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者完全沒有在意男人打量的目光,而是對洛允心揮了揮手。

然後夜家的兩位爺就變得像兩個局促不安的孩子一般,盯著緩步走過來的洛允心。

洛允心走到洛熙面前,恭敬的喚了一聲「師父」,至於旁邊的兩個人則是完全被她無視了。

夜無憂:「……咳,允心,我是哥哥啊,我們不久前才見過的。」

洛允心轉頭看向夜無憂,夜二爺見有效果,擺出一個自認為非常和藹可親的笑容,然後指著自己說道:「我是你的二叔。」

洛允心如死寂般的眸子沒有一點情緒波動。

於是,兩個人又被華麗麗的無視了。

洛熙嘴角抽了抽,她現在非常想笑,但是場合不對,而且她這麼一笑,很可能塑造了這麼多年的人設就綳不住了。

說實話,憋笑也是一種技術活。

「師父?」洛允心疑惑的看著洛熙。

「他們希望你可以跟他們回去,你是怎麼想的?」洛熙非常的直白就把兩人的目的給說了出來。

「不回去。」洛允心想也沒想的說道。

洛熙挑眉,對著夜二爺聳了聳肩,徒弟不想回去她也無可奈何啊。

夜二爺臉上有些著急,「無慮啊,跟二叔回去,你不僅是夜氏古族唯一的大小姐,你還可以學到很多夜氏古族的秘傳武學。」

「我在這裡就可以學。」洛允心道。

「但是……我們夜氏古族有很多不傳之秘,威力巨大,神擋殺神,魔擋弒魔。」

「有師父厲害嗎?」

夜無憂:……

夜二爺:……

洛熙這種已經完全超出他們認知範圍的存在,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勝她。

洛熙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神話般的人物。

洛允心一臉「我不想回去」的表情看著洛熙。

洛熙眨了眨眼,輕笑了一聲,「記得去夜氏的時候把馮鋒也帶上。」 聽到洛熙的話,夜二爺眼睛噌的一亮,他不在乎馮鋒是誰,他只要洛允心能和他回家就好,就算洛熙讓再多帶幾個人也無所謂。

然而,與夜二爺的反應相反,夜無憂臉色有些難看,恰到好處的笑臉就像是僵在了那裡,一抽一抽的。

但是為了能帶自家妹妹回家,他還是忍住了。

之後,第二天夜二爺和夜無憂就帶著洛允心和馮鋒離開了。

現在想起來,洛茵發現她姐姐好像做的事都是有預謀的,就好像預先知道了可能會發生的事。

洛茵甩了甩腦袋,將思緒收回來。

告別齊麟之後就回到了房間。

如果真的如她所想洛熙從一開始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那麼兩年前,她有可能是自願跟二長老走的,但是為什麼?

而且,看嬰葵的樣子,可能兩年前就已經掌握了身體的主動權,那麼,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

兩年前自願跟二長老走的是洛熙還是嬰葵,或者說這一切都是洛熙策劃的?

洛茵有些沮喪的趴在床上,她雖然一直和洛熙在一起,但是,她從來都沒有看明白過,洛熙究竟在想些什麼。

在外面一片混的狀態下,洛熙正處於昏睡中。

洛熙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某人的記憶,因為她無法觸碰任何東西或者聽到任何聲音,作為了一個旁觀者,觀看完了一個人的一生。

那是個戰亂的年代,出現了一位英勇的少年將軍。

洛熙雖然無法聽到聲音,但是她會看唇語。

那位少年將軍有一把極其珍視的佩劍,通體漆黑,還有著繁複的奇異紋路。

少年將軍的這把佩劍從來都沒有離過身,甚至為了能夠一直將它帶在身邊,就算是上朝的時候,所以他不惜以自己的前程為代價,只為將它帶在身邊。

洛熙作為一個旁觀者是沒有資格評價這位少年將軍的行為的。

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即便是珍視自己的佩劍,也不至於達到這種程度。

但是,也正是這樣,少年將軍一次又一次的從刺客手下保命,甚至救駕有功。

少年將軍就這樣憑藉著自己的智慧與能力,以及那把黑劍,走的越來越遠。

京城裡想要嫁給他的女人數不勝數,但是他卻連一個眼神也不曾給過,每天只會抱著黑劍說話。

看在別人的眼裡也只當少年將軍愛劍成痴罷了。

錯愛百萬新娘 洛熙一直都在看著他們,漸漸的,她發現這把黑劍開始通靈了,有了一絲絲的靈智。

但也就是這個時候,變數突生。

皇帝擔心少年將軍功高蓋主,於是開始有意無意的打壓少年將軍。

這個時候,來了一位少年謀士,其在江湖上享有極高的聲望,但同時也是一個心胸狹隘之輩。

少年謀士總認為少年將軍的風頭名聲皆蓋過了他,所以他想要除掉他,於是他找上了對少年將軍存有疑慮的皇帝,之後兩個人就開始密謀,如何除掉少年將軍。

洛熙靜靜的看著歷史的發展,這些東西在她眼裡不過是看一場電影罷了,所有的結局她都已經猜到了。

最後,少年將軍在皇帝和少年謀士的壓迫下,對這個國家開始失望,於是他決定解甲歸田。

然而,少年謀士卻蠱惑皇帝,少年將軍有可能為其他國家的君王賣命,所以留不得。

皇帝聽了之後,就完全相信了,沒有什麼會比他的皇位更重要的了。

這是少年將軍最後一次進宮,也是第一次沒有帶著那把黑劍進宮。

這是黑劍第一次離身也最後一次。

洛熙看著少年將軍將黑劍留在府邸,毅然轉身離開,然而他卻在也沒有回來。

失去了少年將軍,國家就像是失去了一根頂樑柱,很快,國家的一座座城池被攻陷。

皇帝派少年謀士前去收復城池,誰成想少年謀士竟然在途中棄軍而逃,皇帝徹底方寸大亂,他這時才想起那個智勇雙全的少年,眼中是滿滿的悔恨。

最後,不出一個月,京城被攻陷,皇帝被殺死在了龍椅上。

而少年將軍的被百姓聯名要求的保存的完好的府邸也被一把大火燒了個乾淨。

洛熙神色平淡的浮在府邸的上方,腦海里是那個陽光剛毅的少年,她清楚的記得,那個少年在轉身的那一刻,對黑劍說道:等我回來。

等他回來,一直等到現在。

洛熙的眼中只有惋惜沒有悲傷也沒有同情,不過一個過路人罷了。

最讓洛熙在意的還是那把漆黑的長劍。

黑劍依舊放在那個地方,只是落了很厚的一層灰。

洛熙眸光閃爍,這把黑劍一直都給她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就在洛熙沉思的時候,燃燒著的府邸中突然跑進來幾隊人馬,想要搶奪黑劍。

然而當他們觸碰到黑劍的那一刻,黑劍突然爆發出黑色的光芒,刺的人睜不開眼睛,就算是洛熙也不例外。

洛熙將手擋在眼前,微眯著眼。

此時黑劍的劍身鋥**人,繁複的紋路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有光芒在上面流轉。

洛熙看到黑劍的劍身出現了幾個字,她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這把劍會這麼眼熟了。

洛熙嘴角微揚,「原來這就是你的名字啊。以後,你就不是一個人了。」

……

正躺在床上的嬰葵突然感覺到空間中傳來的震蕩,驚的她立刻從床上彈了起來,卻發現她不!能!進!入!契! 愛情保衛戰 約!空!間!了!

嬰葵驚疑不定的坐在床上,契約空間一直都是她在主導的,現在空間不僅進不去,而且還與她斷了聯繫!

一瞬間,嬰葵的腦海里略過很多種可能,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洛熙醒了。

睡了兩年的洛熙不僅醒了,而且還奪走了空間的主導權,唯一的解釋就是洛熙的禁忌契約已經徹底完善了,她將掌握禁忌契約的所有規則,例如,蒼族的禁術。

這也是諸神一直想要得到的東西。

嬰葵的臉色有些難看,禁忌契約的完成,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他們的行動,雖然洛熙也料到了這種可能,但是,這個任務的執行難度也相當大,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無情的烈日如火焰般毫無遮擋地噴吐到大地上,廣袤的沙漠被烘烤得像個蒸籠,熱氣逼人,蒼茫的戈壁灘像黃色的大海,太陽照在上面,萬點光亮閃耀。

蒼葉靈帶著墨鏡站在一片黃沙之中。

「二小姐,這裡一眼看去什麼都沒有,這要怎麼找啊,而且沙漠這麼大。」一個身著紅色繁複花紋服裝的女人走了過來。

「芊瑜已經給我們鎖定了一個範圍,只要在這裡找就好了。」蒼葉靈說道。

本來,蒼葉靈和雲言君在得到照片之後就開始分析地點,但是,不管是哪裡都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吻合。

就在他們陷入一片焦灼的時候,洛茵告訴他們一批人去沙漠,另一批人去海邊,至於原因洛茵並沒有明說,只是告訴他們這兩個地方有關於洛熙的線索。

至於洛茵為什麼不把具體的位置告訴他們,完全是因為嬰葵也沒有完全打探到具體位置。

大長老的基地被建在海里,而沙漠里的則是二長老。

得到消息之後,雲言君就決定帶人去海里,而蒼葉靈則是來了沙漠。

總裁,請忍耐 蒼葉靈這次來是帶著蒼氏的人來的。

包括她一共是四個人,她的護衛以及蒼霓煙的護衛,還有一個就是被夜氏古族帶走的洛允心。

蒼霓煙的護衛就是那個穿著紅色繁複花紋服裝的女人,名叫緋紅,至於她的就叫環苓。

本來她應該是帶著隱殺的人來的,但是為了防止身份暴露,發生內訌,所以她還是選擇了蒼氏的人,畢竟異能者的鬥爭,普通人充其量也只能當個炮灰罷了。

一開始蒼葉靈並沒有把洛允心帶上的意思,但洛茵卻執意要她帶上,而且,雖然洛允心年紀很小,但那一身本事已經達到了白瞳的那個地步。

洛允心的超強天賦著實讓人驚了一把。

「溫度這麼高,我估計我們撐不了多久了。」環苓拿出水囊搖了搖,裡面已經沒有水了。

她們已經來到這裡快五天了,這片區域荒無人煙不說,連綠洲也沒有,她們帶來也都喝完了。

「看來我們這樣找下去也不是辦法。」緋紅眉頭緊皺,「我有一個辦法,但是非常冒險,如果不成,不僅會打草驚蛇,就連我們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環苓看向蒼葉靈,她們當中蒼葉靈才是領導者。

兩年過去,洛允心依舊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眼中一片死寂,但同時隱隱能看到一絲生機。

洛允心將手放在了後背的劍柄上,墨綠的眼珠子緩緩的看向身邊的仙人掌。

「小心一點,有東西過來了,速度很快。」

洛允心突然出聲,瞬間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腦子裡還沒有想太多,但身體卻已經做出了反應,三人立刻背靠背圍成了一個圈。

「什麼東西?」緋紅問道。

「不知道,」洛允心搖頭,邊說話邊抽出背後那把碧綠的長劍,「這個東西的行動速度很快,而且不止一個。」

說著,一個長相奇怪的人影從她們身後竄出。

大概……可以稱之為人吧。

因為對方有著人的外形,除了那多出來的四條手臂,以及那複式的眼睛,如果再加一對翅膀,估計和蒼蠅就沒多大的差別了。

蒼葉靈人頓時一驚,同時起步,迅速向後撤去。

這時她們才發現洛允心還站在原地一點反應都沒有。

因為小姑娘的腦袋是垂著的,所以沒有能看清她的表情,都以為她是嚇壞了不敢動彈。

從沙子中突然竄出的變異人見只有洛允心一人還站在那裡,立刻就把自己的血盆大口對準了洛允心。

蒼葉靈三人瞳孔皺縮,因為剛才閃避太過用力,以至於她們現在已經來不及調整,回去將洛允心救下。

蒼葉靈在這一瞬間,腦子裡一直在後悔自己答應洛茵帶上洛允心。

然而還沒等她們後悔完,就見洛允心舉起碧霄,然後左腿微屈,一個快速的轉身,碧霄就狠狠的砸在了變異人的身上,然而還沒完,刀鋒就那樣直直的劃開了變異人的身體,就跟切豆腐似的。

一刀斬?!

三個人站定,眼中閃爍著不可思議。

沒想到洛允心小小年紀竟然有著如此實力,而且心智還非常的堅毅。

不過現在可沒有時間給她們想其他的。

三個人剛一站定,腳下就又竄出了三個變異人。

蒼葉靈一直溫溫柔柔的眸子立馬變得銳利起來,與平時完全不一樣。

說實話,蒼氏這三胞胎姐妹變臉的速度是真的厲害,一認真起來和平時完全是兩個樣子。

蒼葉靈拿出自己的長劍,一個旋身就刺向了變異人,然而只聽到「叮——」的一聲,自己的劍就被彈了回來。

蒼葉靈一臉的不可置信,她們的武器可都是特製的靈器,居然連一個變異人的皮膚都傷不到。

蒼葉靈用餘光看去,發現環苓和緋紅的劍也被彈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