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剛有些害怕的說:“媽媽說了,今天你應該睡覺。”

種魔又重重的‘嗯’了一聲,一把抓住了徐剛的衣領用力的一扔,把他扔了出去。

林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林琳其實也是個美女,和韓老師她們不同,她是那種活潑可愛型的,身材也很不錯。

種魔一見到果然來了一個新貨,立刻發出了興奮的喘息聲,胯下的那根行貨也慢慢的直立了起來。

張謙直接看呆了。

這根行貨軟的時候都顯得很大,現在石更了就顯得更大了!

這特喵的簡直就是大鼓錘啊,不,比大鼓錘還要大!

種魔伸出手提起了徐剛,用力的一指籠子上的鎖,徐剛大聲說:“媽媽讓你今天睡覺!”

種魔憤怒了,一巴掌掀飛了他,同時用力的一扯扯斷了鎖,一把把林琳抓了出來。

“救命!救命!”林琳這才反應過來,大聲呼救了起來。

張謙知道該是出手的時候了,於是從暗處鑽了出來大手一揮:“放開那個美女,有什麼衝我…衝這隻貓來!”

貓皇一臉懵逼。 這一聲突兀的大吼在洞穴裏久久徘徊。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林琳驚喜的叫了起來:“小謙!你總算來了!小謙救我啊!快救救我!”

徐剛趴在地上,臉上突然有了一種微微的莫名其妙的笑意。

種魔發出了野獸一樣的低吼,緩緩的轉身瞪着張謙,張謙嘿嘿一笑,召喚出青龍偃月刀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刷’的就是一刀!

現場安靜了。

隨後種魔爆發出了淒厲的撕心裂肺的慘嚎!

他那根碩大的行貨已經被張謙齊刷刷的切掉了!

‘撲通’一聲,他扔掉了林琳跪倒在地,雙手捂住襠部,口中慘嚎連綿不絕。

貓皇立刻感覺自己胯下一涼,一陣冷颼颼!

媽的,這小子太陰損了,居然直接切那兒,而且這切的也太準了吧?

切雞雞高手啊你是!

青龍刀突然爆發出了刺目的綠光,併發出了錚錚的龍吟聲。

“以後記得不要用青龍刀幹這種事。”系統說,“它是有靈性的武器,以後再這樣它會罷工的。”

“哦。”張謙也覺得這樣做有點不太好。

林琳迅速的一陣小跑來到張謙身邊:“小謙,還好你來了!嚇死我了!嗚嗚嗚…”

張謙點了點頭,來到種魔面前又是一刀,種魔那醜陋無比的腦袋就骨碌碌的滾到了遠處。

拿出封魔瓶吸了種魔的魂,張謙看着徐剛:“你這種混蛋也沒必要留着了,一起死吧!”

“小謙!”林琳大叫一聲。

張謙的青龍刀舉在半空,回頭看着林琳。

林琳看着徐剛,臉上混合着憤怒和不忍的複雜表情:“算了吧,別殺他了。”

“爲什麼?”張謙不解。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被逼的,而且剛纔他畢竟也保護我了。”林琳說。

“這個女人是在念舊情。”系統說,“無所謂了,反正這只是一個區區的人類,也沒多少能量點。”

徐剛有些悽慘的一笑:“別放過我,殺了我吧,就算你不殺我那個老怪也會殺了我的。她的孩子已經死了,留下我們也沒什麼用了。”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們跟在後面了。”徐剛說,“張謙,我知道你有本事,所以我就想把你引來,希望你能結果這個怪物救走林琳!”

“林琳,我對不起你。”徐剛對林琳說,“我死了也好,你去找個更好的人吧。”

張謙沒理他,轉身走到那些鐵籠子前面,被關在籠子裏的女人呆呆的看着他。

“你們得救了。”張謙說着,舉起了青龍刀,一個個的劈碎了這些籠子。

這些女人還是呆坐在籠子裏,愣愣的看着張謙。

突然有一個女人顫抖着說:“結…結束了?”

“我…我…得救了嗎?”

“嗯,結束了,你們得救了。”張謙說。

妖花 一個女人大聲哭了起來,她這一哭立刻引起了連鎖反應,幾乎所有的女人都放聲大哭了起來!

徐剛有些虛弱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嘴角還掛着一絲鮮血,看來剛纔種魔那一巴掌扇的他不輕。

他說道:“張謙,你們快走吧!這個山洞裏是有門道的,估計那個老怪已經在來這的路上了。”

張謙一聽頓時笑了:“我還就怕她不來呢!事要一次性解決免得留後患,她來了正好一併解決了!”

“她很厲害的!”徐剛說,“你可能打不過他,所以你最好去找幾個幫手一起來。”

“幫手?”張謙冷笑,隨後大聲說:“老貓,小玉!”

兩聲叫聲響起,洞內立刻妖風四起,吹的這些人根本站立不穩!

等妖風停息了以後,洞裏所有的人都發出了密集的抽氣聲和驚恐的叫聲!

一直跟在張謙身邊的那一隻小黑貓和那一個美女全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黑色的接近兩米的巨貓,還有一隻長着四條尾巴通體雪白的巨大狐狸!

“你看我這兩個幫手怎麼樣?”張謙一指他們倆。

徐剛完全傻了:“好…好厲害!”

林琳也呆呆的看着這兩隻妖怪:“小…小謙,這是狐妖和貓妖嗎?我…我居然見到了妖怪…”

其他的女人也都是一副被嚇蠢的樣子,呆呆的坐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張謙笑了笑說:“走,林琳姐,還有你們,我先把你們護送出去。”

一個瘦小的人影突然出現在洞口,慢慢的走了進來。

“來的倒是挺快。”張謙先是一愣,隨後笑了。

“我和你無冤無仇,爲什麼殺我兒子!”老太太怒道。

“我林琳姐和你無冤無仇,你憑什麼把她抓來強迫她給你生孫子?”

“殺人償命!去死吧!”老太太雙目血紅撲了上來,貓皇張嘴噴出了一股勁風,老太太連看都不看一甩手就給打散了。

小玉冷哼了一聲:“休想傷害少年!”四條尾巴瞬間長長變大,像四條鋼筋一樣死死的纏繞住了老太太。

“這四條尾巴有點厲害啊!”張謙哦喲了一聲,“不過怎麼會突然冒出四條尾巴?”

“因爲這狐狸已經有四千年道行了。”

“四千年!”張謙一驚,“她活了四千歲了?!”

“四千年道行不一定就代表活了四千歲。”系統說,“道行這個東西不好定量,所以通常都是用年份來記。有些妖怪天資聰穎或者血脈強悍,修煉起來一日千里,所以有可能在幾百歲的時候就能修煉出上千年的道行修爲。不過像貓皇這種天資一般出身普通的妖怪就另說了,有多少年算多少年,甚至還有可能活了幾千年道行卻只有幾百年。”

老太太被小玉的四條尾巴死死的纏住了,張謙可不想放過這個好機會,握住青龍刀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對準了老太太的腦袋就劈了下去。

老太太雙目圓睜,怒吼道:“破!”

一股極強的力量從她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張謙被反震了出去,小玉的四條尾巴也因爲疼痛而鬆開了。

“惹惱了我,你們都去死吧!”老太太已經變成了一個恐怖的怪物,身高兩米,身形瘦長,雙手變成了利爪,嘴裏也長滿了獠牙! 小玉也發出了怒吼:“你纔是應該去死的那個!”

自己的尾巴居然被掙脫了,而且自己也受到了一些傷,這讓她非常的憤怒!

她張開血盆大口,一個璀璨的銀色光球在她的嘴裏醞釀了出來,隨後光球炸裂,一道猛烈的強光直刺向老怪。

這道光的速度非常快,老怪沒來得及躲開,肩膀被打中了,她慘叫了一聲,張謙和貓皇驚了,這道光居然硬生生的沖掉了老怪的一大塊血肉!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我靠,這要是結結實實的打在身上那老怪豈不是會被打出一個大洞?

“千重幻境,降臨!”小玉一擊得手立刻又釋放出了幻境,張謙只看到小玉的眼眸中閃過一道亮銀色的光,然後那老怪立刻就像是被人點了穴一樣靜止不動了。

“少年!”小玉看着張謙。

“好!”張謙握緊青龍刀剛要往上衝,異變再生!

一個清亮的太極圖案突然出現在老怪的頭頂,隨後扣在了老怪的腦袋上並迅速的刷到了老怪的腳下。

就這麼一下子,老怪當場就清醒了。

太極圖案?!張謙皺起眉毛。

“無量天尊。”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是誰,竟然敢打傷我的老孃?”

“賈五通!”張謙和小玉同時發出了怒吼。

一個高瘦的身穿道袍的人影慢慢的從老怪的身後走了出來,呵呵笑道:“不才,正是在下。哦喲,居然是這位小兄弟,哎?你爲什麼沒殺了這個狐妖?”

小玉怒吼一聲,四條尾巴像大風車一樣飛速旋轉了起來,立刻一股強烈的疾風吹的山洞裏飛沙走石!

同時她張開嘴,不停的噴射出剛纔的那種銀光!

“太一天合鏡!”賈五通暴喝一聲,一面巨大的圓鏡瞬間在他面前展開,竟然硬生生的抵擋住了小玉吹出來的勁風,甚至還把小玉噴射出來的銀光全都擋飛了!

“太一天合鏡?”系統哎了一聲,“有點意思。”

“哈哈哈哈,”賈五通笑的很開心:“就算你攻擊再強又怎麼樣,你根本打不到我!”

話音剛落,這面鏡子就發出了‘轟隆’一聲爆響,隨後整個鏡面化作了漫天飛舞的殘破碎片!

“啊!我的鏡子!”賈五通慘叫了一聲。

張謙手持青龍刀,不屑的一笑:“一面破鏡子也敢在這裝b?”

“你!”他剛喊出了一個字,小玉就已經撲了上來露出了鋒利的爪牙:“去死吧!給我女兒陪葬!”

賈五通嚇了一大跳,這時候恢復了傷勢的老怪又出手了,一爪子抓向小玉,小玉的爪子和她的爪子砸在了一起,發出了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老怪痛呼了一聲倒退了好幾步,還沒等說話,一隻碩大的黑貓就已經撲了上來,狠狠一爪子抓在了她的臉上!

“啊!我的眼睛!”老怪的眼睛被貓皇這蓄力一抓直接抓爆了!

張謙也沒閒着,握着青龍刀就砍向了賈五通,賈五通匆忙用劍抵擋,但是他那一把小小的長劍怎麼可能會是張謙青龍刀的對手?

‘乒呤’一聲脆響,長劍被擊成粉碎,好在賈五通及時後退了一步,否則這一刀直接就給他開膛破肚了。

老怪眼球被抓爆,現在完全是狂暴狀態,但是再狂暴也沒用,她根本打不着人。

張謙和貓皇小玉齊齊圍住了賈五通,吃了上次虧的張謙這次有了準備,先用通靈眼仔細的瞧了一遍,確認了眼前的這個賈五通就是賈五通的本人真身。

同時,他放出了花木蘭,讓花木蘭命令她手下的鬼兵全都進入了地面以下。

“這次你別想遁地逃走了!下去你就是個死!幾萬的鬼兵,一人砍你一刀你也就會被千刀萬剮了!”

賈五通冷冷的看着他,然後拿出一個細長的白色瓷瓶,從裏面倒出一滴清清的水珠甩到了老怪的身上,奇蹟發生了,老怪很快安靜了下來,並且她的眼珠奇蹟般的復原了!

“水月寶瓶!”系統這次真的驚了,“傳說中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水月寶瓶!這可是超級厲害的寶貝啊!我不管別的啊,這個你一定要搶過來!”

其實不用他說,張謙也已經瞪眼了。

一滴水珠就能讓老怪的眼球復原?這尼瑪簡直顛覆三觀!

老怪的眼球可是完全被貓皇給抓爆了啊!

天下居然還有這麼厲害這麼神奇的寶貝?

老怪默默地走到賈五通的身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張謙,我承認你們很厲害,但是我身上有很多寶貝,你想殺我是絕對不可能的!”賈五通說。

“爲你的智商感到捉急,這句話你要不說說不定我就放過你了。”張謙嘿嘿一笑。

“呵呵,那你就試試!”

“九州山河圖!”賈五通狂吼一聲,一道瑰麗的畫卷瞬間在他身前展開,上面的山水風光居然慢慢的活動了起來。

“五行旗!”五面旗幟從賈五通的身後飄了出來盤旋在他的頭頂,金木水火土這五行力量緩緩的開始向這邊凝聚了起來。

“碧海天王劍!”

“九天風雷譜!”

看樣子賈五通是真的想拼命了,一個個寶貝層出不窮的從他的手裏蹦了出來。

這些應該都是賈光之的寶貝,結果到頭來全都被賈五通這個弒師叛門的敗類給偷走了。

看着賈五通一件一件的祭出寶貝,貓皇和小玉都有些起急,賈五通的實力本身就不弱,再加上這麼多層出不窮的寶貝,這還怎麼打?

然而張謙卻是老神在在,抱着膀子看戲一樣優哉遊哉的看着賈五通祭出寶貝,一點也不着急。

“少年!”

“張謙!”

“別急,”張謙伸手攔住他們,“我倒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有多少厲害的寶貝。”

說着他大聲跟賈五通說:“喂,我可是很厲害的,所以我奉勸你最好把你的寶貝全都祭出來,否則你還是會死在我手裏。”

“哼哼,殺你用這些寶貝足夠了!”賈五通這邊已經弄出了七八件寶貝了,“我之所以祭出這麼多寶貝主要是爲了對付那狐妖!你以爲你有幾斤幾兩?”

“這麼看不起我啊。”張謙笑了。

“廢話就到這了,去死吧!”賈五通發出了狂叫,那些寶貝全都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貓皇和小玉都從這些寶貝上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而張謙還是一臉悠然,當那些寶貝發出光芒的時候,他收起笑容:“寶貝再多有什麼用?看我一次性給你全廢了!”

說到這他召喚出了一個古銅色的小鼎往半空一扔:“六合乾坤爐!去!把這些寶貝給我收進來!” 六合乾坤爐嗖的一下飛到洞穴頂部,放射出了萬丈光芒。

而那些賈五通祭出來的法寶全都像是遇到了海綿的水一樣刷刷刷的被吸了進去,那過程簡直如絲般順滑,沒有一點拖泥帶水。

很快六合乾坤爐完成了使命,迅速的變小下落,最後落在了張謙的手裏。

張謙放在手裏掂了掂,一臉的滿意。

八件法寶啊!

大豐收啊!

賈光之果然沒騙我,這個六合乾坤爐果然是個好寶貝!

他這邊心滿意足一臉滿意的笑容,其餘的人表情就各不相同了。

貓皇和小玉呆呆的看着張謙手裏的鼎爐

這…這一下子全收進去了?

這是什麼變態法寶?

林琳和那些被救出來的女人全都一臉呆滯的看着這邊,她們的大腦已經完全混沌了。

最因缺思廳的是老怪和賈五通的表情。

本來一臉狂傲的賈五通,現在活像是一個抓到了自己老婆出軌的老實男人,一臉深深的震驚和絕望;老怪更是震驚,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