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女人輕蔑地說:「姨夫,他就是你買回來的那個上門郎?看着不像是是什麼好東西。」

鄭老漢訕笑道:「是是,他肯定沒法跟小王比,建軍這兩位是小妹的表姐和表姐夫,張曉燕和王明,特意回來喝喜酒,只是昨天沒趕上車,你快來打個招呼。」

張曉燕濃妝艷抹,那張臉畫得跟鬼一樣白,再加上那傲嬌的神情,看的人恨不得給她兩巴掌,至於王明,那光禿禿的腦袋,黑乎乎的臉更是讓人想吐。

章建軍前世閱人無數,光是看神情就知道這兩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出於對鄭老漢的尊重,他還是勉為其難地打聲招呼:「表姐,表姐夫。」

張曉燕嬌不咸不淡地「嗯」了一聲,王明更是直接偏過頭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鄭家老兩口神情有些尷尬,按理來說張曉燕是他們的晚輩,應該對他很客氣才對,可自從對方嫁到城裏去以後,就不得了了,完全不把他們這些窮長輩看在眼裏。

偏偏他們老兩口又想找張曉燕借錢,好把王俊那兩千塊錢還了,所以也不敢得罪張曉燕。

章建軍可不慣着這種人,見他們不搭理自己,沖着鄭家老兩口說聲:「爸媽,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隨後就冷著臉,從張曉燕旁邊擦身而過。

他剛進屋子把藥材放好,便聽到門外張曉燕在大呼小叫:「姨夫,你看看你們買來的這玩意,對我都是什麼態度!真是不知好歹。」

鄭老漢乾笑着解釋道:「曉燕別生氣,你妹夫他昨天晚上腦袋被人打破,現在還不太清醒,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張曉燕肆無忌憚地低吼道:「什麼妹夫,就是個小畜生,買他回來還不如買頭豬。」

鄭家老兩口只能訕笑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章建軍面若寒霜,他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剛想出去給這兩人一點教訓,鄭小梅就從另外一間房走出來,拉住他的手腕。

「你不要惹事。」鄭小梅低聲道,「爸媽還要跟他借錢,不然保不住咱家的桃林。」

章建軍搖頭說:「我有辦法弄到那兩千塊錢,用不着對他們低三下四。」

鄭小梅抬起頭來,眼眶微紅:「你別再吹牛了好不好?我只希望你別給家裏添麻煩。」

章建軍有些無奈地說:「我說是真的,我可以……」

「夠了!」鄭小梅語氣激動地打斷他,「你別白日做夢,好好顧着你自己吧。」

說完以後,她立刻轉身走開。

章建軍看着她的背影,頗為鬱悶地搖搖頭,這年頭好人難做,說真話都沒人相信。

虎子從角落鑽出來,義憤填膺地說:「山神大人,這個女人是誰?她怎麼能對您如此無禮,需不需要我帶兄弟姐妹們收拾她?」

章建軍翻了個白眼:「用不着。」 第2519章

卓然夫人一回車內,司機跟着上車。

宗政御給了羅森一個眼神,周圍人紛紛收起武器,放卓然夫人的車子離開。

「七爺,卓然夫人是想跟你同盟。」

羅森反應過來,沖着宗政御說道。

宗政御手裏很自然的轉着手機。

羅森又說,「老國王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能夠維持他下來的藥物在逐漸失效,支撐不了一個禮拜,如果這一個禮拜找不到老國王所說的小公主,我們就沒辦法在老國王離開之後,得到老國王的力量。」

現在Z國皇室分裂。

老國王、威廉公爵、卓然夫人以及那位神秘的克里斯王爵,分了Z國四大力量。

而老國王一死,他所屬的力量,將會被其他三人瓜分,像宗政御這樣人物,根本得不到老國王的支持力量。

除非宗政御扶持的是老國王所扶持的小公主,這些力量才能人七爺調配。

如若沒有小公主,老國王又離世。

宗政御在Z國的處境,會非常被動。

而羅森這些話,宗政御不是不知。

他並未有任何回應。

而是盯着手機屏幕。

屏幕隨意一點就亮起來,是慕安安的照片。

宗政御沉默的看着。

隔了大概快一分鐘,他才回到車內,「回酒店。」

酒店。

慕安安回到房間沒多久,萬晨歌就醒了。

她睡不安穩,做噩夢。

不過慕安安給調配的藥物有安眠的成分,萬晨歌被噩夢驚醒,慕安安好生安撫了一會兒,萬晨歌又繼續睡下去。

她這段時間體力透支。

這一睡,沒睡個幾天,是緩不過來。

在萬晨歌睡的時候,慕安安開着電腦,打開慕青留下來的郵箱,從裏面找了一堆關於67T實驗所有資料。

並且聯繫了顧書卿。

慕安安:到現在,不準備告訴我67T實驗裏面究竟研究的是什麼嗎?

顧書卿: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慕安安:67T實驗當年在A大另一個研究對象,不是你、就是你母親。

這條信息發送過去,顧書卿是沒有回應的。

隔了很久,慕安安的郵箱收到一份資料。

是關於當年67T實驗裏面的具體數據。

顧書卿:不管你信不信,當年67T實驗的初衷是為救人。之所以隱藏下來裏面傳染元素,是因為一旦曝光,會造成動亂,甚至造成一些不好的結果。但事實上,這項實驗錯綜複雜,牽扯太多。說是純病毒實驗,或者是純救治實驗,都已經不純粹了。

收到顧書卿的具體數據資料,慕安安沒有着急看。

而是一直在捉摸,顧書卿發來這一大串信息裏面暗藏的具體意思。

其中慕安安抓到一個關鍵:不純粹。

說明,67T實驗從來不是一個純粹的實驗。

裏面參雜的不僅是67T本身病毒,還有人。

『叮咚』

慕安安正思索時,房間內突響門鈴聲。

慕安安將手機放下,去開了門。

結果,這門剛開,一身影突然衝進來,把慕安安抱的按到了牆壁上,捏着她臉頰,強迫她仰頭、張嘴,然後他便吻下來。

很霸道。

並且帶有很強的侵略性!「……」

落亦竹看着陰謀得逞的司馬冷塵早已笑出了聲,忍不住皺起小眉頭,聲音細柔地嬌稱道:「你領着媳婦在別人宮殿討吃討住,好意思嗎你?我倒是寧願和你出去外面打地鋪。」

話音剛落,男子的笑容怔住了,湧上腦海的一句俗語,娘子這話的意思,翻譯過來,不正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嗎?

「你終於肯承認你是我司馬冷塵的媳婦啦?」

「這一點,很重要嗎?」她不解。

「很重要,至少對司馬冷塵來說。」

那雙灰白的眸子全心全意地映……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三百三十四章一時失手 蘇玥將鼻血止住,看着微紅的鼻子,忍不住指著二狗子的狗鼻子,「都是你,哼!」

「你就是個木頭,也該發芽。」

「說一句,你喜歡我,那麼難嗎?」

「難道我長得不好看,那你以前還……」

蘇玥警惕地看着周圍,幸好沒有人,差點說漏嘴。大哥說過,對任何人都不能再提出來。

「汪汪汪……」二狗子表示聽不懂,就想跳到主子懷中。

但是今日,主子怎麼都不讓跳,有些傷心,主子不愛二狗子了。

「叫什麼叫,哼!你這個狗男人。」蘇玥拋下二狗子,又開始對鏡看鼻子。

過了一會,冰煙進來小聲地說,「小姐,王爺送來一件帶血的衣服,高山也說不出來所以然。」

蘇玥接過包袱,一打開果然是剛剛那衣服,這是嫌棄她臟嗎?

「拿去給二狗子墊窩。」哼!狗男人的衣服,就適合給二狗子用。

二狗子:主人,二狗子不想要臭男人的衣服,想要你的。

當攝政王的衣服放到狗窩時,二狗子直接去尿,然後再撕扯著……

整個過程有些瘋狂,卻將蘇玥逗得哈哈笑,「二狗子,你幹得漂亮。」

被誇的二狗子越發努力撕扯,好好的一件衣服,就這麼被狗子糟蹋了。

冰煙站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出,王爺到底幹了什麼事情,讓小姐如此生氣。

這時候冰雪出現解救了冰煙的尷尬,「小姐,有三個您說的人去了靖王府。」

蘇玥的臉色瞬間由晴轉陰,別看日子安逸,但是她從未忘記過楚風宸與朱飛雲這對賤人。

「哪三個?」

「柳浩廣,顧天睿,歷正奇。」冰雪對小姐發自內心的佩服,一個閨閣小姐,居然能夠算到這些人會去靖王府。

蘇玥立刻提筆寫了一封信,但用的是左手,然後裝進信封,「冰煙,你想辦法送到康王府中,絕不能暴露。」

相信以康王對儲位的渴望,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是!」冰煙領命離開,冰雪繼續負責監視。

蘇玥則是在屋子裏轉來轉去,二狗子見狀都老老實實地呆在窩裏不敢出來。

「小姐,朱家小姐來了,您見嗎?」冬卉將表小姐的稱呼,改成了朱家小姐。

朱飛雲現在來國公府,只能在門外等候,如果主子們不同意,她是國公府的門都不能進來。

「她來做什麼?」蘇玥現在不想理她。