徑直上了車後,男人坐到了後車座上。此刻在後車座上還有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同樣穿着嚴密,大晚上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就差還帶個墨鏡了。

這個女人就是舞美珠,這樣嚴密的裝扮和她一貫大膽暴露的性感作風完全兩樣,而來的這個男人,竟然是莫太生。

在讓司機先行下車等待後,舞美珠將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等會司機會帶你出省,你到了外地後,用我給你的銀行卡取現金,然後在想辦法趕緊離開,越遠越好,否則警察肯定會找到你。”

莫太生哎的一聲:“這次還真的多虧了你,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還不知道警方已經徹底鎖定了我。只是我還是想問,你爲什麼要這麼幫我。”

“我讓你不要多問你就不要多問。記住,你的手機不能用,你的銀行卡也不能用。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想辦法出境後在做打算吧。你殺了兩個人,還間接害死了米小桃,這絕對是死罪。如今你亡命天涯,能保住這條命,就不枉我下午對你做出的努力。”

時間回到當天下午,舞美珠喝着紅酒,以一種非常誘惑的姿態等待莫太生。當莫太生進屋後,這個女人便使出渾身解數引誘莫太生上樓。

那個杯子裏面其實並沒有放安眠藥,只是一些催情的藥物。這些藥物會讓莫太生更加順從於舞美珠的引誘,聽話的來到沒有警方監控的臥室裏。再然後,舞美珠便可以拉上窗簾,徹底的屏蔽警方的視線,從而告訴莫太生,這四周都是警察。

起初,莫太生還不相信舞美珠會告訴自己這一切,但是,當警察真的闖進來後,他不得不相信舞美珠對自己說的話了。所以,他就得真的考慮,得馬上離開這個城市。可以這麼說,唐森建議警察闖入,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如果沒有這個決定,莫太生不會輕易相信舞美珠。那如果莫太生不相信舞美珠,那他也不會聽從舞美珠的安排,今晚就馬上跑路。這一切,都是一環套着一環的! 正是因爲唐森當時的果斷,才讓接下來的事情變得相當順利了。莫太生知道自己事情敗露了,必然想着逃跑。可是他已經被警方盯上了,如何逃跑得要人幫忙。這會,無疑最大的幫手就是舞美珠。而舞美珠也是這麼想的,有她來安排莫太生逃跑,在他們兩人看來,警方一定想不到。

因爲舞美珠認爲,警方一直會把她當成是自己人,所以對她只有保護,不存在過分的監視。所以,她安排了車子,並且特意從外地聘請了司機,接着還幫莫太生弄了銀行卡。這麼做,就讓莫太生避免了因爲提前做出逃跑的舉措而讓警方有所懷疑。

接着就是莫太生在自家演出一出金蟬脫殼,按照約定時間和地點連夜來到這裏接頭,企圖逃走。

想起自己當初做過的事情,莫太生也懊惱道:“如果知道今天這結果,我也不會殺了朱林德。”

“你還殺了我姐姐!”舞美珠惡狠狠道,“莫太生你記着,你殺了我姐姐這事,我還是會找你算賬的。”

“算我欠你的吧。只是當初殺你姐姐,也是不得已而爲之,畢竟你姐姐知曉我的計劃,我擔心她會露出馬腳,也只有我殺了你姐姐,纔會讓我的計劃完整實現。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過得安生,就是因爲事件的關鍵人物你姐姐和米小桃都已經死了。”

“哼,你還真的挺心狠啊。喬龍兵和朱林德都是你兄弟,你的計劃中對他們兩人一點都不留情。米小桃和你的關係不一般,你照樣把人家逼死。”

莫太生嘆氣道:“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當時我的那種情況,已經走投無路,如果公司完蛋了,我的後果一定不堪設想。如果朱林德和喬龍兵繼續在公司爭執不停,我沒辦法好好過日子。這兩人又不能輕易的離開公司,我能想到的辦法也只有讓這兩人都消失了。至於米小桃,這個女人完全是咎由自取。當初她剛來公司就勾引過我,只是我當時一心想着賺錢,對她這種貪財的女人不感興趣。後來她跟着朱林德,倒是安分守己了一段時間。卻又因爲朱林德和喬龍兵的爭執,讓這女人的貪念越來越大。她竟然想着從朱林德那裏得到的好處少了,就得找好其他下家。這個時候,她又打起了我的注意。我那時候也已經開始思考我的計劃,正好米小桃往我身上湊,我就自然而然的順從她的意思,將其拿下後,接着將她納入到我的計劃中。而且,因爲我之前和她談論過很多投資方面的事情,所以我注意到她的心理有些問題。爲此我還好好調查研究了一番,知曉她童年遭遇的事情。便明白這個女人存在創傷性應激障礙。這種精神疾病,恰好可以被我利用。在我完成計劃後,只要適當的刺激米小桃,這個女人肯定會陷入自殺陰影之中。”

“你倒的確很聰明,這些事情做起來都是天衣無縫,喬龍兵應該後悔認識你這個兄弟。”

“算我對不起這些兄弟吧,可是我也已經沒有回頭路了。至於你姐姐,說實話,她其實比我心更狠,因爲整個計劃最關鍵的步驟,其實都是你姐姐完成的。”莫太生扭頭又看了看舞美珠,有些懷念道,“你跟你姐姐長得的確很像,我其實也挺想她的。”

舞美珠冷冷道:“你愛過她,但是你更愛的是錢吧。”

莫太生嘆息道:“喬龍兵跟你姐姐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你姐姐也需要男人。而我非常瞭解這種女人心中所想。在我接近你姐姐之後,我們自然而然的關係密切起來。在得到你姐姐充分信任後,我把計劃告訴了她。之前她已經受到米小桃的蠱惑,堅定了她殺死喬龍兵的信心,於是,她決定幫我完成其中的重要環節。”

“所以,我姐夫是我姐姐殺死的,對嗎?”舞美珠閉上眼睛,眼淚慢慢的滑落。

莫太生點點頭:“是的。你姐姐殺死了喬龍兵,並且將喬龍兵的屍體用絡酸洗液毀屍。她的確心夠狠!可是這也多少說明,喬龍兵對她的傷害有多大吧。”

“夠了,我姐姐是什麼人我心裏清楚。她的確恨喬龍兵,但是如果沒有你的洗腦和米小桃的蠱惑,她不會做出這樣的行爲。我不想在聽了,你滾吧。”舞美珠打開車門,重重的關門後,示意司機可以上車帶着莫太生離開。

一直在樹林那裏抽菸的司機被叫了幾聲後,終於緩緩走來,衝着舞美珠揮揮手,他進入駕駛位。可是他並未馬上開動車子,而是從副駕駛位的座位上將一個提前放置的錄音筆拿了出來,隨即咔嚓一聲,錄音筆中播放了剛剛兩人的對話。

外面傳來一陣聲響,周圍也忽然出現了幾道燈光,幾輛警車就跟忽然冒出來的一般從四周駛來。

莫太生驚訝的看着一切,慌忙打開車門。剛一出去,便被一隻腳撂翻在地,接着他的雙手被人從後面直接拷住。


看着四周的警察,莫太生知道自己完了,他憤怒的衝着舞美珠吼道:“臭女人,老子就不該信你。你竟然陰我。”

“我陰你?我沒有啊!!!~”舞美珠也詫異了,她不知道爲什麼這裏會有警察。

又一輛警車緩緩駛來,從上面走下來的是唐敏雲,她徑直上前,道:“舞美珠,你涉嫌包庇和故意幫助犯罪嫌疑人逃跑,現在請你也一同和我們回警隊。。”

“怎麼會是這樣?你們利用我!!呵,我原來也是被耍的那一個!”當警察抓住胳膊的一剎那,舞美珠腿一軟,徹底的兩眼無光了。

她的確沒有騙莫太生,只是她這個女人比莫太生還蠢,又怎麼可能玩的過這羣警察呢。警察故意放鬆對莫太生的監控,卻反而對舞美珠的一舉一動加大祕密監控。

在舞美珠看來,她幫助莫太生逃跑一定沒人會想得到,但是在警方看來,舞美珠這個自作聰明的做法恰恰可以幫助他們一個大忙。只要莫太生按照計劃逃跑,等同於他默認自己和當年的案件有關。更關鍵的是,他們剛剛在車上的對話,又是一個有利的證據。

實則舞美珠先前聯繫的司機,早已經被警方掉包了。現在這個司機是警方安排的,並且之前就在車上安裝了竊聽設備。如今一切證據都拿在手上,舞美珠和莫太生都栽了。


警車帶着犯罪嫌疑人一起返回,而在警隊裏,江笑楓,唐森還有馬國龍都已等候多時。特別是馬國龍,當看見莫太生和舞美珠被警方帶回後,他一下子癱軟在座位上,連着搖頭道:“莫老二啊莫老二,你混蛋啊,沒想到真的是你。”


“馬總,你冷靜點吧。事情已經被證實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接受現實,順便把公司還有你們兄弟之後的事情處理好。”江笑楓拍拍其肩膀後,便和唐森一起走了出去。

來到走廊後,唐森道:“一天之前你還堅信馬國龍和案件有關,現在就徹底相信馬國龍和案件無關了。你倒是轉換挺快啊。”

江笑楓道:“我不是轉換快,而是任何事情都要以證據爲依據。我和你的風格不同,你是從心理和動機分析入手,可以一直保持疑點。但是到了我這裏,馬國龍的確已經沒有犯罪可能了。除非我們還能找到其他證據牽扯到他。”

唐森點頭道:“這話不假,我們一直對馬國龍調查,可是,真的一直沒發現他還有其他犯罪證據。那好吧,如今舞美珠和莫太生都已經被抓了,你打算先去找誰談談。”

“舞美珠!”

“呵呵,和我想的一樣。也該告訴她,爲什麼她成了我們破案的關鍵了。”

一個本該和本案徹底無關的女人,最後卻把自己饒了進去。一個已經一心想着要爲姐姐保持的妹妹,但是到了最後卻還要親手把殺死自己姐姐的兇手放走,這一切又是爲什麼呢。

當江笑楓坐到了舞美珠的對面,他們兩人之前會面的場景一幕幕重現在腦海中。不管是在舞美珠家中,還是在書吧之中,兩人會面的場景都很安逸。舞美珠的美麗性感乃至於後來的感性,都讓兩人的對話充滿了美好。

可是如今,在凌晨四點多的警局,在審訊室之內,江笑楓以省廳奇案組組長的身份正式審訊犯罪嫌疑人舞美珠,這樣的落差,全憑舞美珠的一念之差。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盯上我的?”舞美珠雙眼空洞,明白自己已經無力狡辯了。

她首先開口,也證明她不想做無謂的反抗了。

江笑楓道:“我讓你和莫太生加強溝通,期望從他口中慢慢套出當年的真相。可是你在你別墅中做的一切,完全超乎了我們的想象。一開始,我們還以爲你是有自己的計劃,可是當你故意來到沒有監控的臥室,還將窗簾主動拉上後,我們就有了疑心。而直接看穿你所想的,是我身邊這位唐森分析員。給你正式介紹一下,唐森事務所現在的擁有者唐森,我想他在宜慶市現在也很出名了吧。”

舞美珠瞟了一眼這個胖子,不屑道:“唐森事務所的確在宜慶市很出名,但是我只知道徐俊亮。”

噗!江笑楓本想重點點出唐森的身份,好讓接下來的分析更有說服力,結果舞美珠一句話就把氣場破壞了。

得,也不廢話了,江笑楓只好苦笑的示意了一下旁邊的胖子:“你來說吧!” 唐森開了一個事務所,最後出風頭的的確成了徐俊亮,爲此他從來沒嫉妒過什麼。因爲他很清楚,事務所這些年付出最多的就是徐俊亮。而現在徐俊亮去了公安部,唐森就得重新把事務所的擔子挑起來。實際上,唐森也是有這個能力的。

徐俊亮說過,論起穩定發揮,唐森自當比不了他,可是論起上限發揮,只要唐森不脫線,絕對會給辦案帶來巨大幫助。而這一回,唐森就起到了關鍵作用。

“你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壞小孩吧!”

一句簡單直接的話,讓舞美珠有些詫異,卻也點了點頭:“是。我從小到大都沒被人認爲是好孩子。上學那會跟着別人搗蛋,讓老師和家長都頭疼。後來來了宜江市,我跟着姐姐做陪酒,還勾搭了我姐夫。我只顧花錢享受,確實稱不上一個好人。我做了很多錯事,我不否認。”

“你不否認就好,你承認自己是個壞小孩,所以,你擁有壞小孩心理也很正常。在心理學中,有個重要的名詞叫做壞小孩定律,我之所以認定你最後會幫助莫太生逃跑,也是因爲我分析了你的心理,你那時候完美的契合了壞小孩定律,所以,你必然會做出一個最有利於自己的選擇。”

壞小孩定理,也稱貝克爾定理,是經濟學家貝克爾在分析利己主義和利他主義的基礎上提出來的。所謂的“壞小孩定理”,意謂爲人父母者對於子女都具有“利他心”,都會爲子女的利益和幸福着想,雖對不同的子女會有程度上的區別,但基本上都會爲每個小孩的利益着想。不過,爲人子女者卻往往有“自私自利”者,貝克爾就稱這些只具“私利”卻沒有“利他心”的子女爲“壞小孩”。

依此定義,壞小孩不但不會爲其兄弟姐妹的利益着想,也甚至不會顧及父母的利益,甚至於爲了自己的利還會侵害兄弟姐妹和父母之利。但是,這些壞小孩也會努力使整個家庭的總產出或總所得增加,只因具利他心的父母會將好處分給衆子女,如此,爲了自身利益,這些壞小孩也會表現得好像具有利他心的乖小孩一樣,因爲家庭總所得的增加,他們也有利。


從這個定理中來看舞美珠的情況。首先,舞美珠的父母從小對待舞美珠和舞美珍也是有區別的。舞美珍很早就出來工作,而舞美珠在老家上學。不僅得到父母的照顧,也被姐姐精心呵護。但是舞美珠並沒有爲此成爲傳統意義上的好女孩,反而卻成了衆人眼中的壞女孩。特別是來到宜江市後,更是爲了自己享受,而一直和自己的姐夫糾纏不清。

在喬龍兵事件發生後,舞美珠成了最後擁有喬龍兵遺產的最大受益者,這也是因爲她的父母主動將大部分財產都直接給了舞美珠。這一點讓舞美珠這個壞女孩成爲最大受益方,並且一直到了現在。

在壞小孩定理中,壞小孩會竭盡所能維護家庭總得的增加,因爲這些所得會最終被自己獲得最多。舞美珠的父母本身沒有太多的貪慾,所以財產最終流向只能是舞美珠。

於是,舞美珠會盡力維護目前獲取的所有財產,不能讓家庭財產所得減少,這樣才能讓她壞小孩的心理繼續成立。

然,一個不可忽略的事實是,如果喬龍兵的遺產繼承出現新的問題,那喬龍兵的財產問題肯定要重新進行法律定義,舞美珠現在擁有的財產肯定要受到影響。

“你姐姐是殺死喬龍兵的兇手,我相信經過江笑楓對你的暗示以及你當時所知道的線索,你已經基本上確定了這個事實。所以,你擔心你姐姐是殺死喬龍兵的兇手這個事實被人知曉,會影響當年關於財產繼承的判決。這樣一來,你如今獲取的財產總和勢必會受到影響,從壞小孩定理來看,就是你整個家庭的所得總和會銳減。這便是你絕對不願意看見的。你當初可以爲了享受大手大腳花錢,而繼續不顧你姐姐的感受和你姐夫在一起。而現在,你姐姐都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雖然你的確很傷心,但是從你的內心來說,當年可以不顧一個活人的感受,現在何必還要繼續爲一個死人而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呢。舞美珠小姐,可以這麼說,你姐姐的一生都是被你利用的。而她短暫的一生,也因爲你的存在而一團糟!”

唐森這番話說完後,將手上的筆輕輕扔在桌子上,抱着胳膊看着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

他們事務所接觸過很多美麗性感的女人,有些可以稱得上絕對的蛇蠍美人,她們心狠的程度超出你們的想象。可是在唐森來看,舞美珠其實不是蛇蠍美人,她只是一個絕對的利己主義者,在她面前,只要是有利她的事情,而且不會讓她付出多大代價的基礎上,她都可以去做。

成爲喬龍兵的女人就可以繼續享受財富,這個不困難。而放走莫太生便可以繼續保有如今的財富,這同樣不困難,所以,舞美珠都做了。也正是因爲壞小孩定律中的利己主義,讓舞美珠在那一刻產生了思想變化。

在心蘭書吧,舞美珠說要爲姐姐報仇尋找真相的時候的確是真心的。可是,當離開那個書吧,回到自己的別墅,看着自己如今享受的一切時,她的內心又真實的告訴自己,她同樣不想失去現在的生活。

最終,利己主義佔據了上風,她還是順從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你的自私害了你姐姐,而你的自私,如今又害了你!”江笑楓冷冷道,“舞美珠,法律會給你應有的懲罰。但是這種懲罰會有時間性,而你內心對你的譴責會無限期的一直留在那裏。你將失去你現在的生活,你將爲你的自私付出代價。”

眼淚又一次的從舞美珠的臉頰滑落,她知道,這次她真的做錯了。對不起自己的姐姐,本來還可以有補償的機會,可是她最終沒有把握住,卻越陷越深。

抱着腦袋,她抽泣道:“當年我從我姐姐的話語中聽出她對喬龍兵的怨恨。而這種怨恨在事情發生之前的那段日子到了頂峯。我感覺到我姐姐和我姐夫會發生什麼,可是我確實沒想到,我姐姐真的把我姐夫給殺了。江警官一步步對我進行案件通報後,我自己就有所聯想,後來我也想到了姐姐對我的確提及過找人在化工廠進原材料,我這才確信,我姐姐是兇手。我爲了保住我現在的所得,擔心我姐姐一旦兇手的事實被認定,法律會剝奪我姐姐的繼承權,這樣我現在獲得的東西也沒了。於是,我想到了將莫太生放跑的想法。只要警方沒辦法抓到莫太生,那這個案子便繼續是疑案,那我的生活便可以繼續。”

“只是你千算萬算低估了辦案人員的智商!”唐森冷笑道,“賊永遠鬥不過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現在你後悔也沒用了。不過,倒是你最後和莫太生的那段對話,讓我們警方的調查工作又輕鬆了不少。”

舞美珠麻木道:“我也有好奇心,我只是想從莫太生口中親耳聽到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在我家的時候,莫太生還有所保留不願意多說,我也沒有多問。而剛剛他已經要逃跑了,我自當想要和他把話說清楚。”

江笑楓道:“所以還真得謝謝你,有了那段對話,莫太生再想狡辯,就得想個更好的藉口了。舞美珠小姐,去請個好律師吧,這次你從壞小孩成了真正的壞人,法律會給你一個審判的。”

任何人都會爲自己着想,只是這種着想會不會影響他人才是關鍵。舞美珠的利己主義是極爲自私的,在她看來,只要影響她享樂的一切都得拋棄。

出了審訊室後,唐森還在感嘆,這麼漂亮的女孩,卻有了這樣一個污點。

而江笑楓卻道,舞美珠的污點本來就不少,只是因爲她的外貌,很多人更願意看見她是個美女,而不願意相信她內心的惡劣罷了。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如果是個普通女孩,舞美珠早就栽了,而且將來說不定一直翻不了身。可恰恰因爲舞美珠是個美女,她一直都被人照顧。江笑楓也相信,只要將來舞美珠出來了,那些對美女渴求者還會繼續幫助這個利己主義者完成她的自私願望。當然,那個時候依舊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們自己的事情,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現在,喬龍兵事件就差一個人親口說出當年所有的真相和過程了,而說出這事的那個人,無疑就是莫太生。

已經聽了自己和舞美珠的對話,也已經看過了警方如今蒐集的證據,莫太生癱軟在審訊室明白自己徹底完了。他一直要強,想要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甚至還能比別人過得更好,而到頭來,他卻成了階下囚。

當審訊室的門再一次被打開後,莫太生看見了江笑楓那張臉。經過了長時間的等待,莫太生早已經失去了辯解的心情,證據確鑿,他還能說什麼。他是個聰明人,他明白,這時候,配合警方,希望寬大處理,是他唯一的選擇。

“我招,朱林德和舞美珍是我殺的,喬龍兵是舞美珍殺的。這一切都是我精心策劃的!” 六年前,宜江市民貸市場再次陷入危機,當時市內的擔保借貸公司都面臨自己不能回收,導致本公司資金鍊也存在巨大危機的情況。太宇擔保公司本來處在上升的勢頭上,也面臨巨大困境。

當時公司四個主要合夥人的矛盾也在那個時候越發放大,莫太生看着朱林德和喬龍兵不停爭吵,他想到過很多調停解決的辦法,可是隨着公司情況越發不容樂觀,在加上他本身在外面投資的失敗,讓莫太生別無選擇。

資本導致貪婪,而心理決定命運。莫太生雖然從小到大和這三個人稱兄道弟,實則在內心,他存在一定的自卑情緒。喬龍兵是老大,從小呼風喚雨,很多人都是聚攏再其四周。馬國龍從小就是學習出色,更是被很多人吹捧。開了公司後,不管是喬龍兵還是朱林德都把這個高材生當成詢問的首選,讓其在公司的地位也很穩定。

本來朱林德是老四,可是因爲他富二代的身份,也讓其在四人中很有地位和影響。所以歸根到底,莫太生在這四人中一直處於相對弱勢的狀態。也正是因爲這種弱勢的狀態,讓莫太生很早就在心中決定,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自己一定要比其他人混得好,這樣才能讓自己真正腰板硬起來。

當初四人合夥開公司,莫太生能夠瀟灑的直接拿出那麼多資金,就是因爲他當初非常成功的投資,這讓他非常自豪,他也正是因爲這個舉動,讓其他人對其刮目相看,可是,同樣因爲這樣的舉動,實際上讓其把自身的命運更多的和這家公司捆綁在一起。

在經過思想鬥爭之後,莫太生最終還是選擇了心狠。他也知道,這些年他積累財富的過程,本來就是帶着社會殘酷性的心狠手辣,同樣,這一次也不例外。

“爲了這個計劃,我籌劃了很久。我的最終目的是想讓公司正常運行,從而讓我在太宇擔保公司的投入不能白費。同時,我也不能讓我輕易的暴露,這樣我的一切就毫無意義了。我一早就想過,現在公司的關鍵問題實際上就是喬龍兵和朱林德,只要他們不在了,一切都好說。馬國龍是個好說話的人,而且也很喜歡聽我的意見。所以,只要讓馬國龍做公司的執行總經理,那不僅可以掩飾我是最大利益獲得的事實,也實際上滿足了我對公司正常運轉的要求。所以,解決問題的關鍵就是如何讓喬龍兵和朱林德離開公司。我想了很多可能,都不能滿足他們徹底失去對公司的影響力,唯獨只有他們去死!然而簡單的將兩人殺死,勢必會引來警方的直接關注。所以,我就得想出一個絕對安全,並且可以掩飾我是犯罪人的計劃。”

莫太生停頓了會,喝了一口水,微微閉上眼睛,繼續道:“而我這個計劃,是從和米小桃的接觸開始的。米小桃一直有自己的心思,而我正好對她的心理非常瞭解,於是趁機和她走在了一起,我要讓米小桃相信我,我會幫助她解決喬龍兵的問題,但是對朱林德的利益全沒有傷害。而這個女人最終被我說服。同時,我也要求她去趁機挑撥舞美珍和喬龍兵的關係,告訴他,這也非常關鍵!”

江笑楓道:“很明顯,米小桃認爲只要舞美珍和喬龍兵的關係破裂,喬龍兵會有更多麻煩,就沒辦法和朱林德爭一時利益!”

莫太生點點頭:“她的確是這麼想的,這個女人心理變態,爲了一絲一毫的利益都會不擇手段,我恰恰利用了她這一點,讓其接近舞美珍,不停的挑撥他們夫妻的關係。更關鍵的是,我也在舞美珍身邊暗暗挑動。”

唐森問道:“所以,你是舞美珍身後的祕密情夫是不是!”

“是的。喬龍兵恐怕怎麼也沒想到,他和自己的小姨子搞在了一起,結果他自己的老婆卻和自己的兄弟搞在了一起!呵,世間的事情就是這麼奇妙,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和舞美珍在一起的時候,經常聽她埋怨喬龍兵。可是我也能聽得出來,她對喬龍兵還是有些感情的。爲了我的計劃,我得將她對喬龍兵的感情徹底轉換爲仇恨。”

江笑楓道:“我去過你的家,你家中擺放着很多女性情感小說還有心理學書籍,所以你對研究女性心理一定非常有心得。當初你引導米小桃相信你,又利用同樣的引導挑撥舞美珍的仇恨,你這麼做,就是爲了將來讓舞美珍幫你殺了喬龍兵。”

莫太生點點頭:“這個計劃我不相信任何人,因爲有人幫忙就得走漏風聲,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要我自己來做。但是我要讓計劃完美,就得同時將他們殺掉,於是我又不得不需要一個幫手,在我幹掉朱林德的同時,他幫我幹掉喬龍兵。而舞美珍的出現,恰好幫我解決了這個難題。在她下定決心,被我和米小桃蠱惑要殺掉喬龍兵泄憤後,我便提醒她可以毀屍滅跡,接着,我和她就利用化工廠的關係,在那邊進行原材料準備。絡酸洗液可以將屍體慢慢溶解,而那個化工廠恰好以前就生產過絡酸洗液。”

江笑楓道:“你的計劃的確很周密,但是,你計劃的周密還得需要有人幫你做時間證人。米小桃雖然可以幫你做時間證人,但是你其實一早就想好了這個人不靠譜,也得將其除掉,而且單一的時間證人也不會取得警方的完全信任,於是,你找到了謝霜玲!”

莫太生冷笑着指着自己的腦子:“這個傻女人,以爲我真的對她好,實則她是真傻,腦子有問題。我當初只是玩弄她,卻沒想到她可以被我利用。於是,從那一次和她上牀之後,我就改變了對她的態度,我要讓其絕對的信任我,讓其幫我做時間證人。那一晚,我和米小桃聯手讓她相信,我一晚上都在謝霜玲身邊。再加上燒烤攤老闆的證詞,警方絕對沒想到,實則我離開了很長時間。”

江笑楓道:“你利用謝霜玲智商的缺陷,加上你對心理學的理解,確信你那一晚上的行動已經可以徹底完美了,便行動了。”

莫太生點點頭,腦海中回到了他永遠不會忘記的那一夜。

當天,莫太生早已經和米小桃還有舞美珍分別交代過,所以,這些行動都是在同時進行的。


結束公司的會議後,因爲舞美珍的電話,喬龍兵返回家中。而回到家中後,舞美珍故意和喬龍兵發生爭執,導致喬龍兵動手打了舞美珍。按照一貫的情況,喬龍兵一旦對舞美珍動手,就絕對會想辦法安撫。舞美珍情緒不緩和,喬龍兵就不離開。

舞美珍恰恰利用了這一點,和喬龍兵爭執後,在喬龍兵的飲水中下了毒藥。喬龍兵飲水昏迷之後,舞美珍順利的從喬龍兵的頭上獲取頭髮,並且開始做好她的準備工作。

與此同時,莫太生故意當晚拉着馬國龍一起分別給朱林德和喬龍兵打電話,接着又讓馬國龍送自己前往米小桃那裏,就是爲了證明當晚自己去米小桃那裏是聽從朱林德的安排。實則,這都是他在電話裏故意引導朱林德那麼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