎!我去圖書館,也就是萬書閣了。」楊封天瞪大眼睛道。

「你還真能在萬書閣呆上一下午啊!我們可不信。」封妖咄咄逼人道。

「沒錯!不信!」林lang和天華繼續附和道。

「唉!這下你們宗信了吧!」楊封天從書包里倒出那借的三十多本書苦笑道。

「咦!不會吧!你真去萬書閣了。」封妖不敢相通道。

「對啊!我看起來看上癮了,於是看的時間比較長。」楊封天擺擺手道。

「有這麼好看嗎?」其他三人各自拿著本書翻看道。

「確實很不錯,這些書對靈器的介紹很細緻,包含了大量的靈器製作圖紙和一些關於靈器的故事。

「真無聊。」三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說完就把書扔回了遠處。

「哎呦!小心點,這是我借的。」楊封天趕忙接下書,輕輕地放回去。

「好吧!算是我服了你了,這是飯你自己吃吧!」封妖搖搖頭便走回寫字檯繼續看起了規章制度,看樣子明顯已經看完了,現在正在瀏覽一下增強記憶,其他二人也是一樣都在看著規章制度。

楊封天看著自己寫字檯上面的飯菜,不禁的心中一暖,暗道這幾個傢伙還是不錯的,還知道給我留下菜。不過如果他要是知道這是用他中午落下的飯卡買的不知道作何感想。。。

消耗了一下午的精神力,明顯楊封天也有點疲勞了,吃起飯來更是叫一個猛,不一會就風捲殘雲的打掃乾淨了。吃完飯他並沒有直接的開始讀那些的書,而是先靜下心來冥想,首先是為了休息一下自己的精神力,他雖然希望自己能快速使自己強大起來,但是他也同樣知道不能只追求速度而不關注效率。

一旦導致自己的基礎不穩,那麼就會導致他的修為虛浮,即使是讀書也是一樣,他必須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領悟之前讀的書的意思,這樣對於他對知識的領悟就能舉一反三,到時候不僅僅是積累了書上的固有知識,同樣還可以添加一些自己的新想法,有是有新想法要比固有知識還要重要得多。

幾個小時之後,現在已經是半夜兩點,楊封天睜開眼睛發現封妖和天華已經睡覺了,他們並沒有修鍊,雖然修鍊和睡覺差不多,但是睡覺來的更實在,比起修鍊的枯燥睡覺只是一閉眼一睜眼的事。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林lang他就在努力的冥想修鍊著,還有楊封天這個奇葩,他恐怕好久沒有睡覺了吧!之前的昏迷應該不算。

楊封天並沒有打擾他們,只是輕輕地換了一個姿勢,將一本書慢慢拿到寫字檯的中央,也沒有打開燈,因為用精神力來讀書不需要燈。

一夜無話。。。

早上封妖和天華伸了個懶腰,天華這傢伙伸懶腰竟然還帥的這麼邪異,至於封妖也是很帥,只不過相比之下就顯得比較稚嫩了。可能是年齡的問題把,畢竟處於青春期的他們變化可是相當的快,一年的時間就可以改變很多。

這個宿舍恐怕除了楊封天其他人全都是帥哥,其實楊封天看起來並不難看,只是和其他三人相比就遜色不少了,能和他們分到一個宿舍也是一件奇事。

「歪!楊封天、林lang你們起的好早啊!」封妖打了個哈欠說道。

「額!如果我說我們一夜未睡你們會作何感想。」林lang睜開雙眸道。

「啥玩意!沒睡!」天華和封妖兩眼直直的看著他們。

「對啊!」楊封天知道林lang肯定看見他在讀書了,回答道。

「好吧!你們太給力了。」封妖默默嘆息。

「好了!你們收拾收拾,我們該去吃飯了,現在都六點了,七點上課時間還是很緊迫的。」楊封天提醒他們。

「恩恩!這就去。」隨後一宿舍的人都行動了起來,全部都刷牙洗臉穿衣服。。。

「點點!這是你這一周的營養飲料,裡面我加了一些靈力,可以保證一周都是新鮮的,你就放心喝吧!」楊封天看見點點笑道。

汪汪!點點高興地拿起其中一瓶飲料就喝了起來。

「歪!楊封天你怎麼會養這麼一隻毫無特點的靈獸。」封妖有點不理解的說道。

「這個嗎!我也是偶然撿到的,看它比較的可憐所以收養了它,反正幾瓶營養飲料又不會lang費我多少東西。」楊封天笑道。

「好吧!這個飲料好喝嗎?」封妖拿起一瓶飲料就灌了下去。

「唉呀媽呀!這什麼玩意。」封妖一口噴出了之前喝的飲料。


「呃!你動作太快了,我沒來得及給你提醒,這是我專門給點點配置的飲料,你喝可能味道不算太好,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可以稱之為「狗糧」。」楊封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靠!算我倒霉。」封妖愁眉苦臉的說道。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上課!走起!」楊封天鬥志昂揚的說道。

「走吧!」林lang也道。

於是四個人便沿著路跑向食堂吃飯,吃完飯就浩浩蕩蕩的走向了教室。

走到教室發現這裡已經有許多學生了,因為各自還不算太過熟悉,以並沒有打招呼只是默默地走向第三排,四個人順著之前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依次坐下到是蠻有默契感的。

而他們這一行人,也是耀眼的,很多女學生都不禁暗自yy著,楊封天雖然不是很帥但是他全身散發著的光明的氣息,還有那一身的正氣更是使人對他產生好感。

半個小時之後七點來臨,這個時候學生已經來完了,沒有一個敢遲到的,顯然他們對於十神學院的赫赫威名早已是心生忌憚,不敢挑戰它的權威。

當學院的鐘聲響起,就知道這裡已經上課了。

西裝男竇勛大踏步的走進來,接著便用他那響亮的聲音喊道:「同志們好!我叫竇勛,以後你們必須叫我竇老師。」

台下一片寂靜。。。

「呃!那個之前你們背的規章制度我就不檢查了,但是以後一旦發現你們違反了規章制度,那麼就認定你沒有背好規章制度,所以按照沒背規章制度來懲罰。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台下依舊是一片寂靜。。。

「咳咳!這個時候可以說話。」

「聽清楚了!!!」台下馬上反應過來。

「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我現在要說的是,一會我要進行點名,點到的站到台上來介紹自己,並且說出自己的靈力等級。」西裝男竇勛道。

「首先我們先請楊封天同學上來介紹。」西裝男竇勛看向了楊封天道。

… 楊封天略有詫異的看著竇勛,實在是沒想到竟然他會是第一個上台的,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楊封天臉皮厚。。。

楊封天在封妖等人鼓勵的目光下面慢慢的走向講台,轉過身來一雙深邃的眼睛目視前方自我介紹道:「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楊封天十五歲,是光屬性二星一級靈兵級修靈者,比較的擅長製作一些小武器。」楊封天鏗鏘有力的聲音回蕩在教室里逐漸散去。

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因為二星一級靈兵級的修為在這裡面真的不算太高。

「好的下面我們有請天華同學上來介紹,楊封天同學請回。」竇勛淡淡道。

楊封天緩緩走回座位,在他旁邊的天華和他對視了一眼,就走向了講台,台下發出陣陣尖叫,明顯大部分都是女生。。。

「大家好!很榮幸認識你們,我叫天華十五歲,是火屬性二星九級靈兵級修靈者,最擅長的是強攻。」彷彿一陣春風刮到台下,女生全部眼冒紅心,男生暗自詛咒,當然也有特例。。。、「好!下面請封妖同學介紹,天華同學的天賦很高啊!」竇勛發自內心的說道。

之後天華回去,封妖上來。

「同學們好!我叫封妖十四歲,是木屬性二星五級靈兵級修靈者,擅長糾纏、治療。」封妖那雙邪異的雙眸不斷地閃爍著。

下面雖然也有尖叫但是明顯沒有之前的強烈,畢竟封妖多少還有一絲青澀,但是天華卻透露出一種成熟感。楊封天實在是驚訝封妖和天華的修為,實在是太高了。

「林lang同學,該你了。」竇勛看著封妖滿臉都是欣慰,心想這批學生都太牛逼了。

封妖下去,林lang上台。

林lang的步伐很率直,沒有絲毫的停頓,雷厲風行,而且他穿了件青灰色的長衫,長衫飄起,更是顯得瀟洒自如。

「我叫林lang十四歲,風屬性二星六級修靈者,擅長速度。」說完直接不刁竇勛,抖抖長衫就回去了。台下頓時驚呼,帥啊!帥啊!竇勛不禁鬱悶得想,本來以為這孩子天賦還不錯,但是怎麼這麼傲呢!其實這不是林lang傲,而是因為他本身的性格就是如此。

「那個。。。寧紫柔同學上來介紹。」竇勛尷尬道。

寧紫柔明顯是這裡數一數二的美女,姣好的面龐配上那開始發育的身材,不禁的使班裡的男生出現短暫的歡呼。

寧紫柔自信的走到台上,用十分柔和的聲音說道:「大家好!我叫寧紫柔,寧是寧願的寧,紫是紫氣東來的紫,柔呢是柔軟的柔,我今年十四歲,是水屬性二星六級修靈者,那個。。。擅長防禦。。。」寧紫柔想了想還是說道。

全場有點驚呆,實在是想不出來這麼一個楚楚可憐的女生去當做肉盾的場面。

防禦這個其實一般都是由男性來主持的,女性一般很少修鍊防禦,所以才會出現這麼奇葩的一幕。

「呃!這個嗎?其實下一個劉星雲上來介紹,寧同學下去吧!」竇勛搞怪的說道。

說完寧紫柔腳踏一字步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之後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自我介紹終於全班人馬完成了他們的任務,最後竇勛啪啪手大聲喊道:「好了!即然這樣我先給我們班選個代理班長,我相信天華同學再合適不過了吧!身為辦理級別最高的,我相信僅憑這一點就可以了。還有我要選一個副班長輔助班長的工作,副班長就由劉星雲同學來擔任吧!我認為依他二星七級靈兵級的修為也可以震懾住不少人了吧!」

「老師!我—不—服!」封妖此言一出立馬全班嘩然。

「你為何不服啊?」竇勛玩味的笑著。


「因為他打不過我,自然也就不服了。」封妖淡淡道。


「好啊!那我們就打一場,哈哈哈!」劉星雲顯然也是豪爽之人,並沒有封妖的反駁而諷刺他。

「好吧!那麼今天上午的課程就當做實戰課了,走排隊跟我去友誼場。」竇勛邊說邊向外走。

「歪!封妖你幹什麼啊!為何要這樣,對手可是比你高兩級啊!」楊封天小聲問道。

「嘿嘿!我比你高五級,自然不能和你打了,那麼就只能找他去了。」封妖笑道。

「我擦!你不打是不舒服嗎?那傢伙看起來還是不錯的,最關鍵是你也打不過人家啊!」楊封天有點惱了。

「哎!別著急啊!我就是手痒痒了,同學之間切磋切磋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再說了你怎麼知道我打不過他了。」封妖連忙說道。

「算了!量力而為,不要太過了,畢竟都是同學嗎!」楊封天擺擺手道。

「沒問題!你就放心吧!」封妖拍拍楊封天的肩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