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們面面相覷,沒有王妃的命令,又不敢靠近廚房去看個究竟。

王妃好忙哦,接下來的半柱香時間裡,她重複剛才那個動作不下五次。

最後,她終於沒再打開廚房的門,正當廚娘們以為王妃已經折騰完,可以暗暗鬆口氣,房門緊閉的廚房裡傳來刀剁在菜板上的聲音。

腦海里浮想起王妃的彪悍跋扈,廚娘們臉色俱都一變,王妃在裡面剁的不會是……她看不順眼的人吧。

後來的某一天,遲靜言又把自己關在廚房剁餛飩餡,無意中就聽人說起,當時那幫廚娘對她的誹謗,氣得扯著脖子直嚷嚷,「我是天底下一等一,善良又純真的良民,怎麼可能會幹違紀的壞事。」

……

今天,七王府的廚房太與眾不同了。

廚娘很空,空到可以扣指甲里的泥巴玩,王妃則很忙,先是出出進進廚房好多趟,然後把自己關在廚房又發出好一陣菜刀剁在菜板上的聲音,最後,又過了很長時間,王妃端著個托盤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空氣里瀰漫的是一股麻油的香味。

其中一個廚娘,聞到這熟悉的味道,臉色大變,遲靜言前腳剛離開廚房,她就飛奔進廚房。

這麻油可是她讓特地讓管事去城西那家老字號買的,專門用來拌冷盤用,那麼難買又有營養的東西,可千萬別讓王妃給掀翻了。

……

遲靜言的屋子裡,有個人看到面前盤子里白白胖胖的一個個圓鼓鼓的東西,忍不住問她,「言兒,這就是你說的餛飩?」

賣相很一般,味道嗎?他還沒嘗,還不知道。

遲靜言獻寶似的把筷子塞到端木亦塵手裡,催促道:「快嘗嘗味道呢。」

端木亦塵吃喝用度,一向都比較講究,不過這是遲靜言親手做的東西,就算再難吃,再不合胃口,他也會捧場。

遲靜言看他咬了一口,就迫不及待地問:「味道怎麼樣啊?」

端木亦塵等咽下嘴裡的食物,方才開口,「味道簡直太好了。」

「真的?」遲靜言將信將疑。


端木亦塵的表情格外認真,「真的,你要不信,自己嘗一嘗。」

遲靜言本來就做了兩個人的分量,拿起端木亦塵的筷子,夾起一個送到嘴裡。

噗!

如果不是手捂的快,她直覺就吐出來了。

什麼啊,這麼難吃的東西,端木亦塵還昧著良心說好吃,她終於知道為人類的文明有的時候為什麼進步的那麼慢,是說實話的人太少。

按照遲靜言的意思,要重新再去做,一定要做到好吃為止,端木亦塵拉住她,「言兒,這些事還是讓下人去做吧,我娶你回來又不是讓你做飯的,我要你陪我。」

遲靜言推他,「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要陪什麼啊。」

狠狠心,又要朝廚房出發,端木亦塵拉著她的手就是不放。

遲靜言用力扯了下,沒用,又扯了下,還是沒用,她無奈轉過臉,剛想開口,對視上的是一雙黑黝黝,還帶著點濕意的眼眸,那雙眼睛正無辜而深邃的看著她。

遲靜言母愛瞬間被泛濫,柔聲道:「哦,好吧,我不去做餛飩了,我陪你。」

端木亦塵朝張翼看了看,張翼點點頭,轉身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

張翼原本只是通知廚娘們一聲,午膳依舊要準備,等走進廚房,不由一怔,眼前水漫金山似的狼藉,讓他懷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廚房管事的,看到張翼來,抓著抹布慌慌張張跑到他身邊,一個沒當心,腳踩到被人隨意扔棄在地上的一片菜葉,差一點點滑到了,幸虧他手快,抓住了張翼的衣袖。

張翼雖然不喜歡被人隨意觸碰,管事的也是出於本能反應,倒是有耐心的等他站穩了,自己鬆開手。

「這是怎麼了?」張翼隱約已經猜到導致廚房一片狼藉的罪魁禍首是誰。

廚房管事把廚房又打量了一遍,哭喪著臉說:「張先生,是王妃一時興起,非要要做飯,然後好端端的廚房就變成這樣了。」

現在王妃獨大的七王府,他不敢說任何一句抱怨遲靜言的話,只能不添油加醋的實話實說。

張翼看著忙著收拾廚房的廚娘們,嘆了口氣,語帶同情道:「你們大概收拾一下,就把午膳做出來,王爺和王妃還沒用午膳。」

廚房管事的嘴角動了動,他很想問張翼,剛才王妃忙成這樣,最後還是端著托盤走的,怎麼會還沒用午膳。

瞥到張翼臉上的無奈,他默默嘆了口氣,什麼也沒說。

……

遲靜言覺得端木亦塵如果放到現代,肯定會比那些韓星要紅上百倍,他的臉好看是好看,就是笑得少了點。

遲靜言覺得不是端木亦塵不會笑,而是在她沒出現前,沒人逗他笑。

眼珠才轉了半圈,她就想起一個笑話,「王爺,閑著也是閑著,要不,我講個笑話給你聽吧。」

端木亦塵翹了翹唇角,「好啊。」難得有這麼放鬆的時候。

「有一天一頭大象在洗澡。突然有一隻螞蟻走過來對這大象說:你站起來。

大象就站起來。

螞蟻:你坐下去吧。

大象不解問螞蟻你想幹什麼呀,一會站起來一會坐下去的。

螞蟻回答說:我的內褲丟了我看看是不是你偷穿。」

張翼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這個笑話,滿臉黑線,這王妃真是太與眾不同了,虧得王爺吃得消。

事實上,張翼和端木亦塵認識那麼多年,還是很不了解他,至少他低估了端木亦塵對遲靜言的寵愛。

端木亦塵和張翼有話要說,又怕遲靜言無聊,他從衣袖裡拿出一本書遞給她。

遲靜言伸手接過來,這才知道原來是這個朝代的小說書,是上午兩個人巡店時,端木亦塵乘她不注意買的。

她情竇初開的年紀,也曾偷偷摸摸的半夜躲在被窩裡看過台言小說,套路基本都差不多,男主多金又英俊,女主多半和灰姑娘有著驚人的相似。

不管經過是如何曲折,男佩有多痴情,女配有多歹毒,到最後,男主和女主總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遲靜言翻開小說,不由一聲感嘆,古代的作家要出本書還真是不容易,正兒八經的手抄本。

張翼已經習慣了遲靜言無時無刻存在在端木亦塵身邊,是以,端木亦塵把謝丹丹那裡得來的消息告訴他,他沉吟片刻,做出的分析,也沒有避諱遲靜言。

他分析,范氏一門是被先帝親自下旨流放到關外,端木亦元不要說登基一年,根基不穩,就算是根基穩了,他也不可能公然違背先帝的聖旨。


也就是說讓范氏一門回京,極有可能是當今太后范美惠的意思。

范氏一門,自從十多年前被先帝流放到關外,已經沒人知道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也許已經過上了平靜的放牧生活,也許,一直都蠢蠢欲動,只是在等機會。

從端木亦元是瞞著所有朝臣去秘密接范氏一門回京,就能肯定,他不想讓言官和始終沒有徹底臣服他的大臣抓到任何把柄。

關於范氏一族回京,端木亦塵和張翼討論下來最終結論就是,范氏肯定會回來,但是,等到京城,就不會再是范氏,也許是興起的趙氏,又或者是錢氏。

……

遲靜言坐在凳子上,像是根本沒聽到他們在說話,看書的速度,依然很快,張翼才說完話,她就已經合上最後一頁。

一個生財之道,從腦子裡閃過。

她很激動。

很有耐性地等端木亦塵和張翼談完事情,她很認真的問張翼,「張先生,我想問一下,像這樣的小說有帶插圖的嗎?」

「插圖?」張翼一頭霧水,「什麼插圖?」

遲靜言嘆了口氣,把小說重新翻開,指著其中一頁,解釋道:「就是把這個地方的字改成畫。」

張翼想了想,搖頭,「回王妃,張某平時不看小說,這個張某還真不知道。」

遲靜言沉默片刻,又問:「那這些小說是來自哪裡,你總知道吧?」

發財的機會總是會有,關鍵看能不能及時抓住。

遲靜言就在不經意間,抓住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廚房剛把菜送過來,就看到王妃從屋子裡飛奔出來,差一點點撞上了。

冷漠身為她的貼身護衛,自然緊跟其後。

忽然間一陣冷風從身邊掠過,張翼愣在原地,回過神,滿臉疑惑地問端木亦塵,「王爺,王妃呢?」

端木亦塵手背輕輕擦過唇瓣,帶著寵溺的微笑,從他的瞳仁撞進心間,沒搭理張翼。

就剛剛,遲靜言在跑出去前,從椅子上跳起來,衝到他面前,捧著他的臉,用力親了下他的唇,「我最親愛的王爺,你在家裡等著我啊,我去尋找發財機會,一會兒就回來。」

只要是在七王府待過的人,現在都知道,不管有沒有事,都千萬不要惹七王妃。

她絕對是個不按套路出牌,又或者是你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下一秒鐘會做什麼的人。

……

廚房送來的菜,被原封不動的退了回去,七王爺嘴上是說他現在不餓,晚點再吃。

其實,不要說明眼人,就連養在王府後院的幾條看門狼狗都知道,王妃出府了,王爺是在等她回來一起吃。

有句話叫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是非,更不要下人眾多的七王府。

很快,關於七王妃不在王府,七王爺讓廚房把菜撤走,就演變成了另外一個版本。

七王妃實在是太兇悍,對七王爺的管教也不是一般的嚴厲,導致她不在府上,七王爺都不敢率先用膳。

這個版本,終有一天還是流到遲靜言耳朵里。

自打她穿越過來,關於她的版本,就沒有一個是正面的,積極向上的,她已經習慣了,除了扶額一嘆,也沒什麼過多的反應。

……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京城關於七王妃遲靜言的各種不好傳聞中,又添加了一條「愛財如命」。

這個世上,有很多謠言,的確是空穴來風,那是真正的謠言;還有的卻是有事實根據,只是傳的人多了,事實存在,只是誇大其詞了。

關於七王妃遲靜言新被添加的「愛財如命」的標籤,還真不算冤枉她。

據「文合齋」掌柜的助理的小妾的表哥的姘頭,告訴一起買胭脂京城第一媒婆,劉媒婆的媳婦的閨蜜,她當時就在「文合齋」,親眼看到遲靜言有多愛財。

遲靜言被張貼了那麼多不好的標籤,她卻還有病不知,繼續我行我素。

……

不管外面的人是怎麼看,怎麼傳遲靜言的愛財如命。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

這不,遲靜言無意中想到抓住小說這塊的發財機會,親了端木亦塵一口,就急急忙忙衝出王府。

和那個「文合齋」掌柜的助理的小妾的表哥的姘頭說的不一樣,那天,她去「文合齋」前,先去了趟遲府。

看到她,將軍府的門衛,俱都一怔。

門衛這差事,看著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擔當的責任卻很重。

遲靜言對他們來說,有兩重身份,遲府唯一嫡出的小姐,尊貴無比的七王妃。

兩個身份,不管是哪個,都不是他們小門衛能得罪的。

兩個門衛相互看了眼,其中一個進去稟告。

遲靜言也沒為難門衛,靜靜地站在門口等著。

來的人是遲府管家,遲靜言這才知道和大軒皇朝相鄰的大燕,前兩天故意挑釁,遲剛連夜趕去邊關。

遲府的管家姓遲,單名一個江。

他雖和遲剛差不多年紀,不像遲剛那樣常年征戰,吃穿都不講究,他一個管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遲剛更像遲府主人。

門衛摸不清情況不敢對遲靜言怎麼樣,他卻是看著遲靜言長得大,也知道遲靜言在遲剛心中的分量。

站在遲府大門的階梯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遲靜言,「七王妃請回吧,老爺不在府上。」

一個管家不要說沒給遲靜言行禮,就連說話的口氣都帶著他不該有的倨傲。

遲靜言也沒生氣,冷笑一聲,「本王妃不找遲將軍,找遲二少爺。」

有些人,自持高人一等,不過是自己當了小丑,自己都還不知道罷了,遲靜言又豈會和狗眼看人低的人一般見識,不然她不等同長了雙狗眼嗎?

「七王妃,我們二少爺……」遲江剛要開口,身後傳來一個人聲,「哎呦,大俠,我說您走慢點行嗎?我這傷還沒好呢。」

遲江轉身看去,看到來人,一下子愣住了,「二少爺……」

什麼情況?

怎麼二少爺被一個穿黑衣的年輕男子,像拎小雞一樣拎在後背,從府里走出來。

遲延森那慫樣,真是把遲府的臉都丟盡了。


遲種馬顯然不能理解遲江認為的丟臉,他忽略掉他,望著階梯下的遲靜言,神色大喜,「六妹,你也在啊,太好了,快,快讓這位冷大俠鬆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