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寧考完之後沒有去瘋,也沒有大喊,更沒去玩,而是被劉贛飛拉回到了教室。

看著這一些激動的同學,不管他們曾經與自己的關係怎麼樣。張寧突然之間有一種感覺,自己的這一次重生,並且重生到高三這一年,並沒有白來。起碼,這一次,讓他體會到了上一次高三沒有過的感受。因為,那個時候,他是高考的一員,他也一如其他學生一樣的瘋狂。而瘋狂之後,張寧並沒有什麼感悟。

但這一次,雖然張寧也是高考的學生。但是,他卻用一種局外人的身份,感悟著高三所有學生發生的一切一切。特別是,這種身在局外,但自己卻又親自經歷的場景,讓張寧感同身受。

這是一個美好的年代。

也有人說,這也是最操蛋的時代。

但是,青春不會再來,哪怕再操蛋,都是那麼的美好。

不知道是被那位大聲表白的同學所感動,張寧突然拍起了巴掌,大喊著,「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這是後世網路流傳的話語,但放在這裡,最合適不過。

其他的同學看到張寧奇怪的樣子,雖然不是太過於明白。但是,當張寧一聲聲說道的那一句在一起,在一起之時,卻感染著許多圍觀的人。於是,便在這個時候。在那位同學的表白之下,所有圍觀的同學,跟著張寧的節拍,大聲的一起喊了出來,「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這是真摯的祝福,未來沒有任何時刻會比現在更為的純真。

在一聲聲的祝福之下,許夢影終於害羞的點點頭。

高考結束,7班結成了一對情侶。

不過,7班想表白的,可不僅僅只有他們。在這位同學表白之後,有很多人,再一次將目光放到了其他女生的身上。而目光最多的,則是那位校園級的美女——沈佳宜。

只是,面對著這位校花級的美女,很多同學卻沒有勇氣。

不過,最終,高考之後所有壓力的拋開,讓人產生了衝動。

「沈佳宜,我喜歡你。」

有一位長得還可以的同學,大聲的向沈佳宜表白。

「抱歉。」

這位同學可沒有之前那位同學幸運,沈佳宜沒有任何的考慮,直接搖頭。

不過,高三7班有30多個男生。而大部分男人,似乎都有過暗戀沈佳宜的念頭。

就像劉贛飛,當年還不是一直yy著喜歡沈佳宜很久了么?

也因此,在第一位男生表白失敗之後,立即就有另一位男生跟上。不過,這位男生顯然總結了之前那位男生失敗的缺點。在他開口向沈佳宜表白的時候,他已經單膝下跪,深情的說道,「沈佳宜,我喜歡你。」

可是,這般紳士般的風度,也被沈佳宜直接拒絕,半點不給面子。

當然,有第一位,就有第二位。有第二位,那就有第三位。

第三位也總結了前兩位男生失敗的例子,當他走到沈佳宜面前之時,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朵玫瑰。並且,還很有詩意的說道,「贈人玫瑰,手留余香。沈佳宜,這朵花送給你。」可惜的是,玫瑰花也沒有打動沈佳宜,又一個表白者失敗。

只是,7班的男生似乎都沒有放棄。

一個又一個失敗之後,一個又一個又開始了表白。

半個小時之後,7班有一大半男同學都向沈佳宜表白過。

「哈哈,看來,你們拿不下她呀。」

站在邊上看熱鬧的張寧嘿嘿直笑,這讓劉贛飛鄙視了張寧一句。

什麼拿不下,你不是與沈佳宜挺聊的來嘛。如果不是因為兄弟你,妹的,我都去表白了。

「我靠,那我還得感謝你了?」

「呵呵,感謝就不必要了。不過,我倒想看看你這小子,能不能成功。」

說完,劉贛飛一把就將正在看熱鬧的張寧推向了正中間。

此時,因為之前的表白,整個的7班教室已經空出了一大塊。張寧被劉贛飛這麼一推,立即就滑到了沈佳宜身邊。這讓邊上看熱鬧的其他同學也跟著起鬨,「張寧,來一個。」

「張寧,來一個。」

似乎,這一些傢伙,也是很想看到,是否有哪個男生可以拿下沈佳宜。

只是,面對著一眾同學的起鬨,張寧卻是尷尬不已。

他哪裡是來表白的,分明是被劉贛飛推過來的。

看了看坐在一邊的沈佳宜,張寧搔了搔後腦,呵呵直笑,「這個,今天天氣不錯呀。」

這樣的開場白,讓班上圍觀的人等笑得吐血。

「張寧,嚴肅點,這是表白場所。」

「好,好,嚴肅,嚴肅。」

張寧硬著頭髮,慢慢的靠近沈佳宜,「這個,沈佳宜……」

看著張寧靠近自己,邊上的沈佳宜心跳不知道加速了多少倍。

其實,當她看到張寧走出來之後,沈佳宜就有一些坐立不穩,差點要跌倒的樣子。

現在張寧靠近自己的身邊,更是讓沈佳宜雙手無所侍從,不知道放到哪裡。

同樣的,張寧也是一個頭兩個大。

他倒不是覺得沈佳宜不是美女,可問題是自己重生回來這麼一點時間,根本就沒有考慮過男女感情。而且,至前世感情受傷之後。張寧對於感情,已經變得有一些麻木。他現在不知道是該表白呢,還是該退出。

這表白呢,似乎自己並沒有這個打算。

可是如果不表白,現在退出,好像也太不給沈佳宜面子。。

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張寧突然從兜里拿出了一張1塊錢的紙幣。然後,輕輕的將一塊錢紙幣對摺一下。很快,在張寧手中,本來僅僅只是一張一塊錢的紙幣,卻在張寧不斷的摺疊之下,變成了一枚稜角分明的戒指。

天吶,居然折成了一枚戒指。

所有人目瞪口呆,只覺得這傢伙雖然有創意,但想得也太簡單了吧。

如果要送戒指,怎麼也要拿點誠意出來吧,拿一塊錢紙幣折的戒指,恐怕會被笑死。

難道,有妹紙會喜歡上這樣的紙戒指么?

不過,張寧可沒管別人是怎麼想。將紙戒指折好,張寧卻是說道,「以前你送了我一個帽子,我也沒有什麼好回送的,這個送給你。」

「張寧,我看,你還是下來吧,我要向沈佳宜表白了。」

有同學終於受不了,認為張寧這傢伙簡直是在污辱沈佳宜。

「是呀,張寧,你也太沒誠意了吧。」

「張寧,下來吧,下來吧。」

就連一些女生,也批評起張寧來。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當張寧拿著這一枚紙戒指出來之後,沈佳宜卻是眼角里閃著淚花。就在所有人不敢相信下,輕輕將手舉出,接過了張寧遞過來的紙戒指。

「謝謝。」

一句謝謝,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同時,也破滅了所有其他男生的想法。

最新章節由創世首發,白憂閣轉載! >新聞在線,新聞在線:熊貓燒香感染中國。

在美國暴發的熊貓燒香病毒,近日感染中國互聯網。多家網路安全公司發出了警報,提示,熊貓燒香病毒已經傳至中國互聯網。希望本地用戶在上網的過程當中,小心謹慎。

「怎麼回事?」

國安局局長王喻看著劉詩蓉作出的報導,大是不解的問道。

「你不是一直懷疑熊貓燒香病毒是我們國人製作的么,那現在怎麼傳到這來了。」

網路信息安全本來不是國安局管的,但因為中美黑客大戰,網路信息安全也上升到了國家安全領域。再加上熊貓燒香病毒事件,國安局對於網路安全也變得越來關心。

「這……」

劉詩蓉有一些尷尬,但還是說道,「局長,這一次病毒與上一次的不一樣。經過研究,我們發現,這一次病毒可能是熊貓燒香病毒的變種。」

「變種?」

「是的,我感覺,這並不是原來那位黑客製作的病毒。」

「是么?」

王喻想了想,又問道,「那你認為,這是怎麼回事?」

「可能,我認為是美國那邊的黑客,他們想藉機報復我們國家。」

中美黑客大戰與美國的大敗而宣布結束,美國黑客當然不服。只是,不服也沒有辦法。在兩國國家領導人沒有默認的情況之下,你是不可能進行大規模的入侵。一但你亂來,那麼,鐵定有可能被抓捕歸案。要知道,你的黑客技術再厲害,但國家也不是沒有其他手段找不到你……像凱文厲害吧,不也被抓了嗎?

不過,不能大規模入侵怎麼可能讓之前的美國黑客消氣。此時製作一些病毒投放到中國,似乎也說得過去。

「這倒也有可能。」

王喻也是點頭,覺得推斷的有道理。

「不過,不管他們是不是要報復我們,還是其他,我們還是要第一時間查殺這一個病毒。」

「是,我們會盡最大努力。」

只是,劉詩蓉說是這麼說,但是,對於這個熊貓燒香病毒,他們也沒有辦法。而且,不但他們沒辦法,就是國內的一些計算機安全公司,同樣也沒有辦法。最後,也只能採用傻瓜式的辦法,那就是直接更新病毒庫。可是,這樣的辦法卻並不能夠有效解決或者防止這一個病毒。往往是等到病毒破壞之後,計算機安全公司這才發應過來。

當然,國內計算機安全專家能夠這麼做,已經算是很好了。如果不是美國那一邊給了國內防治熊貓燒香的經驗,恐怕面對著來勢洶洶的熊貓燒香變種病毒,也都會一片恐慌。但就算如此,仍有無數的電腦中了熊貓燒香的病毒,很多的資料全部毀滅一空。

……

「喂,送這個紙戒指給我是什麼意思?」

回家的路上,沈佳宜問著張寧。

其實,她心裡還是挺高興的,雖然張寧在教室里什麼也沒說。

「不是說了嘛,你送了一個帽子給我,我也還一個禮物給你嘛。」

「是么?」

沈佳宜見張寧不說,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的又當問,「那你是不是喜歡我?」

「我可沒說。」


「那你怎麼送戒指給我。」

轉來轉去,又問到這一句,張寧真找不出什麼理由。

「這個嘛……」

想想當時的情形,似乎自己也是騎虎難下,這才頭腦發熱,折了一個紙戒指。

可沒想,現在麻煩來了。

「不就是送你禮物嘛,有什麼這個那個,那我問你,為什麼送我帽子。」

張寧將話題轉到沈佳宜身上。

「我……」

這一說,沈佳宜也吱吱唔唔起來,「我也不是說過嘛,現在天氣熱。你看,你帶著帽子多帥。」

「那我也一樣,你看,這個紙折的戒指也很棒,你不覺得很有創意嘛。」

「創意你個鬼。」

沈佳宜被張寧這種無賴作風氣得有一些抓狂,「反正,你就是個大騙紙,再不相信你了。」

「早就跟你說過的嘛,越帥的男人越會騙人,你幹嘛還要相信我。」

「你……」

沈佳宜哭笑不得。

「哼哼,那你還答應過我,要唱歌給我聽的?」

「什麼時候?」

「你又想耍賴了么,就是你寫的那首校花。」

「噢,是這首呀。」

張寧突然記起來了,「你不說,我差點忘了。不過,我可沒吉他。」

「你不是說有嗎?」

「啊,我有說過么。噢,是的,我的確是有。但昨天我家的小貓將我那個吉他的琴弦咬斷了,所以,我還是唱不來。」


「就知道你很無賴,我會告訴你,我家裡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