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如玉一直以來,都是擔當著內門第一人的位置。雖然明面上誰都沒有說,但心裡至少很多人是這麼認為的。

此刻,徐如玉對著幾人道:「劍斗大會實際上,就是一個不斷戰鬥的比賽,誰贏得多,誰就是第一。而接下來,便是分組賽,分為十個小組,每組的第一,便能夠晉級。」

「我們每個人都會被分到不同的小組,遇到的對手也不一樣,但請大家各自小心。」

慕陽幾人點點頭,表示明白。

唰唰唰……

就在這時,一道道破空聲,突然在眾人的頭頂響起,讓得所有人都抬頭望了出去。入眼的卻是,一道道虹光,從遠處飛掠而來。

「三魂境……是三魂境強者!」

看到這些御空而來的虹光,人群中立刻爆發出了潮水般的喧嘩。

平常時候,三魂境強者都是不會輕易現身,至少不會在尋常劍修面前現身。可現在,這十數位三魂境強者,卻是聯袂而來。如此壯觀的場面,自然會引起轟動。

瞬息間,那一道道虹光,全部落在了那一張張座椅前。

慕陽望著坐下來的全部身影,立刻在其中發現了符師叔祖。在幽暗之森遇到的霸王谷那位三魂境老者,也在這十數人之中。


但當慕陽的視線繼續移動時,卻是猛地瞪大了。

在這一排身影中,站在正中的是那黑水宗的南宮長老。南宮長老的左側,是一位相貌俊秀的青年,從其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劍壓,顯示出了其三魂境的實力。

能在如此這般年紀,就突破到人人仰望的三魂境,其身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黑水宗的核心弟子。


也只有如黑水宗這樣的龐然大物,才能培養出這麼年輕的三魂境強者。

就如那星辰宮的紀蒼一般!

可是,真正讓慕陽神情變化如此之大的,卻是南宮長老右手邊的一位十七歲少女。後者一襲藍色長裙,有著如絕美的容顏。

特別是其清靈的氣質,讓所有人多都忍不住沉浸其中。

而,就是如此年紀的少女,卻已是踏入了離封大陸的強者之境——三魂境!

這樣的年紀,這樣的實力,讓所有人明白,這位美得讓人窒息的少女,將來絕對擁有挑戰紀蒼的資格。

成為離封大陸新的年輕一輩第一人,那也不是不可能!

「林芯……」

看著那萬眾矚目的少女,慕陽的臉色逐漸恢復了平靜,臉上那抹笑容,也是變得柔和了許多。

那已經坐在座椅上的少女,目光也是在休息區域不斷掃著,最終定格了下來。肌膚勝雪的臉蛋上,流露出動人心魄的笑容。

短暫的時間,眾人也是反應了過來,各種各樣的聲音隨之傳出。

「竟然真的有這麼多三魂境強者!」

「你以為是說著玩的,這應該是黑水宗管轄範圍內,所有的三魂境強者了。就比如那霸王谷的兩位大長老,全都來了。」

「這也說明了,黑水宗對此次劍斗大會的重視。」

「嘿嘿,最大的意外,竟是這次居然能見到林芯。不愧是大陸第一美女,果然說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都絲毫不為過啊!」

「你怎麼不說,林芯能在這般年齡突破三魂境,整個離封大陸也是無人能及呢!」

「……」

如此的聲音,隨處可聽,眾人的激情,在這一刻也是大漲了許多。無論待會兒的比賽是否精彩,至少親眼見到如此多的三魂境強者,也不算白來。

何況,還見到了這一兩年來盛傳的大陸第一美女!

「她就是林芯,的確有過人之處。」不知什麼時候,卓依夏又走到了慕陽的身邊,笑盈盈的說道。

慕陽點了點頭。

「安靜,劍斗大會即將開始,所有的規則大家都明白吧!」

突然,一道宏亮的聲音響徹而起,一位三魂境的批白衣男子走出來。說話的同時,一步跨出。

下一瞬,白衣男子便出現在一座擂台上。

那種快到極致的速度,除了同為三魂境的強者之外,其餘的劍修皆是沒看清楚。在眾人眼中,白衣男子腳步抬起,然後落下的時候,便已是踩在了擂台上。

不管眾人是否清楚劍斗大會的規則,白衣男子還是簡單介紹了一遍。

「初級比賽分為十個小組,每組將由積分最高的一人最終晉陞,成為本次劍斗大會的前十。」

「剩下的十人,則決出最終的排名!」

「比賽的過程中,不準傷人性命,出擂台者自動判定輸掉該場比賽!」

「比賽中,每勝一場,便得一個積分。反之,輸掉則扣除一個。所有參賽者的初始分數都為一,當積分為零,則徹底淘汰。」

「現在可明白?」白子男子簡單介紹之後,再次高聲問道。

所有通過測試之人,齊齊回應道:「明白!」

白衣男子點點頭,然後衣袖輕輕一揮。洪流般的劍氣席捲而出,化為漫天的星狀光芒,朝著每個人衝出。

那螢火般的光芒,瞬間便是從在場每個人的額頭,鑽了進去。

下一刻,慕陽便感覺到了,自己的腦海中多出了一些信息。仔細一回味,立刻明白了這些信息的內容。


這多出來的信息,主要是說了各自的分組情況。

而慕陽便是了解到,自己被分在第三組。

其餘的人,這時候也是消化了腦海中多出來的信息,頓時有人忍不住驚嘆道。

「八組實在太輕鬆了,竟然只有屠宏一位通脈八階之人,看來最終晉陞之人肯定就是他了。」

「七組也沒什麼好說的,陳炤一枝獨秀,無人可擋。」

「不過……三組的人卻是倒霉了,竟然連通脈八階的人,都有三位。七階的劍修,也是十組之中最多的!」

想到三組的情況,一位擠在人群中觀望的少年,嘆息道:「真是死亡之組啊!」

不少人聽到這句話,立刻點頭認同。

而死亡之組四個字,也是隨即散了開來,成為了三組的代名詞。如此多的厲害人物聚集在同一組,競爭肯定也是激烈到了極致。

原本還有機會獲得更好的名次之人,在這種競爭之下,肯定會早早被淘汰。

而劍斗大會一旦被淘汰,就如同死亡一般。

「劉成,沙星羽,李空,三人到底誰能成為最終的晉陞者?」有人說出了三組的三位八階之人的名字,同時皺著眉頭問道。

可惜,他這個問題,沒有誰能回答。


劉成三人,實力相差不大,誰能最終勝出,沒有人能猜得透。不過,眾人明白,激烈而精彩的戰鬥,肯定少不了了。

韓千凝看著慕陽,緩緩道:「小心。」

顯然她也知道,慕陽被分到了三組,十個小組,三組之中的厲害人物最多。不說三位八階之人,就說那大量的七階劍修,也是足夠很多人感到絕望了。

雖然她對慕陽的實力有信心,但依舊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不要還沒到決賽,就給打出去了,那會很沒面子的。」卓依夏笑著,還沒等慕陽開口,又補充道:「特別是在那林芯的面前。」

慕陽打了個哈哈,道:「不要光擔心我,還是多想想你們自己吧!」

兩人中,韓千凝被分在了一組,而卓依夏則是在十組。雖然這兩個小組相對來說,競爭沒有那麼激烈,但也是各自有著八階高手在內。

「聊得挺高興嘛!」

突然,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銀翼的身影隨之出現在慕陽的視線中。

慕陽偏過頭腦袋,看著銀翼,知道後者也在三組。不過卻無所謂的淡笑道:「的確很高興,不過比起有些人來,還是差了點。」

銀翼的目光從韓千凝和卓依夏兩人身上劃過,瞳孔深處閃過一絲嫉妒。他嫉妒眼前這個臭小子,實力不行,但卻有兩位幾乎遜色林芯的美女陪伴左右。

「我的確高興,待會兒你看著古風那小子學狗叫的時候,應該也會高興的!」銀翼雙手背負在身後,說完便笑著走到了另一邊。

而這時,白衣男子那宏亮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劍斗大會,正式開始!」 隨機分為十個組之後,十個擂台各自有一個裁判,開始宣布上台比試的人。

十個擂台,這第一場比試,最為精彩的卻是那第五組對應的五號擂台。兩位同為通脈五階的劍修,各自拼盡全力,雖然最後勝者也是慘勝。

但這種程度的戰鬥,對於周圍那些絕大多數都在三階以下的人來說,卻是足夠激動人心了。

慕陽看著各個擂台上的交戰,心情到是頗為輕鬆,真正的厲害人物都還沒有上場,現在只不過是開胃菜而已。

現在才剛開始,上台比試的人,實力有時候也是差距極大。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時候,都是瞬間便分出了勝負。甚至有些人,因為對手太過強大,而直接認輸。

連續不斷這種不溫不火的比賽,讓周圍觀看的人,也是逐漸消減了激情。

不過,倒也沒有人離去,眾人都知道,精彩的在後面。

而且說不定,那一場就有兩位實力強勁之人遇上了,必然就是龍爭虎鬥。那等戰鬥場面,想想都讓人心潮澎湃。

這時候,一號擂台上裁判大聲念道。

「韓千凝,薛紅請上台!」

慕陽偏頭看著身側的清冷女子,輕輕笑道:「該你了。」

韓千凝點點頭,走出人群,身影猶如毫無重量的羽毛一般,飄到了一號擂台之上。清冷而絕美的容顏,剛一上台立刻就引起了一陣陣喧嘩。

白色長裙包裹著曲線動人且高挑的身軀,配合著那清冷的氣質,讓得所有人都是驚嘆。

這般美貌,足以讓任何人都動心!

韓千凝的對手——薛紅,也是一位女子,且實力在通脈六階。

上台之後,薛紅便是臉色凝重,一柄暗紅色的長劍便是被握在手中,劍氣在其身上劇烈波動著。

但隨著裁判宣布比試開始,韓千凝素手輕握,冰雕般的精美長劍,立刻出現在手中。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下,就那般一劍揮出。

一道閃爍著極致冰冷光芒的劍氣,閃電般斬向薛紅,整個擂台在這瞬間,都是冷了下來。

那猶如實質般的劍氣,釋放的力量,彷彿連空氣都被凍結了一般。

揮出這一劍之後,韓千凝便沒有了任何動作。因為用盡全力的薛紅,在這一劍下,已是敗了。

薛紅臉色蒼白如紙,咬著嘴唇,下了擂台。

「比試勝出者,韓千凝!」裁判的聲音隨即傳出。

人群中,也是有著驚嘆聲也隨之響起,「不但人美,而且實力也這般驚人!」

「我記得她好像是青葉宗的弟子,這青葉宗果真是不同凡響,竟然擁有這般驚才艷艷的弟子!」

同樣有人報出了韓千凝的宗門勢力,讓不少人對青葉宗心生嚮往。

卓依夏目光凝了凝,笑容滿面的道:「真的很厲害呢!」

坐在那座椅上的林芯,小手托著下巴,嘀咕道:「慕陽那傢伙過得不錯嘛,竟然有這麼一個人又美,實力又出眾的師姐陪在身邊!」

挨在她身邊的南宮長老,自然是聽到了林芯的聲音,調笑道:「你不是一直擔心他嗎?現在他過得很好,你應該高興才對啊!」

「我當然高興。」林芯的目光落在那俊朗的青年身上,小臉上泛著純凈的笑容。

南宮長老看著林芯的模樣,暗暗搖了搖頭,最終還是忍不住勸道:「芯兒,其實紀蒼真的……」

只是南宮長老還沒說完,林芯便噘著嘴打斷道:「我不喜歡!」

簡單的四個字,卻是堅定不可更改。

南宮長老嘆了一口氣,卻是沒有在說什麼,繼續看向了遠處的擂台。不過,南宮長老的視線幾經轉折,最終卻是落在了慕陽身上。

雖然,此時的慕陽,比起一年多前已經天翻地覆。但在南宮長老的心裡,依舊還是太弱了。

就連這劍斗大會的前十都無法進入,更別說與那紀蒼相比了。

而此刻的慕陽,卻是微微有些驚訝的,望著那十號擂台。此時在擂台上的卓依夏,正面對一名通脈四階的青年的瘋狂攻擊。

讓人想不透的,卻是那卓依夏在青年的攻擊下,不斷的東躲西閃著。看上去,彷彿不是其對手一般。

不過,以卓依夏七階的實力,怎麼也不可能輸。

這種逼真的演技,才是慕陽驚訝的地方。至少在其餘人的眼中,卓依夏就是一副抵擋不住的樣子。

半柱香后,卓依夏閃動的身形忽然停了下來,笑盈盈的輕柔聲音傳出。

「好了,你的風頭也展現的十足了,現在就下去休息吧!」

在眾人驚訝的視線中,卓依夏那布滿了銀色雷紋的長劍,帶起一抹銀色的雷光,猶如閃電般刺向了青年。

那種超越極限的速度,讓青年根本來不及反應,勉強舉劍相擋。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