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汪河圖也把紅髮男子帶回來了,他比較暴力,紅髮男人的腿被他砍斷了一條。

張炳文壓根就沒有跑,他知道,張家完蛋了。

張家。

張棟樑剛剛回來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家裏**靜了。

他走入大廳,看到一羣武安局的人在他家大廳裏面。

一個武安局的中年人翹着腿坐着,見張棟樑見來,笑道:“跟我們去武安局走一趟吧。”

張棟樑色變。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蜀都很多地方。

凡是有張家族人的地方都有武安局的人出現,把張家的人全部帶走了。

趙清華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不禁呆住了。

“難道是蘇武?”

趙清華的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她一度認爲金鴻飛不會幫助蘇武拔掉張家,畢竟張家也算得上一個大家族。

但是現在她發現,她低估了蘇武,更低估了蘇武在金鴻飛心中的地位。

趙永強得知張棟樑,甚至張家所有族人都被武安局帶走的消息後,整個人都虛脫坐在了地上,背脊上滿是冷汗。

“是……是蘇武?”

趙永強真的害怕了。

紀安然得知這個消息後,整個人也突然呆住了。 蜀都張家儘管算不得蜀都的大家族,但也不是一股小勢力。張家的人全部被武安局的人帶走了,影響還是非常大的,整個宋氏集團裏面已經人心惶惶,畢竟張家是宋氏集團的五大元老之一。

當然,這些影響卻不是蘇武該考慮得了,他現在正在金鴻飛的家中。

金鴻飛親自給蘇武泡茶,頗爲無奈的說道:“師叔,下次你不要以身犯險了。”

蘇武笑道:“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頓了頓,問道:“張家如何了?”

金鴻飛說道:“張炳天不在張家,他應該隱藏在蜀都某個角落裏面,我們的人正在搜索他。張家其他人已經全部落網,用不了多久就能調查清楚,估計會牽扯出不少人來。”

蘇武臉色微變:“天堂教的人已經滲透的那麼深了嗎?”


金鴻飛輕嘆:“總有些人墮落了,悼亡族給他們的好處太多,有些人堅守不住很正常。”

蘇武蹙眉道:“我總感覺這件事不簡單,張炳天似乎在給悼亡族辦一件事。”

金鴻飛也有些擔心。

蘇武又問道:“陳飛宇呢?”

金鴻飛說道:“他已經醒過來了,我正打算帶師叔去看他。”

蘇武問道:“有沒有調查出什麼來?”

金鴻飛搖頭,“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會被陷害。”


蘇武說道:“我先去看看他。”

陳飛宇就在金鴻飛家裏。

看到蘇武和金鴻飛聯袂而來,陳飛宇半坐起身來,說道:“金總督,蘇武。”

蘇武打量着他說道:“你的屍毒已經清了,最多半個月就能恢復。”


陳飛宇感激道:“謝謝。”

他不知道該如何感謝蘇武。

蘇武問道:“陷害你的人是誰?”

陳飛宇沉聲道:“我們新來的局.長,他誣陷我勾結天堂教的人,想殺掉我,要不是他們疏忽,我也不可能逃出來。不過追殺我的人身上有塗了屍毒的武器,我還是差點死在了他們手上。”

蘇武蹙眉問道:“你再想想看,你是不是在哪裏得罪了他,還有,他動手對付你之前都發生了什麼。”

陳飛宇陷入了回憶,“我記得那天我回去之後跟他彙報了一下工作,還跟他提到我在火車站附近看到了一個人,然後第二天我就被誣陷入獄了。”

金鴻飛目光一閃,問道:“你跟他提到了誰?”

陳飛宇說道:“蕭副局.長。”

金鴻飛蹙眉:“哪個蕭副局.長?”

陳飛宇說道:“總局,我曾經有幸見過蕭副局一面,儘管那時只是遠遠看了一眼,但我覺得不會認錯人的。”

金鴻飛臉色微變,問道:“你什麼時候看到他的?”

陳飛宇說道:“一個月前,沒錯,整整一個月了。”

金鴻飛沉默片刻後笑着說道:“你好好養傷吧,在我這裏,誰也找不到你。”

陳飛宇感激道:“謝謝金總督。”

蘇武和金鴻飛隨即離開了房間。

“是不是跟那個蕭副局有關?”蘇武看着金鴻飛,剛纔金鴻飛臉色的變化逃不過他的眼睛。

“武安總局共有四個七境副局.長,蕭太極就是其中之一。”金鴻飛沉聲道:“一個月前,蕭太極奉命鎮守關押悼亡族族人的監獄,因爲之前有悼亡族的強者進攻過,總局擔心出現意外。這是總局下的死命令,半年之內沒有總局的命令,他不能離開半步!”

不少悼亡族的人被抓捕之後,並未殺掉,而是被關押起來供人類研究。悼亡族的身體份非常特殊,人們希望找到剋制悼亡族的辦法,至少,不能再讓這些東西假扮成人類。

蘇武臉色微變,一個月前蕭太極去了南疆,他爲什麼無故離開?

金鴻飛說道:“師叔,我希望你暫時保密。”

蘇武點頭。

金鴻飛說道:“這件事事關重大,我得去找一找老師。”

蘇武說道:“你去吧,不用送我,我直接走就行。”

金鴻飛執意要把蘇武送出去。

蘇武回了蜀都武校。

宋氏集團已經沒有他的事了,他相信宋雨桐能搞定。

到了宿舍,卓木巴桑正在院子裏面練武。

蘇武有些吃驚,卓木巴桑幾乎已經半隻腳邁入了第三境,修煉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要知道,蘇武他自己可是靠着紙片世界才修煉到第三境的。

卓木巴桑笑道:“你這幾天去了哪裏?”

蘇武笑道:“去當了幾天保安隊長。”

卓木巴桑一愣。

蘇武看着卓木巴桑旁邊的箱子,好奇道:“這是什麼?”


原來卓木巴桑身邊放在一個黑色的大鐵箱。

卓木巴桑笑道:“這時我們藏地的火石。”


他打開大鐵箱,一塊塊拳頭大小的黑色石塊出現在箱子裏。

蘇武看着石頭問道:“這東西有什麼用?”

卓木巴桑笑道:“我們出去找個寬敞的地方,到時候我跟你解釋。”

蘇武點頭。

兩人在學校裏面找了個寬敞的地方。

卓木巴桑把箱子放下,取出三塊火石。

蘇武在一旁看着。

卓木巴桑用火點燃火石,火石燃燒起來,火勢越來越旺,片刻之間一人多高的火焰就出現。

火焰的溫度太高,簡直比一些火序列四境武者的火焰還要炙熱。

“好神奇的火石。”蘇武讚歎。

接下來更加讓蘇武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卓木巴桑一步邁入火焰中,任由火焰炙烤。

最讓蘇武吃驚的是,卓木巴桑看起來似乎沒有用他的土序列能量護體。

這怎麼可能?

蘇武呆住了。

太不可思議了。

卓木巴桑居然在吸收火石的能量。

“火生土?”蘇武微怔。

又過了一會兒,火焰全部熄滅了,火石也粉碎成灰燼。

卓木巴桑臉部的肌肉在抽搐,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好一會兒他才恢復過來。

“這是我們藏地的煉體術,神訣祕。”

卓木巴桑笑道:“我們那裏的人稱它爲藏地八訣祕。”

“藏地八訣祕?”

蘇武忍不住問道:“八訣祕都是那八訣?”

卓木巴桑笑道:“我懂得不多,我只知道神訣祕、鐵訣祕和崩訣祕。”

蘇武愈發好奇,“這神訣祕是煉體的,鐵訣祕和崩訣祕呢?” “鐵訣祕主防禦,崩訣祕主攻擊。”

卓木巴桑頗爲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只會這三種,我的老師對我說過,如果誰能學會八訣,將打遍藏地無敵手。”

蘇武有些不太相信,這藏地八訣祕的威力真有這麼強大。

看着卓木巴桑,蘇武笑道:“你來攻我。”

卓木巴桑有些沮喪的說道:“老師說我天賦好,整個藏地沒有多少人能比得上我,但我每次看到你,你好像都走在我前面,現在的我打不過你。”

蘇武哭笑不得,你也太耿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