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女人很快又吵了起來。

商璟煜敲了敲桌子:「都安靜點!」 你看不到的天空 商璟煜的氣勢擺在那,幾個女人雖然彼此不服,但是都乖乖啊閉了嘴。

然後他看了一眼方存彥道:「你們之前不是不要商潔母子,如今怎麼改主意了?」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方太太說道。

商璟煜冷笑:「那可不由你們!」

方存彥倒是乾脆道:「因為之前我們聽信了讒言,如今我們醒悟過來了!」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不是因為方二少查出什麼隱疾不能要孩子吧?」

商璟煜話音剛落,所有人都是一愣,方家人的臉色尤其難看。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我看了一眼方存彥,很確定商璟煜說的是真的了。

商璟煜又說:「還是因為方老爺突然冒出一個私生子,讓你們如臨大敵了?」

超級物品 「你…別胡說,商璟煜別以為你在申城可以一手遮天!」方太太大叫,一副被人撕掉了遮羞布惱羞成怒的樣子。 商璟煜的話讓方家人面色難看起來,方太太更是惱羞成怒。

方存彥雖然沒動,但是看他蒼白的臉和微微顫抖的手,就知道也氣的不行。

我看了商璟煜一眼,果然大忙人有大忙人的好處,無論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方家也早就被他查了個清楚。

商璟煜說完並不理會方太太的咆哮,他淡淡的說:「送客!」

就這麼簡單的兩個字就把方家人打發了。

方家人不甘心,但是到底考慮到商璟煜也在,沒有太放肆,說了幾句狠話就灰溜溜的走了。

方家人走後,梁美鳳一個勁的唉聲嘆氣,雖然有做戲的成分在,但是到底還是關心女兒的。

商潔則是有些麻木,至於商卓,他就是個二世祖,商文天在的時候吃喝玩樂,如今商文天不在了,他根本扛不起事來。

商璟煜掃了一眼,沒有著急回房間,而是緩緩開口道:「你們商量一個想要的結果出來!」

梁美鳳心中一喜,抬起頭看著商璟煜:「璟煜,你真的肯幫我們?」

其實他們一家人賴在這,無非就是想要點好處的,商文天在的時候他們家就已經過的不怎麼樣,但是還算是過得去,可是商文天突然一死,好多生意黃了,他們一家前不久剛剛宣布破產,家裡的東西全部被銀行查抄了。

正好商赫病重,他們就都來了,想著藉此機會能撈點錢,可是沒想到商赫沒死反而越來越精神,方家人又鬧上來,梁美鳳他們真的是急了,眼下聽到商璟煜會管這件事,梁美鳳決定就不追究商璟煜這些年做的事了。

商璟煜突然笑了一下,他平時不笑就夠嚇人了,笑了越發讓人覺得慎得慌。

尤其是商卓,小時候他就是欺負商璟煜小,打不過他,可是沒想到商璟煜對著他這麼笑了一下,還叫了他一聲大哥,然後一把將他推下樓,生生摔斷了商卓一條腿。

商卓再也忘不了商璟煜的笑,午夜夢回都覺得慎得慌,這些年他夾著尾巴做人,從來不敢惹商璟煜,可是他又笑了,商卓覺得自己腿開始疼了。

他同情的看了一眼梁美鳳,見梁美鳳也愣住了,這才想起梁美鳳再怎麼樣也是她親媽啊,商璟煜要是想怎麼著,他不能不管吧?可是管的話,他又犯慫,就是不敢…

一時間進退兩難。

商璟煜才不管商卓怎麼想,他看向梁美鳳道:「我非常不想幫你們!」

梁美鳳猶如被當頭澆了一瓢冷水,商潔也是,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商璟煜了,她從小錦衣玉食的,沒受過苦,如今家裡破產了,若是商璟煜不幫忙,方家人那虎視眈眈的樣子,她就真的走投無路了!

「商璟煜!「

梁美鳳站起來:「不就是以前陳芝麻爛穀子的那點事嗎?我們家是對不起你,可是那時候也只有我家肯收留你,給你一口飯吃,你不感恩就算了,還記仇記到現在?我們能落到今天的地步,你功不可沒!「

商璟煜還沒說話,我冷笑:「商雯不是你們領養回來?領回來不好好教,居然喜歡自己的二堂哥,這也是怪商璟煜?」

梁美鳳還沒說完,忽然外面商赫和商銘天走進來,商赫滿臉嚴肅,眼睛里有怒容,看著就是生氣了,到底是叱吒商場多年的老人,他一生氣,大廳里沒人敢說話。

商赫冷聲道:「當年你們收養石頭時是不是把雲天家的財產據為己有了?那些財產少說也上億了,一個小孩子兩年吃了上億的東西?「

商赫的話一出,梁美鳳頓時羞愧的低頭不語。

就連商潔和商卓也不說話,商赫說的是事實,當年商雲天的家產是不少,包括他們二房後來做生意什麼的好多錢,都是商雲天的。

商雲天就商璟煜一個兒子,他們吞了人家的財產還那麼對商璟煜確實很不厚道。

我早就歇了幫商潔的心思,商老二一家人不管怎麼偽裝,都是這個樣子,我們又不欠他們的,還真是犯不著。

「爺爺!」商璟煜將商赫扶著坐下。

商赫掃了一眼梁美鳳等人,冷哼道:「方家既然不認小行也就不用認了,我們商家這麼大,不至於養不活一個孩子,再怎麼的他也花不了幾億的!」

商赫的話說的梁美鳳臉紅,她低著頭,被公公這樣說,她也真是沒臉了。

「爺爺,那我們呢?」商卓聽說商赫要管小行,以為是連他也要管,不由面上一喜。

「你們…」商赫冷笑:「你們又不是小孩子,有手有腳,死不了!」

「爸!」

「爺爺!」

梁美鳳和商卓聽說商赫不管他們登時就急了,但是商赫已經鐵了心,他可不想養幾隻蛀蟲白眼狼。商二家一家人若是再這麼慣下去,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爺爺,您可不能不管我們呀,您要是不管,我們可就真的要死了!」商卓哭著就抱住商赫的大腿。

商赫踢了踢腿,看了他一眼:「你們要一直靠著別人活著嗎?」

商卓道:「我也不想,可我就這樣了,我沒有辦法呀!」

我聽的頗為無語,商文天真是把一家子養廢了。

商潔卻忽然開口:「爺爺,我想過了,我不會指望著家裡,我會搬出去,我有手有腳,不會餓死,至於小行,他是我的孩子,我會養著他!」

我不由多看了商潔一眼,沒想到最先想通的是她,商潔的樣子無比堅定,看著也不像是在說謊。

商赫點點頭,高看了她一眼,到底也是做了幾十年的孫女,商赫也狠不下心:「家裡給你一個店面,為期一年,若是管的好,一年後這個店就給你了,就當是我作為爺爺為你們做的最後最後一件事,若是管不好,我也不會再管你!」

「謝謝爺爺!」商潔說完,沖商赫鞠了一躬,拉著小行就要走。

「你糊塗了?一個店就把你打發了?」梁美鳳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商潔,沖她使眼色。

商潔道:「媽,你認清現實吧!」說完她嘆了一口氣:「你若是跟著我,我會好好養著你,給你養老送終,若是不願意,你就在這待著,我走了!」

「你…你…」梁美鳳你了幾句,到底沒說出什麼來,看了一眼大兒子又看看商潔,不甘心就這麼離開,一時間又犯了難。

商璟煜卻忽然開口了。 第626章一定來捧場

商璟煜並沒有說什麼驚世駭俗的話,他只是起身看了我一眼:「走吧!」

顯然是不願意管商老二一家子的事情了。

梁美鳳看著他要走,急了:「商璟煜,你不能不管我們,我們都是商家人!」

商璟煜理都沒理,我也跟著他回了房間。

商璟煜看起來心情不是太好,他坐在床邊,手指輕輕的敲著,一下一下,我看著眼花。

「怎麼了你?」我笑著走過去,坐在他身邊。

商璟煜道:「沒事,我就是感嘆下世事無常,當年商文天一家可是囂張的很!」

赤煉羽裳 「那你怎麼不囂張?」我笑著問。

商璟煜也樂了:「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因為雞毛蒜皮的事跟他們計較!而且商文天死了,我還要跟幾個女人計較!」

我有些好笑,「你還不小氣?剛剛梁美鳳都快氣死了。」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有些不服氣。

「是是是,你最大氣了!」我圈住他的脖子,他身上有一股很淡的味道,很清新很好聞。

商璟煜被我弄的有些火大,他翻身,我們倒在床上,氣氛曖昧,正打算更近一步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我推了商璟煜一把,商璟煜說:「是小叔,應該是叫我們去吃飯的!」

我點頭,整理了下衣服,開門,果然商銘天,商銘天乾咳了一聲道:「沒打擾你們吧?」

商璟煜也不悅的看了他一眼,一副你說呢的表情。

我推了他一把,然後有些尷尬的問:「小叔是叫我們吃飯的嗎?」

商銘天有些尷尬,搖頭:「不是…」

我「…」

商銘天道:「今天商潔他們會搬走,爺爺有話要對你們說!」

我們兩出去,看見商潔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她一臉平靜,右手牽著小行,看到我們也沒說話。

梁美鳳像被抽幹了力氣一樣,坐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

至於商卓,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

「來了!」商赫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坐!」

我們坐下后,商赫這才道:「商家到了我這一輩,也算是人丁凋零,不管承認不承認,始終是不如前人了!」

說完他眼睛掃過眾人:「族裡的那些人,看著是同族,其實巴不得我們嫡系先亂了,他們好將我們取而代之!」

商赫的話這麼說也對,他有三個兒子,但是兩個都死了,第三個是個同志,我不由看了商銘天,估計他是不可能有後代。

剩下的就是商璟煜商卓了,商卓這幾年在外面胡鬧,三十多歲還沒有結婚,身體早就被搞垮了,以後會不會有孩子還是個未知數。

這麼說來,商家的孫子輩,就只有一個商璟煜了,重孫輩就剩致遠了。

我微微嘆了口氣,這麼說來,商家的後人還真是少…

商赫見大家不說話,正要繼續,商璟煜張了張嘴,我怕他說出什麼人來,踩了他一腳,商璟煜看了我一眼,我沖他搖搖頭。

商璟煜也就沒有在說話。

商赫道:「老二一家子雖然不成器,但是到底是商家人,我們不能不管,可怎麼管…」

商赫轉了下語調:「他們在老宅這邊也有些股份,以後每個月,我會給你么們每人一萬,一萬塊足夠你們生活了!」

大叔來勢洶洶 商卓睜大了眼睛,以前他去酒吧待一晚上也不止花這個數,還有房子,他要住哪裡?還有車,沒有車他怎麼出門?和那些窮鬼擠地鐵嗎?

商卓覺得天都要塌了。

「爺爺…爺爺…」商卓還沒有說完,商璟煜就開口了:「多說一句話,減一千!」

商卓果然不開口了,只是一副生無可戀的看著地板,梁美鳳卻說:「小潔有家店,是不是也該…」

「小潔的那家店是給小行的,你們只有1萬,花光了商家不會再管,介於你們暫時沒有地方住,可以在老宅多住幾天!」

說完轉身由傭人扶著上樓去了。

客廳里只剩下我們。

商潔走過來道:「二嫂,你能送我們走嗎?」

我點頭:「可以!」

商潔還想和商璟煜說什麼,但是張了張嘴到底沒說什麼。

「這下你高興了?」梁美鳳忽然看著我們說。

我一怔,不由的看了她一眼,才發現她不是在對我說,而是和商璟煜說。

商璟煜也看了她一眼,站起來幽幽的說:「我說過會讓你一無所有,看來我還做的不夠狠!」

梁美鳳特看著他,第一次覺得商璟煜真的很可怕,當年商璟煜太餓了,去廚房偷偷吃了塊蛋糕,沒想到那是梁美鳳留給商潔的,為了懲罰他,梁美鳳把他關進房間餓了一天一夜。

當時商璟煜也就跟她說,會讓她以後像他一樣。

梁美鳳覺得渾身發冷,商璟煜從來沒想過放過她,就算商文天死了,他們不會那麼快的破產…

她不由看向商璟煜,發現他正嘲諷的看著她,商璟煜從來都是睚眥必報的人,如今她死了丈夫,被商赫趕走,商潔怨她,商雯死了,商卓又不成器,這一樁樁一件件或許都有商璟煜的推動…

「魔鬼…你是魔鬼!」梁美鳳大叫著。

商璟煜冷笑:「現在才算完!」

梁美鳳跌坐在地。

商卓縮著脖子,根本不管梁美鳳,他還沉浸在要被趕走一無所有的境地中。

我看了商璟煜一眼道:「我送商潔!」

商璟煜點點頭,猶豫了下道:「我也去!」

商璟煜開了車,我,商潔和小行我們三個坐在後面,很快到了商潔所在的一個小區,小區是中檔的,環境還不錯。

商璟煜拿著行禮,我們到了4樓,商潔打開門,裡面裝修還不錯,100平左右,是個兩居室的屋子,東西還算是齊全。

商潔給我們倒了水,商璟煜知道她可能有話說,自己先下樓了。

小行對新屋子很好奇,東看看西看看,看起來很滿意。

商潔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道:「這是我以前和周允浩一起來的地方!」

我一怔,想了下才想起來,周允浩是商潔第一個未婚夫,但是為人作風不正,和商潔大吵一架,取消了婚禮。

「誰能想到這個屋子居然成了我的棲身之所。」

商潔說完笑了一下:「世事難料,當初我看不起你,哪怕後來,你懷孕了,我依舊看不起你,雖然不喜歡商璟煜,但是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優秀的男人!我們家人落到今天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日後我準備和小行好好過日子了!」

商潔長舒了一口氣,然後看著我說:「爺爺給了我一家很好的女裝店,就在DK大廈旁邊的商業街上,等開張了,你得來多買幾套,還有,我不會給你打折的!」

我笑笑:「好,等你開張時候,我一定來捧場!」 第627章來者不善的女人

商潔是個行動派,商赫給的店本來就不錯,她自己整頓了下,半個月後就重新開張了。

這天我本打算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去,但是商赫要帶孩子們去玩,我只好自己去,到的時候看到商潔在忙,她剪了利落的短髮,整個人煥然一新,精氣神十足的在店裡招呼客人。

我一進門,商潔就看到了我,急忙把我拉過來:「怎麼樣?看看我的店?」

我點點頭:「真是不錯!」

我說的是實話,我也沒想到商潔居然還有這麼一面,和從前那個囂張跋扈的大小姐完全不同了。

商潔見我誇的真心,指了指店裡的東西:「看見沒?親子裝,你得買幾套回去,閑暇時候帶著孩子去我二哥公司晃晃,免得有不長眼的狐狸精看不清形式勾引我二哥!」

「他不敢!」我說。

商潔捂著嘴笑笑:「隨便挑!多買點,今天我開張,我二哥錢多的很!」

「你說的對!」

商潔說完去忙了,我在店裡看了看,確實不錯,有幾套紅黑搭配的親子裝非常好看,我買了不少,一來是需要,二來支持商潔的生意。

刷完卡,商潔樂呵呵的,走的時候,又往我袋子里塞了兩套小衣服:「我送致遠和溶月的!」

說完揮揮手:「我忙死了,不送你了!」

我笑笑,出了商潔的店,左右閑著無事,就去逛了街,大包小包買了不少的東西,中午的時候,去了商璟煜公司。

幾年沒來,很多人不認識我,總裁辦公室門口也設置了秘書崗位,一個中年職場女性,兩個年輕的,一個看著像是剛畢業,另一個打扮的也很職場,無一例外都是美女。

張遠看到我老遠迎了上來:「夫人,你怎麼來了?」

這聲夫人叫的很大聲又有點突兀,我皺了皺眉:「你這麼熱情,是不是有什麼事?」

「沒有,商總忙著呢,我帶你去休息室!」

張遠說。

「…好啊!」

路過商璟煜辦公室的時候,我放開神識,聽到裡面有女人說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