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意思?”展旭收住腳,回頭不卑不亢看向顧臻樺,“有想法?”。

“屁想法!你很了不起?”顧臻樺倨傲的說道,“葉小鷗說了,讓我送你回去,別以爲是我願意的,但是她的話還是照做的好,你別一副諂媚的樣子,實則忤逆她的意思。” 顧臻樺有些孩子氣,他看不慣展旭那是因爲他在葉小鷗的身邊。

反正他看所有在葉小鷗身邊的男性都不是很順眼,包括宇少。

牛逼哄哄的。

所有他看展旭對宇少的諂媚拜年很不屑。

“哼!”展旭哼笑了一下,轉身回來,開了車門上車樣子很理所當然。

顧臻樺也大步走到自己的駕駛位,上了車,倏地就把車開走,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展旭繫上安全帶,悠哉悠哉的坐在車裏,看着顧臻樺把車開的獵豹一樣,毫不驚訝,到很享受。

他心知肚明這小子是在追葉小鷗,但是看得出小鷗並不買賬,展旭偷偷的笑,這麼嫩,還想追葉小鷗?

“哪個醫院?”顧臻樺沒好氣的問了一聲。


“中心醫院!”展旭幸災樂禍的悠然自得。

這兩個小爺是槓上了。

顧臻樺的車技還真是不錯,開車的樣子也帥氣灑脫,一隻手在方向盤上像指揮棒一樣,輕輕的一劃拉,車子就像被馴服的野馬一樣,在車河裏馳騁。

展旭還真的挺佩服,其實展旭也是老司機,車開的特棒,只是現在沒車罷了。

“哎!你叫什麼?”展旭突然問顧臻樺。

“顧臻樺!”顧臻樺樣子很酷,一副傲嬌的模樣。

直到中心醫院大門口,展旭纔對顧臻樺說了一句,“謝謝!”

“謝葉小鷗吧!”顧臻樺語氣清泠的說道。

展旭開門下車,雙手插袋走人,也一副傲慢的架勢。

顧臻樺一腳油門離開醫院,突然又茫然了,有家不想回,可大過節的,沒有什麼地方好去,尤其是沒可心的人,現在除了葉小鷗之外,他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葉小鷗坐在周筱宇的車上,突然對周筱宇問,“宇哥,我… …我早晨在電視上看到了伯伯!”

“嗯!”周筱宇哼了一聲,心想,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京城人都知道的事情。

葉小鷗沒敢再繼續,周筱宇到挺納悶,側臉掃了葉小鷗一眼,“然後呢?”

“那個.. …我才知道伯伯的官好大!”葉小鷗說的很小心翼翼。

周筱宇差點沒笑出來,心想,真是個小傻瓜,住在那個院子裏的官能小嗎?

“哦對了,宇哥,我想跟你商量個事情!”葉小鷗很認真的看向周筱宇。

“說!”

“宇哥,今天我去看展叔叔一家,看他的病也好了很多,現在都可以下牀活動了,想必是也快出院了!我想要是展叔叔出院了,就讓他們來葉家的房子住吧!”

葉小鷗說這話的時候一直是看着周筱宇的,周筱宇不動聲色的聽着葉小鷗跟自己說的話。

“這一家人畢竟是因爲葉家才遭到這樣的境遇,展旭哥上學後,學校嚴,也沒個人照顧,他們的條件要在京城也根本就買不起房子。另外,展叔叔畢竟是在葉家的公司上班的。”

周筱宇瞟了一眼葉小鷗,已經明白的差不多了。

“他也還記得葉家當時來往的客戶,我想以後如果他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或許還能幫我找到原來給葉家做產品的廠家。”

葉小鷗把自己的想法很清楚的跟周筱宇說出來。她看周筱宇雖然並沒有說話,但是很認真的聽着,繼續說道。

“那些廠家當時都跟葉家相處的相當融洽,是爸爸開發的客戶,我不想放棄。所以,宇哥… …你說這樣可以嗎?”

葉小鷗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周筱宇不由自主的看了她一眼,他是沒想到,小丫頭的考慮到很成熟,已然她已經都了下一步的打算,這到讓他很刮目相看。

對於展家的安排,他到還真的沒想那麼多,但錯案是會給展家一筆賠償的,但是那些錢舉家過日子到很不錯,要是購置房子,也確實如葉小鷗所說的有些杯水車薪了,這樣的安排到真的解決了展家臨時的難處。

周筱宇感覺到葉小鷗關注的看着自己的目光,在等他的意見。

“嗯!。

“可以!”周筱宇點點頭表示贊同。

“真的?宇哥你真的覺得可以?”葉小鷗一下興奮起來,她剛想去抱周筱宇的手臂,但是看見他在開車趕緊收回手。

“葉宅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行做主!”周筱宇對葉小鷗說道。

“不行!我願意什麼事情都宇哥做主!”葉小鷗甜脆脆的說,“我的想法萬一不對呢?可是宇哥要是說行,那就萬無一失了!”

葉小鷗的馬屁拍的相當的高明,宇少掃了他一眼,嘴角揚了起來,心裏當然舒坦。

好一個萬無一失,他天大的事情都能做主,也都必須萬無一失,更何況小丫頭這點事情。


“哦,那… …你說現在看房子的怎麼安排呀?”葉小鷗有點犯難了,畢竟人家乾的好好的。

“這個你就不必操心了!”周筱宇淡淡的語氣說。

“宇哥,有你可真好!”葉小鷗愜意的靠近座椅,小樣子相當的甜美。

周筱宇看了一眼葉小鷗,心裏說了一句,馬屁精!

回到周宅,葉小鷗下車等着宇少一起走進去,自從知道周父竟然是那麼大的官,她還是有點發憷的。

周筱宇側臉看了一眼規規矩矩等自己的葉小鷗,有點納悶,這今天怎麼沒急着跑進去?

葉小鷗看到周筱宇回頭看向自己,悄聲的問,“宇哥,我有沒有做的不妥的事情?”

“有!”周筱宇很肯定的說。

“啊?”葉小鷗一下就懵了,“那… …那我改正,你… …快告訴我呀!”

說完大眼睛看向周筱宇,滿眼都是求生欲。

“就現在,鬼鬼祟祟的!”周筱宇不屑的說。

“我沒… …有鬼鬼祟祟的呀?”葉小鷗趕忙狡辯着,手都有點涼,眼裏水汪汪的。


周筱宇突兀的一笑,“你悄悄的問我不着邊際的話,不就是鬼鬼祟祟。”

葉小鷗這才反應過來是宇少拿她開玩笑。這才放鬆,“宇哥,你不許說笑話的,你說笑話嚇人!”

周筱宇根本就沒理她。那張俊朗堅毅的臉龐棱角分明,帶着一股難以形容的意氣風發,倨傲中卻又多了幾分風輕雲淡,轉身自己到大步進屋了。

葉小鷗趕緊跟在後面也跑進去。 周夫人因爲上午的時候兒子義正言辭的說了關於葉小鷗的事情,現在心裏放鬆了不少,見他們回來,趕緊對他們說,“你倆快去洗手,吃飯。”

葉小鷗看見周夫人一臉的笑意,心就放鬆了好多。趕緊去洗了手,然後去了餐廳。

秦雨林看見葉小鷗走進來,對着葉小鷗喊到,“小鷗,你可算回來了,你不在家,家裏特別的安靜,你回來可是太好了!”

周父也笑,“丫頭,你看看你不在家,今天就吃不上餃子了!”

葉小鷗一聽周父的話,傻甜傻甜的笑,“伯伯!那明天就給您包,以後你什麼時候想吃,小鷗就回來給您做!”

“嗯!一週一次就好!”周父倒也不客氣。

“好!”葉小鷗甜脆脆的答應。

周筱宇看了一眼葉小鷗,心想,這今天怎麼這麼會溜鬚。

葉小鷗心裏特自豪,沒想到自己的這個手藝還真的派上用場,人人都喜歡。尤其是得到周父的認可她特開心。

直到初五一早,姑姑一家人被送走了,家裏一下子就感覺到清淨了好多。

初八,葉小鷗也要正式的去公司上班了,周筱宇纔在晚飯時對爺爺與父母說,“明天我們就不回來了,該上班了!”

“嗯!忙吧!”爺爺一邊吃飯一邊說道。

“爺爺,你是不是不走了?”葉小鷗看着老爺子問。

老爺子笑,思索了一下,“不走了!就等着吃你的餃子了。”

一家人都笑,葉小鷗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那成,我一週來做一次好了,伯伯說一週一次!”

可是說完了這句,覺得不對,趕緊又補充道,“不過隨時想吃都行!”

大家都笑。

葉小鷗都沒想到,竟然留下了這麼個梗,想不來都不行。

晚飯後,周筱宇接個電話,葉小鷗申請,“宇哥,你是不是要出去?我可不可以跟你的車去躺醫院,展旭哥明天也回校了,我想再去看看他們。”

“嗯!好!”周筱宇並不反對他見展旭,或者是他對展旭的印象還好的關係。

“你不用送我,出院子我自己坐地鐵就行了!”

周夫人看到葉小鷗這樣心裏到很喜歡,這丫頭到很知道深淺。

等葉小鷗跟他們告辭出去了,周夫人唸叨了一句,“到是個有分寸的丫頭!”

牛筆 ,他說不走,也是有一定的關係的。


車出了院子,葉小鷗對周筱宇說,“你在地鐵口停一下就好了,我去坐車!”

“順路!”

周筱宇簡單的說完就不在說話,這幾天一直都是他自己開車,樣子很專注。

葉小鷗當即桃花燦爛開。

其實周筱宇接到的電話是幾個同學的,每年這幾個人都要聚聚的,他其實並不太想過去,怎奈盛情難卻,所以他也不急。

到了醫院門口,葉小鷗對宇少說,“宇哥,呆一會我就自己回家了!”

“你完了就給我電話,我接你一起,我就在附近!”周筱宇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

葉小鷗當然高興,宇少日理萬機,尊貴霸主,不知道何時像似自己的司機,接來送去的,葉小鷗都感覺自己都要美上天了。

“那行,那我下去了,宇哥一會見!”

周筱宇看着葉小鷗俏麗的身影淹沒在醫院的大門裏面,挑了挑劍眉,坐在車上並未急着離去,他在想着展志強這一家,到是葉小鷗想到了安置他們的方式,看來是要催催展家的賠償問題了。

他節前曾經給展旭的特警學院打了個電話,詢問了展旭這學期的學習情況,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展旭各項都是優秀,當然學校也對這個宇少送來的學生給予了特殊的關注。

這個展旭還真的不負衆望,成績很突出。


這讓周筱宇很欣慰,他已經在心底有了打算,想重點培養一下展旭,他一直一來就喜歡精明強幹嚴謹穩重的人。

這個展旭穩重識大體,是周筱宇看得上的。

再加上展旭處理事情的謹慎,例如葉小鷗的問題上,他就沒有貿貿然行事,而是就次很有分寸的給他打了電話,徵求了他的意見,這讓周筱宇很讚賞。

更是有意培養展旭,再加上展家是因葉家落難的,所以他當然會因爲葉小鷗側重了展家的事情,不然這點小事,當然用不着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