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嬤嬤忙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然後吩咐太監把楚熙雲的坐騎看好,自己帶著宮女太監一起跟著楚熙雲、顧明玥一起進了長春宮的寢殿。

楚熙雲和顧明玥大老遠的就聽見了皇上正在咆哮的罵太醫們全是飯桶,連甄貴妃娘娘的頭疼病都治不好,他發給他們俸祿養他們做什麼?

太醫們一個個下跪著噤若寒蟬,誰都不敢說話!

李太醫心道這是甄貴妃娘娘的心病,畢竟甄貴妃娘娘爬到如今這個高位分,其中經歷過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

「李太醫,熊太醫,你們一個是太醫院的院史,一個是太醫院的右院判,怎麼連朕的愛妃的一個小小的頭疼症也瞧不好?」皇上可能罵的累了,歇了口氣后再次質問道。


「微臣無能,還請皇上降罪!」李太醫和熊太醫對視了一眼后,先是面面相覷,隨後像心中已然有了赴死的決心似的,下跪在地的二人忙重重的給皇上磕頭,誠懇的說道。

「你們……你們……你們這是在逼朕!」皇上氣得右手握拳,青筋直冒在手背上,指關節被他握的咯咯作響,他第一次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作為帝王,對於人的疾病的無奈。

「啟稟皇上,楚將軍到,容嘉縣主到!」殿外傳來了太監的公鴨嗓。

顧明玥皺了皺眉,心道太監的身體少了那玩意兒,連著聲音都變了,可真難聽。

楚熙雲觀察細緻,他見顧明玥皺眉,便輕聲嘀咕道,用只有顧明玥聽的到的聲音說道:「你放心吧,你是我未婚妻,我一定護你周全,等下你大膽的醫治我姨母,別害怕,一切有我在!」

誰是你的未婚妻!真討厭!


好吧,欲哭無淚!一條羊腿且把自己的一輩子都快搭上了!

可是在看到楚熙雲髒兮兮的臉上一臉關切的樣子,以及眼神里一閃而過的柔情,她下意識的低垂著眼帘假裝羞澀了一把。

顧明玥低低的嗯了一聲。

「啟稟皇上,熙雲已經把容嘉縣主給帶來了。」楚熙雲顯然在皇上面前很得寵,直接以熙雲自稱。

「臣女叩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顧明玥想著以前冷嬤嬤教自己的宮規,連忙下跪著請安道。

「起來吧,你且告訴我你這次醫治甄貴妃有幾成的把握?」皇帝顯然很看重甄貴妃,一看到顧明玥后就忙不迭的催促道。

「皇上,太醫們是怎麼說娘娘的病情的?」顧明玥也不直接回答,只是直接問病案。

「李太醫,你說!」皇上輕抬手讓楚熙雲和顧明玥起身後,就馬上吩咐李太醫說。

李太醫心想這個容嘉縣主沉穩大方,遇事不疾不徐,小小年紀在醫術上也有一定的造詣,不錯不錯,只是這次甄貴妃娘娘的頭疼症,她真的有法子嗎?

「娘娘的頭痛卒然而至,難於散也,這頭疼發作,頭暈目眩。而娘娘因素有痰火,風寒襲入則熱郁而頭痛經久難愈。其症自頸以上,耳目口鼻眉棱之間,有麻痹不仁之處,或頭重,或頭暈,或頭皮頑厚,不自覺知,或口舌不仁,不知食味,長此以往,或耳聾,或目痛,或眉棱上下掣痛,或鼻聞香極香,聞臭極臭,或只呵欠而作眩冒之狀……微臣現在只能用藥材緩解娘娘的頭疼症。」李太醫跪的筆直后,方才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玥兒,你怎麼看?」皇上眉頭緊皺,忙問道。

「臣女的意思是先讓臣女去給娘娘請脈,方才知曉自己該用什麼藥方去醫治娘娘,才能散去娘娘的頭疼癥狀。」顧明玥斟酌了下說道。

「張嬤嬤,你帶容嘉縣主去裡邊給你們娘娘請脈!」皇上覺得顧明玥說的有道理,立即下令道。

「是的,皇上。」張嬤嬤聞言,馬上起身,然後給顧明玥帶路。

長春宮裡的氣氛好生壓抑。顧明玥再嗅了嗅室內密不透風,還夾雜著沉水香的馨香,只是就連她這個正常人都嗅的呼吸難受了,更別提甄貴妃這個頭疼症病人了。


月亮淺淺一鉤,月色卻極明,如水銀般直傾泄下來,整個紫禁城如被籠罩在淡淡水華之中。

殿前的景泰藍花瓶里插著的幾枝雪白梅花半開半合,形態甚是冰潔優雅。

張嬤嬤見顧明玥瞅著那梅花,便道:「咱們娘娘最是喜歡白梅。」

「什麼時候採摘的?」顧明玥瞧了瞧那梅花,意味深長的問道。

「除夕日的清晨,娘娘讓墨香親自去御花園採摘的,怎麼了?是不是這梅花有問題?」張嬤嬤是經年的老嬤嬤了,且在深宮的宮斗里浸淫多年,見顧明玥這麼問,她便想到了娘娘的頭疼治不好是不是被別人給用什麼東西加害的?

「張嬤嬤,我只是問問,沒有其他的意思,嬤嬤莫要胡亂猜測。」顧明玥淡淡一笑,佯裝一臉平常的樣子,「我只是覺得洛神白梅在咱們大楚甚是少見,便不由得多瞧了幾眼。」

張嬤嬤見顧明玥這麼說,便鬆了口氣,然後也走到了裡屋,待珠簾旁站著的宮女為顧明玥掀起珠簾后,顧明玥皺了皺眉,腳步頓了下才進屋請脈。

甄貴妃娘娘此時昏迷著,床榻邊站著為她伺疾的解淑儀,林婕妤,這二人都是甄貴妃一黨的。甄貴妃也極信任她們,如今她們二人在這邊伺疾也很合理。

「張嬤嬤,這位可是容嘉縣主?」解淑儀抬手制止了顧明玥行禮,忙問張嬤嬤道。

張嬤嬤點點頭,顯然她比解淑儀二人更急。

「娘娘,禮不可廢!」顧明玥依舊端莊的行禮,柔聲說道。「臣女給甄貴妃娘娘請安,給二位娘娘請安。」因為不知道眼前這二位是哪個宮的,顧明玥乾脆直接呼娘娘這保險的稱呼了。

林婕妤和解淑儀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

接著林婕妤忙說道:「請起,快些給貴妃姐姐瞧瞧她這是怎麼了,太醫們竟也沒有啥好法子。」

「是啊,貴妃姐姐這個樣子,可把皇上和咱們給愁死了。」解淑儀擰眉說道。

「臣女馬上要給貴妃娘娘請脈,但是臣女在看診的時候不喜歡那麼多人呆著,所以還請二位娘娘配合一下,請避開。」顧明玥對林婕妤和解淑儀說道。

「可是皇上吩咐讓我二人為貴妃姐姐伺疾的。」林婕妤不情願走,便以皇上做借口說道。

「張嬤嬤?能不能你親自去問皇上,我想單獨給貴妃娘娘診脈。」顧明玥見這兩個女人磨磨蹭蹭的不肯走,只能不雅的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說道。

一聽到顧明玥這麼說,林婕妤和解淑儀又不是傻子,這個檔口讓張嬤嬤去皇上面前告她們一狀,她們難不成想被皇上訓斥,然後被厭棄嗎?這麼划不來的事情,她們自然不會答應的。

「不必了,咱們姐妹倆也是太過憂心,既然皇上如此信任容嘉縣主你,那咱們去外頭等著,容嘉縣主,請。」解淑儀很上道的說道。

顧明玥聞言淡淡的頷首,示意張嬤嬤也一併出去。

「縣主,你一個人真的可以嗎?」張嬤嬤見解淑儀和林婕妤走了,不放心走到顧明玥跟前說道。

「張嬤嬤,我有把握,你放心吧,貴妃娘娘一定會醒轉過來的。」顧明玥鎮定自若的對張嬤嬤說道。

張嬤嬤點點頭答應了,然後她順帶叫走了甄貴妃娘娘身邊的另外兩個貼身伺候的宮女墨雁,墨荷。

此刻寂靜的室內只有躺在床榻上的甄貴妃和站著的顧明玥二人了。

顧明玥馬上給甄貴妃搭脈看脈象,看了之後心道果然和自己猜測的無兩。

顧明玥直接從自己所帶來的藥箱里取出了一瓶空間靈泉,輕輕地拔掉瓶塞,等徐徐的空間靈泉的淡淡清香飄入甄貴妃的鼻孔之後,甄貴妃那如蝶翼一樣美麗的眼睫毛輕輕地顫動了一下。

然後顧明玥立即用細長的銀針去刺了甄貴妃腦部的幾個穴位。

「啊!噗!」甄貴妃在銀針的刺激下,終於幽幽的醒來了。只是她才醒來,喉嚨口有一股血腥味,再加上周圍的沉水香的香味太過濃郁,她不由得噗的一聲吐了出來。

顧明玥一看甄貴妃吐出的血些微的帶點黑色,旋即抬頭瞅了瞅香爐,心中驚異。

「容嘉——縣主?」甄貴妃許是從昏迷醒轉,這說話的聲音還很虛弱。

「正是臣女。」顧明玥輕輕地頷首微笑。「娘娘,你這次的頭疼可真不簡單,你瞧著你吐出來的血竟然帶點黑,此刻娘娘醒了,臣女馬上喚人去告訴皇上一聲,可好?」

「血……黑……該死的……她們竟敢對本宮下手!」甄貴妃憤怒的一邊咳嗽一邊說道。

「娘娘,你才初醒,不可大動肝火,如此對你的身子恢復百害而無一利,還請娘娘息怒!」顧明玥見她氣得咳了起來,忙靠近她,伸手為她輕輕地拍了拍後背,還給她端了一杯茶水用來漱口。

「你的醫術竟然超過了那些昏庸的太醫!本宮佩服!只是需要你配合本宮演一場戲。」甄貴妃漱口之後,她的目光越發的深冷可怖。

「娘娘,要臣女幫忙演戲可以,只是娘娘必須許諾往後要答應臣女一個要求,臣女方可答應。」顧明玥知道今天這場戲配合和不配合都必須讓她配合,但是她務必要為自己撈點好處才行,想她自己是現代血影暗殺組織的鬼醫黑玫,不管是取人性命,還是救人性命,她都是要收美金的。

變色龍小姐 ?」甄貴妃擔心那什麼要求會是為難她自己的,所以她問道。

「不會讓貴妃娘娘難做的,還是貴妃娘娘不肯答應?」顧明玥嘻嘻一笑道。

「本宮如果不答應你呢?」甄貴妃神色一震,黛眉挑了起來。


「這裡就你和臣女二人,臣女能把娘娘救醒,自然也能讓娘娘繼續昏迷。但問娘娘如何抉擇?當然娘娘也可以大喊救命,那皇上發現之後自然是把臣女處斬,株連九族,那麼娘娘呢往後沒有了醫治好你的頭疼症,沒準兒提前見閻王呢?或者娘娘你已經熬不到四皇子榮登大寶的那一日,這太後娘娘的位置懸空還是讓宸妃娘娘去當?也未可知啊!」

顧明玥是什麼人,那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現在她雖然魂附古代小蘿莉身上,但是她全身的殺氣在她一字一句冰冷的闡述之中四散開來。

「你……你到底是何人?你明明年紀很小,可你給本宮的感覺好似歷經了滄桑!」甄貴妃本來十拿九穩的信心,徹底的被顧明玥的一番話給打擊的體無完膚。

是啊,若是她死了,等她頭疼症再發,誰又能醫治得了,若是自己早早的薨了,那麼兒子怎麼辦?皇上可不止一個兒子呢!

「娘娘,你考慮好了嗎?」顧明玥的舌燦蓮花一下子形勢大逆轉。

「成交!」是的,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但是此時她已然存了要把顧明玥牢牢的給掌控在她自己陣營的決定,她暗忖著,若是讓顧明玥去了其他人的陣營,這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顧明玥見甄貴妃娘娘答應了自己的要求,瞬間鬆了一口氣,她剛才還擔心她會想突然來個魚死網破呢,還好,她算是拎的清的。

「娘娘,沉水香加上洛神白梅的香味是會使得頭疼病症發作的患者突然的陷入驚厥,噩夢,昏迷,時日一長,患者的容顏會衰老,記憶遲鈍,對方用心險惡,而且對方還是很會調香術的人,娘娘可要小心了!」顧明玥邁著蓮步輕盈的走到焚燒著沉水香的炭爐邊上,輕輕地用銀針撥了撥,隨後不緊不慢的說道,神情越發的凝重。

「莫非是她?本宮一向待她不薄啊!」聞言,甄貴妃的神色轉瞬冰冷,忽然一會兒又哀傷,徐徐才嘆道。

------題外話------

大家不要等更,我肯定會更的,就是要抽空寫,嘿嘿,家裡有小包子,比較麻煩滴,謝謝票票和鑽等禮物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娘娘心中可是有數了?」顧明玥盯著甄貴妃,淺淺微笑。

「八九不離十。」甄貴妃聲音像是從腔子逼出來似的不真實,幽幽的說道。

「娘娘可得給臣女一個憑證。」顧明玥似笑非笑的說道,她覺得甄貴妃已經不喜她知道的太多,沒準兒等這事情一完結,她的小命就給交代了的,要求不要求的還真的很難說。

「這是本宮平素最喜歡戴的鏤空芙蓉點翠金步搖!以此為證。」甄貴妃頓時明白了她所謂的憑證是什麼,她立即揚手拔下了髮鬢上的那支金燦燦的鏤空芙蓉點翠金步搖。

「那臣女不客氣了,多謝娘娘賞賜。」顧明玥落落大方的從甄貴妃的手裡接過了那支鏤空芙蓉點翠金步搖。

「你喜歡便好。」甄貴妃雖然心中不悅,可唇角抽了抽,佯裝大方的說道。

甄貴妃仔細交代了顧明玥等下怎麼說之後,顧明玥點點頭答應了。

「我這麼說,皇上會相信嗎?」顧明玥狐疑道。

「太醫辦不到的事兒,你已經辦到了,皇上怎麼可能不相信?」也就是吃准了這一點,甄貴妃方才一定要顧明玥幫自己的。


「也許你說的對。」顧明玥覺得自己能得好處,便答應了。

既然一切準備就緒,顧明玥也不和她磨嘰下去了。

「張嬤嬤,貴妃娘娘醒了!」顧明玥大聲朝著外面喊道。

張嬤嬤一聽甄貴妃醒了,欣喜若狂的往裡頭沖。

當然解淑儀和林婕妤也一起進來了。

「貴妃姐姐,你可算醒了,剛才嬪妾和林婕妤妹妹可擔心你了,嗚嗚,你終於醒來了!」 無絕無皇 ,眼淚如決堤的洪水,一下就涌了出來。

「貴妃姐姐,你醒來了就好,醒來了就好,醒來了就好!」林婕妤也表現的一臉激動,那表情真真的是為甄貴妃的病情擔憂的樣子。

「本宮還沒有死呢,你們倆哭什麼!」甄貴妃見她們倆哭的像死了親爹親娘似的,總覺得胸臆之間鬱結著一股氣呢。

解淑儀和林婕妤面面相覷,隨後立即伸手拿了錦帕去擦自己的淚水,哽咽道。 噬日 不哭了,只要貴妃姐姐安好,就是讓嬪妾上刀山,下火海,嬪妾也絕無二話。」

顧明玥看了這二位娘娘的表現,只覺得雞皮疙瘩掉了滿地。

想來這二位娘娘應該是附著甄貴妃生存的,不然也不會如此的伏低做小了。

這裡的動靜很大,自然也驚動了外頭的皇上和太醫們。

楚熙雲一看這陣勢便知曉顧明玥真的有法子醫治他的姨母,他瞬間想到了腰上佩戴的承影劍,看來七日一到,這絕世寶劍要易主了。

他好看的眉頭皺了皺,興許她會輸給他?不,他還是希望她贏的,往後他會娶她,這承影劍還是會回到自己手裡的,既然如此,那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這麼一想之後,楚熙雲的心裡輕鬆了不少。

隨後他瞧見皇上進去看甄貴妃了,當然他也跟著進去了,旁人也沒有攔,畢竟他是甄貴妃的親戚。

顧明玥一看皇上進來了,只得和林婕妤她們一樣呼啦啦的下跪山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說了聲免禮,下跪的人方才起身。

「皇上……臣妾叩見皇上。」甄貴妃也想給皇上行禮,但是皇上輕抬手不讓她下跪。

「你身上有疾,這規矩就免了吧。」皇上仔細端詳著甄貴妃蒼白的臉龐,心中漾起一絲心疼,這個女人他也是真心寵愛過的,她為他生下了四皇子,她把四皇子教養的很好,自從皇后薨了之後,後宮被她打理的還算好。皇上對甄貴妃還算極滿意的。

「多謝皇上體恤。」甄貴妃笑顏如花的說道,雖然她比不得那些年輕妃子的嬌艷,但是她此時低垂著螓首盈盈一笑,也是極為動人的。

「玥兒,你怎麼說?朕的愛妃到底怎麼樣了?」皇上一邊一隻手握住了甄貴妃的手,一邊擔憂的問顧明玥。

「啟稟皇上,甄貴妃娘娘這頭疼病本是好醫治的,但是臣女在這屋子裡發現了洛神白梅,還有沉水香,這二者單獨置放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若放在同一個屋子裡,那就會變成催命的毒藥!而且這沉水香也不是純粹的沉水香,當中還混合了麝香,南國苦丁香,像娘娘這種頭疼症的患者根本聞不得一星半點兒!」顧明玥抑揚頓挫的說道。

「麝香?」李太醫和熊太醫都震驚的目瞪口呆。

「麝香若是嗅的多了,便會讓人絕育!」顧明玥冷笑道。

皇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心道顧明玥這麼小的年紀竟然醫術超群,連太醫院的老太醫們都心服口服的點點頭,他此時倒是想重用顧明玥了。

「查,給朕狠狠的查!」這後宮鬥爭很是慘烈,竟然在沉水香里加了麝香,那麼其他年輕的妃子豈不是無法受孕了?

怪不得這幾年,他那麼辛苦的播種,也沒見幾個妃子有孕,他之前還以為自己在房事方面不行了呢!如今看來是有人想讓自己的妃子們一個個的變成不會下蛋的雞啊。

皇上對於子嗣是很看重的,他聽到顧明玥這麼說之後,哪裡還能淡定。

「李德順,此事關係重大,速速去查!」皇上氣的龍顏大怒,咆哮道。

甄貴妃還是頭一次瞧見皇上發這麼大的火。

「皇上,依臣妾愚見,咱們這宮裡會調香料的也沒有幾人啊。或者這麝香是從太醫院取的?」解淑儀見甄貴妃朝著自己使眼色,她馬上會意,柔聲提醒道。

「朕知道,不用你提醒!」皇上想到了溫柔解意,能歌善舞的蘇美人。這個蘇美人除了善解人意,能歌善舞之外,還很會調香。

可是這蘇美人平常和甄貴妃的關係挺不錯的呀。

顧明玥見皇上要處理家務事了,也不想參與,在寫了適合甄貴妃娘娘頭疼症的藥方后,便告退了。

「這麼晚了,你回去也不方便,不如就在長春宮的偏殿住一晚吧,明個再給本宮瞧瞧,若本宮沒什麼大礙了,你就可以回去了,這樣吧,明個還可以讓熙雲親自護送你回宮。」甄貴妃見顧明玥告辭,忙說道。

「多謝娘娘體恤。」顧明玥除了這句還能說什麼,便跟著甄貴妃娘娘身邊的一等宮女墨香去了旁邊的偏殿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